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章 傻子?
第四八章 傻子?



"這些藥草的味道非常不錯.

"對戰飛鴻的諷刺,聶空絲毫不以為意,反而輕輕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微微一笑道:"如果三叔願意多提供一些藥草,在下自然求之不得."

"呃?"

戰飛鴻為之氣結,旋即便沉聲道"家伙,筆記也看過了,冥丹和藥草也嘗過了,現在該談談你的高論了,老夫的耐性也是有限的,沒時間跟你在這里磨磨蹭蹭,拖拖拉拉."

妾空笑道:"還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三叔,還望三叔不吝賜教."

戰飛鴻怔了一怔,旋即嗤笑道:"在冥土這個冥井煉制水平非常落後的地方,老夫這個高階冥丹師的水平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沒想到你居然還有問題請教我,真是讓老夫大吃一驚呀!"

聶空神色不變,笑眯眯的道:"這個問題非常簡單,如果三叔不願賜教,在下請教這三位戰族的師兄也是可以的."罷,聶空的眼睛已向對面的三名年輕男子看了過去.

見聶空居然提到自己,那三名年輕男子都是大感意外,回過神來後,眼睛下意識地瞅向戰飛鴻.

戰飛鴻悶哼一聲:"吧!"

"這,這,這,這……"

聶空突然從藥盒中,將品嘗的藥草一種種地挑選了出來,在旁邊的桌面上一字排開,這才回身對看得滿頭霧水的戰飛鴻道"三叔,這八種藥草不知都叫什麼名字?"

"嗯?"

戰飛鴻終于醒過神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的道"家伙老夫沒聽錯吧,這就是你的問題?"

"不錯!"

聶空輕輕頜首"三叔,這個問題想必不難?"

"的確不難."

戰飛鴻的鼻子都險些氣歪.

這問題不但不難,而且簡單到了極點,別他這樣的高階冥丹師,就是旁邊的三個學徒甚至躲在門外偷看的戰天倫那混蛋都能回答得的出來!鬧了半天,這混蛋想請教的居然是這樣一個問題.一時間,戰飛鴻有種非常強烈的沖動,就是一拳把聶空那張笑臉打爆!

忍了又忍,戰天倫深吸口氣,目光陰沉瞪了瞪聶空,而後指著藥草一一道:"須苓,鬼龍花,顏息王……"

"很好."

聶空點頭道"須苓三錢,鬼龍花五錢,顏息王二錢……墨羽草三錢……三叔還的麻煩你派人將這些份量的藥草送來."

"什麼意思?"

戰飛鴻一時沒明白聶空的用意.

聶空笑道:"這是我在看了這麼久的筆記,又品嘗了這麼多冥丹和藥草後,自己琢磨出來的一個配方.剛才那十顆冥丹中,也有一顆是用來提升修為的吧?按照我這個配方煉制出來的冥丹,也是用來提升修為的,而且藥效絕對比剛才的那顆冥丹要好不少."

"什麼?"

戰飛鴻怔愣片刻,突然捧腹大笑,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原本郁積在胸中的怒氣居然瞬息間便消散了大半.

眼前這個家伙能成為戰族的外姓弟子,在修煉方面,資質想必不差,可他的頭腦絕對有問題,否則的話,絕不可能在他面前出這樣的話來,而且還沒有表露出半點心虛.

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別是像他這樣的高階冥丹師,即便是冥土那寥寥幾位超階冥丹師也不可能琢磨出一個全新的好配方來,就算這個藥方只是低階配方,也不可能做到.

可是,這個聶空只看了那麼會筆記品嘗了那麼十顆冥丹和百來種藥草,就信誓旦旦的用自己琢磨出來的配方煉制的冥丹,藥效要超過那種已經傳承了數百年的冥丹!

這怎麼可能?

超階冥丹師都做不到的事一個幾時前對冥丹一竅不通,甚至連冥丹學徒都還不是的家伙,怎能做到?這聶空能出這樣沒有頭腦的話來不是腦袋有問題,還能是什麼?

沒想到自己居然跟一個傻子折騰了這麼久?

與一個傻子般的家伙計較,即使最後狠狠將其教訓了一頓,也沒什麼樂趣.戰飛鴻搖搖頭,連心里殘留的那點火氣也跟著消散殆盡,揮揮手道:"家伙,跟著外面那個家伙走吧,今天的事老夫不跟你計較了."

門外,戰天倫一聽三叔這話,頓時心中大喜,忙不迭地沖聶空使眼色,示意他趕緊出來.

"咦?"

聶空絲毫沒有察覺到戰天倫的動作,戰飛鴻那遽然轉變的態度讓他禁不住有些發呆.

戰天倫見狀大急,恨不得跑進房間里一把將聶空抓出來,可瞅瞅戰飛鴻,他還是壓下了p這樣的念頭,在門外抓耳撓腮,苦思冥想,准備找個方法將聶空從呆滯中驚醒過來.

聶空萬萬沒料到,自己報出這個自以為非常完美的配方後,戰飛鴻居然神大變.突然,聶空發現戰飛鴻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居然透著憐憫和同的意味,不由大為愕然.

轉念間,聶空便已隱約明白了其中的緣故,看來是自己表現得過了頭,這才讓事向相反的方向發展,不由頗感哭笑不得.眼珠滴溜溜一轉,聶空倏地道:"看來,三叔之前有句話是對了."

"什麼話?"

平靜下來後,戰飛鴻的聲音也不再那麼粗暴.

妾空笑道:"剛才,我請教藥草名稱時,三叔曾過"在冥土這個冥丹煉制水平非常落後的地方,老夫這個高階冥丹師的水平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不知三叔可還記得?"

戰飛鴻感覺到聶空的語氣有些不對勁:"沒錯,老夫是這麼過,有什麼問題麼?"

"沒有問題."

聶空神色有些怪異"我只是覺得這句話得非常正確,如果三叔的水平高超,不可能看不出我這個配方的奇妙之處.三叔只聽了一遍就叫我出去看書就看來還算是有點自知之明."

"你,你……"

戰飛鴻手指點著聶空,的面龐已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脹,剛剛消失的火氣又蹭蹭地往上跳"真是……真是氣死老夫了!"

戰飛鴻那句話只是用來譏嘲聶空向自己請教問題,可不是真的承認自己這個高階冥丹師的水平尋常普通,卻不料,聶空現在竟用這句話來撩撥他,戰飛鴻哪還忍耐得住?

戰天倫拳頭砰砰地砸著額頭,心中哀歎起來:"哎呀呀,這個聶空老弟,到底想干什麼?"

"三叔,我的不對嗎?"

聶空抬手從盤中捏起撮藥草,送入口中愜意地咀嚼起來.冥丹似乎都非常苦澀,可冥土的藥草苦味濃到那種程度的反倒不多,至少,聶空剛才品嘗的百來種藥草中沒有出現過.

和天靈大陸相比,冥土的藥草吃起來,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對!很對!非常對!"

戰飛鴻雙目暴睜,聶空的這句話等于是火上澆油,讓他胸中怒火燃燒得更加旺盛,瞬即斜睨著旁邊的三今年輕男子,怒聲道:"去!去一樓將這混蛋需要的藥草都取來."

真是不知道好歹!戰飛鴻決定了,不管這個叫聶空的混蛋是不是腦子有病,都要讓他長點記性.

"是!"

三名冥丹學徒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呆了,被戰飛鴻驚醒過來後,都忙不迭地向門外閃去,以免殃及池魚.

三人一走,這房間里便只剩下戰飛鴻和聶空再人戰飛鴻宛如被激怒的公牛,著眼睛狠狠地瞪著聶空,眸子里似能噴出火來,鼻息也是頗為急促.至于聶空,卻是好整以暇地坐在了椅子上,眯著眼睛,嚼著藥草,一臉悠閑.

兩個人,兩種截然相反的表現,在這房間里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以至周圍的氣氛都變得頗為古怪.

"唉!"

門外,戰天倫輕輕歎了口氣,只瞧三叔的神態,現在是真的怒了,今天他和聶空都逃不了.

"戰天倫!"戰飛鴻突然開口.

"在!"

蹲在階梯上的戰天倫一個激靈,連忙跳了起來.

戰飛鴻暴喝道:"滾進來!"

"三叔,您老人家有何吩咐?"戰天倫屁顛屁顛地跑到戰飛鴻跟前,臉上掛著訕訕的笑容.

"好好在這里站著,等老子收拾了的,再來收拾大的."戰飛鴻凶神惡煞一般,眉角疤痕直跳.

"光"

戰天倫宛如霜打的茄子,垂頭喪氣地站在聶空身畔,偷偷一瞥,卻發現聶空唇角抽抽得厲害,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戰天倫更是郁悶,只能哼哼唧唧地暗暗咕噥不已.

半晌後,三名年輕的冥丹學徒都飛快地回到了二樓上層房間,每人都拿著兩三個藥盒.在桌面上放好,打開,聶空才發現里面藥草的份量都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需求,看來,他們是拿著藥盒就走,難怪速度這麼快.

"須苓三錢,鬼龍花五錢,顏息王二錢……墨羽草三錢……"

戰飛鴻直接用手,快速將藥草一一抓出,十數秒後便冷笑道"混蛋,你要的藥草已經准備妥當!老夫這就開始煉制,倒要看看你琢磨出來的這個冥丹配方到底有何妙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