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章 族長!
第三一章 族長!



……

……

"呼!"

殿堂內似掀起了一股狂風,戰天倫和戰天游兩人被推得不由自主地往後倒退了二十余米,這才堪堪穩住身軀,再次凝目向聶空望去,卻見端坐于風暴中心,巋然不動.

"'九九戰音’開始了?"

"怎麼和之前的不同?"

這番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戰天倫和戰天游禁不住驚呼出聲,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訝異.

"轟!"

仿佛晴天霹靂在殿堂內爆響,緊接著,似有一束強大到令人心神顫栗的氣息從萬里高空徑直墜落,刹那間便穿透"戰音殿"屋頂,將默然端坐的聶空身軀籠罩在內.

"這,這……"

見狀,戰天倫和戰天游都是目瞪口呆,一臉震驚.

盡管那種氣息看不見摸不著,可兩人卻異常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它與之前"心鼓戰音"響起時所湧現出來的奇異氣息同源,可強弱之間,卻有天壤之別,前者如汪洋,後者盡管也極為磅礴,但和它相比,卻猶如一條的江河……

……

這一刻,戰神山范圍內,所有的八階高手和九階強者,都驚愕地轉眼看向了戰音殿.

"嗯?"

戰神山巔,白影倏地一閃,崖壁上橫凸而出的一塊巨石上便出現了一名白衣男子,霜眉皓發,頷下飄著一綹雪白的長髯,卻是面容年輕,皮膚光潤,分辨不出具體年齡,只是那雙燦若星辰的眼眸中好似蘊含著無限的滄桑.

"九九戰音?"

凝目看著"戰音殿"上方的虛空,白衣男子口中呢喃一聲,那張年輕英俊的臉龐上浮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潮,瞬息後,細長的雙眼便已微微眯起,寬大的袍揮灑而出.

"呼!呼!"

細微得幾不可聞的風嘯聲中,似有兩團無形無質的龐大勁氣順著揮動的大,向"戰音殿"上空席卷而去.頃刻之間,那束強大的氣息便被遮蔽得杳無蹤影.

緊接著,那白衣男子的身影就變得越來越淡,很快便已融入後面光滑的崖壁,消逝得無影無蹤,只余細若游絲的聲音在虛空嫋嫋飄蕩:"'九九戰音’居然又出現了……這在我戰族,已是第二次,卻不知是哪個家伙做到的,希望不會什麼出現意外……"

……

山腰一處甯靜的殿宇內,一個輕微的呢喃聲驟然響起:"好強的動靜……莫非是'九九戰音’……嗯?怎麼回事?消失了?難道是老祖宗出手了?"

連串的疑問聲中,一名年約六旬.身材高大的黑衣老者快步走出殿門,臉上忽而驚喜,忽而疑惑,腳步卻沒有絲毫停頓地朝著"戰音殿"方向而去,轉眼間便已在百米開外.

……

戰神山腳下城池,清淨雅致的樓閣中,一個容貌端莊的中年女子突然闔起手中那卷正在翻看的書冊,抬眼看向遠處虛空,眉宇間憂喜之色竟是不斷變幻.

霎那後,中年女子放下書冊,窈窕的身影倏然消失……

……

幾乎同一時刻,戰神山以及山下城池中,一道道身影從四面八方疾馳而去.

戰音殿.

看著那束強橫氣息籠罩下的聶空,戰天倫和戰天游終于回過神來,臉上猶自掛著匪夷所思的神色.

"咚!"

驀地,一記鼓音突然響起.

戰天倫和戰天游不自禁地張開了嘴巴,臉上一副見鬼了的表.

按理,在聶空經曆"心鼓戰音"的時候,他們是絕不可能聽到鼓音的.然而,這一次,兩人卻都聽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這鼓音並不響亮,也不激烈,只是非常平和,讓人聽後如沐春風,渾身舒暢,竟恨不得這鼓音多響幾次.

"這真是'九九戰音’?"

戰天倫有些難以置信,口中嘀咕著向旁邊的戰天游看了過去,卻見他嗔目結舌,顯然此刻的狀況讓這位"戰音殿"的長老也是看得滿頭霧水,難以理解.

最後的"九九戰音",竟與前面八輪截然不同?

"嗖!"

倏地,極其輕微的破空聲鑽入戰天倫和戰天游耳中,兩人連忙轉眼望去,只見一道高大的黑影飄了進來,面容粗獷,眉心冥星閃爍,透散出攝人心魄的炫目瑩光.

"族長!"

兩人心中微驚,連忙躬身,來人竟是是戰族族長戰云瀾!"九九戰音"看來是驚動了不少人,如今族長既已出現,戰族的其他高手強者,想必很快也會趕過來.

戰云瀾擺擺手,剛一入殿,目光便落在了聶空身上.

片刻後,感應著包裹聶空的那道強大的氣息,戰云瀾的眉角竟是微微跳動起來,眼神中流露出激動的意味,可很快,他的臉上便露出了一絲難以掩飾的遺憾.

"咚!"

鼓音再響,戰天倫和戰天游兩人又一次體味到了先前的那種舒暢愜意,感覺更加強烈.

這時,戰云瀾突然道:"他叫什麼名字?"

"聶空."

戰天倫條件反射般的道.

"聶空……"

將這兩個字喃喃念叨了幾遍,戰云瀾神色複雜的輕歎道,"可惜了,可惜了,沒想到我戰族第二個聆聽到了最後三輪戰音的人,竟然是個外姓弟子."

"第二個?"

戰天倫和戰天游吃了一驚.

一直以來,他們都以為自從"心鼓戰音"出現後,戰族至今還沒有一個後裔能夠撐到"七九戰音".可聽族長話中的意思,似乎在聶空之前,還曾經有人感受過最後的三輪戰音,而且還像聶空這般聆聽過最後的"九九戰音"?

既然這樣,為何連他們這樣的長老都從未聽聞過?

戰天倫和戰天游互視一眼,雖O*O是胸中疑竇橫生,可戰云瀾沒有主動解釋,兩人也不好繼續追問.而就在兩人疑惑的時候,又有身影相繼進入殿堂中.

"嗖!"

"嗖!"

"……"

不到一分鍾時間,戰音殿內便又多出了十數道身影,一個個聲音旋即響了起來:"……"

"果真是'九九戰音’!"

"雖是外姓弟子,但到底還是我們戰族中人.時隔千年,又出了一位能夠聆聽到'九九戰音’的弟子,確是戰族之福.天倫,你可是為我們戰族立了一大功."

"是福是禍,卻還難得很吶……"

"'九九戰音’剛一開始,氣息的波動就已被老祖宗給完全遮蔽起來.如今,只有身在戰音殿的我們這些人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外人絕不可能察覺.只要我們不將這個消息泄露出去,應該不會像千年前那樣再出現意外."

"的對,不管如何,我們戰族都不能再錯失這次機會!"

"……"

咚咚的鼓音不疾不徐地在眾人心間振蕩,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殿堂中的聲響也隨著一道道身影的離去而減.沒一會,戰音殿內便只剩下族長戰云瀾以及最初的三人.

戰云瀾的目光從聶空身上收回,看向戰天倫和戰天游兩人,神色竟變得異常凝重起來:"天倫,天游,你們也已知道.戰族有史以來,幾乎所有人在聆聽'心鼓戰音’時,都難以跨越'六九戰音"但還是有一人撐過'七九戰音’,並聆聽了完整的八十一聲戰音.當時,我們整個戰族都是欣喜若狂,以至于消息泄露出去,結果一個月之後,我戰族便遭到了數十名***階黑靈師的偷襲圍攻,死傷慘重,連那位聆聽過'九九戰音’的先祖也傷重而死……"

微微一頓,戰云瀾道:"你們可明白我的意思?"

戰天倫心中一驚,道:"族長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戰音殿’的消息泄露出去,我們戰族很可能會重蹈千年前的覆轍,連聶空老弟也難以保住性命?"

戰天游皺眉道:"族長,那時圍攻我們戰族的究竟是什麼人?"

"什麼人?或許是……"

戰云瀾嘴唇微動,似陷入了沉思當中.

或許是誰?

戰天倫和戰天游都沒有聽族長後面了些什麼,心中更是疑慮橫生.千年前,戰族實力絕不會比現在弱多少,整個冥土,絕無哪個超階宗派敢來戰神山攻擊戰族的老巢,更不可能讓戰族死傷慘重,除非……是幾個超階宗派聯手!

只是這種可能性極低,在沒有危及到自身存亡的利害關系之前,哪個宗派會頭腦發熱地干出這種事,而目的僅是為了除掉一個聆聽過完整的"心鼓戰音"的戰族子弟?

還是,聆聽過完整的"心鼓戰音"後,對戰族子弟的意義並不像表面上的那名簡單?

"天倫,聶空是你帶回戰族的,你可知道他在成為那個低階宗派的弟子之前,有著怎樣的出身?"戰云瀾的聲音打斷了戰天倫和戰天游的胡思亂想.

"這個……我也問過,只是聶空老弟,他出現在水云鎮之前的事全都不記得了."戰天倫無奈的笑道.

"失憶?"

戰云瀾皺了皺眉,"這件事我會讓人去查探清楚.聶空如今已是我戰族弟子,他雖不姓戰,但他既然撐到了'九九戰音"那對戰族的重要性不而喻,不論如何,都得保證他的安全.今天的事,你們一個字都不能泄露出去."

"是."

見戰云瀾臉色沉肅,戰天倫和戰天游都是心中凜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