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章 沖擊靈神
第五九章 沖擊靈神



塵埃落定,天地間靜謐異常.

那處山凹已是溝壑縱橫,處處都是激戰過的痕跡,一片狼藉,觸目驚心.

稍稍凸起的土丘上,聶空一動不動地盤坐著.

土丘下,太衍,幽魂,青幽,葫蘆還有剛剛溜出來的香香這家伙聚在一起.而在數十米外,則是歸仙和水柔等海族中人.

剛才的戰斗結束後,他們一方共有三人重傷,五人輕傷,而丹仙宗的強者則只逃出去四人,其余全都把命留在了仙琴海畔,至于被抽取了法象的太叔炎和莊羽,則早就在混戰中殞命.

現如今,等候在這的海族強者共有五人,其余的都已返回仙琴海.

看著那道雕塑般的身影,歸仙和水柔等人都沒有出聲,可眼神中卻有股遮掩不住的敬慕,在戰斗中抽取他人法象進行煉化,然後連渡兩重靈劫,這種匪夷所思的事,竟然被他們全程目睹了.

這時,聶空又在煉化兩個靈神的法象.

據只要成功,便可渡過三重靈劫,晉升靈神.聶空還不是靈神就已如此強大,要是他成為真正的靈神,實力肯定更加驚人.

一時間,歸仙等人都十分期待.

"轟!"

忽地,無窮無盡的神力氣息從聶空體內透出,凝聚成巨大的白色煙柱,沖向萬里高空,令人目眩神迷.

歸仙等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股氣息在飛速壯犬……

恐怖的壓迫感從那道煙柱向四周擴散,歸仙和水柔等五位海族強者心神悸顫.隱隱地,之前戰斗中聶空突然幻化出的巨人身影好似又在眼前顯現出來讓眾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種渺的感覺.

與他們相比,距離聶空更近的太衍等人反倒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哥哥很快就是靈神了."太衍眉開眼笑地看著土丘上的聶空,嬌嫩的臉蛋上滿是歡喜的笑意.

"等我把它吸收了,不定也能成為靈神."

青幽嘩啦啦地跳動著,忽而把口中的水球吞入腹中,忽而又吐露出來,無比得意.聶空剛和太衍返回這里就取出那團"太虛神水"拋給了青幽,讓他煉化吸收,把這家伙樂得嘴都合不攏.

葫蘆圓溜溜的眼珠子里滿是羨慕,在太衍肩膀上蹭來蹭去,嫩生嫩氣的道:"太衍姐姐,等聶空成了靈神,你讓他給我煉十幾顆提升修為的十品丹藥嘛,等吃完後我肯定也能成為靈神."

太衍笑眯眯的道:"好,好,我哥哥一定會幫你煉的."

"總想著靠外力來提升實力,真是川

幽魂鷹王尖著嗓子搖搖頭,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可語氣中卻是酸溜溜的,眼珠子不時地瞟著青幽的那團"太虛神水"恨不得將其搶過來一口吞下,可惜,就算吞了神水對它作用也不大.

太虛神水,只有在青幽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

昂著腦袋哼了哼,幽魂鷹王無視青幽和葫蘆的目光,驕傲的道:"老子要靠自己的力量成為靈神!"

"幽魂我知道有種東西可以讓你更快的成為靈神哦."太衍狡黠的笑道.

"真的?真的?太衍姐姐,快告訴我川,川."幽魂鷹王那高傲的腦袋立馬垂下來,湊到太衍面前,眼珠子里滿是諂媚的意味.

"……"

遠處歸仙等人好不容易才擺脫那煙柱氣息的壓迫感,可聽到太衍等人的這番對話後,心中又掀起驚濤駭浪.

在神空界,九階強者眾人,可能成為靈神的卻很少.

九階和靈神之間的三重靈劫,便如三道巨大的鴻溝,想跨過去,非常困難,可一旦跨了過去,便等于是一步登天.

對絕大多數九階強者而,終生都難以渡過一重靈劫.

可眼前這幾個花靈,水靈,花靈來,成就靈神似乎輕松之極,著實讓人震驚.不過想到聶空連"鴻蒙天府"的至寶"太虛神水"都能從靈神手中搶奪過來,助他們成就靈神似乎真的不怎麼困難.

沒想到海族竟出了這樣的強者!

想到剛才的那場戰斗,歸仙和水柔等人直到現在都有種如在夢幻中的感覺,也不知聶空前輩是來自仙琴海的那塊區域,不但實力強悍無比,更能收服這麼多的靈族,甚至那最強大的花靈也是靈神.

做為海族中人,仙琴海中也偶爾可以發現少數一兩個稍具靈性的靈物.即便是這樣的靈物都極難馴服,更何況是已經靈性大成,跟人幾乎沒有什麼區別的靈族!更難得的是,他身邊的這些靈族都相處得非常融洽.

"呼!"

磅礴的氣息波動開來,將海族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個時候,聶空似已將原儒的水龍法象和武侯的藥鼎法象煉化完畢,透散出來的氣息已提升到了極其駭人的地步……仿佛只要將那凝聚在煙柱中的氣息完全釋放出來,就足以令山河動搖,天地翻覆.

"哥哥開始渡第三重靈劫了!"

太衍嬌脆的聲音驀然想起,歸仙和水柔幾人都不自禁地站了起來,雙目眨也不眨地盯著那道土丘上的身影.

呼!呼!呼

天地間嘯聲陣陣,直直向上的白色煙柱開始變得有些不太穩定,時不時地左右波蕩扭曲,可原本已經停止壯大的氣息卻再次攀升.

隨著時間的推移,煙柱波動得愈加激烈,時而狂猛地擴散開來,籠罩著方圓千米虛空,時而又彙聚成一束,猶如擎天玉柱.

這煙柱便是聶空軀體內況的真實反應.

看到這樣的況,歸仙等人禁不住有些擔心起來,看來即便是煉化了兩個強大的法象,想突破靈神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過,他們的擔心顯然是多余的.

十數秒鍾過後,那劇烈波動的煙柱就恢複了平靜.此刻,在歸仙等人眼中,聶空那盤坐不動的身影也漸漸出現了變化.

他就在那坐著,安人都看得清楚分明.

可他卻又沒有絲毫的存在感,顯得異常飄渺,似乎與這里隔著無限遙遠的空間.若是閉上眼睛,感應到的也不是聶空,而是一片沒有任何異樣的虛空,仿佛聶空已經融入天地,與這片虛空連成了一片.

正當歸仙等人疑惑不解時,那道白色煙柱突然消散,聶空也隨即睜開雙眼,長身而起,兩只瞳孔竟似化作了朦朦朧朧的混沌虛無,一股強大卻又異常柔和的氣息籠罩天地,似乎無處不在,無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