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章 好好陪她! 獨悠
第二九章 好好陪她! 獨悠



巨大的反差,讓聶空怔了怔尊回過神來,躬身施禮:"見過龍王."

龍天宮面容溫和地看著聶空,贊許地頒首道:"魅仙和雪嬋眼光挺好,找了個很出色的丈夫."

"過獎."

聶空有些訕然,他雖然是龍魅仙和龍雪嬋的男人,但離她們的丈夫還遠得很,特別是龍魅仙那個女人,都把自己恨得咬牙切齒,如果不是自己有可能幫助龍靈族解決危機,估計早就動手了.

當然,這些話倒是沒必要告訴龍天宮.

"不,一點都不."

龍天宮微笑道,"你一個木靈師能在二十來歲便達到丹靈九品的地步,在如今的天靈大陸年輕一輩中絕無僅有……唔,就算曆數天靈大陸古今萬年那些天資縱橫之輩,你也是數一數二的."

把聶空誇得都有些臉時,龍天宮話鋒陡轉,"不過,魅仙和雪嬋也不錯.年紀便能突破靈體桎梏,這在天靈大陸同樣是絕無僅有,而且和你一樣,不到三十便突破至丹靈境界.她們姐妹二人都傾心于你,絕不會辱沒了你.另外,你們之間已有'龍侶印’,事已無法挽回,希望你今後能夠善待她們."

到這里時,龍天宮已有些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味道,聶空頗感訝異,卻發現龍天宮正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著自己.

聶空禁不住暗暗揣測起來,龍天宮是對每個族人都這樣,還是對她們特別關照?如果是前者,他這個龍王當得未免太累了;可要是後者……難不成龍天宮和她們之間並非是普通族人的關系?

"龍王請放心,我絕不會委屈了她們."

見龍天宮目光殷切地看著自己,聶空只能硬著頭皮回答,心中卻有些苦笑.如果龍天宮知道自己和龍魅仙之間那種惡劣的關系,不知會作何感想?不過,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在花蝶秘境有了個正牌夫人,在陰墟也有個"老婆"……要是龍天宮得知後,不知是否會把自己撕成碎片?

"很好."

龍天宮滿意地點點頭,旋即卻又無奈地感歎了口氣,"你與魅仙,雪嬋早就有了這層關系,這種重要的事,兩個傻丫頭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否則,蛇牙的要求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答應.這次是我對不住她們姐妹了,聶空,你以後要多多開解她們,特別是雪嬋,這丫頭比較愛鑽牛角尖."

"好的,我明白."

聶空愣愣地吐出這兩個字,簡直有些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位龍靈族的龍王似乎是在通過自己向龍魅仙和龍雪嬋表達他的道歉之意?龍王不像龍王,族人不像族人,龍天宮與她們的關系倒想是父女……而龍天宮也像是做了錯事想求得女兒原諒的父親!

聶空忍不住悄悄看了看身畔的龍翼,卻見他臉也有著些微的疑惑.

龍天宮似乎也發現了自己對龍魅仙和龍雪嬋的關愛有些過分了,于是笑容微斂,和聲道:"聶空,聽雪嬋和龍翼,前些天在靈禦城樓拍賣的那顆八品靈藥'綠影丹珠’是你煉制的."

聶空頜首道:"只有八成九,融合度稍低了些."

龍天宮不知聶空是真的對那顆"綠影丹珠"不滿意,還以為他是在謙虛,不由啞然失笑道:"聶空,你謙虛得過分了.禦靈修為的五品靈藥師有可能煉制出六品靈藥,可還停留在丹靈境界的七品靈藥師想煉制出八品靈藥,成功的幾率卻是微乎其微,更何況藥力融合度還達到了八成九."

頓了頓,龍天宮又沉吟道:"不過,煉藥能力出眾,卻不代表著在治病救人方面也有同樣的天賦.聶空,你呢?"道出最後這幾個字時,龍天宮的眼睛直直地注視著聶空,似想要將他整個人看透.

正事終于來了!聶空笑道:"龍王陛下,實不相瞞,我治病救人的能力比煉藥還要略勝一籌."

"哦?"

龍天宮眼中閃過一絲疑色,兩雙金芒閃爍的眸子足足看了聶空將近半分鍾時間,見他始終信心十足,淡然自若,沒有絲毫躲閃,這才微一頜首,"很好,在我龍靈族,有一位七品靈藥師,煉制的靈藥融合度不是很高,可她在探查疑難雜症方面卻頗有心得,聶空,你可願與她切磋切磋?"

"當然願意."

聶空毫不遲疑地一口應下.

龍天宮所的那位七品靈藥師,聶空在來路便聽龍雪嬋介紹過,知道她叫龍昭君,也是龍靈族的一位天靈強者.這龍昭君不僅美貌如花,而且實力非常強悍,在龍靈族的十六長老中,名列第三.

按照龍靈族的決定,龍廟通道開始後,將由龍昭君攜帶那件與蛇牙交易所得的木系武器,進入其中.

至于龍魅仙和和龍雪嬋這兩位長老,則排在最末,分別是十五長老和十六長老,當然她們能夠成為長老,絕不是因為她們的實力,而是因為兩人在突破靈體桎梏時,所展現出來的驚人天賦.

別看龍翼如今的修為與她們相當,也是龍靈族中百年難見的奇葩,可隨著年歲的增長,龍魅仙和龍雪嬋姐妹兩人必將領先龍翼越來越多,甚至她們兩人很可能在四十多歲時便突破洞靈,成為龍靈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天靈強者.正因如此,龍靈族召開族會,帶有點獎勵性質的提拔她們為長老.

見聶空回答得爽快,龍天宮臉色愉悅:"看來你很有信心,這樣,時間就定在三天之後,到時我讓龍翼通知你.你現在剛到龍島,和魅仙久別重逢,想必有很多話要,用這幾天時間好好陪陪她."

"好."

聶空嘴里憋出這麼一個字,心中卻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他真敢像龍天宮所的,去陪龍魅仙的話,被她冷眼相待那還算是好的,最有可能就是一進門便被她趕出來.

擔心龍天宮繼續談論這樣的話題,聶空忙道:"龍王陛下,那我就先告辭了."

"去."

龍天宮擺擺手.聶空微微躬身,與龍翼快速轉身離去,片刻後,卻聽得龍天宮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聶空,以後別叫什麼龍王陛下,你既與龍翼兄弟相稱,那就叫我一聲'伯父’好了."

"伯父?"

聶空一個趔趄,險些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