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章 羽皇
第三三章 羽皇



「聶空!」

霎時,幾乎所有人都認出了走在最前面的那名白袍青年.不管是完整版,還是縮減版,入門版的「本草綱目」,上面都有聶空的畫像.這段時間,那副面容在眾人腦海中轉過了無數遍,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走出通道,看著外面人頭攢動的畫面,聶空臉露笑意,高聲道:「諸位無須擔心,『噬神花』本體雖然嚇人,卻不會有任何威脅.諸位若是願意觀看我藥王宮開派大典,現在便可進入靈府.」

在聶空話音落下時,綠色通道內縈繞的那股怒怖氣息也悄然消逝.

「果然是『噬神花』!」

聽到聶空親口確認,眾人更感驚奇.他們早就知道聶空身邊有個花靈,但那花靈絕不可能是噬神花.

禁靈石纏周圍沉靜片刻,終于有幾個靈師當先走出人群,沖聶空躬身洗L後,大步邁入綠色通道.看到他們的舉動,眾人再也按捺不住,更多的靈師跟著行動起來,秩序井然地魚貫而入.

幾乎每個靈師從聶空身畔走過時,都會躬身施禮.

約莫十數分鍾後,禁燦搏周圍就變得空蕩蕩的.不過,遠處仍有不少靈師源源不斷地往這邊趕來.

「那部『本草綱目』果然是德無量.剛才這些人的修為雖然不是很高,但他們的舉動卻可代表天靈大陸絕大部分靈師對你的態度.古往今來,能得眾人如此崇敬的靈藥師,僅聶空你一人而已.」

凌霄慨然歎道,他身邊的木婉箐和顧長弓兩人也禁不住點了點頭.

天靈大陸強者為尊.一個人修為強橫,可令人畏懼可令人欽佩卻絕不可能如聶空這般贏得大陸大部分靈師的崇敬.以他們的眼光,自然看得出來,這些人的崇敬都是發自內心,絕無虛假.

「也是多虧了大家的幫忙,如果就我一個還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將『本草綱目』編好.」聶空笑了一笑,目光從天際收回,「婉姨,顧爺爺,還有凌宗主這外面的事就拜托你們三位了.」

「你放心回去好了有我們三個幫你在這迎客,出不了什麼岔子.」木婉箐笑意盈盈的點頭道.

「……」

片刻後,聶空返身進入通道.

將「噬神花」的本體放在這里,倒不是為了給來客下馬威,而是免得他們進入靈府後到處亂跑.這由藤條編織而成的通道有數里長,從石碑直達新建成的「藥王宮」外的廣場處,途中沒有任何岔道.

當然,這是對來客而.

剛進入靈府內部,通道的左壁就出現了一道寬闊的裂縫,當聶空跨出去時裂縫已彌合得沒有任何痕跡.一離開通道,聶空的身影就開始疾速穿梭,沒過多長時間便來到了靈府最高的彩眉峰.

峰巔的雕塑前,一名女子靜靜地盤坐于地.

這女子年約三旬,容顏嬌媚,身軀豐腴婀娜,只是這時候她的眉宇間卻隱隱流露出痛苦之色,雙頰也浮起了一抹病態的嫣.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額頭上開始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鬢角也已被浸濕.

不遠處,羽漩神態關切,目光焦灼,時不時地向山腳瞥去.

地上女子正是她的母親,羽皇羽青藍.

半個月前,得到消息的羽青藍在安排好羽靈族的事務後,終于抵達靈府,開始接受聶空的治療.據聶空,她的傷勢今日便可徹底痊愈.對聶空的話,羽漩並不懷疑,只是看到母親痛苦的模樣,忍不住有些心急.

而且,今天還是藥王宮開派大典的日子.聶空設下「天地擂台」,靈神殿的強者必定會登台挑戰.

自古以來,只要上了「天地擂台」,向來都是生牙」自負,以聶空和靈神殿之間的仇怨.寇西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若是聶空因為救治母親而消耗太大,在應對挑戰時,恐怕會有非常不利的影響.

「等急了吧?」

就在羽漩思忖不定的時候,熟悉的笑聲突然鑽入耳畔.羽漩抬眼一看,才發現聶空悄然來到了峰巔.

「我這就開始.」聶空笑道.

羽漩臉上露出了驚喜,接著秀媚的臉蛋上卻泛起了一絲躊躇:「聶空,藥王宮的開派典禮很快就要進行了,要是消耗太大的話,會很危險的.不如先幫我母親解除痛苦,等開派典禮結束後,再來……」

「無妨,這最後一次施針,非常簡單.」聶空一臉輕松的道,「對你母親的治療,一日都不可停頓,不然,很可能虧一簣.」

「那就好.」羽漩松了口氣.

「……」

話間,聶空已來到羽青藍身側,一道道金芒紮入她的九大隱.數秒後,伴隨著金針的劇烈嗡鳴,一縷縷細絲般的金色氣息從旁邊的雕塑中滲透而出,源源不斷地向九枚金針彙聚而去.

羽青藍所受的傷,與夢飛揚的傷勢其實有些相似.

夢飛揚的傷勢,是藍綾渡劫時以心魔凝聚而成的劫力所造成的.而羽青藍,則是被渡劫時心魔產生的劫力所傷.

初時,羽青藍只是靈魂出現殘缺.可到了現在,靈魂的殘缺已讓她的心相也出現了殘缺,正是靠著大量的靈藥,才將傷勢壓制了下來.特別是靈神殿的「圓劫星丹」,能夠非常有效地阻延傷勢的惡化.

不過,「圓劫星丹」等靈藥也僅僅是延緩而已,二三十年後,羽青藍的狀況會比夢飛揚更差.

聶空要做的,就是令羽青藍的心朝恢複完整.

想令心相恢複,首先便得恢複她的靈魂.羽青藍已渡過一重靈劫,身軀能夠直接承受神力,聶空便將治療的地點設在這彩眉峰,直接將雕塑中凝聚的信仰之力引入羽青藍體內,對其進行修複.

前幾天都得將「九轉金針術」施展到第九循環,對心神和神力的消耗都非常大.好在治療的時間越長,聶空就越輕松.到了今天,羽青藍的心相只剩些許殘缺,對聶空來,已是輕而易舉.

見聶空果真沒有顯露出任何吃力的表,羽漩總算完全放下心來.耳畔隱約傳來一陣巨大的聲浪,羽漩轉眼望去,十數里外的藥王宮若隱若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