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章 撿到寶了!
第一五章 撿到寶了!



冥星一顆接一顆地顯露,讓眾人的心由驚詫而震撼,又由震撼而麻木.當那第九冥星在虛空出現,四周竟是鴉雀無聲,一片靜謐,眾人神色呆滯,木然呆立,沒有任何動靜.

九大冥星凝練成功,這便意味著聶空已經圓滿完成了"冥煞訣"的修煉,跨入了一階黑靈師的門檻.這道門檻不高,可對超過十八歲的人來,想跨過去,卻是難如登天.

然而,聶空不但跨了過去,所花費的時間更是不足半夜.

先前聶空剛接觸"冥煞訣"沒一會便凝練出第一冥星,這盡管令人驚奇,卻多少還在眾人的接受范圍內.可現在,聶空接連成功凝練了九大冥星,這就遠遠超出眾人的認知了.

在冥土的曆史上,出現過無數九階強者,即便是他們,在網開始修煉時,也難以達到這樣的神速.

可今天,這種匪夷所思的事,卻在一名新入門的伏波山弟子身上出現了,而且此人的年齡竟是極為接近二十一歲!

"這家伙是人,還是怪物?"

半晌後,看著對面房間外那團凝而不散的黑綠瑩光,洛的嘴角禁不住微微**了兩下.

卓躍那兩只眼睛里卻綻放出了燦若星辰的亮光,喃喃道:"我們伏波山真是撿到寶了!"

"砰!"

劇烈的碰撞聲突然響起,頓時把周圍眾人都驚醒過來.循聲望去,眾人卻發現彌羅正用那顆碩大的腦袋撞擊著身畔的樹干,臉上一雷痛心疾首的神色:"我真傻!真的!曾經那麼好的一個徒弟放在我的面前,可我卻把他給放棄了,結果白白便宜了卓越師兄……"

盡管洛曾過要推薦聶空給伏波山的宗主,但是,當時在靈尊殿選徒時,如果彌羅非要收聶空為弟子,卓躍自然不會硬是跟他去爭搶.如今,選徒結束,什麼都晚了.

洛等人也都想到了這點,看到彌羅那後悔莫及的樣子,都是暗暗發笑.

"好了,大家都回屋嗯!"

就在彌羅自怨自艾的時候,卓躍突然開口,將周圍那些少年孩童的目光都吸引過來後,語調竟變得異常陰冷"今晚之事,誰都不許泄露出去,否則,嚴懲不貸!"

"是!"

聽到卓躍這話,那些少年孩童都是心中一凜,不自禁地打了個寒噤,連忙強壓著自己的好奇心,向四周散去.片刻間,周圍便只剩下卓躍等四人以及林峻的身影.

凝望著那片依舊劇烈波動的虛空,卓躍深吸口氣,又開口叮囑道:"林峻,等聶空停止修煉後,你告訴他,明天早上到'靈尊殿,來見我…不,還是今晚修煉完,就來'靈尊殿,"

"是!"

林峻連忙答應.

卓躍這才轉身疾馳而去,瞬息後,竟險些與數十米外的一棵大樹相撞.封弧和洛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唯獨彌羅磨磨蹭蹭半晌,才三步一回頭地離開,肥胖的臉龐上猶自掛著痛悔的神"房間內,聶空心中湧出了微微的喜意.

此刻,他的九大隱穴底部已各多出了一顆墨黑的冥星,輕緩地閃爍著.這九大冥星緊密相連,與軀體內的骨骼猶如一個整體,絲絲縷縷的死氣不斷在冥星與骨髏間來回流轉.

"'冥煞訣,的修煉,倒是並不困難."聶空暗暗嘟囔一聲.

話雖如此,聶空卻並未因輕松凝練出了九大冥星而對冥土的功法心生輕視.一種能夠孕育出靈神的修煉體系,豈會簡單?

聶空之所以能快速圓滿完成"冥煞訣"的修煉,除了他本身擁有禦靈修為外,與當初"黃龍靈露"對軀體的淬煉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最重要的是,聶空本體修煉的是融合了死氣的靈寶精氣.這一點,便決定了即便是有其他天靈大陸的靈師湊巧進入了冥土,修煉"冥煞訣"的時候,也不可能達到聶空這種非人的速度.

"想要不引起別人懷疑,或許可以試試'冥煞訣,和'陰陽噬靈訣,同時運行."聶空意念一動,本體的九大冥星閃爍的速度陡然增快,而"第二化身"的靈神竅穴同時激烈震顫,原本縈繞于體外的生機和死氣再次如浪潮般湧入體內,狀極瘋狂.

只是,當聶空分別用兩種靈訣吸收死氣和生機的時候,卻遇到了問題.

第二化身雖擁有靈魂和軀體,卻沒有獨立的意識,這便意味著聶空同時運行兩種靈訣的時候,得分心兩用.這可比聶空當初一邊施展九轉金針術,一邊運轉靈訣更加困難.

因而,當死氣和部分生機進入本體,絕大部分生機透入第二化身時,就打冥星閃爍的頻率以及靈神竅穴震顫的幅度,幾乎在司一時刻,出現了差錯,下一刻,生機和死氣轟然消散.

"再來!"

皺眉琢磨片刻,聶空一咬牙,再次同時運行"冥煞訣"和"陰陽噬靈訣"這一次,支撐的時間只長了數秒,不過聶空卻是精神頗為振奮,第三次嘗試運行兩種靈訣……

黑暗漸去,伏波山泛起了模糊的亮光,漸漸地,晨曦透過數十米高空那層濃郁的黑氣,灑落在山石草木間.

"都天亮了,這家伙到底要修煉到什麼時候?"

房外,林峻盤坐在樹下,看看天色,又看看對面那團依舊沒有消散的綠黑瑩光,哀歎著闔起了眼睛.卓躍和彌羅等人離開後,他便一直在這里等候,沒想到一等就是一夜.

周圍不遠處,那些昨天新入門的少年孩童的神色都顯得有些憔悴,一個個心不在焉地端坐在地,擺出一昏修煉的架勢,可身子扭來扭去,眼睛不時瞥向聶空的房間.

又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伏波山中的光線變得有些熾熱.

"散了,散了……"

耳畔聽到這樣的嘀咕聲,正靠在樹干上昏昏欲睡的林峻,一個激靈清醒過來,連忙揉揉眼睛看了過去,就見那團幾乎將整個房間都覆蓋的綠黑瑩光終于完全消融于虛空.

瞬息後,吱呀一聲房門打開,聶空笑吟吟地走了出來.

"總算好了!"

林峻如釋重負,猛地跳起來,一陣風似的沖到聶空身邊.

"林師兄."

看到林峻的身影,聶空禁不住微微~愕乙可剛打了聲招呼,林峻不由分,便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著他便往前飛奔.聶空有些訝異,下意識的道:"林師兄,你這是?"

"聶師弟,師傅要見你."

林峻頭也不回,只顧拉著聶空埋頭奔跑,可心里卻有些發怵.

聽卓躍話里的意思,分明是昨晚就想見聶空,可現在卻等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時分,林峻很清楚卓躍的脾氣,知道自己這次恐怕得挨一頓臭罵.暗歎一聲,林峻突地有些嫉妒起身後的這個家伙來.

自從昨晚看到聶空的表現後,他便能猜到卓躍為什麼急著想要見聶空!

"卓躍要見我?"

聶空愣了一愣,旋即便已恍然.

昨晚修煉"冥煞訣"時,聶空便已感應到卓躍和彌羅,封弧,洛四人都來到了自己房外.他當時並沒有在意,現在看來,卓躍要見自己,必然與昨晚自己鬧出的動靜有關.

對此聶空並不在意,只轉念一想,便將這事放在腦後,轉而感應起自己本體與第二化身的況來.

嘗試了半個晚上再加一個上午的時間,聶空終于勉強能夠做到同時運行"冥煞訣"和"陰陽噬靈訣"不過想要嫻熟運用,還得要練習一段時間.在冥土這個地方,在擁有本體和第二化身的況,一同修煉兩種靈訣,的確可以讓聶空獲得不少的便利.

修煉"冥煞訣"既可以凝練死氣,又能令部分生機從體內排除出去,從而很好的起到掩飾的作用.而有了本體的遮掩,第二化身則可全心全意的吸收生機,進行煉化.

聶空可以肯定,一旦這種手段能夠掌握自如,修煉速度必能大大提升.

隱約間,靈尊殿已然在望.

一兩分鍾後,林峻松開了聶空的胳膊,硬著頭皮與他一同步入殿中.空闊的殿堂內,卓躍,彌羅,封弧和洛四人相對而坐,兩人進去的瞬間,八道目光竟同時掃視而來.

林峻上前幾步,心翼翼的躬身道:"師作,三位長老,弟子將聶空師弟帶來了."

"見過師傅和三位長老."

聶空也微一躬身.

話時,林峻已做好迎接師傅訓斥的准備了,可讓他意外的是,卓躍不但沒有刮斥他,反而滿面微笑,和顏悅色地沖他揮了揮手:"很好,林峻,你先回去休息吧.

旁邊,彌羅和洛也是笑眯眯的,便連向來不芶笑的封弧,這次眼神中也露著一絲笑意.

林峻暗松口氣,瞬即卻又滿頭霧水,師傅是因為太過喜愛這位驚才絕豔的師弟,這才放過了自己?似乎也有些不對,師傅向來不喜歡等人,更何況是等了這麼長時間,以他的脾性,就算不舍得責罵你聶空,肯定會找自己發泄發泄?

這其中必定另有緣故!思忖間,林峻退出了靈尊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