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四章 藥台!
第A四章 藥台!



藥台,據在最初的時候,只是"靈神殿"用來舉辦藥會的一座高台.後來,靈神殿因殿主身中劇毒,為聚合天下高品靈藥師的力量幫其驅毒,便在各國國都設立了聯絡點,以"藥台"二字命名.

靈神殿主痊愈後,聯絡點卻表解散,反而流傳了下去.無數年下來",藥台"已成為遍布整個天靈大陸的組織,在鑒定靈藥師品級方面,"藥台"可以是絕對的權威,它所頒布的靈藥師憑證通行各國.

大成帝國的薊陽城中便有"藥台"這落雁城與薊陽城的規模相當,自然不可能沒有"藥台"這里的"藥台"便在落雁城中央,城主府邸的對面.如今的"藥台"已不是高台,而是一座精美的四層建築.

約莫一刻鍾後,聶空和木冷星的身影便出現在藥台外面.

藥台門口,人來人往,非常熱鬧.這藥台,不僅鑒定靈藥師品級,還兼營藥草,靈藥,而且,藥台還時不時地公布一些煉藥經驗,頗有獨到之處,極受天靈大陸的平民靈藥師歡迎.對一些世家大族的超級宗派來,藥台這種存在非常礙眼,因為它還有個作用,便是收集各地家族和宗派的報.

只是礙于靈神殿的實力和地位,倒也沒人敢對藥台怎麼樣.而對那些沒什麼後台的平民靈藥師來,這藥台簡直就是他們的學習聖地.

能夠免費學到一些煉藥的經驗,還有什麼比這更美妙的事?

"聶空,你可有把握?"

木冷星放緩腳步,看向身邊的聶空.

"試試吧!"

聶空當先步入藥台,臉上掛著微微的笑意.

他口中著"試試,"

可神色間卻透著強烈的信心.進行靈藥師品級鑒定時,藥台都會提供些比較普通的配方,這樣的靈藥煉制起來,難度在同品靈藥中偏低.

一般來,藥台是絕不可能用"幻滅離心丹"那種可以提升修為品級的靈藥來進行考核的,否則的話,每種靈藥都要提供配方,那藥台豈不虧大了.當然,如果某種提升修為品級的靈藥配方已流傳極廣,自然又得另當別論了,因為用那樣的靈藥話方進行考核,藥台幾乎沒有損失.

如常見的藥店一般,這藥台最為寬闊的一樓都是用來出售藥草和靈藥,二樓則用來公布一些煉藥經驗,也有單獨的空間供外來的靈藥師進行試驗和切磋.聶空和木冷星進去後,則根據門口牆壁上的提示,直上三樓.

三樓圓環形廊道的座位上,正坐著不少靈藥師的身影.

廊道對面,被分隔成四個頗為寬闊的房間,門側分別懸掛著"一品靈藥師","二品靈藥師"之類的標志,最高則到四品靈藥師.想來這落雁城的藥台,最高只能進行四品靈藥師的鑒定.

片刻後,聶空和木冷星便已來到掛有"四品靈藥師"木牌的房間外.

這里的廊道上坐著六名靈藥師.聶空一眼掃過,發現年紀最大的已經須發花白,臉上有著不少的皺紋,怕是已有六十來歲,而年紀最輕的看上去也已年過三旬.他們應該也是來進行四品靈藥師鑒定.

鑒定每兩個時進行一次,如今房間里前一批靈藥師鑒定還沒有結束,只能暫時先在外面等待.好在聶空現在已經放心了不少,多耽擱一會也無關緊要,連顧長弓殿主都治不好那林府姐的病,那"金頂流蘇"應該不大可能這麼快就被人得去,畢竟顧長弓那樣的靈藥師實在太少了.

看到聶空和木冷星坐下來,周圍不少人眼中都露出了驚奇的神色.

旋即,那些人的眼神就變得豐富起來,或不屑,後輕視,或譏嘲,或詫異,而後便收回目光,一副漠不關心的神色.

倒是旁邊那位頭發花白的老頭善意地朝聶空笑了笑:"兄弟,你們兩個也是參加四品靈藥師的鑒定考核?"

木冷星已微微闔起雙眼,沒有什麼和別人交談的**,聶空卻是微微一笑,和聲道:"不是,就我一人參加."

"兄弟很不錯啊,看你的年紀,應該不到二十五歲吧?"

老頭又笑呵呵的贊道.一聽這話,周圍那些家伙,尤其是也參加四品靈藥師鑒定的幾人頓時如風帆般撲楞楞地豎起了耳朵,偷聽起來.

"正好二十."

聶空也不隱瞞.聲音一落,周圍便響起了一片倒抽涼氣的聲音,不少人臉上露著一雷牙酸的表,旋即卻又不以為然地撇撇嘴,二十歲就來參加四品靈藥師鑒定考核,真把自己當天才了?

"噬."老頭的牙齒也漏了點風,驚歎道",二十?二十歲就來參加四品靈藥師?真是後生可畏!不像我這老頭子,都六十多歲了,來這參加四品靈藥師鑒定五次,都沒能通過.這一次的希望也不大.

聶空聽得心中一動,笑道:"老伯是落雁城人?"

老頭撚著胡須,笑呵呵地點頭道:"是啊,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了."

聶空忙又問道:"那個用'金頂流蘇,做報酬吸引了大量靈藥師來到落雁城的林府,老伯可知道?"

"當然知道."

聽聶空問起這個,老頭頓時興致勃勃的道,"起那個林府,出現在落雁城中也有五十年了.這麼多年來,落雁城中從來沒有人見過林府的男主人,女主人也很少露面.據,林府的來頭非常大,那個女主人的修為也特別厲害.當然,這都是傳聞,至今沒人見她出過手,只是從那林府管家身上推斷出來的.五十年前,林府州搬來的時候,管家就是一名虛靈師,後來又換了幾任管家,包括現在的,也都是虛靈師.能用虛靈師做管家,那林府的底蘊自然能夠想象得出來."

聶空如今眼界大開,虛靈師做管家,對他來,沒什麼值得關注的,林府的神秘程度也不值得他好奇.聶空在意的是,那個林府姐的病,不由道:"老伯,可聽過那林府姐得的是什麼怪病?"

老頭搖頭道:"這個不好,聽五十年前,林府州搬來的時候,那林府姐就一直在沉睡,五十年來沒有死掉,也沒有蘇醒.林府也一直在尋找靈藥師,幫她治病,始終沒有起色,最近好像病惡化,林府的女主人才將'金頂流蘇,拿了出來.據我估計,恐怕也是希望渺茫."

頓了頓,老頭打趣的笑道:"兄弟,你對那林府這麼感興趣,莫非是想通過四品靈藥師鑒定後,進去看看?"

聶空笑道:"沒錯,我就是為這個來藥台參加鑒定考核的,不定運氣好治愈了那林府姐的病症,那就白撿一株'金頂流蘇,了."

"蝴"老頭有些傻眼,他只是隨便,沒想到聶空的目的居然真如自己所.周圍那些關注這邊動靜的靈藥師,卻禁不住"嗤"的一聲怪笑起來,要是那"金頂流蘇"那麼好撿,那些五品,六品,七品靈藥師早就撿走了,哪還輪得到你一個連四品靈藥師鑒定考核都還沒有通過的家伙?

好一會兒,老頭才搖頭笑道:"兄弟真是好興致,可惜,進入林府給林家姐看病的最低標准都得是四品靈藥師.如果是三品靈藥師就好了,兄弟不用來這參加鑒定考核,也能進去."

聶空打了個哈哈,道:"就算是三品靈藥師,我也進不去呀.在這之前,我根本就沒有在藥台參加任何的靈藥師鑒定考核."

到這,聶空便有些郁悶.這靈藥師的品級憑證就你跟前世的文憑一般,有的時候就跟一張廢紙沒什麼區別,可有些況下,沒有那張廢紙,還真是不行.

"嘩!"

廊道上頓時響起一片哄笑.

周圍那些靈藥師的臉色更加精彩,都是憋了滿肚子的笑意.本來見聶空一來就參加四品靈藥師,還以為他已經是三品靈藥師了,二十歲就是三品靈藥師,雖算不得驚才絕豔,卻也頗為優秀的了,沒想到搞了半天,這個年紀輕輕的家伙,別是三品靈藥師了,居然連一品靈藥師都不是.

真是浪費老子的表啊!樂過之後,眾人倍感無語.

那老頭也是直翻白眼,頗有些哭笑不得的道:"這個,兄弟真是,"呃,好志氣,你是想省略前面的三次鑒定考核,直接參加四品靈藥師鑒定,這可比一步步提井品級要困難得多呀."

聶空道:"無所謂了,直接一次解決,省時省事.

"……"

老頭完全無語,暗地里卻不住地搖頭,本想再勸兩句,最後還是沒再話,這個年輕人自己都信心滿滿地想要一次性通過四品靈藥師考核,然後跑去林府"撿便宜"自己何必多事,去潑冷水,等他未能通過這次鑒定考核,同樣能夠清醒過來,那時再安慰安慰這家伙一番也不遲.

"吱呀!"

頗為濤淨的廊道中響起了開門聲,卻是那四品靈藥師鑒定室的房門開啟,五名年歲不一的男子從里面走出,除了一人滿臉笑容外,其他四人都是垂頭喪氣,一看就知道沒能通過這次的鑒定考核……

7854652345641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