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章 妙用!
第二九章 妙用!



"這些力量是怎麼來的?"

聶空不自禁地問道,心神卻已漸漸鎮靜下來,那力量雖正在瘋狂地左沖右突,卻仿佛長了眼睛一般,全部漣漪了正置身于墨綠海洋中間的自己似乎自己和周圍的力量之間隔著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青月沒好氣的道:"當然是你自己吸引過來的.可惜,這些力量雖然也是生機和死氣融合而成,卻還沒轉化成真正的靈寶精氣,不但奶奶我把它們全部吸收了,馬上就能把本體凝聚出來."

"都是我吸引過來的?"

聶空臉上露出訝異的神色,這次的修煉,他的確是對外面所發生的一切都沒有絲毫察覺.如今感受著周圍力量的湧動,聶空禁不住心中一動,這力量既是由生機和死氣融合而成,應該能被自己吸收,要是能將它們全部轉化成"靈寶精氣",自己的修為別是突破至禦靈,恐怕到虛靈都有可能.

二十來歲的虛靈師?

光是想想,都能讓人心神搖曳.不過,這樣的念頭剛剛冒出,聶空便冷靜了下來,瞧周圍這力量湧動的趨勢,一旦開始吸收,它們恐怕會全部蜂擁而來,不將它們一次性吸收完畢,很難停得下來.

可若是真的這麼做了,不等將其中的一成力量吸收完,這世上估計就沒有聶空這個人了,因為這具身體已經被那力量撐爆.轉念間,聶空突然有些慶幸,還好在修煉時沒有吸收這些力量,不然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可惜了!"

聶空輕輕一歎.

"不可惜,你不是帶著'封靈碑’麼?"青月突然笑道.

"封靈碑?"

聶空心頭微跳,那東西的確夠堅固,要是它能夠存儲這種力量的話,就算再多一些,它也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只是那"封靈碑'要怎樣使用?聶空想到了青月,這東西當初就是被封印在"封靈碑"中,或許……

"嘿嘿,家伙,知道有奶奶我的好處了吧.

青月越發得意,嘻笑著道,"倪昭師那個老家伙早就死了,奶奶我也已離開,現在的'封靈碑’算是無主之物,以你現在的修為是不可能操控它的.當然,只是將其開啟,用來吸納這些力量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回青月例是沒有吊聶空胃口,也沒有翹尾巴,頓了頓,又道,"在'封靈碑’的頂端有個洞,它直通'封靈碑’底部,在洞的深處,有個印紋,將你的靈念烙印在里面,便能開啟'封靈碑’."

"呼!"

心念間,那"封靈碑"已從寵物背包沖出,而後,一道墨綠瑩光沖出聶空眉心,沒入封靈碑頂端的洞口.

那個洞,聶空早就知道,家伙吸收毒霧時便是從那里進去.每次進入,有大片毒霧沖出.

馭獸宗內那個破碎幻界蘸潰的晚上,聶空和龍魁仙二度纏綿.那聶空還打過"封靈碑"的主意,若是事後龍魁仙對他下手,他便會"封靈碑"召喚出來進行抵擋,再讓家伙將里面的毒霧牽引出來.有了"封靈碑"和毒霧,即便那龍魁仙是虛靈師,聶空也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轟!"

那洞底果然刻畫著密集而精神的印紋,聶空的靈念徑直撞了上去.輕微的鳴響中,一股刺痛的感覺從眉心處湧出,而那洞底的印紋卻瞬間亮起,一束璀璨的綠芒從的洞口中沖了出去.

同時,聶空的腦海中也多出了一串串信息,正是這封靈碑的操控方.果然如青月先前所,這封靈碑居然需要到洞靈境界才能真正的操控,在此之前,即便是成為了封靈碑的主人,也只能將其簡單的開啟.

不過,對現在的聶空來,這已足夠.

"開."

聶空口中大喝,眉心綠芒爆閃,封靈碑頂端的那個洞口竟開始急劇擴張,頃刻間,最多只能容納一根拇指的洞便已脹至十米方圓.下一刻,強悍的吸扯之力從洞口延棉而出,頂端的力量紛紛投入其中……

……

"嗯?"

龐碩無比的"千刺墨龍鞭"中傳出了木冷星健並的聲音.身處那片力量的外圍,她異常敏銳地感受到了力量內部的變動.按照她的打算,只要將旋渦爆炸時引發的勁道消磨乾淨,那力量便會自動消散.

只是,這個過程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極為困難.到現在為止,不斷向四面爆發出來的勁道最多只減弱了三成,想要令其徹底的消滅,最起碼還需要在這團力量的外圍支撐一天的時間.

可是此刻,那種不斷沖擊著"千刺墨龍鞭"的勁道卻于瞬息間降低了近乎一半.又過了片刻,甚至連剩余的一半勁道都已完全消散,那團力量不但不再往四周爆散,反而朝中間凝聚收縮.

"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時候,不但木冷星詫異,便連外面的木天妃和木雨霖四人也都察覺到了其中的齊樣,愕然不己.

"呼!"

那圈圈盤繞的"千刺墨龍鞭"疾速縮,里面那團蘊含著磅礴力量的墨碌氣息也露出了它的面目.黑光一閃,"千刺墨龍鞭"落在了地面,本冷星的身影從中分離而出,心相接著融入眉心.

與那團強大的力量抗衡許久,木冷星即便是有木妖桐的藥草心相相助,仍是消耗極大,雙頰有些蒼白.

"冷星,怎麼樣?"四道身影電射而來,木天妃等四人落在了木冷星身畔.

"沒事.

木冷星擺擺手道,眼晴緊緊地盯著那團墨綠氣息,只是這麼一會夫,它竟又縮了一大圈.她清晰地感覺到,那團墨綠氣息並非是體型上的縮,而是所蘊含的力量在飛速地減弱.

"那團力量竟是沖著里面的木空而去?"木天紀似自自語,又似對木冷星道,"難道是木空自己在吸收這些力量?應該不大可能,以他的修為,怎能承受得住如此龐大的力量?那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木冷星皺眉沉思半晌,終是微微搖頭,淡然笑道:"不管怎樣,里面的木空氣息非常穩定,不像是有事的樣子.不然的話,很難對雪衣交代,更何況,雪衣想要蘇醒,還得靠木空的血液."

"……"

木雨霖幾人都贊同地點了點頭,這力量是怎樣消失得並不要緊,只要里面的家伙沒事就好.

在五人的注視下,那團墨綠氣息還在持續收縮,沒一會,便只剩下十數米大,木冷星等人甚至已能隱隱約約的看到里面聶空的身影,在那身影旁邊,似乎還有一道白影,力量應是被它所吸收.

"呼!!"

最後團力量被吸收,那白影竟也跟著消逝得無影無蹤.而後,聶空清朗的聲音響了起來:"五位長老,你們都來了."

木冷星和木天妃等人面面相覷,她們雖對聶空那能夠將所有力量吸收殆盡的東西頗感興趣,卻也沒有問出來.

"木空,你這次摻煉的時間可真夠長的."木冷星長長地呼了口氣道.

"現在過去了多久?"聶空訝異道.

"還差三天,就四個月了."木天妃嬌笑道,"木空,這段日間,我們這些人可都在等著你一個人."

"快四個月?"

聶空著實被嚇了一跳,他最初的目的,只是想通過"陰陽噬靈訣"破開封禁木靈殿的"魔靈黑魔藤",然後進去把母親救出來,如果可能的話,順便再將"陰陽噬靈訣"中的隱患給解決了.

到如今,"陰陽噬靈訣"的隱患倒是解決了,更是順便將修為從化靈二品提升到了化靈四品,更吸收了一團強大的力量,卻沒想到此刻距當初來到這木靈殿外,竟已過去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

之前,聶空的心神一直沉浸在竅中,幾乎難以感覺到時間的消逝.在他的感覺中,也就是四五天的樣子,最多不超過十天罷了!要是早知道耽擱了這麼長時間嗎,他早就暫時停止修煉了.

已經快四個月了,卻不知母親現在怎樣?

聶空心頭微跳,急忙轉身,卻見那片"魔靈黑魔藤"己變得干枯,藤條的縫隙間,可以窺見里面木靈殿的影子,就在眼前的那片藤條中,還有一個巨大的洞口,像是被硬生生撞出來的.

"看來母親已被救了出去."

聶空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要是因為耽誤的時間過長,而讓自己那位母親出現什麼意外,班可就後悔莫及了!

果然,木冷星的聲音很快便在後面響起:"木空,你母親已經被我送回大衍殿中,只是她如今依然昏迷不醒,木祖中了,暗血靈蟲,無力施救,我們也是束手無策,想要她蘇醒過來,溜靠你這個兒子的血液才成.幸好,你只修煉了四個月時間,要是再耽擱過兩個月,就算有你的血液,恐怕也很難再將你母親救回來了."

"還好,還好."

聶空還剛高興多久,木冷星後面那番話便將他驚出一身冷汗,可惜家伙根本沒有時間概念,青月這個生活了千多年的靈藥也不將時間當回事,不然遇到這樣的況,有她們提醒一聲,就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