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 龍雪嬋的獎勵!
第三九章 龍雪嬋的獎勵!



PS跡鶴蛺斕牡諶更.下一章就是新的一卷了.

這一卷的"靈師聖地"這個名字起得有些不太恰當,本來打算把"獄火幽泉"的內容也劃歸在里面的.

現在下一章的內容會有比較大的跳躍,想想還是新開一卷算了.

以上不計字數……

O(∩.∩)O哈哈~

樓藥堂六院.

飄蕩著淡淡幽香的臥房中,春意盎然.龍雪嬋舒展四肢躺在床上,那層薄薄的被單只遮掩著胸腹,修美渾圓的玉腿和晶瑩光潤的手臂完全暴露了出來,雪白飽滿的酥胸也調皮地從薄被中鑽出兩個圓鼓鼓的半球,那雙美眸則是半開半闔,唇角微翹,一副似睡未睡,似醒未醒的慵懶模樣.

倏地,一聲婉轉嬌媚的吟叫不自禁地從唇中娓娓而出,龍雪嬋兩只眼睛隨即睜了開來,眉宇間的睡意快速散去,"她好似明白了些什麼",哎呀"一聲嬌呼坐了起來,酥胸再也沒有任何遮掩,那兩團雪膩彈跳而起,顫巍巍地波動著,瑩潤的凝脂肌膚和瑰麗的兩點嫣令妝台那插著的那束鮮花都黯然失色.

雙頰泛起一抹醉人的暈,龍雪嬋任由胸前春光泄露,只是抬眼看看窗外天色,頗為無奈地拍拍額頭:"還這麼早,聶空那個壞蛋就跑到外城來了,居然還這麼快就和魅仙搞到一起了?"

話間,龍雪嬋只能盤好雙腿,龐碩的綠龍虛影沖了出來,時間快速流逝……

樓酒樓頂層閣樓,那寬闊的藤椅中,兩具交疊在一起的身影終于平靜了下來,此後竟再也沒有動靜,似乎都疲倦得沉睡了過去.又不知過了多久,伏在聶空身上的龍魅仙睫毛輕顫,眼皮終于彈開.

螓首微抬,首先入目而來的便是聶空的臉龐.

看著這可惡的男人面容,龍魅仙簡直是欲哭無淚.之前她只是想引動聶空體內的"龍侶印"然後馬上消逝.若是能夠成功實施,的確可以一出近年來淤積在胸中的那口惡氣.可哪想得到聶空竟突然動用了極度接近丹靈的力量,不但讓她最初的打算化作了泡影,連她自己也陷了進去.

折騰了這麼長時間,不但身軀酸軟,便連心兒都似酥酥得要融化開來,即便是昏昏沉沉地睡到現在,龍魅仙仍是沒有完全恢複過來.

"第三次了蕖…"

一想到這點,龍魅仙便險些要把牙齒咬碎,心中對聶空的痛恨無形中又增加了一層.只是,龍魅仙也非常清楚,除了天狼山脈那次外,其他兩次都可是自己自作自受,尤其是今天,更可是害人不成反害己.可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這樣的後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龍魅仙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身下這家伙蘇醒過來後看向自己的那種戲濤的目光,而這也是讓她最難以接受的.同樣,龍魅仙也很難保證,自己在感覺到聶空的那種神時,是否會不計後果地出手.

還是先離開罷!

深吸口氣,龍魅仙努力將心平複了一點,雙臂撐著躺椅站了起來,費了好一番勁才克服手腳的酸軟無力,用衣服將自己裸露的胴體遮掩起來.可一瞥見聶空那四仰八叉的身體,龍魅仙雙頰便沒來由得一陣滾燙,而後心里便泛起了難以羞怒,突然一咬牙,抬腿便朝聶空的大腿踹了過去.

"哎喲!"

還沒踢到足夠的高度,龍魅仙便身軀一酸,軟綿綿地異倒在地.現在又不方便動用心相,畢竟一用心相,必定引起靈力波動,那時很容易便將聶空驚醒,只是不踹他一頓,實在難消心頭之恨.

用力地咬咬牙,龍魅仙又勉力站起,美眸狠狠地盯著聶空,再次醞釀,然而還不等她付諸實施,聶空卻突然懶洋洋地翻了個身,把龍魅仙嚇了一跳,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那麼點力氣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混蛋,走著瞧,以後再收拾你!"

龍魅仙還以為聶空很快便會醒來,只好在心里暗暗咒罵一聲,而後身影極其緩慢地變淡,這次施展"身融虛空"手段的速度竟比平時慢了十數倍,不過虛空的波動也同樣微弱到了極點.

好一會兒,龍友仙才從閣樓中消逝.

"嗡!"

片刻後,龍魅仙便出現在藥堂六院的院落中.當她走進龍雪嬋的臥室時,臉色已變得沉靜下來,只是面目間那抹盎然的風韻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整個人看上去便如雨露滋潤後的荷花,容光煥發.

臥房內,龍雪嬋卻正好相反.

這時,她已穿戴整齊,只是雙頰撲撲的,額頭鬢角仍舊殘留著微微的汗漬,眉目間也因疲憊而顯得越發慵懶.見龍魅仙進來,龍雪嬋有氣無力地抬抬眼皮,似笑非笑的道:"我的魅仙姐姐,非常的快活吧?唉,你今天是快活了,你妹妹我可就慘了.下一次你們想要玩這種游戲的時候,能不能找個遠點的地方,離得越近,我受地罪越大,唉,像我們這樣的雙胞胎真是痛苦呀!""閉嘴!"

龍魅仙剛剛偽裝好的淡然,馬上就被龍雪嬋這番話撕得粉碎,一時嬌靨飛霞,有些惱羞成怒地瞪著她,道,訓'我呆會也會去'天狼山脈,轉轉,在我回來之前,樓的事你自己看著辦?"

龍雪嬋一聽,連忙臉色一正,道:"魅仙,天狼山脈還是不要去了,我突然想到一個更好的地方."

"什麼地方?"

龍魅仙沒好氣地皺皺眉.

"當然是去極西的那片'狂沙谷地,了."

龍雪嬋道.

"狂沙谷地?"

龍魅仙微微得然.

"對呀.'獄火幽泉,正在那片'狂沙谷地,之間,聶空弟弟很快就要前往那個地方.要是你先到那里去等著,不定就會像當初在'天狼山脈,那樣和他碰到一起呢,那時候你們想怎麼打架就怎麼打架,咯咯咯""到後面,龍雪嬋沖龍魅仙曖昧地眨眨眼,忍不住肆意地嬌笑起來.

"住口!"

龍魅仙這才知道被龍雪嬋給涮了,一張俏臉脹得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身軀便慢慢融入虛空,耳畔卻又傳來妹妹的笑聲,"魅仙姐姐,好好考慮考慮我的建議,不定再來幾次,你就能懷上寶寶了!"

聽到這話,虛空一陣劇烈地波動,龍魅仙的身影又變得濤晰起來,瞬息後,竟沖出虛空,咬著牙氣急敗壞地沖到床邊,一把將龍雪嬋的嬌軀扮轉過來,手掌狠狠地朝她挺翹的圓臀扇了下去.

"蕖埃啪的一聲過後,龍雪嬋可憐兮兮地嬌呼起來,可那聲音卻婉轉悠長,拖曳出一串嬌膩的顫音兒,充滿了魅惑的味道.不知怎地,這聲音一鑽入耳中,龍魅仙便想到了先前閣樓中的景,不由面頰發燙,又是幾巴掌狠狠地扇了下去,哪知龍雪嬋竟是叫喚得越來越起勁,聲調越來越讓人想入非非.

"氣死我了!"

剛恢複的那點力氣又已耗盡,見龍雪嬋還趴在那里沖自己擠眉弄眼,兩條腿一翹一翹的,龍魅仙又有些無可奈何,只得悻悻地嗔罵一句,窈窕的身影又漸漸融入虛空,消逝的瞬間耳邊又似回蕩起龍雪嬋那蕩人心魄的笑聲.

看著龍魅仙狼狽離去的方向,龍雪嬋又捂著嘴吃吃地笑了半晌,才停歇下來,拍拍高聳的胸脯,輕輕地呼了口氣,唇角旋異又泛起了魅惑的笑意:"要是再來幾次,不定真能懷上寶寶呢""有青月的靈魂守護著,聶空完全不必擔心事後龍魅仙會對自己不利.因而,將那股強烈的欲望完全釋放出來後,聶空便帶著極度的舒爽感和疲憊感沉睡了過去.這一覺,聶空睡得是昏天黑地.

醒來時,聶空透過窗口向外望去,漫天燦爛的晚霞映照而來,太陽竟然就快要下山了!轉眼看了看,身周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可房間里卻已沒有了龍魅仙的身影,聶空有些無奈地搖搖頭.

這次來找龍魅仙,聶空對她沒有任何的凱覦之心,只是想讓她別再給兩個丫頭灌輸那種古怪的想法,龍媽龍婷一直那樣修煉下去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可事的發展卻完全出乎了聶空的預料.

誰能想到像龍魅仙這樣的女子,竟真的打算用"龍侶印"來折騰自己.在這樣的時刻,聶空只能叫青月將她攔住,因"龍侶印"而激發出來的欲望,便只有通過同樣擁有"龍侶印"的人,才能快速疏導.如果讓龍魅仙的意圖得逞了,聶空不只是今天,在今後的好幾天時間勢必會非常的痛苦.

約莫一刻鍾後,聶空離開閣樓,來到了不遠處的藥堂.

"聶空弟弟,你今天精神不錯嘛."

龍魅仙悠哉悠哉地靠在樹下的躺椅上,笑眯眯地看著走進院落的聶空,將一顆錄去了皮的果子放入口中,輕一咀嚼,殷如血的汁液從溢出,讓她看上去憑添了幾分妖豔.

"嬋姐,就你一個人,你姐姐龍魅仙呢?"

聶空打了個哈哈.

"她呀,受不了某個人的折騰,已經離開靈禦城了."

龍雪嬋吃吃一笑,美眸溜著聶空的身軀.

聶空訕笑一聲,龍魅仙離開了靈禦城也好,雖他對龍魅仙並沒有多少愧疚之心,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她發生那種事,今後碰面,難免有點尷尬.這時候,龍雪嬋又笑眯眯的道:"聶空弟弟,聽你戰敗藍裳,成為了今年的內城首座,真是可喜可賀,還記得姐姐那天過的話麼?"

"你要給我意想不到的獎勵?"

聶空笑道.

"不錯.不過,現在姐姐不能給你獎勵了."

龍雪嬋有些遺憾的道.

"為什麼?"

對龍雪嬋所的"獎勵"聶空倒也沒有太看重,有或沒有都無關緊要,只是有些好奇罷了.

"你上午已經親自取走了呀!"

龍雪嬋歎了口氣,唇角卻彎起了促狹的笑意,"而且,她現在人也走了,姐姐我也很難再送一次獎勵給你,所以,只好食了."

"上午?"

聶空先是滿臉愕然,可一聽龍雪嬋後半句話,頓時醒悟過來,不由很是哭笑不得,嬋姐所的獎勵居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