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章 大司神
第六四章 大司神



當來到"地心海淵"邊緣時,聶空才發現那團圓錐狀的碧藍氣息竟是完全一道完全由神力凝聚而成的封印.

這封印起碼占據了方圓千米空間,凝聚這樣的封印絕對需要海量的神力.

"前輩,這道封印是當年我們海族老祖'海龍神尊’親手制作的,只有曆代海王才能夠開啟."

提到"海龍神尊"時,歸仙眉飛色舞,那張面龐上洋溢著發自內心深處的自豪,"等明年界門開啟,前輩進入太尊靈界,肯定會得到神尊大人的接見,我這輩子怕是都沒有那樣的機會了."

歎息一聲,歸仙看向聶空的眼神中多了絲羨慕.

聶空笑道:"歸兄,你肯定也有機會的.你現在已經渡過了二重靈劫,只要機緣一到,必可成就靈神."

"那就多謝前輩吉."

歸仙笑逐顏開的道,"請前輩稍待片刻,海王和大司神肯定已經知道我們來了,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封印就會開啟."

聶空點點頭,和太衍安心等.

在來到這條海溝後,聶空曾讓太衍吸引歸仙的注意力,自己則悄悄用魚龍月的氣息施展了一次"血影傀儡",那傀儡所指的正是這座城池.剛剛他還特意感應了一番,並未在這座城池中發現魚龍月的存在.

因此,魚龍月就只可能像歸仙的那樣,在地心海淵內.

"呼!"

輕微的空氣振蕩聲突然響起,一條碧藍的道路突然從封印中延伸過來,一直抵達聶空等人嗯腳下.道路源頭處的那片氣息也跟著微微波動,只過了數秒,一扇近乎透明的拱門就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封印開啟了."

歸仙拍手一笑,歡喜之色溢于表.

他話音剛落,那透明的拱門就如波紋般輕輕蕩漾起來,隨後,一名魁梧高大的中年男子大步而出,在他身後,還跟著七道身影,或男或女,或年輕,或老邁,或面目粗獷,或容貌俊美.

看到八人,歸仙頓時收斂笑容,面色肅然,異常恭敬的躬身施禮道:"歸仙見過大司神和七位司神長老."

"唔."

那中年男子鼻中輕哼,算是回應,眼睛則轉向聶空和太衍,一臉高傲的笑容,"你們就是海族新晉的兩個靈神?"

聶空聞,眉頭不易察覺地微微一蹙,看到這幾個人,他突然有種錯覺,仿佛眼前這個只有一重靈劫實力的中年男子才是高高在上的靈神,而自己則是個剛剛度過一重靈劫的幻靈師.

瞥了瞥歸仙,見他神色平靜,似乎對此習以為常,聶空不由暗暗搖頭,壓下心中的不快,點頭笑道:"正是,在下聶空,這是我妻子太衍.你就是海族的大司神,一路聽歸兄提起過多次,他對你可是非常的推崇."

中年男子一聽,眉角就挑了起來,似非常不悅.

"大膽,竟敢對大司神無禮!"他身後的一名老者卻是臉色一沉,對著聶空大喝,怒形于色.

"嗯?"

聶空沒想到這些"地心海淵"的家伙如此囂張,不由笑容一冷,兩道目光瞥向那老者,旁邊的太衍則更是氣惱,俏麗的臉蛋緊緊地繃了起來,若非聶空還沒有什麼表示,恐怕她早就忍不住出手了.

"大司神和各位司神長老,聶空前輩夫妻二人一直都居住在神空界邊緣的碎片帶中,之前從沒進入過陸地,也沒有來到仙琴海,所以對這邊的規矩不是很了解,還請多多原諒,多多原諒."

歸仙的聲音插了進來,一邊賠笑,一邊沖聶空急急地使著眼色.

聶空輕吸口氣,只能將胸中火氣強壓了下來,心底卻有種異常古怪的感覺.

這所謂的大司神只渡過了一重靈劫,他身後的幾個司神長老中,只有一人已渡過二重靈劫,其它不是九階巔峰,就是與大司神相當,可歸仙卻早已渡過二重靈劫,對面恐怕沒有一人是其對手.

但是,他現在卻沖這般家伙點頭哈腰地替自己求.

這就像是一只獅子在一群面前卑躬屈膝,這樣的畫面任誰見了都會有種天地顛倒,極其怪異.

"原來是偏遠地域的族人,難怪不知禮數."那老者嗤笑出聲,臉上滿是不屑,他旁邊的幾人雖沒有話,可神和他幾乎如出一轍,仿佛衣著光鮮的城市人看著兩個剛進城的鄉下土包子.

"罷了,罷了不知者不怪."

大司神擺擺手,一副寬宏大量的樣子,接著卻話鋒一轉,訓斥道,"不過,'地心海淵’是海族聖地,任何族人來到聖地都必須心存敬畏,即便已經晉升為靈神,也應當如此.聶空,你們可明白?"

聶空繃著臉,歸仙見狀,又不停地沖他使眼色.

見他急得滿頭大汗,聶空也不忍他為難,還是等見到魚龍月再,于是臉色微松,齒縫里擠出兩字:"明白."

歸仙這才松了口氣.

"很好,聶空,太衍,隨我入宮,海王陛下正等著你們覲見."大司神滿意地點點頭,淡然一笑,轉身返回,那七名司神長老隨後跟上.

"歸兄,這些大司神,司神,怎麼都是這樣的德行?"等他們的身影從拱門處消失後,聶空忍不住低聲道.

"噓!"

歸仙嚇了一大跳,連忙做出個噤聲的手勢.

聶空有些無奈,又道:"歸兄,你可是渡過二重靈劫的強者,距靈神只有半步之遙,剛才怎麼……"

歸仙知道聶空想什麼,笑道:"前輩,大司神和司神們都是'海龍神尊’在仙琴海的後裔,以輔佐海王為職責,血脈高貴,身份尊榮,我們這些海族人自然得尊敬他們,這與修為實力無關."

太衍氣呼呼的道:"尊敬是一回事,可也沒必要那樣吧?"

"那樣有什麼不對嗎?"

歸仙一副理所應當的表,笑道,"前輩,你們趕快進去吧,到了地心海淵後,可千萬別觸怒了他們.就算萬一觸怒了他們,受點懲罰也不要緊,千萬別反抗,你們日後可都要進入太尊靈界的."

到最後,歸仙語重心長地叮囑起來.

聶空忽地有些明白,歸仙等海族人的那種思想是怎麼形成的,海族即便是修煉到了靈神境界,進入"太尊靈界"後,也照樣得活在"海龍神尊"的陰影和羽翼下,哪敢對他的後裔有絲毫得罪.

久而久之,這就是成了很自然的事.

"多謝歸兄."不管歸仙得對不對,聶空對他的提醒還是很感激,道,"你不和我們一起進去?"

"我就不去了,大司神可沒有讓我也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