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八章 兩個陪練!
第A八章 兩個陪練!



「聶空,受死!」蛇筠,拖甕不斷靠近,獰惡的面容越來越清晰,而在疾速穿梭的同時,兩人的身軀已突然化作了一條墨黑蛇和色彩斑稠的碩大花蛇.見聶空這麼長時間都沒放出花靈,他們的顧慮也在逐漸降低.

「你們有那本事麼?」

聶空放聲大笑,魅梧的身軀不閃不避地迎接了上去.

修煉到現在,聶空對自己的實力非常滿意,唯一一點讓他不爽的是,他雖有可媲美天靈強者的力量,卻難以如真正的天靈強者那般操縱天地靈力元素,進行超遠距離的攻擊,對敵時,多少有點束手束腳.不過,好在聶空有強悍的「赤星戰身」!

只要不遇到像靈神殿主,蛇君這等強敵,一般天靈強者的攻擊,他雖不能可以徹底無視,但想要讓他的生命受到威脅,卻是千難萬難.現在的他,完會可以如螃蟹一般,在敵人當中橫沖直撞.

「砰!砰!」

刹那過後,蛇筠的撞擊在聶空胳膊上留下了一個白印,蛇甕橫掃而來的巨尾則是讓聶空的腰部略有些發麻.可就在他們碰觸到自己身軀的時候,聶空的雙手卻同時出擊,左手兩指柑向黑蛇,而右掌則抓向花蛇.

不過,蛇筠和蛇甕的實力要強過前些天在禁靈沼澤擊殺的那個蛇靈族,更不是剛才身融心相的那個洞靈師可比.

嗖嗖兩聲,肌膚相觸的刹那,兩蛇竟如泥鰍般滑了出去,竄出數十米後,蛇軀在空中一擺,再次襲來.

見狀,聶空心中倏地一動,腦子里頓時冒出了一個想法,能夠有實力擊殺自己的蛇君被母親纏住,難以分身,而眼前這兩位蛇靈族的強者又難以真正威脅到自己,既然沒有生命危險,那何不……

「花海洶湧!」

意念間,「紫羅幻靈香」虛影沖出聶空眉心,紫色的花苞以恐怖的速度不停地衍生,綻放,頃刻間,方圓二三十米空間都充斥著紫色花影,而後,這些花影竟如洶湧的浪潮般,將沖來蛇筠和蛇甕湮沒.

「轟!」

驚天動地的爆鳴聲中,那黑蛇和花蛇竟尖叫著從左右兩方激射而出,動作竟透著點驚慌的意味.聶空大感驚奇,自從有了,赤星戰身」和「戰神星印」後,他已經很久沒有施展過家伙領悟的技能,沒想到今天首次動用這八階同體戰斗技能「花海洶湧J,威力竟是並不比「戰神星印」弱多少.

「啊呀呀!」家伙得意地叫了起來.

聶空略作感應,這才明白到了八階之後,家伙所領悟的任何技能施展開來,就會蘊含著它的藥力.那些藥力能夠化解百毒,而毒卻是蛇靈族人的本能,藥力一旦與其軀體碰觸,便會順勢消解消解其體內蛇毒.

若是沒了蛇毒,蛇靈族人的攻勢便將大打折扣.

難怪兩條蛇那般慌張,原來這些技能是他們的克星!見黑蛇和花蛇氣急敗壞地撲咬而來,聶空更是興致大漲.

「花海洶湧!」,夢幻泡影!」「神影迷蹤J

「……」

「三千指劍!」R天刀三殺!」

「……上「盤戰七重天!」

「……」

轟鳴聲作綿不絕.

聶空將家伙領悟的技能,戰族的靈技,赤星族和盤星族傳承中的法門一樣樣地對著蛇筠和蛇甕施展出來,甚至有些還是現學現賣……在這無比激烈的場面中,兩位蛇靈族的強者完會成了聶空的陪練.隨著時間的推移,聶空的出手變得越發圓融自如,可蛇筠和蛇甕的攻勢卻漸趨遲緩.見聶空越戰越精神,始終沒有流露出絲毫疲態,而自身心相的力量卻在飛速流逝蛇筠和蛇甕兩人心中都暗暗叫苦,不止一次地想要脫身離去,可高空處的蛇君都沒走他們又哪敢先行逃遁.

「玩了這麼久,也該結束了!」

聶空突然怪聲一笑!五團精芒接連從體內爆射而出,層層疊疊地向對面三十余米外的蛇筠和蛇甕轟去.

五重疊印!

「呼!」

兩人疲累欲死看著呼嘯而來的金色星印,眼中閃過一抹駭然.中突然發出尖厲的嘶叫,兩片血的幡布同時飛出喉嚨,懸浮于頭頂.瞬息後,無數蛇影爭先恐後沖出幡布,毫不畏死地迎向高空.

看到這一幕,聶空微覺訝異,旋即唇角泛起譏嘲的笑意,只靠著這樣的蛇群便能擋得住「五重疊印」?

「轟!」

然而,正當這時,雷霆霹靂般的震響突然自高空傳來.聶空下意識地太衍望去,卻見蛇君那龐碩的血蛇影崩斷無數枝條根須的纏繞,如流星般向地面撲了下來.聶空眉頭微皺,紫羅幻靈香沖出眉心,在身前結下一堵厚大的藤牆,同時,更吩咐家伙做好施展「生命壁壘」的准備.

可瞬息過後,聶空驀然發現蛇君的目標並非自己,而是重重疊疊的「戰神星印」.

他想救人?

聶空腦中剛閃過這樣的念頭,蛇君那血的長尾便從數十米處的高空紮落下來,彈指間洞穿還未爆散開來的五重疊印,將被金芒籠罩的兩名蛇靈族強者纏卷而起,身如流光,向遠處暴射而去.

「走!」

幾乎同時,蛇君陰沉的聲音在薊陽城四周轟然炸響.

聶空微微愕然,急忙轉眼望去,卻見城南和城北虛空都冒出無邊無際的蛇影,將木青衣和木瑾竹攔住,緊接著,兩道強大的氣息全都往東而去.當木青衣和木瑾竹將所有的蛇影撕碎後,那兩人已沒了蹤影.

居然走得這麼干脆?

聶空有心上去攔截一個,可見母親並沒有露出追趕的跡象,也只能在按捺住心思,四人當中最強的是母親木雪衣,只有她能擋得住蛇君,她沒有動靜,聶空要是貿然出擊,一旦被蛇君盯上,豈不麻煩?

身影微閃,聶空出現在城牆.

這時,籠罩在薊陽城上空的遮天蔽日的樹影開始急劇收縮,數秒後「祖天神羅樹」就只剩二十余米高.樹身一晃,木雪衣恢複本來面目出現在虛空,而後白衣飄飄,如仙子臨虛踏空,落在聶空身畔.

聶空有些遺憾的道:「可惜了,只干掉了幾個洞靈師,天靈強者一個都沒留下,要是能把蛇君剃成光棍那就好了.」

「空兒,你他們當是那麼好留的.」

木雪衣白了聶空一眼,有些好笑的道,「那種萬蛇幡是蛇靈族至寶,總共只有四幅,全被帶了出來,你的那兩個對手要是早就把他們用出來,早就逃掉了,就算你的可戰神星印,也不成.還有蛇千變,擔任蛇靈族的蛇君長達兩百多年,娘和他相比還是有點差距,能纏住他那麼長時間,已經非常不錯了.」

「哈哈……」

聶空打了個哈哈,這才發現母親的眉宇間隱隱露著一絲疲憊,看來和蛇君蛇千變的纏斗讓她消耗極大.

咦,蛇千變……

蛇欠扁?

想到這,聶空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卻忽地被一陣巨大的喧嘩聲驚動.轉眼望去,卻見整座薊陽城都在歡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