第一四章 七彩太尊
第一四章 七彩太尊



"聶空,你身上還帶著這樣的好東西?"魚龍月所化的"藍穹"心相從聶空胸口鑽出半截身軀,眼眸中滿是驚喜的意味.

"哥哥,這東西真是太厲害了,是不是木祖給你的?"太衍的"回眸花"也閃了出來.

"聶空,你早該把這東西拿出來了."

"……"

青幽,葫蘆興奮地歡呼,都是眉飛色舞,甚至連香香都從聶空體內溜了出來,而藍綾也從獸牌中探出了兩根藤條.

能夠抗衡八品靈神的樹葉,絕對是件神物!

聽著幾個家伙唧唧喳喳的聲音,聶空笑而不語,這片樹葉,就是他最大的依仗,不到最危險的時候自然不能拿出.

"也不知道這片樹葉的防護能持續多久?"

"唔,它總不可能一直保護著我們,要是它的效用消失了,那我們不是馬上就要完蛋了?"

"……"

聶空心中咯噔一跳,對呀,這樹葉能護得了一時,卻護不了一世,而且它又不能用來攻擊,根本不可能把晏翮等人擊退,要是他們一直跟在自己旁邊,等這樹葉失效,自己只有被他們擒住的份.

那樣的話,這樹葉根本不能算救自己一命.

木祖神通廣大,不可能想不到這點吧?

不管了,還是先離開這里,如果這樹葉的功效持續時間夠長的話,不定能找到徹底脫身的機會.

意念間,聶空雙手一推,那藥鼎頓時倒翻而出.

"怎麼回事?"

晏翮瞳孔陡然放大,難以置信地看著對面身軀開始急劇縮的聶空,那樹葉到底是什麼來曆?

七彩樹葉……七彩……七彩……

"莫非……"

晏翮盯著聶空體表那層七彩瑩光,腦中突然閃過一道靈光,旋即滿臉震驚地脫口大叫出聲:"七彩太尊!"

七彩太尊?

周圍眾人傻愣愣地盯著聶空,滿臉呆滯,腦子里來來回回地就是這四個音符在不停地轟鳴.

"七彩太尊?"

聶空剛剛脫離"赤星戰身"狀態,准備拔腿開溜,倏然聽到晏翮叫出的這四字,不由得呆了一呆.

七彩太尊,聶空當然是知道的.

在他煉化的那些靈神記憶中,有不少這方面的信息,在如今太尊靈界的外來靈神一方,共有三位太尊,一位是萬年多前就晉升的"沖虛太尊",一位是八千年前出現的"雷龍太尊",還有個則是五千年前的"七彩太尊".

除了沖虛太尊是鴻蒙天府出身外,雷龍太尊和七彩太尊據都是獨自修行成就靈神,在進入太尊靈界後也沒有依附任何的大勢力,而這其中,又以七彩太尊最為神秘,在他成就太尊前,幾乎沒有任何人聽過他.

"晏翮居然聯想到了七彩太尊……"

看到晏翮等人目瞪口呆的樣子,聶空有些啼笑皆非,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他們以為自己和七彩太尊有所關聯,肯定不敢再這麼肆無忌憚地對付自己,最起碼行動時會有不少的顧忌,以免得罪太尊.

莫非木祖他老人家也知道太尊靈界有個叫七彩太尊的超級強者,所以故意把樹葉弄成這個樣子以起到迷惑的效果.

"聶空,你與七彩太尊是什麼關系?"晏翮猛地吸了口涼氣,雙目瞪得猶如兩只銅鈴,幾乎是一字一頓地喝問道.

"七彩太尊,我不認識."聶空毫不猶豫地搖搖頭,可臉上的笑容卻顯得有些神秘.

"不認識?"

聽聶空斷然否認,晏翮卻是心中一沉,這聶空剛從神空界跑上來,自然不可能認識五千年前就已突破靈神巔峰的七彩太尊.可不認識並不代表聶空和他沒有任何關聯,否則這片神奇的樹葉是從哪來的?

在太尊靈界,幾乎沒有人使用這種七彩符器,除了七彩太尊,以及與七彩太尊有關聯的人.

晏翮臉色陰晴不定,聶空卻是心中暗笑.

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晏翮等人先入為主,就算他再怎麼否認,也很難相信他真的與七彩太尊無關.可事實上,聶空的確與七彩太尊沒有任何關聯,日後就算被發現,那七彩太尊也怪不到他頭上.

"晏翮,看來你們奈何不了我這片樹葉,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辭了,後會無期!"聶空哈哈大笑,身影一閃,就已在數十米外,那片樹葉如影隨形,七彩霞光始終將他身軀籠罩得嚴嚴實實.

"慢著!"

晏翮突然穿越虛空,攔住了聶空的去路.其余十數名靈神也都回過神來,身影相繼落在了他旁側.

"你還有什麼指教?"

聶空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那些五六品靈神,眼中露出一抹凶光,心中琢磨著是不是再抓幾個靈神來煉化.他現在有這片七彩樹葉護身,若是動手的話,即便晏翮攔阻,他也能擒獲兩三個靈神.只是念頭一轉,聶空便放棄了這樣的想法,為了幾個五六品靈神而耽擱時間,太不值得.

那十幾人察覺到聶空不懷好意的目光,都是心中一顫,下意識地倒退了幾步,他們對聶空的懼意已在靈魂中生根發芽,他們修煉了無數年才到這樣的境界,誰也不願意自己再步入弈星的後塵.

"聶空,你走吧!"

晏翮終于咬著牙,沖聶空狠狠一揮手,眼神中滿是不甘和無奈.

讓聶空離去,丹仙宗不但圖謀成了泡影,之前的損失也全都白白浪費了.可若是繼續和聶空糾纏下去,很可能就會得罪七彩太尊.丹仙宗盡管實力強大,可到底比不上出過沖虛太尊的鴻蒙天府.

雖這萬年來,沖虛太尊一直太尊靈界的某處潛修,從不過問鴻蒙天府的任何事務,可有他這尊大神高高在上的供奉在那,任何勢力都不敢太過得罪鴻蒙天府,雷龍和七彩這兩位太尊也是如此.

丹仙宗卻不同,沒有真正的殺手锏,若是惹得七彩太尊動怒,雖不至于土崩瓦解,可實力恐怕會一落千丈.

如今,除了任由聶空離開外,晏翮別無選擇.

"時間會證明,你現在做出的決定是非常明智的."聶空神秘地笑了一笑,"另外,再次感謝你今天送給我的厚禮!"話音一落,聶空正要離去,三道強大的氣息突然從盤源城方向狂卷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