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章 聶空,你無恥!
第六九章 聶空,你無恥!



「聶空,你運氣不錯,連這樣的靈府都能讓你找到.」聶空剛帶著「回眸草」形態的太衍進入藥塔地底幻陣花眉的聲音便在耳畔響起……"不過語氣中卻沒有他所熟悉的溫柔,反倒是透著點嘲弄的意味.

只微微一愣,聶空便明白過來.

顯然是青月已經將這里的況跟花眉講過,她也知道事的緊迫性,不等自己回來便將身體的主導權讓給了花翩躚的靈魂,只可惜花翩躚並沒有馬上動手,而是悠哉悠哉地在幻陣內來回踱動.

聶空微一皺眉,看著對面那張嬌嫩俏麗的面龐,直接開門見山的道:「花翩躚,相信這里的況你已非常清楚,以你對幻符的了解,想必擁有修補靈府幻陣的能力,這次還望你能夠大力相助.」

「聶空,修複靈府幻陣,對我而並非難事……」

花翩躚笑吟吟地看了看那又開始逐漸變得暗淡的第九圓環,而後話鋒陡轉,「不過,我憑什麼要幫你?」

給你點顏色"你就開起染房來了?

聶空沉聲道:「就憑你的靈魂和我的夫人共用同一個身軀……"而且"還是我的夫人占據主導地位.相信我們現在的談話,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只要她願意,馬上就可以奪回身體,讓你重新呆在靈魂的角落里.」

「喊,這是什麼狗屁理宇」

花翩躚不屑地撇撇嘴,「能夠無憂無慮地呆在里面我求之不得.」

聶空笑眯眯的道:「既然你這麼想,我也無話可那你就請回吧……"這靈府馬上就要被靈神殿攻破,我得趁早帶著花眉離去.正巧我的母親也來到這里,離開後剛好可以到薊陽城舉辦婚禮.」

花翩躚面色微變:「聶空,不要忘記了你的承諾!」

「我當然沒蒂」

聶空依舊滿臉笑容凝望著花翩躚道「在花蝶秘境的時候,我答應過你,在成就靈神之前讓花眉保留處子之身.這點我一定會做到,不過不走前門,只有後門既可讓花眉保有貞操,又能讓我們夫妻嘗嘗魚水之歡,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想來我夫人也不會拒絕,花翩躚你覺得呢?」

「聶空"你無恥!」

前門後門的意思……"花翩躚早就一清二楚,那張白嫩的俏臉頓時脹得通,幾乎是咬牙切齒地瞪著聶空.

聶空輕笑道:「可以理解你的憤怒,誰讓你處女了數千年呢?只是"這麼有趣的事在你眼中居然如此不堪,卻讓我非常不爽.好在成親後,我和花眉有足夠的時間讓你體味到其中樂趣.」

「下流!齷齪!」

花翩躚俏臉如火燒……"惱羞成怒,「聶空,你贏了!」

「那你還愣著做什麼?去修複幻陣!立刻!馬上!」

聶空臉上的笑容倏地一冷,「若是失去了這座靈府,我和花眉馬上返回薊陽城,然後讓你嘗嘗後門被攻陷的滋味.」

「你……」

曾經的靈神強者,堂堂的花靈族始祖,花翩躚從未被人這般喝斥過,而且用的還是如此無恥的話語,氣得那張俏臉都似能溢出血來挺翹的胸脯也是急劇起伏……"恨不得將對面那張可惡的面龐打爆.

聶空冷笑道:「你的時間不多了!」

「……」

花翩躚咬咬唇,終于深吸口氣狠狠瞪了聶空一眼……"而後身影疾閃"來到了幻陣邊緣的第九圓環處.

「聶空,你真的有點無恥!」

青月拍著兩條胳膊,晃悠悠地飄了過來,有些同地看著花翩躚的背影,接著卻怪笑道,「不過,奶奶我喜歡.特別是你喝斥她的那句話,非常的有氣勢,把奶奶我嚇了一大跳.」

聶空沒好氣地在她額頭上彈了一指.

的確,他剛才用走花眉後門來威脅花翩躚的那番話頗為無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會用這樣的辦法來迫花翩躚就范.只是這座靈府對聶空十分重要對花眉也是非常重要……"這是給她報仇的根基.

「大哥……」

幽魂鷹王諂媚地湊了過來,嘴巴張開,大口喘息,舌頭咧嘴,嘴角還留著多涎水,一副我很疲累的樣子.

明知幽魂鷹王是故意擺出這副模樣來博取自己的同,聶空還是毫不吝毒地誇贊了它一把:「幽魂,你回來得很及時,放心,答應你的事我不會忘記,或許不用三年,我就會解除對你的束縛.」

「唳!」

幽魂鷹王興奮地蹦跳起來.

葫蘆遠遠地問道,聲音稚嫩,白乎乎的腦門上寫滿了「我不懂」三字:「聶空,什麼是前門,什麼是後門?」

「屁孩要純潔!」不等聶空回答青月就張牙舞爪地撲了過去……"把葫蘆嚇得滴溜溜地在空中滾來滾去,四處逃竄.

「……」

聶空也沒再理會他們,幾個閃爍,便已來到了花翩躚身畔.數日前那扇大門關閉後,這第九圓環處那暗淡的幻符也跟著越來越閃亮,到昨天上午的時候,已差不多能和周圍的幻符相媲美.

可從剛才開始,幻符又漸趨暗淡.

而且,亮光收斂的速度變得非常迅疾,可想而知,外面那六幅「靈意封神圖」發動的攻勢何其強烈?

花翩躚觀看了幾眼後……"便從懷里摸出一把精美的刻刀……

竟然只有刀柄"沒有刀身?

「鏗!」

花翩躚拇指輕按,一抹媽的瑩光頓時激射而出,刀身徑直從刀柄處彈了出來,長度竟達到了四尺,不過只有拇指來款,鋒銳異常整個刀身都是燦燦的……"晶瑩剔透,光潤異常,宛如玉.

還是把彈簧刀?

聶空有些詫異,來到天靈大陸後,他還是首次看到這樣的東西.

鋒利的刀尖對著幻符飛快地懸空比劃了幾下……"花翩躚提著長長的刻刀不斷後退,沒一會,後背就狠狠地撞入聶空胸前.花翩躚皺著眉頭,極為不悅:「聶空"給我一邊去,別傻瓜似的站在這里礙手礙腳!」

「……」

這女人報複心真強!

雖然對花翩躚的借題發揮很是不爽可聶空也知道現在不是跟她鬧別扭的時候……"輕輕地後退數步!

「真乖!」

花翩躚像是憋屈許久後終于打了個揚眉吐氣的大勝仗……"咯咯嬌笑幾聲"長長的刻刀又對准幻符比劃起來.

聶空深深地吸了口氣.

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