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章 天才
第一四章 天才



修為太低,寵物背包不能使用太過頻繁!

聶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有些苦惱地進行檢討.等腦子稍微清明點,聶空才開始運轉"五星挪移訣".靈力果然神妙,很快,聶空便身體清爽舒泰,可惜的是,腦袋還是暈迷,似乎沒起什麼作用.

好在後遺症沒持續多久,天色大亮時,聶空又神采熠熠起來.

"藥鼎幻身!"

聶空抖擻精神,將意念集中在瑤池**內的**苗身上,想象著藥鼎的模樣,腦中低喝出聲.

"啊呀呀."

一聲輕喚,**苗果然變成了一尊藥鼎.

聶空目瞪口呆,香香的確幻化成了藥鼎,可那藥鼎卻停留在丹田內部,而且只有兩個手指頭大,綠幽幽的鼎身上有著絲絲淡紫色的紋路,它就這麼架在"靈神三竅"上,而原本**苗居住的"瑤池**"里則只剩下那團墨綠血液.

"這也太了吧."

好不容易從呆滯中恍過神來,聶空啼笑皆非,這麼的藥鼎怎麼煉藥?何況,他還在自己的肚子里面!在妖魔游戲里,召喚出來的藥鼎足有一尺多寬,在身邊環繞盤旋,非常的拉風.

"啊呀呀,啊呀……呀,啊……呀呀……"家伙很不滿地連叫好幾聲,似乎在,你自己這麼弱,根本不可能把藥鼎召喚出身外,而且香香才一階,便變幻出這樣的藥鼎已經非常非常厲害了.

"原來怪我."

聶空滿面羞慚地捏了捏下巴,修為太差勁,連寵物都敢取笑.自嘲地笑笑,聶空郁悶起來,這可怎麼煉藥呢?

"啊呀呀."

香香歡快地叫道.

"吃?"

聶空訝異的道.

他和家伙心意相通,能夠輕松地從它的叫聲中捕捉到正確的意思,也能夠通過心靈間的聯系,輕易探查它的想法.家伙沒錯,就是一個"吃"字.聶空把藥草吃進肚子,然後將藥力集中到靈神三竅,由家伙自動吸收相應的份量進入藥鼎,聶空負責輸入靈力煉制就成.

"從肚子里提取藥力煉制?這樣的藥誰敢吃?"

聶空干笑了兩聲.要是他知道自己吃的靈藥是別人已經吃過一遍的,肯定會作嘔,簡直太……惡心了.

"啊……呀呀……"

家伙很得意.

翻譯**類語就是:那就沒辦法了,除非主人自己有能力把藥鼎召喚出去,或者等香香升到六階.

等你升到六階,那得到猴年馬月,升一階就搞掉了我積攢了這麼多年的六成藥力,想升六階,就算把一千個藥罐子聶空榨干都沒用.聶空暗暗嘟囔一聲,無奈的道:"好吧,你現在能煉什麼靈藥?"

"啊呀呀."翻譯**類語是:……

"什麼意思?"

"啊呀呀!"翻譯:……

"……"

我擦,原來沒什麼意思,沒什麼意思你叫什麼叫?聶空哭笑不得,暗爆了句粗口,**苗到底是**苗,真的太嫩了.

聶空琢磨起來,在妖魔游戲里,一階,能煉十級的藥物,對應成這個世界,會不會是……一品靈藥?

天靈大陸的靈藥共分九品,一品靈藥算是最低的了.

聶空前身所服用的都是一品靈藥和一般藥草,就他那瘦弱的身子骨,聶青陽,根(這兩個字連在一起居然河蟹)本不敢給他服用二品以上的靈藥.至于那"回春露",其實也是一品靈藥,不過,在一品靈藥里面,他的藥效起碼能排進前三.

回春露的配方其實很簡單,只需五種藥物,一般靈師都知道,聶空也隱隱約約有點印象.只是這種藥雖只一品,可煉制起來卻非常麻煩,就算是經驗老到的高級靈藥師,也經常會失敗.

否則,回春露售價不可能高達一萬金幣.

"正好要還聶風行一瓶'回春露’,要不就煉制這種靈藥試試,讓那王八蛋喝老子的口水."

聶空心中一跳.

對于那聶風行,聶空頗感奇怪,那天他未能得逞,按理應該早就找上門來討要回春露了,可這幾天卻一直沒見他的身影.聶空可不會以為聶風行突然轉性改做善人了,肯定是在醞釀其他的陰謀.

既然有了藥鼎幻身,還是早點把回春露煉制出來試試,若是失敗,那就用"健肌壯骨湯"配方去煉藥堂換一瓶.

"藥鼎召喚出來已經四五分鍾,還剩下二十五分鍾左右,全力奔跑的話,十來分鍾應該能到靈藥堂,選藥花五,六分鍾,出來後還有時間煉藥."飛速計算片刻,聶空從床上蹦起,一陣風似的沖出房間.

"嫂嫂,早."

花眉穿著淡綠色的布裙,在外面清掃著庭院,叔叔病的好轉,讓她的動作都輕快了不少.聽到招呼聲後,花眉抬頭一看,就見只穿著褲衩的聶空嗖地從身前閃了過去.怔了一怔,花眉突然面耳赤起來,哎呀,叔叔也真是的,就這麼光著身子就跑出去,還指不定怎麼被人笑話呢.

正躊躇著要不要拿上衣服追出去,聶空就以更快的速度溜了回來,老臉微,真是太丟人了.

花眉俏臉更.

不到二十秒,聶空再次跑了出來,尷尬的笑道:"嫂嫂,我去靈藥堂一趟,然後再回來吃飯."灰溜溜地出了庭院.

"好."

看著聶空狼狽的身影,花眉臉有點發燙,卻忍不住噗嗤一笑,頓時如玫瑰綻放,美不勝收.

響亮的腳步聲在巷道中振蕩開來,驚動了不少晨起的聶家族人,一些認識聶空的族人愣了半天後,才愕然驚醒,這不是聶青陽家的二子麼?怎得形貌大變,還跑得如此之快,這還是幾天前的那個病秧子麼?

一處屋角,剛起來的武童,二林和三木面色陰沉地望著聶空的背影.幾天過去,三人神色都憔悴了許多.

二林摸著後頸,憋悶的道:"武童大哥,好幾天了,我和三木的隱疾還是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可這藥罐子倒好,那天還半死不活的,像是剛從棺材里鑽出來,現在卻跟變了個人一樣."

"你,他不會是在騙我們吧?"

"……"

——————————————————————————————————————————————

靈藥堂門口.

"見過青鋒族叔,青洪族叔."聶空喘著氣拱手道,即便是調動了靈力,這般全力奔跑,還是把他累得夠嗆.

"你是聶空?"

看著眼前這個風風火火跑過來的少年,聶青鋒滿臉僵硬,"怎麼才一天,你就變成這樣了?"昨天的聶空是瘦巴巴的不**樣,而現在的聶空雖然還顯得瘦削,卻正常了很多,且渾身都透著股精神勁兒.

"哼."

聶青洪不冷不熱地哼了聲,眼中同樣露著驚奇.

"吃了點靈藥,結果就變這樣了."聶空笑道.

"就是你昨天拿的藥?這麼神奇?"

聶青鋒雖是驚異,倒沒詢問聶空拿的是什麼藥物,畢竟這事比較**.好一會兒,聶青鋒平複心,看著聶空笑道,"對了,你子昨天才拿完藥,今天這是來干什麼?還是來取藥?"

"是啊.反正一月能取兩次,什麼時候來都一樣."聶空道,"青鋒族叔,那我就先進去了."時間緊迫,不能浪費.

"等等,聶空,我看你的修為好像提升了不少?"聶青洪突然開口道.

"呵呵."

聶空微微一笑,右掌在石獅子上拍了拍,而後快步進入靈藥堂,身後,石獅表面圖案隨即變幻,最後形成四字:聚靈五品!

"聚靈五品?!"

聶青鋒和聶青洪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抹震驚,昨天還是聚靈三品,今天就已聚靈五品,這速度未免太快了?難道昨天他拿的藥物不但可以健壯身體,還能提升修為品級?

聶空沒看到兩人的表,但他猜得到.這次,聶空完全是故意的,就算聶青洪不詢問,他也會找機會將自己的修為展現出來.

在聶家,低調裝B是行不通的.

一邊淡淡的裝低調裝B,一邊又因別人輕蔑,鄙夷地把自己看成真B而抱怨憤怒,那是傻B才會干的事.

聶空不能低調,因為他很清楚,就算自己還了"回春露",聶風行還是不會善罷甘休,最多只是消停一段時間罷了.

盡管有聶家族規在那,可聶風行畢竟是族長兒子,而聶空只是旁系族人,且實力低微,兩者差距太大,聶風行有的是辦法對付他.以前,聶空之所以平安無事,只是聶風行從沒將他這個快死的病秧子放在眼里.

現在不同了,聶空實力不行,要想保護如花似玉,花容月貌的嫂嫂花眉,他就必須將自己的潛力展現出來,只有這樣,才能引起家族的重視,讓聶風行這樣的混蛋有所顧忌.聶空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聶家就會崛起一位"天才中的天才".

天才,無論是在哪個家族,都是重點關注對象.至于天才中的天才,那就更加能令家族側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