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 四皇子的實力
第三六章 四皇子的實力



為了讓台下眾人能夠看得更清楚,這第五關便是在高台的第一層階梯處進行……莫星圖右臂下揮的瞬間,四皇子便如一抹幽影,閃電般地在三列衣侍女之間穿梭,手指時不時探向盛放藥草的盒子.

片刻間,四皇子就回到那只躺在階梯上哼哼唧唧的碧影烏骨獸旁,雙掌一揉一搓,藥草被捏成圓溜溜的一大團.他掰開靈獸的嘴巴,那團藥草直接被丟入那張散發著腥臭味的血盆大口中.

"吼!"

四皇子腳尖一挑,碧影烏骨獸嘶吼一聲,龐碩的身軀飛到了數米高空.

台下眾人完全沒想到四皇子會突然做出這樣的動作,都忍不住驚呼一聲,眼睛也跟隨著拋飛的靈獸向上看去,然後又跟著它往下落.

"砰!"

四皇子右掌猛然擊在碧影烏骨獸腹部,靈獸再次嚎叫著高飛而起,同時,可見一道熾烈焰的流光沒入它體內.見到這般景,莊院的人群中再次"哇啦啦"的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靈獸驚慌失措地擺動四肢,再次墜落.

"砰!"

四皇子左掌抓住碧影烏骨獸的前肢一掄,右掌轟然擊中靈獸的腹,于是,靈獸第三次慘叫著騰飛.

向來在眾人面前保持優雅形象的四皇子,臉上掛著前所未有的冷酷,碧影烏骨獸拋起的高度越來越低,他雙手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到最後,雙掌竟如蝴蝶穿花一般在靈獸的軀體上閃爍.

"砰!"

"嗷!"

"……"

猛烈的撞擊聲,淒慘的嚎叫聲交相混雜,綿綿不絕.

那只可憐的碧影烏骨獸便像是玩具般被四皇子隨意地擺弄著,被封禁力量後又服用了毒藥的倒黴蛋沒有絲毫的反抗余地,沒叫多久,碧影烏骨獸的聲音就變得嘶啞,然後變成了哼哼聲.

眾人看得眼花繚亂,目光隨著那只靈獸轉來轉去,口中不時發出無意識地驚叫,他們的已緒完全被調動起來,只看得心蕩神馳.恍惚間,仿佛自己化身成了四皇子,盡地蹂躪著那只靈獸.

"好!四皇子殿下的實力在第五關算是完全施展了出來,以火靈力直接震開藥力驅解毒性,速度比煉制靈藥更快."已經從裁判席移到第一層階梯處的裁判都不時頷首,伏爾榮更是贊歎不已.

"是啊,和四皇子相比,那四個丫頭都差了半籌."慕子思捋著胡須,神色間頗為感慨.

"這主要還是四皇子的修為已至融靈境界,那四個通靈的丫頭即便是想如此施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練天心道.

"天心老弟,子軒過後,就該你的徒兒上場嘍,你覺得他能否成功?"成飛流哈哈一笑,心中頗為高興,做為裁判,不能以私人感干預勝負,但是看到自家子弟表現如此出色,他也是難掩喜悅.

"不好."

練天心微笑道.

的確是不好,本來看到成子軒展現出如此手段,他對聶空的信心已稍有不足,可轉念一想,在上午第四關那種極其不利的況下,家伙都能夠合藥成功,不准這第五關也會有奇跡出現.

當然,如果是換做聶星云,這個時候的回答肯定是不會有半分否定的意味.

"嘁!"

裁判席前,慕靈看著成子軒迅疾無比的手法,忍不住撇撇嘴嘀咕道,"那只碧影烏骨獸真夠倒黴的,居然碰上了我們的四皇子殿下.激發藥力,在地面就能夠完成了,非得這麼拋上拋下的,累不累呀."

玉青冠神色不變,只是眼光一閃,顯然也是很有同感.曲馨儀抿嘴一笑,道:"不這麼做,我們的四皇子殿下怎能吸引足夠的眼球和關注呢?這樣的事,他可是每年都要做個好幾次喲."

蘿莉完全和慕靈她們站在了同一陣線,揮舞著拳頭道:"這種人最討厭啦,稍微有點實力就不停地顯擺,然後又裝出一副溫和謙遜的樣子,惡心死了,希望大騙子呆會能夠打敗他."

沒想到顧琦把話得這麼直接,曲馨儀和玉青冠不覺莞爾.慕靈笑道:"顧琦,你不生聶空的氣了?"

"誰的?"

蘿莉臉蛋一揚,黑溜溜的眼睛立馬豎了起來,"那個大騙子也是個大壞蛋,不過他比這個裝模作樣的要好那麼一點點,嗯,就一點點."

著,蘿莉伸食指,然後用拇指按住,只露出短得可憐的半截指甲片,以示聶空只比成子軒好那麼一點.

"嗷!"

連哼哼聲都有氣無力的碧影烏骨獸突兀地嚎叫了一下,聲音居然異常響亮,把包括慕靈,顧琦她們在內的看客都嚇了一跳,再一抬眼望去,卻見那靈獸在半空掙紮的動作變得激烈起來.

砰砰砰砰……

四皇子雙掌拍擊靈獸身體的動作再次提升,竟在靈獸身周蕩起了圈圈殘影,令人目眩神迷.與此同時,碧影烏骨獸的吼叫聲也變得越來越亢奮,仿佛體內被毒素壓制的生機在快速恢複.

"砰!"

驀地,四皇子化掌為拳,擊在靈獸的脖頸上.碧影烏骨獸壯碩的軀體轟然墜落,在高台上砸出一個深坑.靈獸張開嘴巴憤怒地咆哮一聲,猛地翻身而起,覷准高台側邊的空隙飛馳過去.

一名中年男子大步躍出,一把扯住它的尾巴將其掄至半空,而後一條粗壯的鎖鏈緊緊套住了它的脖子.碧影烏骨獸不甘低吼著,卻也不再反抗,乖乖地被那中年男子牽回到幾名裁判跟前.

"這麼快就讓他成功了,聶空想勝他很困難."慕靈心里有些擔憂……

……

"六百下!居然只用了十分鍾,實力真的不錯!"

嘀嗒聲驟然停止,聶空在高台後面自自語起來,緊接著便聽得轉院中爆發出一陣驚天動的喝彩.啪啪啪啪的掌聲彙聚成一股洶湧澎湃的洪流,那強勁的聲浪幾乎將大木棚的頂部都給掀飛.

"聶空!"

掌聲未歇,已有人呼叫聶空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