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七章 黑甲!
第A七章 黑甲!



沙沙的腳步聲繼續響起……

聶空呆在背簍中,心中大喜.這里面竟有三株通體墨黑的藥草,與那"魔靈黑魔……"一樣都是生機和死氣達到了完美的平衡.

能生長出這種藥草的地方,必定非常適合修煉.

不知他是從哪里采來的那三株藥草?

聶空下意識地想要找機會現身打探一番,可轉念一想,他還是壓下了這種迫切的沖動,現在自己對"墮落深……"的了解幾乎為零,絕對不能冒失,還是謹慎一些為妙!

十數里後,山道漸寬.

那魁梧男子的速度也跟著不斷提升,到最後,竟是快若奔馬.聶空大感詫異,在他的感應中,這男子體內沒有任何氣息的波動,可速度卻已能和一般的通靈師相媲美.

普通人能有這樣的水准,確是讓人驚奇.

更何況,那男子不但速度快,而且耐力極佳,居然保持這樣的勢子毫不停歇地奔馳著.

四五個時過去,他終于放慢了速度.

聶空心動一動,趴到了背萎邊緣,花苞左右張望起來.片刻後,一團黑影突然進入了聶空視線.在東方,有座哨拔的山脈直沖高空,最奇妙的是,那山脈越往上越黑,到山腰以上,以是一片漆黑.

聶空心中先是訝異,接著便湧出了一陣難以抑制的狂喜.

死氣!好強的死氣!

據聶空估算,自己和那座山脈之間怕是隔著二三十里的距離.然而,即便是如此遙遠,聶空也能清晰地感應到那里透散出來的濃烈死氣,但死氣之中"依舊生機勃勃.

這一刻,聶空有些躊躇起來,是繼續跟著這個家伙,還是現在就趕往那座山脈開始修煉……

"四郎,你可回來了.這次走了足足十天,可把你母親擔心死了……"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聶空循聲望去,去見數十米外的田地中,一個中年壯漢大笑著朝這邊招了招手.

"跟著他……"

聶空馬上做出了決定.

一路上,不時碰到一兩道身影,從那短暫的招呼聲中,聶空已知道這個魁梧的年輕男子名叫黃山,行四,是前面黃村人,家中只剩他與老母相依為命,平時采藥為生.

近十里路後,隱約可見三三兩兩的房屋,那里便是黃村……

約莫一刻鍾後,村北一戶人家的院落中,黃山將藥草一株株地從背簍中取了出來,臉上滿是疑惑:"下面也沒有……怎麼不見了……我明明記得是把它放在最上面的………"

門側的角落中,"紫羅幻靈……"蜷縮成的一團.

聽到黃山的嘀咕聲,聶空暗暗偷笑.

"林伯,這些藥草值多少?",半晌後,背簍已要見底,黃山終于放棄繼續尋找那株紫色藥草,看向旁邊那位留著山羊胡須的老頭道.

那林伯撚著胡須,笑眯眯的道,"四郎,這次你采來的藥草都不錯"可值三十黑甲……"罷,林伯從兜里摸索了一會,掏出三十片黑乎乎的物事,只有指甲片大,狀如魚鱗.

聶空好奇地打量著,沒想到"墮落深……"的錢幣竟是這個樣子.

這時,黃山突然憨厚地笑了笑,從背簍里抓出那三株黑色藥草:"林伯,要是加上這些呢?","黑心草……"

林伯突然面色大變,原本蹲著的他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面,驚叫道,"四……四郎,你……你去,伏波山,菜藥了?你不要命了……"話間,臉上竟露著難以掩飾的恐慌.

黃山笑道:"林伯,我哪有那個膽子?我這次去了,滅神洞,附近,在那里找了整整五天,才找到這麼三株"黑心草"不然的話,這次我哪會出去了十天才回來……"

"的也是……"

聽他這麼一解釋,林伯才心神稍定,沉吟道:……黑心草,一株是三十黑甲,三株就是九十,四郎,我算你一百黑甲好了.記住了,"伏波止,,那里可千萬不要去……"

黃山連忙點頭:"我知道的,謝謝林伯……"

"……"

林伯這才站起身來了,一瘸一拐地向屋里走去,看樣子事去拿錢.聽了他們剛才那番對話,聶空心里卻是不住地揣測起來,黃山所的"滅神……",或許就是自己出來的那個黑洞,卻不知道那"伏波止……"又是怎樣的地方,竟讓那個林伯這麼畏懼?

沒一會,林伯拿著錢袋走了出來,語重心長的道:"四郎,過兩天,伏波山又要招收弟子了,以你的資質肯定可以通過考核,你年紀也不了,得考慮考慮自己的將來,采藥能有什麼出息……"

"林伯,我再想想,黃山遲疑道.

"別想了,我知道你是不放心你母親.不是跟你過了嗎,你走了,我們都會幫你照顧她的.伏波山招收弟子的最大年齡不能超過十八歲,你要是等到明年,就是想去也不成了……"

"可是,報名要交三百黑早呢……"

"這個你就別擔心了.明天你跟我去水云鎮,我幫你去借點……"

"我………"

"……"

好半晌過後,黃山才離開.

聶空暗暗琢磨起來,根據剛才那個林伯透露的信息,可知"伏波……"那里應該有個宗派之類的東西,卻不知這"墮落深……"的修煉方式與天靈大陸有著怎樣的不同?

心念間,聶空悄然從門口溜了出去.

剛才進入黃村時,他便已發現這村子總共只有兩條大路,南邊那條可通往"滅神……",而村北的道路應該就是通向水云鎮.在那樣的地方,想必能夠遇到"墮落深淵",的修煉人士.

順著村北道路行進了數里,路邊再也見不到人影.聶空才顯露身軀,將心相收入眉心,繼續快速馳行.

天色漸趨暗淡,一座鎮子終于從群山包裹之間顯露了出來.聶空心中一喜,忙將靈力氣息收斂點起來,步入鎮中.

約莫三個時後……

夜幕早已降臨,燈光將街道映照得透亮.

水云鎮中心位置,一座四層客店拔地而起,此刻雖已入夜,卻依舊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一樓角落中,聶空慢悠悠地品嘗著這"墮落深……"的食物.

聶空坐在這里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一個時,周圍的顧客也換了兩撥,可他卻沒有絲毫離開的趨勢"以至于不少客店侍者都是暗暗疑惑,這家伙不會是來吃白食的吧?

聶空當然沒有吃白食的習慣,他的懷里現在正揣著數十枚黑甲,十一枚藍甲和兩枚甲.按照這里的比率,一枚藍甲可抵十枚黑甲,而一枚甲則相當于十枚藍甲.

天黑時分,聶空到一個名聲不太好的富商家里"參……"了一趟,這些錢幣便是參觀所得的收獲.

隨後,聶空便來到了這里.

水云鎮雖然不算,可也大不到哪里去.按理,在這種深山之間的鎮子里開一家這麼大的客店,絕對賺不了多少錢.可事實上,這客店卻是年年賺得盆滿缽滿.

其中主要的原因,便是這個鎮子四通八達,連接著四個宗派,那伏波山便是其一.

四個宗派的存在,讓這水云鎮變得異常繁華.聶空也是在這客店里聽了個把時之後,才恍然明白過來,所謂的伏波山,就是自己在快要抵達黃村時所見到的那座抹黑山脈.

知道這點後,聶空暗暗慶幸,還好當時一路跟著黃山回到了村子里,沒有貿然前往伏波山.做為一個宗派,伏波山內必定會有高手,若是被他們察覺,絕對會引出無窮的麻煩.

只因這"墮落深……"的修煉者被稱為黑靈師!

據聶空猜測,這里的人類應該是只能吸收死氣進行修煉,他們便相當于天靈大陸的暗靈師.

"大哥,我能坐這里嗎……"

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突然走了過來.聶空轉眼一看,才發現這客店的一樓早已人滿為患,剛一點頭,才發現那家伙已經一屁股坐了下來,還把旁邊的侍者叫到了桌邊.

聶空也沒在意,繼續側耳傾聽著客店中各種各樣的聲音.這里魚龍混雜,的確是能探聽到不少有用的東西.只是,讓聶空有些遺憾的是,到現在為止,竟然連一名這個世界的黑靈師都沒有瞧見.

很快,十幾個菜便擺了上來.

那少年想是已經餓極,風卷殘云般地開始掃蕩起來.吧唧吧唧地過了短短幾分鍾"少年的肚子已經鼓起了一圈,而所有的菜碗都已空溜溜的.

如此速度,聶空想不注意都難.

微有些訕訕地沖聶空笑了笑,那少年舒坦地靠在椅背上,一臉的愜意.聶空心中一動"忽地想到黃村中那個林伯所的話,似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這位兄弟,你也是去伏波山拜師的?",少年嘿嘿一笑,壓低聲音道:"大哥,我拜師是沒錯,不過可不是去伏波山……"打量了一眼聶空的面容,少年又忍不住加了一句:"大哥,你也是來拜師的?",聶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過兩天伏波山就要來這水云鎮招收弟子,不去伏波山去哪里……"

那少年神秘兮兮的道:",大哥,你這就不知道了.我告訴你個秘密啊,過兩天,不但伏波山會來這里招收弟子,安圓數百里內的其他三個宗派,也會來水云鎮招收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