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章 欺負我妹妹!(三更)
第二三章 欺負我妹妹!(三更)



這一瞬間,戰囹外變得一片沉寂,眾人滿眼愕然地看著一臉笑容的聶空和被掐得直翻白眼的路唐.前一刻,眾人還在揣測著氣急敗壞的路唐會怎樣對聶空發動偷襲,卻不料還不等路唐再次襲擊,聶空儀已出手.

而且,一出手便已鎮定勝局.

變故太過突然,過程太過短暫,幾乎是電光石火間,便已形成了這樣的場面.速度之快,讓眾人的面部表都有些轉變不過來,一些正在談笑的內城弟拳驚詫地張開嘴巴時,臉上竟還依舊掛著笑容.

在另外三個戰囹外面觀看的內城弟子,突然察覺到這邊靜得有些怪異,都忍不住持目光投了過來.只是他們沒有看到聶空和路庸之前動手的畫面,雖是訝異,可心中卻並沒有太多的震驚.

"啪!"

聶空右手輕揚.路唐的身軀在虛空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戰圍界城外,一張面龐已經漲得通,雙手捂著脖子,口中發出嗬嗬的怪異聲響.

周圍眾人頓然回過神來,眼睛看向路唐時,不免多了些微的同.輕輕松松勝利四場,本以為最後一場也能輕松度過,沒恝到最後居然敗了,而且還敗得莫名其妙,那副畫面就跟老鷹抓雞差不多.

當然,聶空是老鷹,而路唐就是那只悲劇的雞!

好一陣子,路唐才緩過氣來,怒氣沖沖地瞪著聶空.盡管已發現聶空的實力並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稀松平常,可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落敗,最多就是解決聶空時多花點精力罷了.然而,他怎麼也沒料到自己敗得這麼丟人.不但即將到手的第二輪比試名額沒了,恐怕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都將被人嘲笑.

這讓路唐怎能甘心?

"沒想到這麼輕松,路唐師兄,多謝你送我這麼一場勝利."聶空無視路唐的憤怒,笑眯眯地卑他拱拱手,而後不再理會這家伙,雙目環掃四周,揚聲道"可有哪位同門願意陪我一戰?

周圍眾人唇面機覷.

剛才他們連聶空是怎麼出手抓住路唐的,都沒有看清楚,甚至連路唐自己都沒看濞,可見在速度方面,他比路唐這個風靈師還要快上一籌,在不明白他底細的況下上去挑戰,逕不自己跟自己過不去麼?

聶空見狀,心中暗暗後悔,早知道剛才就不那麼快結束戰斗了.

那些觀戰的家伙中,高手不是沒有,就他所知,這個戰囹外觀戰的起碼有兩位化靈八品的內城弟子,可他們都太謹慎了,在沒有把握的況下,絕不輕易出手.若是一刻鍾由始終沒人挑戰,聶空便將自動進入第二輪.

而這,卻不是聶空的本意.

實際上,聶空巴不得這第一輪挑戰自己的內城弟子修為越高越好.只有多與不同的靈師進行戰斗,聶空才能不斷地豐富自己的實戰經驗.在很多況下,經驗也是能夠左右勝負,決定生死的.

"哪位同門有興趣挑戰?"

聶空又問了一聲,周圍還是無人應答,而這時他的目光卻突然瞥見已經轉移到這邊觀戰的苗歌,泰姬,顧琦和泰鴻……

"我要挑戰!"

泰鴻突然咧嘴大喝,撥開前面的人群,大步走了戰囹當中.

緊跟著,泰鴻二話不,便揮動拳頭朝聶空腦袋砸落,黃色的瑩光疾速閃逝,雄渾的靈力從他缽大的拳頭中洶湧而出,鋪天蓋地將聶空籠罩在內.便是周圍眾人,也都能感覺到一肷極大的壓力.

"轟!"

聶空抬臂封擋,激烈的碰撞過後,竟是倒退一步.

而泰鴻卻沒有絲毫放松,一拳過後又是一拳,竟是步步緊逼,似乎要一口氣將聶空擊敗才甘心

"轟!"

"轟!

急促而強勁的爆鳴聲接連響起.看到泰鴻這凶猛狂悍的架勢,苗歌,泰姬,顧琦三人都是目瞪口呆,便連剛剛走到距她們不遠處觀戰的白玉卿,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顯然是沒想到泰鴻會挑戰聶空.

"泰姬姐姐,他怎麼跑出去了,讓聶空哥哥直接進第二輪不是很好

麼?"顧琦蘿莉歪著腦袋,滿臉迷糊,

"誰知道呢?"泰姬有些氣惱"他這個時候發什麼瘋?"

不僅她們迷糊,便是其他知道聶空和泰鴻關系的內城弟子也是大惑不解,這兩個家伙不是朋友麼,而且關系好像還不錯,怎麼那個泰鴻跑出來拆台?拆台也罷了,還攻擊得這麼猛烈,生怕聶空靈力消耗得太慢?

"轟!"

又是一陣激烈的碰撞過後,連連倒退的聶空終于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大叫道,

泰鴻得意地大笑,臉上一副很欠揍的表:"我正爽著呢,f嘛要住手!聶空,朋友歸朋友,挑戰歸挑戰,我可不會放水的!"

"混蛋!"

聶空咬牙大罵,可泰鴻的拳頭卻又迅疾轟落,只得繼續封擋.可這回聶空卻沒有再倒退,而是身軀一矮,整個人如炮俾般猛烈地撞入泰鴻懷中.毒的一聲過後,一路高歌猛進的泰鴻跌飛出去.

聶空沒有任何停頓,身影暴近,飛起一腳,狠狠踹向倒地的泰鴻.

泰鴻驚呼出聲,來不及爬起,身軀骨碌碌地翻滾了幾圈.

就在腳尖即將追上泰鴻軀體時,聶空的右腿驟然頓在空中,卻是泰鴻正好滾出了界線外.

按照這次內城比試的規矩,不管什麼原因,一出界伐便算負,勝者若再出手,直接取消比試資格.

泰鴻一怔,急忙翻身躍起,柏拍身上灰塵,大笑起來.

"算你走運!"

聶空恨恨地瞪了泰鴻一眼,卻也無可奈何,只得把腳收回.這時,眾人才發現經過剛才那莫名其妙的一戰過後,聶空已是面龐潮,竟徼有些氣喘,雖他掩飾得極好,可還是沒眼尖的內城弟子察覺.

"聶空,你欺負了我妹妹,還想進入第二輪比試,嘿嘿,沒門!

泰鴻竟是非常自得地大叫起來.

聶空欺負了吞鴻的妹妹?

周圍眾人眼睛向泰姬看了過去,頓時恍然大悟.泰姬不僅容貌嬌媚,而且身軀成熟曼妙,更兼她是沙圖帝國公主,身份顯赫,這樣的一個女子的確是非常誘-人,自從她進入內城之後,便有不少男弟子或明或暗地向她獻殷勤,想冬將這嬌豔的花朵給采摘下來,可惜始終無人成Jd7o

卻不想她竟被聶空欺負了,怪不得泰鴻會故意挑戰聶空,恝讓他與第二輪比試無緣,就是不知道泰鴻口中的"欺負"究竟到了什麼程度,估計只是停留在表面,如果已經深入,那聶空這家伙就太可惡了!

一時間,眾人心里突然有些蠢動.

泰鴻實力並不強,卻能將聶空逼到這樣的地步,除了他的挑戰非常出人意料,打了聶空一個措手不及之外,這豈不還明聶空本身的實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厲害,只不過速度快得驚人罷了.

而在戰囹外圍,泰姬感覺到周圍那一道道曖昧古怪的目光,已是滿臉通,兩眼凶神惡煞般地瞪著泰鴻,沒想到自己這位哥哥居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出那樣的話來,讓她非常的狼狽.

泰鴻也似知道自己惹了禍,居然躲在界線邊緣不回來.

"泰姬姐姐,你真的被聶空哥哥欺負過?"蘿莉狐疑地眨巴著眼

睛.

"沒有的事,別聽他胡!"泰姬著臉,咬牙道.

"或許我知道泰鴻為什麼會突然出手了……"苗歌眼波在聶空和

泰鴻身上溜來溜去,突然輕輕的笑道.

顧琦和泰姬詫異地向苗歌看了過去.

這時,對面的戰囹中,聶空惱怒地瞥了泰鴻一眼,卻並沒有如先前那般詢問誰要挑戰,而是微微闐起眼睛,身罔隱隱有墨綠氣息繚繞,似乎在借時間恢複靈力.他這舉動,更是讓周圍眾人肯定自己先前的猜測.

"我來挑戰!"

一個瘦削的內城弟子最先忍不住,從人群中跳了出來.當他身影落入戰圈時,手中已多出了一柄雷光爍爍的紫色長劍.而後,幾乎是沒有絲毫耽擱,那長劍便裹挾著一抹狂暴的氣息,朝聶空當雄刺去.

按照規則,兩場比試之間完全沒有給出休息時間,而挑戰者進入戰圈便可馬上發起攻擊,完全不需要打招呼.這種規則已是極其接近實戰了.畢竟在真實的戰斗中,敵人可不會打招呼,也不會給出時間讓對手恢複靈力.

金鐵交鳴般的聲音爆發,聶空匆忙凝聚出一把墨綠大刀,橫在了紫劍之前.旋即,兩道身影糾纏在了一起,約莫數分鍾過後,那名雷靈師被聶空一刀刺中肩膀,而後一腳踹飛到戰圈外面.

第三場比試,聶空獲勝,可他的呼吸已變得越發急促,顯然剛才的比試,又讓他消耗了大量靈力.

周圍眾人更是心喜,看來有便宜可撿!

果然沒過幾秒,便有一名男弟子進入戰圈,同樣連招呼都不打,便率先向聶空發起了襲擊.這人的修為明顯比剛才那名雷靈師要高,只一出手,便讓聶空左支右絀,似乎隨時可能落敗.

然而,讓眾人喜出望外的是,最終落敗的並非是聶空,而是那名挑戰聶空的同門.聶空沒落敗便好,這意味聶空還得迎接一次挑戰,而他們也還有花更少的靈力和精神輕松將聶空擊敗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