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六章 大師的承諾
第A六章 大師的承諾



健肌壯骨湯自然不錯,聶空在把藥方獻出來之前就已經深思熟慮過了.這靈藥的效力頗強,如果人人都能像他那樣把藥力吸收得干乾淨淨,那對孩童來確實過猛.但是,沒有"九轉金針術"幫助,能吸收五到六成就不錯了,而這個分量的藥力對剛接觸修煉的孩童來正好合適.

察覺到周圍那些疑惑的眼神,練天心道:"天心子,須蝴蝶草和水晶玉蓮子搭配後能中和赤魔花中的毒性,這個老夫也是前幾天聽五長老起過,你們不知道倒也正常.家伙,可否告訴老夫,你是如何得到這藥方的?"著,目光轉向聶空,臉上露出了少見的溫和之色.

聶空笑道:"當然可以.我從體弱多病,十多年來服用過大量的藥草和靈藥,對它們的藥性特別熟悉,這配方就是我前些天自己琢磨出來的.後來試用兩次,效果非常不錯,否則,現在的我還是瘦得跟骷髏一樣."實際上,以前的那個聶空雖服用了很多藥物,但對它們一竅不通.

"哦?"

練天心聞,身影一個閃爍便出現在聶空面前,手掌搭在了他肩膀上.聶空沒有躲閃,也沒必要躲閃,練天心是五品靈藥師,最起碼都有禦靈修為,他一出手,聶空沒有任何閃避的余地.

刹那後,聶空只覺有道灼熱的氣息從肩膀透入體內,並疾速蔓延開來.眨眼間的功夫,那股熱流便散布到四肢百骸.聶空知練天心是在探查自己體內況,心中並不擔憂,人體內的九大隱**,這天靈大陸的人根本不可能察覺,家伙如今窩在瑤池**內,不虞會被練天心發現.

果然,片刻間,那熱流便如潮水般退卻至肩膀處,而後在練天心抬掌之時,消逝得無影無蹤.

見聶空神色坦然,練天心贊許道:"嗯,你的肌肉,骨骼的確是在最近幾天才健壯起來的.之所以能如此,想必是你體質特殊,將這'健肌壯骨湯’的藥力徹底吸收的緣故."頓了頓,練天心將藥方折疊起來,"家伙,你這一品靈藥配方老夫收下了,你想要用它換取什麼東西?"

總算要達成目的了,聶空喜道:"多謝天心大師,我想要五十斤香絲琉璃根和五十斤龍芽藻,再加二百金幣."聶空早就估算過,像這種非常簡單無需煉制的靈藥,其藥方也就值個一萬金幣.香絲琉璃根和龍芽藻都是一百金幣一斤,可以各換取五十斤.那二百金幣則是順帶的.

練天心撚著頷下暗色的胡須,頷首道:"香絲琉璃根和龍芽藻,老夫各給你加十斤,以後你若是琢磨出其他藥方,不管對錯,都可以直接來這煉藥堂找老夫.青明,你去取二百金幣來,風妍,呆會你帶他去靈藥堂取藥."

隨後,練天心沖那聶麻子冷哼一聲,"至于你,以後便做風妍的助手,什麼時候能夠獨自煉藥,老夫再通知你."完,練天心朝聶空微一頷首,便背負雙手,赤著腳向樓梯處走去.

"是!"

眾人如夢初醒,聶青明,聶風妍和聶麻子躬身應道.

其中聶青明是個三十五六歲的男子,用一種不知是羨慕還是嫉妒的眼神看了聶空一眼,便匆匆向左側的那扇門跑去.聶風妍則是剛才護住聶空的中年女子,看向聶空的眼神中滿是柔和的笑意.

聶麻子卻是如喪考妣,欲哭無淚:只不過和這個兔崽子吵鬧了一頓,就停了老子煉藥的權力,還把老子發配給一個年紀比自己大,輩分比自己低的女人做助手,至于麼?聶麻子那張麻子臉陰晴不定,他不敢對練天心不滿,可看向聶空的目光卻異常凶狠,仿佛聶空玩了他老婆.

其他靈藥師,神色則要複雜得多,可心里無一例外都對聶空又羨又妒.

不管藥方對錯,都可隨時來煉藥堂找天心大師,這個承諾有多重要,他們再清楚不過.要知道即便是天天呆在煉藥堂里的他們,也從來沒有在天心大師那里得到過這樣的待遇,沒想到這天大的幸運竟降落到這個子頭上.

如果這子是靈藥師的話,那絕對是他天大的造化.畢竟有了天心大師的承諾,等于是可以隨時來向他請教煉藥方面的知識.可惜,這子不懂煉藥,真是暴殄天物!一時間,他們都恨不得能和聶空調換個身體……

……

半時後,日落西山.

迎著映照而來的瑰麗霞光,聶空扛著一二大三個鼓鼓囊囊的袋子,樂呵呵地向家里走去.他的右手時不時伸進一個麻袋里面,掏出些香絲琉璃根塞進嘴里使勁咀嚼,簡直把藥草當成了零食.

想起自己背著藥草離開靈藥堂時,兩只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的聶青鋒和聶青洪,聶空便有些好笑.

"東西,一百二十斤藥草夠你吃長一段時間了吧."走進一處偏僻的巷道中,聶空悄悄將三個袋子塞進了寵物背包.

"啊……呀呀……"家伙正忙著吸收藥力,沒空搭理聶空,無意識地在那不停地哼哼著.

回到家中,花眉正准備飯菜.見到聶空,她臉蛋微,很是羞澀,不過那枚聶空插好的玉釵並沒有摘下,一直留在頭上,而且挽起的云髻上還多出了一朵珠花,那也是聶空中午買回來的.

最近難得碰到清閑的時刻,聶空干脆坐在灶前幫忙燒火,看著花眉眼神躲躲閃閃地忙碌著,倒是別有一番趣味.天色越來越暗淡無光,時間便在這種略帶些曖昧的氣氛中飛快地逝去.

晚飯後,聶空回到臥室,靜靜地盤坐著,上身的衣物已全部剝除,面色在搖曳的燭光下顯得頗為肅穆.

默默運轉五星挪移訣,聶空將自己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後,左掌驀地憑空多出了九枚金針.

金光不斷閃爍,聶空手起手落,一枚枚金針毫不遲疑地依次紮入九大隱**,速度竟是快到了極點.

"嗡!"

數秒後,聶空手撚天針,激烈的嗡鳴聲從遺留在體外的半截金針處震顫而出.體內,九枚金針仿佛串連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針頭極有規律地做著輕微顫動,經脈隨之劇烈地膨脹收縮.

霎那間,體內沸騰燃燒,足少陰膽經和足厥陰肝經這兩條經脈內凝結的靈力,在九枚金針的刺激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全部融化消解,磅礴的靈力猶如潰堤的洪濤一般,向靈神三竅滾滾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