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章 第三重!
第九五章 第三重!



第九五章第三重!

……

……

喀嚓!喀嚓……

骨骼爆響,聶空龐碩的身軀急劇收縮,瞬息間便已恢複原來的模樣,而後,強烈的饑餓感湧了出來.

「果然和赤練的一樣,『赤星戰身』還是第一重時,施展過後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可到了第二重,就會饑腸轆轆.」

「越到後面,消耗會越大,現在還能得靠食物來解決饑餓,若是修為達到星神境界,食物便不管用了,好在那時可直接吞服天地間的各種靈力元素,瞬間就能恢複過來,『赤星戰身』也不會再有任何後遺症.」

思忖間,聶空轉身向外邁去.

到目前為止,第三冥星只有最邊緣處的一圈蛻變成了絢爛的金色,那還是得益于赤練的神力.想要修煉成「赤星戰身」第三重並令第三顆冥星完全轉變,卻不是三兩天時間就能夠做到的.

現在,還是先去填填肚子.

走了數米,聶空突然腳步一頓,一溜煙地跑回剛才修煉之處,在地上摸索起來,片刻後便撿起幾塊爆裂的布條.

第二次施展「赤星戰身」後,聶空那本就破裂的衣服已是四分五裂,掉落于地.此刻的聶空已是渾身赤裸,不著片縷,還好剛才及時回想了起來,不然就這麼光溜溜地跑出去,難免惹人圍觀.

「赤練的那件『赤炎戰袍』非常不錯,可大可,可伸可縮,而且還產生了靈性,日後也得弄件那樣的衣服才好,不然每次動用『赤星戰身』都會衣不蔽體,被人把什麼都給看光.」

把布條裹在腰間,聶空暗暗嘀咕著邁動步子.

「族長?太上長老?」

數十米後,濃霧稍淡,七道模模糊糊的魁梧身影突然進入了視線,聶空怔了怔,下意識的叫了一聲後,連忙加快腳步,轉眼間,便已站在了幾人身前,果然就是族長戰云瀾和六位太上長老.

見到聶空的裝扮,幾人的神色都變得有些古怪.

「聶空,你總算出來了?」

戰云瀾先是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接著上下打量了聶空一眼,眼神多出了一抹怪異的笑意,「聶空,怎麼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了?」

「都是『戰神星印』鬧的.」

聶空干笑兩聲,把一切都推給了「戰神星印」.「赤星戰身」之類的都是不能泄露的,不然解釋起來太麻煩,只能讓「戰神星印」來背背黑鍋,反正第一金訣對戰族來極其陌生,也不用擔心會被識破.

「你在冥源中行動自如,不受影響,也是因為『戰神星印』?」一名太上長老看著聶空體表的金芒,疑惑的道.

「正是.」

聶空趕緊點頭.

「聶空,那冥源深處是什麼?」又是一位太上長老抑制不住胸中的好奇.

「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尊雕塑.」聶空笑道.

「雕塑?」

幾人面面相覷.

戰云瀾忽地心中一動,有些急切的問道:「聶空,那雕塑是什麼模樣?」

這倒是沒什麼好隱瞞的,聶空只三兩句話便將赤練的容貌描述了起來,然後道:「這里的冥力,都是從那雕塑來的.」事實上,那雕塑只是一個媒介,死氣真正的來源是山腹下赤練的軀體.

而聽完聶空的描述後,戰云瀾幾人都陷入了沉思.

聶空腹中咕嚕嚕直響,不由道:「族長,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修煉了這麼久,實在太餓了.」

話一完,聶空便一頭前面的霧,等戰云瀾回過神來時,已看不見聶空的身影.

「莫非,那塑像雕刻的就是我們戰族始祖的那位師傅?」驀地,一名太上長老有些激動地叫了起來.

「不錯,不錯!」

「聽聶空的描述,那雕塑似乎已戰心殿中的那副畫像極為相似.」

「……」

其余幾人紛紛應和,戰云瀾也不自禁地點了下頭,接著卻又聽到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竟是聶空去而複返.

「族長,能不能找你借樣東西?」聶空笑眯眯的道.

「嗯?你想借什麼?」戰云瀾愕然,擔任戰族族長這麼多年,還是首次有這麼大膽的後輩弟子向他借東西.

「借它!」

聶空訕訕一笑,點了點戰云瀾身上的黑袍.跑到視線更清晰的地方時,聶空才發現自己腰間的布條也破了幾道口子,無奈之下,只能返回.

戰云瀾呆了呆,又看了一眼聶空的軀體,不由啞然失笑:「拿去吧!記住,下次修煉可別弄得這般狼狽了,讓在這修煉的族中女子看到,總是不妥.」話間,戰云瀾已脫下黑袍,扔向聶空.

「多謝族長.」

抓住黑袍,往身上一披,聶空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

……

回到山下環月城,飽餐一頓後,又一番,聶空准備返回冥源繼續修煉,可還沒走出院落門口,就被聞風而來的戰飛鴻,戰白戈,戰飛星和戰天河這四位高階冥丹師給攔住了去路.

于是,接下來的日子,聶空變得異常忙碌.

每在冥源修煉三天,就得去丹王塔呆一個下午,系統地學習煉制冥丹.戰飛鴻等四人的性格都極其固執,鐵了心要把聶空培養成未來的丹王,聶空想逃都逃不了,總不好與他們大打出手.

而且,聶空回到天靈大陸後,需要給花眉施展「丹魂化神」的手段,也必須抓緊時間提高自身的煉藥水平.盡管這冥土的煉藥水平落後于天靈大陸,但還是頗有獨到之處,兩相印證,對聶空大有幫助.所以,當聽到戰飛鴻和戰白戈四人的要求時,聶空也沒怎麼抗拒.

最重要的是,在赤星族的傳承中,也有不少關于煉藥方面的東西,聶空正好可以在丹王塔中驗證一番.有戰飛鴻他們在,聶空在藥草和冥丹方面的需求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滿足,讓丹王塔的其他冥丹師羨慕得眼睛發.

另外,借著在丹王塔學習的便利,香香幾乎每天都能享用幾顆質量極佳的冥丹.家伙時刻都是樂顛顛的,倒也不再惦記著自己達到六階後,已能夠脫離聶空的身軀,跑到外面去溜達.

時間一天天消逝,隨著前往鬼域的日子的不斷接近,整個戰族的氣氛都變得有些緊張起來,尤其是那些准許前往鬼域曆練的年輕戰族弟子,都各自開始了最後的准備,戰神山,環月城中隨時都可見到他們忙碌的身影.

對聶空來,所有的准備都是多余的,只要時間一到,自己跟著離開戰神山就是.于是,他依舊不斷往返于冥源和丹王塔,甚至連環月城中的那套院落,都許久沒有再回去過.

冥源深處,霧激烈翻湧.

聶空依舊靜靜地盤坐在地,身影巋然不動,任由飽含死氣的霧絲絲縷縷地投入毛孔,融入身軀.

「呼!」

不知過了多久,聶空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感受了一番體內的變化,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笑意.

修煉到現在,聶空玉明穴中的第三冥星已有大半發生了蛻變.一旦,這第三顆「戰神星印」修煉成功,便是「赤星戰身」第三重圓滿之時.那時,聶空便擁有了施展「九陽噬心訣」的基礎.

「繼續在這里修煉三天,第三重應該便可功德圓滿.」

聶空臉上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其實,盤弧的心髒盡管給了聶空巨大的誘惑,可聶空並沒有必得之心.是否下手,一切都得看時機.若是時機合適,聶空絕不會對盤弧客氣,可若是沒有好的機會,聶空也不會蠻干.

若是吞噬失敗,反把自己搭了進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管那鬼域中的況如何,聶空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確保自身安然無恙.若是不能吞噬盤弧的心髒,那就脫離他的心髒,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前往伏波山那邊的「滅神洞」,返回天靈大陸.

只要回到天靈大陸,盤弧,赤練和大衍靈尊在冥土鬧得再厲害,也與聶空無關了.

「現在估計差不多是中午時分了,按照約定,下午得去『丹王塔』,不過明天就要前往鬼域,今天不煉藥也罷.嗯,和三叔他們一聲,然後再回來,一直修煉到明天早上再走.」

聶空長身而起.

這幾天的冥源變得稀松了不少,經過時所能見到的身影寥寥無幾.聶空知道,沒來的那些人很可能都要前往鬼域,畢竟鬼域的事關系到冥土的安全,任何宗派都難以置身事外.

走出洞口,果然正是烈日當空.

「聶空老弟,你總算出來了.走!快跟我去戰心殿!」一個粗豪的聲音陡然在旁側響起,卻是戰天倫滿臉焦急,大步飛奔而來,抓住聶空的右手後,二話不就拉著他往下面跑去.

「戰大哥,出什麼事了?」聶空奇道.

「出什麼事?」

戰天倫直翻白眼,「聶空老弟,你天天修煉,把腦子都煉糊塗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什麼日子?」

聶空絞盡腦汁想了一會兒,才道,「開拔前往鬼域的前一天嘛!」

戰天倫苦笑道:「對,對,的確是開拔前往鬼域的前一天,不過你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今天還是三年一度爭奪新長老職位的日子.走吧,走吧,族長,太上長老,長老們都到了,就等你呢.」

「我記得我沒報名?」聶空倍感無語,對長老職位,他實在沒什麼興趣.

「我幫你報的!」

「……好吧,去就去,可你總得讓我去丹王塔一聲,三叔他們還在等我.」

「三叔他們幾個都在戰心殿.」

「……」

……

:第二更到,還有第三更..

……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