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九章 丹宮仙會
第A九章 丹宮仙會



"絲!"

聶空倒抽了.涼氣.

他現在是一名九階幻靈師,不方便用靈念進行探查,以免引起丹仙宗的警覺,于是便吩咐太衍留心觀察.太衍形體特殊,再加上如今基本上能夠自如操控體內龐大的力量,讓她探查則要穩妥得多.

入城時,聶空就已知道丹仙宗會有很多九階強者,卻沒想到竟會多到這樣的地步,竟比冥土靈尊殿都還要多.

這還只是目前升龍城內的,若是將那些不再升龍城的丹仙宗強者加起來,數目肯定要過百.

過了好一陣子,聶空才平靜心神:"太衍,還有沒有發現其它有用的東西?"

"我想呃……"

太衍眯著眼眸,努力回想起來,數秒過後,太衍美眸一閃,"哥哥,我還聽到一個有意思的消息,半個月後'丹仙宗’將會在這里舉辦一場'丹宮仙會"據要邀請神空界所有的藥王前來參加."

"哦?"聶空頗為訝異.

"這是我從兩個九階幻靈師口中聽來的,當時他們正在准備給那些藥王的請柬."太衍連忙補充道.

"丹仙宗舉辦"丹宮仙會"想做什麼?"

"這個他們沒,我也不知道."

"……"

聶空緩緩地在房間里踱動腳步,1心中思忖不定,邀請天下藥王這種事,他也曾經干過,他是為了編撰藥典"本草綱目".那麼,丹仙宗又是為了什麼?不管為什麼,想必都與"多這個字有關……"……

太衍靜靜地站在旁邊美眸隨著他的身影不停轉動,卻沒有出聲打擾他的思緒.

好半晌後,聶空才頓住腳步,笑道:"太衍,做得不錯,我們晚上再出去走走,看能不能再探聽到別的消息."

"嗯."

太衍答應一聲俏臉綻放著甜甜的笑容.

華燈初上,聶空和太衍離開客店,當他們再次返回時,已是深夜時分,喧囂的升龍城漸趨安甯.

房間里燭光搖曳,太衍佇立桌畔,交柔的聲音娓娓而出.

聶空則坐在桌前,時而頷首時而在紙上寫下幾個字符,半時過去,白紙上六個宗派的名字:法華宗,百花山,凌霄天創閣,心意宗,玄影宗,九禪門!

這便是聶空和太衍晚上的收獲.

方圓千里之內,除了丹仙宗這個超級大勢力之外,就以這六個宗派最為有名,所擁有的實力也都頗為不俗.

既然確定了大致范圍,聶空再沒有確切把握的況下,也不能死死認定丹仙宗.法華宗等六大宗派幾乎都各有十幾二十個九階幻靈師.這樣的實力若是放在天靈大陸,都是頂級宗派,只落後于靈神殿.

可是在神空界它們只是處于中等偏上的位置.

但是,即便如此以它們的力量也很有可能成為寇西來等人的藏身地.

除了這六個宗派外,千里范圍之內還有許多宗派,它們全被聶空忽略.畢竟寇西來等人並不知他也跟著來到了神空界,沒理由放著好宗派不去投靠,而去窩在實力低微的宗派中.

聶空還剩最後一次施展"血影法相"的機會,不敢妄動.萬一寇西來的真身氣息仍被隔絕,最後的"血影法相"也會被浪費.

為今之計,只有將那些可能性大的宗派——排除,至于丹仙宗,實力最強,聶空將它放在最後.

翌日清晨,聶空和太衍就分道揚鍍.

太衍繼續呆在升龍城查探,青幽也被留下.

晨曦初露,太衍就懷揣青幽用來藏身的絕靈玉瓶,在升龍城內閑逛起來……

傍晚時分,凌霄天刷閣.

山門外的階梯上,不時可見人影上上下下,他們都是列閣弟子.這時,一道白影非常突兀地閃現出來.

這是一名老者,霜眉皓發,一襲白袍,面色潤,仙風道骨.

他的突然出現讓周圍路過的創閣弟子都為之一怔,紛紛停下腳步,詫異的目光不斷投射過來.

山門口,盤坐在石台處的那名中年男子猛然睜開眼睛.

中年男子的兩道目光鋒銳如鷹隼,直勾勾地盯著數十米外的白袍老者,沉喝道,"來者何人?"未經通報,突然闖入宗派山門,這是對宗派的一種不敬,中年男子的語調也不怎麼客氣.

白袍老者腳步不停,眼睛卻瞄著山門處高懸的牌匾,顯得賊溜溜的.

"站住!"

中年男子臉上隱隱泛起怒色,舌綻春雷,聲音中好似透著一股穿透人心的力量,振得周圍刮閣弟子心神顫動.

白袍老者眼中流露著怪異的笑意,突然抬手,一束暗氣息毫無征兆地從指端激射而出,如利創紮入山門牌匾.

"砰!"

牌匾四分五裂,上面雕刻著的"凌霄天刷"四字化作一堆粉末,兩邊的門柱也跟著遭受池魚之殃,嘎吱嘎吱地向側邊栽倒.

周圍創閣弟子驚得啞口結舌,這老家伙的膽子真夠大的,竟敢毀掉"凌霄天創閣"的山門!如今閣主和各位長老全都在宗派內,若是他們怒而出手,這老家伙就算修為再高,恐怕也只有被戳骨揚灰的下場.

"好大的狗膽!"

看著一地碎末,中年男子氣得七竅生煙,怒吼出聲的同時,一頭體型龐碩的黑色猛虎沖出軀體,張開血盆大口,向對面的白袍老者撲咬過去,口中發出聲聲驚天動地的咆哮,攝人心神.

"嗤!嗤……"

白袍老者右掌拂過虛空,手指連彈,一片片利劍般的暗樹葉從指端爆射而出,閃電般沒入猛虎口中.

"砰!砰……"

葉片接連爆開.

那氣勢洶洶的黑色巨虎只來得及"傲嗚"一聲,就被炸成無數碎片.巨虎身後的中年男子如遭重擊,連連倒退了十數步,面龐脹得中帶紫.當他勉強穩住身形時,卻再也抑制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霎時,山門外鴉雀無聲.

刮閣弟子目瞪口呆地看著那道白影,中年男子可是創閣的一位長老,成為九階幻靈師已有九年,如今卻連對方一擊都接不住.而且,看剛才交手的況,那老家伙分明連完整的法象都沒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