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 神品心相!
第三六章 神品心相!



PS:昨天的三更.推薦票!大家有木有!有木有啊!汗死,一天不求推薦票,就跌出分類推薦榜鳥"~幾乎同一時刻,一團墨綠血液也從聶空眉心浮現出來.

恍如兩塊正負相對的磁鐵,只一顯露,血液便同時沖出兩人的眉心.聶空那團墨綠血液竟是大如嬰孩拳頭,而木雪衣的嫣血液卻了數倍.兩團血液,就這麼閃電般地向對方沖了過去.

"啵!"

仿佛水泡破裂的輕微聲響中,兩團血液在聶空和木雪衣之間撞在了一起.相觸的瞬間,一片殷散化開來,只不過眨眼間的功夫,便已將聶空的那團血液包裹得嚴嚴實實,再沒有墨綠的色彩透出.

看到這副奇異的景,青月嘴里嘟囔一聲後,也安靜了下來,輕飄飄飄地浮在木祖的那顆墨綠圓球旁邊,興致勃勃地睜大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這種血脈覺醒的過程,她也還是第一次見到.

"呼!"

好似憑空刮起了一陣微風,這的樹心空間微微波動起來,一絲絲綠意衍生出來.頃刻間,這片空間里,不但周圍凸四不平的臂牆上滿是幽綠色的瑩先,便連整個虛空都變得綠意盎然.

"轟!"

沉悶的轟鳴聲在血液內部響起,緊接著,一股細微的力量宛如蕩諜的水波,以血液為中心,向四周傳遞開來.

"呀!"青月微微張開悄,好奇地低呼一聲.

還不等她的聲音落下,又是一股更強的力量從血液中蕩漾了出來,然後又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速度越來越牧!

越來越強的力量沖擊出去,卻又被周圍的牆壁阻擋,倒翻而回.漸漸地,這片樹心空間的波動變得激烈起來.一兩分鍾後,空間內便已似被颶風掀起了涵天巨浪,強橫的力量狂猛地肆虐著.

開始的時候,懸浮在空中的青月還能穩住身形,畢竟她現在還有著虛靈境界的靈魂力量.可當那力量波動到十數分鍾後,青月那巧玲瓏的身軀卻開始搖搖晃晃,那條裙子也是獵獵飛舞.

青月越發的好奇,那團血液中蘊含的力量,居然如此強大.

"哎呀!"

支撐了半晌,又是一波力量掀了過來,青月的身軀再也定不住,竟被帶著向後面的牆壁狠狠地撞了過去.這個時候,一絲墨綠的氣息猛地沖出圓球,纏繞在家伙的腰間,把她拖了回來.

青月拍拍胸脯,看著依舊端坐不動的聶空和木雪衣,手舞足蹈地低聲叫喚起來:"村靈爺爺,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聶空的血脈力量竟然連我都沖走,那他現在豈不是我都還要厲害了?"

這話時,家伙頗有些郁悶,要是聶空比她都厲害,那她豈不是沒有向聶空討要那種靈寶精氣的資本了.

"當然不是."木祖那蒼老的聲音也變得極低,竟如游絲一般,微微笑道",我的孩子們覺醒血脈的方式與靈族有些不同,得先以母親的血脈力量激發引動孩兒的血脈力量,然後再引動我的一部分血脈力量."

青月恍然大悟,喜滋滋的道:"我明白了,從那團血液沖出來的力量,彙聚了聶空和她母親,還有樹靈爺爺你們三個人的血脈力量."東西松了口氣,又高興起來,眉開眼笑地爬到了墨綠圓球上.

"不錯."木祖笑道",雖血脈力量並非他一個人的,但這力量的強弱卻關系著他心相的潛力.這個過程持續時間越長,力量越強大,那他修煉的心相的起點便越高,將來更是無可限量.反之亦然."

"這麼,聶空的心相會很厲害了."青月笑眯眯的道.

"是啊,現在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刻鍾了,能持續這麼長時間的,在我的所有孩子當中,都是不多見的."木祖贊道.

青月更是眉飛色舞,心相越厲害,聶空現在也就越厲害了.

現在的聶空可以不需要太厲害,而將來的聶空卻得越厲害越好,如果能夠突破靈神,那自然就更妙了,因為那便意味著聶空可以永生不死,而她也不用擔心聶空突然掛掉後,自己也跟著掛掉.當然,最好的結果就是自己先突破到靈神,那樣"生死靈印"的約束也能早點自動消除.

東西笑呵呵地琢磨著,那團血液中的力量卻依舊綿綿不斷地波動開來,而且力量提升的趨勢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約莫半時後.

青月臉蛋上的笑容早已收斂,嗔目結舌地感應著在周圍波動的力量.那磅礴的力量激蕩得越發猛烈,那虛空的博文竟已凝結成了實質,連這片的空間都似被鋒銳的力量撕裂成了無數碎片.

過了好一陣子,青月那兩只青幽幽的眼珠子才眨巴了一下,手撓撓墨綠圓球,不自禁地嘀咕道:"樹靈爺爺,這力量怕是有天"

如果不是有木祖護著,她繼續呆在外面的話,靈魂力量怕是已經消逝.

"丟不多了."

木祖的聲音中也透著難以掩飾的驚奇,"在我所有的孩子當中,在血脈覺醒的過程中,能引動如此力量的,他還是第一個呢.莫非是因為他所修煉的靈力已全部轉化成'靈寶精氣,的緣故.我陰墟半靈族人所修煉的心相幾乎可囊括天下草木,這些草木心相依據潛力,可分為天,地,人三品,便是雪衣和青衣她們的心相潛力,也僅是天品而已,聶空這孩子竟還要超越她們?這個心相品次該如何區分?"

"神品?"

木祖喃喃吐出兩字.

"對,就是神品!"

青月興奮地揮揮拳頭:"居然是神品心相!樹靈爺爺,看況,聶空將來一定能夠突破到靈神了?"

"靈神?"

木祖啞然笑道"'雖這孩子的心相潛力高得驚人,將來的成就也難以估量,可修煉這種事變數太多,有時卻也難下定論.不過,若是不出意外,這孩子修煉到天靈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哦!"

雖沒從木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青月的興致卻是一點不減,正要再些什麼,卻突然發現那團血液中已不再波蕩出更加強勁的力量,而血液外面包裹著的那層殷也飛快地滲入了進去.

璀璨的墨綠瑩光透散開來!

這時,青月才驟然發現,聶空的那團墨綠血液竟已變得通透之極,仿佛已不是液體,而是一顆晶瑩的寶石.看到這種詭異的變化,青月那雙眼珠子睜得溜圓,嘖濤的驚歎聲從口中發出.

"轟!"

驀地,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鳴聲突然在聶空和木雪衣之間的那團血液中炸響,震得青月耳朵嗡嗡不止.一時間,她竟是再也聽不到周圍的任何聲響,似乎這片樹心空間一下子就沉寂了下來.

空間內,力量湧動得更加劇烈,更加混亂,而懸浮著的那團血液,卻已在巨響中爆散開來,墨綠的瑩光恍如滿天星辰,一點點地縈繞在聶空體表.旋即,在空間中湧動的力量也向聶空彙聚而去.

那些血脈力量,一碰觸到星星點點的力量,便在聶空體表凝固下來.漸漸地,聶空周圍凝凝聚的力量越來越多,他的身影也隨之變得模糊起來.數分鍾後,聶空的身軀已被一個墨綠的大繭遮蔽.

沒有了四處肆虐的力量,這片空間逐漸安靜,青月的聽覺也終于恢複.

"呼!"

青月抓抓耳朵,拍拍額頭,如釋重負地出了口氣,然後伸展雙臂做鳥飛翔狀,輕快地飄到那綠雖前面,好奇地繞著她轉來轉去,忽地伸出手指碰了碰.一股強橫的力量彈了出來,東西哎喲一聲,手指都險些折斷.抱著指頭呼呼地吹了幾口氣,青月的臉蛋上滿是驚奇的神色.

木雪衣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望著對面已經完全將聶空身影籠罩的綠繭,眉宇間泛起欣喜的笑意.州才她和聶空雖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受到血脈力量的沖擊,可對那血脈力量的感應卻非常清晰.

聶空或許不清楚引動的力量強大至天靈程度意味著什麼,可作為過來人,木雪衣卻是非常明白,自己兒子將修成的心相的潛力,已超越了天,地,人這三品的范疇,或許真的只能用木祖所的"神品"來形容.

神品心相!

這在陰墟的曆史上還是首次呢!即便是"祖天神羅樹"心相,也僅是天品心相而已!此時此刻,木雪衣對兒子的心相充滿了好奇,也不知這天靈大陸上的哪種草木心相,能擁有神品的潛力?

翩躚玉蝶春?

木雪衣暗暗搖頭.

做為花靈族的祖宗,那種能夠憑借自身之力修成靈神的奇花,如果能夠成為心相的話,的確擁有神品的潛力.只可惜,陰墟半靈族人能以天下絕大部分花草樹木為心相,那翩躚玉蝶春卻是其中的例外.

木雪衣將自己所知的擁有極高潛力的心相在腦海中翻了一遍,卻沒有一個能夠超過天品的.莫非,是一種極普通的心相?當年在天狼山脈流傳了"靈禦城"一脈的那位木宗,心相只是極普通的"雪麒麟樹"按照當時的劃,分,這種心相連地品都達不到,可她最終卻成就了天靈.

這種況極其少見,沒准自己兒子也是其中之一呢!木雪衣輕輕一笑,只是靜靜看著那綠繭,沒再糾結這個問題.

"嗵!嗵……"

突然,仿佛放大了無數倍的心跳聲突然從繭中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