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章 獄火魂天龍!(一更)
第一六章 獄火魂天龍!(一更)



"嗡!,顫鳴聲中.絲絲黑線飛速從墨劍中蔓延開來,滲透到周圍的血石壁當中.只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對面的石壁便己鋪滿了密密麻麻的黑絲.宛如一張巨大的蜘蛛網.

"果然是這里的鑰匙!

慕綾興奮地一拍手掌.隨即那雙美眸頗為疑感地看向聶空,道,"徒弟.你怎麼會有這里的鑰匙.我們是一起下來的.也沒見你在路上撿過鑰匙呢.而且,一直都是我走前面.就算要檢也是師傅我檢到才對.然後是白妹妹.最後才是你."

"不錯!

白玉卿點點頭,口中干脆利落地迸出兩個字.

聶空笑了笑,半真半假的道:"師傅.白妹妹.這鑰匙可不是在.獄火幽泉,撿的.而是在外面的落日城得到的.估計是被以前進來的靈師在坑洞外面什麼地方撿到,隨身帶了出去的.

某陵和白玉卿這才恍然.

這時,並面的血石壁突然出現了詭異的變化,竟沿著那密集的黑色絲線蹦裂開來.而後迅速消融.連一分鍾時間都沒有過去.那血石壁便徹底的煙消云散.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在石壁消失的瞬間.一團火亮光透過密萊的黑線,從前面爆射而來.而那些懸浮于通道中的黑線則瞬間回縮到墨黑劍當中.剛一墜落.那墨劍便被聶空一把撈入掌中.

至此,三人的視線再無任何遮擋.皆即凝目望去.

一時間.聶空只覺眼前豁然開朗.通道盡頭,便是一片寬闊的圓形空間.在這空間的中央處,漂浮著一團只有拳頭大的圓球,億萬道火的光線從圓球中透散開來,將四周那光潤滑膩的石壁映照得熠熠生輝.綻放著絢爛璀璨的靡麗瑩光.

"砰1""砰1"

"砰……"

那血圓球如心髒般一下下地快速跳動著,每次跳動都有一團的焰火從圓球中升騰而起,而後飛速膨脹.當那臨火沒入頂端石壁消逝不見時.已擴張至數十米方圓.

"哇,

看到這幅奇異的景象.慕綾不由得美眸圓睜,一聲驚歎難以控制地從烤的嘴中流瀉而出.此時.她旁邊的白玉卿雖沒有吭聲.可清冷的眼神卻也微有些波動.

聶空同樣驚奇不已.

這畫面一進入眼簾.聶空使知道那一團團焰火透過上面的血石壁後,便從圓柱頂端那巨大的"碗口"中連錦不斷地噴吐而出.而後化作了火焰山巔那沖天的火浪.

只是讓聶空沒想到的是,火焰山顛那團端火的源頭居然是一顆這麼的圓球.

"吼!

就在這時,驚天動地的咆哮聲驟然響.

聶空,白玉卿和慕綾三人登時醒過神來.耳朵都被那突如其來的巨響振得嗡嗡作響.

"真有靈獸?.

聶空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之前的一句戲應驗了.這圓柱內部竟然真的隱藏著靈獸!不過他和白玉卿,慕綾三人的反應都非常迅速.幾乎是在靈獸的咆哮聲剛剛響起的刹那,磅礴的靈力從各自體內爆發出來,眼晴快速地搜尋著里面的空間.

石柱內部的景致一目了然,除了虛浮于空中的那顆火圓球外.再也者不到任何東西.更別是靈獸了.

三人面面相覷,難道剛才只是幻覺?

"吼!

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驟然爆發出來,瞬時粉碎了聶空,慕綾和白玉卿三人心中的懷疑.緊接著.六只眼睛同時落在那顆殷的圓球上,靈獸的兩記吼叫居然都是從它里面傳出來的……

"吼!""吼!,

接連兩記暴吼透出深邃的坑洞.直沖云霄,讓那些在火端山中搜尋藥草的靈禦城和墨雪宗弟子都吃了一驚.到現在為止,他們每個人都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收獲.

柳鶴鳴微一皺眉,頗感訝異的道:"聲音好像是從山頂傳下來的,難不成那里也有靈獸?

"糟糕!

旁邊的藍裳突然驚聲道."聶空師弟,玉卿師妹,還有班個慕綾都還在上面!我們上去看看!

聲音剛落.藍裳的身影便已在數米開外的地方.柳鶴鳴也幾乎沒有任何才遲疑,將手中剛剛挖出的那探藥草往袋子里隨意地一塞,接著便運轉體內靈力,跟在藍裳後面往山鼓方向跑去.

兩人一前一後,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差不多同一時刻.火揣山其他位置的靈擲城和墨雪宗弟乎.也都向山巔沖去,顯然也意識到了聶空和白玉卿他們都在山頂……

莫非只是靈獸的靈魂?

三人腦中不約而同地跳出這樣的念頭,似乎也只有這樣的原因.才能解釋聲音為何會源自于那顆圓球,若是很正的活生生的靈獸.不可能這通道打開後.他們連它的真實面目都沒看到.

"吼!

片刻後,第三聲咆哮竟宛如驚雷般在聶空三人耳畔炸響,瞬即便有嘶啞的人聲響起:"嗬嗬,嗬嗬.多少年了?快兩千年了吧,那個老東西終于舍得再送來幾個人類.給大爺打打牙祭?吼吼吼…"

到最後,聲音又轉變化成了吼叫.

"你是誰?.

聶空高聲喝道.眼睛左右一轉.示意白玉卿和慕綾向自己靠攏.

那靈獸只了短短一句話,可透露出來的大量信息卻足夠引起聶空最高的警惕.

從靈獸話中可以知道.它在這圓難內部最少都呆了兩千年時間!

千年前.那疑似"獄火幽泉"原主人的的家伙曾徑送過人類給它打牙祭.後來雖不知什麼緣故停止.但靈獸之凶殘已可確認.

"你這個渺的人類,居然敢問大爺我是誰?吼吼吼…

那圓球中不斷發出張狂的吼聽."不過,看在你們即將成為大爺心的份上,便讓你們做個明白鬼,大爺乃是九品靈獸.獄火魂天龍,!能夠成為本大爺的點心.是你們這三個人類的榮幸.吼吼吼……

"獄火魂天龍?

聶空口中念叼著這幾個字.悄悄地向身邊的白玉聊和慕綾使了個眼色.發現兩人都已心領神會後,聶空突然一笑."這位……大爺?

嗯.你是不是忘記了在.獄火魂天龍,後面加上靈魂兩個字?

"就算只是靈魂.大爺我也照樣能夠享用你們.

剛得意地叫囂到這.聶空,白玉卿和慕綾三道身影突然暴退,那血色的圓球中登時傳出了"獄火魂天龍"暴怒的聲音,"想跑?

吼!"一片火的氣息驀然出圓球,向入口處狂卷而去.

"呼!

聶空三人的腳步剛剛退到階樣邊緣,那陣火氣息卻是後發先至.疾速漫過三人身軀,將出口封閉得嚴嚴實實.緊接著.一股磅礴勁道從身後襲湧而來.竟將聶空,白玉卿,慕綾推得不斷前沖.

"定!

聶空一聲大喝,"紫羅幻靈香"心相電閃而出,如水銀瀉地般蔓延開來.緊緊地毅附在地面.在"紫羅幻靈香"莖葉的施拽下.聶空前沖的勢子越來越緩慢.數米後,雙腳硬生生地定在了地面.

"哧!

白玉卿卻是方臂猛然翻轉,劍尖抵在地面,劇烈的摩擦聲中,冰冷徹骨的冰晶不斷從劍尖處凝結而成,又在激烈的瘁擦中快速崩碎,可她前沖的速度卻如聶空一般,漸趨撮慢.直至完全停止.

與聶空和白玉卿相比,慕綾抵潔身後那股勁道的方法又有所不同,高桃的嬌軀輕盈地飄動,一縷縷火靈力隨著衣的拂動飛旋而出,而後閑庭信步般輕悠悠地往杆跨動幾下.便停住了腳步.

三人臉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剛才的突然倒退只是試探,如果這所謂的"獄火魂天龍"沒能攔阻.那便明它只是虛張聲勢,不足為慮.

若是它動了手.也可大致判斷出它的實力,做到心中有數,以便更好地進行抵抗.

從之前的況來者,那"獄火魂天龍"革只是靈魂.可它的實力己遠遠超出了聶空三人的預料.

今天想要從這里脫身.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意識到這一點後,聶空和白玉卿兩人還好.慕綾卻是變著嘴,非常的郁悶.本以為用鑰匙將通道開啟後.能夠在這里面找到一兩件寶貝.沒想到最終寶貝沒能找到.反倒出現了一個禍害!

"有點意思!

微有些訝異的聲音從圓球中飄散開來,旋即.一片血的氣息從球中沖出.凝結成一道人影,面龐粗擴猙獰,身軀健壯魁梧.手臂上肌肉虯結,看上去便如凶神惡煞一般,彪悍的氣息蔓延開來.

兩只銅鈴般的眼珠子先是落在了慕綾身上.只略略打量了幾下,便眼睛大亮:"好濃的火靈力.大補!大補啊……這樣的靈魂吃起來,一定非常的美味.嘖嘖.沒想到竟能碰到這樣的好東西."

話間,壯漢的嘴巴里伸出了兩根森白的撩牙,涎液不斷她滴落.眼睛卻又轉移到了白玉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