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章 獵仙宗!
第一九章 獵仙宗!



:抱歉,昨天地第二更忘記定時了.

「被那混蛋發現了!快跑!」

一道峽谷出口,兩名年輕男子仰面躺倒在茂盛的草地里,大汗淋漓,可剛喘了幾口氣,就驚叫著一躍而起,再次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驚慌失措地往峽谷對面的密林發足狂奔,恨不得爹媽能多生兩條腿.

百米外,聶空笑吟吟地注視著那兩道狼奔豕突的身影.

這已是聶空離開洛城的第五天了.

暫時解決了龍魅仙的問題後,聶空駕馭著剛從花蝶秘境抵達洛城的幽魂鷹王,前往他計劃中的第一站,沙圖帝國的獵仙山脈.然而,就在聶空抵達獵仙山脈邊緣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當時,聶空已從高空來到地面,准備徒步入山,一是讓連續飛行多日的幽魂鷹王休息一下,二也是對那位自己將要拜訪的強者的一種尊重.

剛要入山,聶空忘了准備禮物,于是從寵物背包召喚了幾株從靈府藥塔的八品藥草,想從中選取一樣.只是,聶空還沒來得及做出決定,就有兩個年輕人從後面沖來,他盜取了獵仙宗的藥草.

然後,二話不就出手搶奪.

對他們的用意,聶空再清楚不過,所謂盜取獵仙宗藥草只不過是個借口而已,其實只是那幾株八品藥草引動了他們心底的貪婪罷了.那兩人,聶空早就發現了,只有融靈修為,聶空也沒將他們放在眼里,卻沒想到他們居然敢惹到自己頭上.當時,聶空就想一巴掌將他們全部拍死.

可想到他們自稱是獵仙宗弟子,聶空這才收斂殺心,故意如貓戲老鼠般追著他們往獵仙山脈深處而去.

算下來,從入山到現在已經好幾個時.

「那應該就是獵仙宗了!」

綴在兩個年輕男子身後,聶空又閑庭信步般的走了約莫一刻鍾,前面山峰處的殿宇已是若隱若現.前面那兩個本已精疲力竭的家伙,這時就像是干渴了數日的沙漠旅人突然發現了綠洲,沒命地狂奔.

聶空見狀,不由微微一笑.

這獵仙宗在天靈大陸也是個實力極強的宗派,雖比不得摩羅聖山,靈禦城這樣的靈師聖地,但是也擁有四位天靈強者,尤其是獵仙宗的大宗主,還是一位藥王,而且三十年前便已有了這樣的實力.當然,知道獵仙宗主是藥王的人,少之又少,若非有慕重樓提供的況,聶空也難以知曉.

沒過多久,聶空便抵達那座山峰腳下,長長的石階筆直地往山上蔓延.

「救命,救命啊……」

兩人在石階上連爬帶跳,跌跌撞撞,不停地狂呼亂叫.

「好大的膽子,竟敢追殺我獵仙宗弟子!」

一聲沉喝突然在百米高的石階處.緊隨著聲音顯露的是一名看起來年過半百的青袍老者,面龐方正,須發花白,兩道長眉斜飛入鬢,頗有不怒滋味的架勢,瞬息間,他的身影就已來到兩人身前.

「救命啊,四宗主,那個混蛋想殺了我們.他從獵仙山外一直追到這里,幸虧我們跑得快,不然早就死在他手里了!」看到這青袍老者,那兩個年輕男子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激動得涕淚橫流.

「四宗主,你覺得以在下的實力想殺他們,他們能從獵仙山外一路逃回獵仙宗麼?」聶空聞,禁不住啞然失笑,也不再掩飾自身的修為,自然本源力量的波動氣息頓時從體內透散而出.

「嗯?」

青袍老者怔了一怔,臉色倏然一變.

那兩個年輕男子卻仍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四宗主,您老人家一定要為弟子做主啊.您事不知道這混蛋有多可恨,我們辛辛苦苦從外面找到了幾株藥草,結果被他全部搶光了不,還想殺我們滅口.他明明知道我們的身份,還敢這麼做,分明是沒把我們獵仙宗放在眼里.四宗主……」

「閉嘴!」

青袍老者越聽臉色越是難看,勃然喝道,「連鵬,連鵲,你們兩個的融靈師,也值得一個洞靈高手追殺?」

「洞……洞靈……」

連鵬和連鵲頓時傻眼了,難以置信地看著笑眯眯的聶空,滿是眼淚和鼻涕的面龐擠成了一團,看起來非常滑稽.

他們出手之前,見聶空的年紀,以為他最多也就融靈,自覺兩人聯手絕對能夠穩勝于他,這才狠下決定.可真正出手後,他們才猛然醒悟自己的對手很可能是個化靈師,于是一路拼命逃竄.

先前他們還對自己的逃跑速度頗為自得,可聽四宗主道出眼前這年輕人竟是洞靈高手後,兩人心里的那點得意頓時煙消云散,這才恍然大悟,哪是自己逃得快,分明是聶空故意在逗他們玩.

青袍老者沉聲道:「,怎麼回事!」

連鵬囁嚅道:「他……他搶我們的藥草……」

「啪!」

一巴掌甩在了連鵬的臉上,直接把他扇倒在台階上,青袍老者大怒,鋒銳的目光看向連鵲,「你來!」

「四宗主,我……我們……」連鵲戰戰兢兢,卻是半晌都沒把話清楚.

「嗯哼.」

聶空干咳一聲笑道,「四宗主,還是我來吧,貴宗的兩位弟子見我拿著幾株不錯的藥草,所以想借去賞玩幾天.其實,兩位大可不必向我借的,那里面的其中一株藥草就是我送給大宗主的見面禮.」

什麼借?分明是搶!

青袍老者沒想到自家弟子竟然干出這樣的事,而且還被人家一路追著來到獵仙宗的山門,這事若是傳揚出去,獵仙宗的臉面算是丟盡了!一時,青袍老者面色鐵青:「連鵬,連鵲,此事當真?」

「……」

連鵬和連鵲哪敢再分辨,如鴕鳥般縮著腦袋,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滾!」

青袍老者怒聲道,「煉風洞囚禁一年!」

連鵬和連鵲順著台階骨碌碌地滾到山腳,如喪考妣地向對面的一座山峰而去.青袍老者這才將目光轉回聶空身上,陰沉的面龐上擠出了一絲笑容:「這位朋友,對老夫的處置可還滿意?」

聶空有些無語,你都已經處理完了,還問我滿意不滿意,難道我不滿意,你就會加重處罰?像這樣的事,若是發生在別的天靈強者身份,就算將連鵬連鵲殺了,理虧的獵仙宗只能自認倒黴.

不過,聶空來獵仙宗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跟兩個角色計較,當下笑道:「久聞獵仙宗門規森嚴,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四宗主的處置非常合適.」

不過,聶空來獵仙宗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跟兩個角色計較,當下笑道,久聞獵仙宗門規森嚴,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四宗主的處置非常合適.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