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章 封靈碑!
第二九章 封靈碑!



仿佛黑夜突然籠罩天地,四周一片漆黑.

聶空的視線完全被遮蔽,濃郁得恍如實質一般的霧氣猶如一條條猙獰的巨龍在他周圍翻滾騰躍……

這時,聶空身周早已繚繞著翠綠的變異木靈力,家伏的本命藥力也混在在這些靈力當中.

感覺到黑霧來臨,家伙興奮得直叫喚.

在它的操控下,那一道道綠意疾速地舞動著,黑色的毒霧如絲如縷地透過聶空體表的靈力,如飛蛾撲火一般鑽入**,然後被它吸收,再變換成一滴滴黑液灑落在火樹銀花的葉片上.

"唳!"一聲淒慘的啼鳴遠遠傳來.那聲音是墨雪雷鷹發出的,!支想到它還是沒能逃脫!

聶空心中微跳,如果不是周圍毒霧迫近周圍後,剛與自己體表的木靈力接觸,便被香香的本命藥力給吸卷了進去,一旦被黑霧真正碰觸,以自己化靈一品的修為,怕是結局與墨雪雷鷹沒什麼區別.

"啊呀呀!"

寵物背包中,"火樹銀花"吸收了毒霧轉化成的黑色毒液之後,分泌色液珠的速度相比以前,提高了數倍,把家伙樂得"手舞足蹈",根須莖葉和花苞上似乎處處洋溢著笑意.

·'嗯?"

聶空眉頭徽皺,毒霧中竟湧出了一股強勁至極的吸力,拖著他的身軀往前面飄去.這個時候,聶空有種陷身泥沼的感覺,那膠吸力來自四面八方,無論他朝哪個方向馳行,都不可能脫身.

"它是吞回縮?"

聶空瞬間判斷出毒霧的行動軌跡,反倒定下心神,安之若素.既然此時難以脫身,那倒不如放棄無謂靖掙紮,跟著這黑霧去看看,爻于黑霧盡頭是否有休麼危險再等著,如今擔心也無用.

主意既定,聶空干脆盤坐下來.

漸漸地,聶空開始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這黑霧中居然蘊含著生機,身體越是往前移動,生機便越是濃郁.

盡管這生機也如"血鱗榴"一般,透露出極為暴虐的氣息,可它確是生機無疑.

如果單是這樣,那也罷了!

可讓聶空訝異的是,這生機竟與草木生機是同一種類型.若是聶空在這里進行修煉,必定能夠將這些生機吸入**.

"難道這毒霧的源頭是某種毒草?"

聶空頗覺不可思議,若是毒草的話,那得是何等龐大的毒草群,才能營造出如此磅礴濃郁的毒霧出來?

了?或許一一一一一一是自己感覺

心念間,聶空手指在眉心一點.隨即,那顆靈種綻放出翠綠的瑩光,聶空的感知能力以驚人的速度開始提升.片刻後,聶空眉頭越皺越緊,他的感覺沒錯,這毒霧中的確蘊含著草木生機!

聶空又是狐疑又是好奇,心中揣測不定.

毒霧中湧出的吸力越來越強勁,聶空往前挪移的速度更快.周圍始終沒有丁點光線,聶空不知身邊景致的變化,但他卻能辨認出自己是被黑霧拖著左彎右繞地前進,似乎經過的是一座迷宮.

"撲通!"

不知過了多久,吸力驟然消散,聶空隨即墜落地面,一股冰涼的感覺湧來,讓聶空不自禁地打了個寒噤.

家伙還在吸收毒霧,恨不得能一下就將它們全吸干.聶空卻不能如它這般輕松愜意,在落地的刹那,就已握緊拳頭,渾身緊繃,時刻警惕著周圍的動靜,一旦出現變故,便能做出最快的反應.

"咦?"

隱約間,似乎有聲低呼響起,音量微弱,細如游絲.

有人?

聶空腦中剛跳過這個念頭,四周的黑霧便竟如潮水般湧動起來.瞬息過後,聶空的視線漸漸恢複,眼中不自禁地流露出了驚奇的意味,他竟被那毒宋帶到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宮殿里面.

地面是黑色的,牆壁是黑色,殿頂是黑色的,甚至連撐起宮殿的十二根圓柱也是黑色的.只是在那圓柱的表層,刻劃著密集的紋路,此時正閃爍著淡淡的合光,讓這座黑黢黯的宮殿變得亮堂些許.

這座巨大的圓形宮殿,共有十二扇敞開的殿門.

聶空便落在其中一處殿門門口,在他眼前,十二道毒霧剛剛從殿門處縮回,往殿堂中央彙聚而去.只不過眨眼間的功夫,那鋪天蓋地的黑霧便只剩下方圓十米左右的一團,在殿中翻騰……

猶如張牙舞爪的凶獸!

在被黑霧吸著前行的時候,聶空多次想象過黑霧的盡頭是什麼模樣,獨獨沒恝到會是一座宮殿!

輕吸口氣,聶空飛快地轉動腦筋……

破碎的幻界是屬于馭獸宗,逕座宮殿想必也是馭獸宗建造出來的,只是不知那毒「紫竟是何物?而且,剛剛進入這宮殿的瞬間,似乎還聽到人聲,若黑霧是人類弄出的,又怎會有草木生機?

聶空越想越是迷糊,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出口距自己只有數米,只是殿門外黑黢黢的,不知通向何方?黑霧若是真有人操控,一旦自己表現出逃跑的趨勢,恐怕頃刻間就會再度被其追上!

猛一咬牙,聶空彈身而起,腳步緩慢地向殿堂中央走去.

"嗵!嗵!

I(Iq;!fl

聲音不斷回響,空閥的殿堂中,除了聶空的腳步聲外,再無其他動靜,極度的壓抑感彌漫開來,殿堂中央的黑霧也似被聶空的舉動所能吸引,居祟如活物一般,迎著他前進的方向波動起來.

聶空即便是膽量再大,看到逕幅詭異的畫面,脊背處也禁不住滲出了細密的冷汗,涼意向渾身曼延.

"嗑!嗵……"

半晌過後,聶空距那團黑霧只有十來米.

這時,聶空才猛然發覺,那黑霧里面好似有一團白芒若隱若現.

"咯咯一一一一一一"

一聲銀鈴般的輕笑驀然在殿中回蕩,那黑霧波動得越發激烈,瞬息間便膨脹了十余米,來到了聶空身前.

果然有人!

而且還是個女人!

聶空心頭猛跳,倏地頓住腳步,眼睛直直地盯著那團黑霧,聲音便是從黑黴當中擴散出來的.

"你是誰?"

聶空眯著眼睛,口中緩緩吐出三字,聲音已經出現,他也不用再疑神疑鬼,心神一定,只覺渾身都輕松了不少.

"家伙,你膽子倒是不!"

清脆的笑聲嘎然而止,黑霧一陣翻湧,"馭獸宗滅亡這麼多年了,你還是第一個無懼毒霧,進入這'封靈殿·的人,真是……寂寞啊!家伙,既然進來了,那就別想著出去了!別擔心,我不會要你性命的,我會一直留著你,讓你天天陪我話,咯咯咯咯,你覺得我這個主意怎樣?"

"你的主意很好!"

"看來你是同意了?"

"沒有!"

聶空搖了搖頭.

那聲音一沉,冷哼道:"同不同意,你了不算,我了才算,進了這'封靈殿’,你還恝出去?"

聲音一落,黑霧翻卷而來,再次將聶空包蓑得嚴嚴實實.

家伙"啊呀呀"地歡呼兩聲,連忙扭動莖葉根須,不停地忙碌起來,黑霧如絲如經地被吸入聶空**,而後送入寵物背包.那株"火樹銀花"的周圍,密集地堆積著分泌出來的色液珠.

聶空卻是面色微變,黑黴這次帶來的並非吸力,而是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在黑霧降臨的刹那,壓力便如浪潮般,排山倒海地從四周撲了過來.毒霧有家伙吸收,可那壓力,它卻抗拒不了.

"呼!"

只過了一兩秒鍾,聶空便面龐通,呼吸急促,似有萬鈞重擔從高空蓋落,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那聲音輕笑道:"家伙,滋味如何?"

聶空一聲冷笑,突然盤膝而坐,運轉"春秋生靈訣",直接在這殿中修煉起來,片片生機從四周的黑霧中不斷脫離.

到了這"封靈殿"內,黑霧所蘊含的生機濃郁到了極點.彈指間,聶空體表已是綠意盎然.

"啊!"

一聲驚恐的尖叫從黑霧中透了出來,仿佛遇到了極度可怕的事,那黑霧一陣翻湧,竟如退潮的江水,慌忙地柱中央退縮,隨後變得越來越淡薄,直至完全從速殿堂里消逝得無影無蹤.

絢爛的白芒綻放,一座近兩米高的石碑在殿堂中央顯露出來!

可即便如此,仍有大片大片的生機從潔白的石碑中散溢而出,在聶空身周凝聚,而後被他吸納.

"啊一一一一一一"

那聲音越發地恐慌,"停下!快停下!你,你,你這個混蛋……你,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呼!"

聶空停止運行"春秋生靈訣",隨即睜開了眼睛,長長地舒了口氣,心中不由得泛起微微的喜意.

不管那聲音的主人是人是鬼,只要黑霧中落舍的是草木生機「便能被自己的"春秋生靈訣"吸收,生機一減少,便意味著生命在消逝.面對著這樣的況,聶空不信她能夠鎮定得下來!

感覺到那聲音里的恐慌和懼怕,聶空便已稍稍放下心來.

"呃?"

四周再無黑霧蹤影,聶空有些疑惑,他修煉時雖聽到了那聲音的呼叫,卻沒有察覺到黑霧的動靜.詫異的低呼聲剛剛沖出喉嚨,聶空的目光儀落在了側面那塊雪白的石碑上,三個血的字眼觸目驚心:封靈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