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巨龍飛舞的蒼空 三百五十八、被揭開的謎底
他一直以為海克是自己的敵人,然而蘇醒過來的黑龍之王似乎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敵意,反而更多的是被出賣的憤怒;

他一直相信著埃德加,盡管他的前身孟德斯鳩曾經威脅過自己的生命.並且多次展現出殘暴和殺戮的天性.然而長時間的相處讓他幾乎習慣了埃德加的存在,也習慣了那個對自己沒有任何威脅,甚至一心依賴著自己的小銀龍.然而今天埃德加的表現,卻像處心積慮地設下了一個套,不但算計了海克,還把自己利用得淋搏盡致.

他張張嘴,想要責問面前得意洋洋的銀龍,卻震驚地發現,自己居然發不出聲音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小閱埃德加收回了右前爪.剛才他順手在閏采爾身上丟了個沉默術,似乎懶得跟他辯解,"不需要解釋什麼.我埃德加,從來不會被感情左右自己的行動;我只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情!我和海克本來就是一體.現在不過是重新合並而已!一個天空下,只需要一個星辰吞噬者,如此而已".

他停頓了一下,反手拾起掉落在的上的紫雷龍皇,嘲諷地望著暗淡的刀身:"海克大概沒想到有一天又會栽在這柄劍上,也罷,他的曆史使命已經結束了,就作為他的陪葬消失在這里吧."

銀龍捏碎了劍柄上的龍鱗,將寶石的粉末紛紛揚揚地灑進了風里.紫雷龍皇徹底失去了雷電的光芒,輕輕爆炸了一兩聲,最後只剩下一塊灰蒙蒙的魔晶石.做完了這一切.埃德加這才轉向呆立著的閏采爾,嘴角浮現起譏消的微笑.

"我不會傷害你的.畢竟這幾年是你保護著我.還替我弄出來現在的軀體,又讓琪兒老媽保護著我的幼安.我能重新恢複年輕巨龍的形態,也是你一只只地捕捉墮天使換來的.因為這些,龍墳迷宮的仇咱們兩清了.而且.我會給你一個千載難逢的禮遇:閏采爾,你願意跪倒在我的腳下,以你最重視的事物之名發誓,永遠忠誠于我,成為我在人世間的使者麼?只要你奉獻上你的忠誠,無論是巨龍,土地,美女還有榮耀,一切都將匍匐在你的面前,你的所有願望都會變成現實!你將成為整個大陸的王!凌駕于所有魔神血脈者.甚至所有魔神之上的強大帝皇!"

"呸!"閏采爾重重地唾了一口,忽然發現自己能說話了.他抬起頭,望望對面的埃德加,鄙視地白了他一眼,無不嘲諷地反問道:"是要給我施加一個.主仆契約,還是要我出賣靈魂給你?哦,說不定還要把我改造一下,像那些使徒一樣弄個墮天使之魂什麼的.那樣的帝皇有什麼意義?傻子才會答應你!再說了埃德加,你有什麼資格能給我這些?就算你封印了海克,現在你也不過是一條普通的巨龍,力量甚至還不如帕羅林卡!在你欺騙過我一次後,我憑什麼還能相信你?.

聽著閏采爾的這番話,銀龍驀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饒有興趣地望著質問自己的男人,半晌才安靜了下來:"現在的我當然不行,但如果是大龍神呢?那個凌駕于所有魔神存在之上的遠古巨龍.山閏,既然我提出了這個條件,索性把原因也干脆告訴你.四百年前為什麼我會受到全帝國的通緝呢?因為我侵犯了魔神的領域啊!我想要的是 大龍神的位置!" 他瞅瞅閏采爾,見他似乎不怎麼驚訝.不禁有些加重了語氣:"不要以為我是說笑,事實上,之差一步就徹底成功了.知道嗎,帝國也有法師和術士,也有使用神明之力的牧師和祭祀,為什麼魔神血脈者能占據統治地位這麼久,其他的施法者卻只能是他的附庸呢?因為龍類盟約.這個銘玄在靈魂里的玩意兒,給予了封獄帝國的貴族們超出想象的強大魔力,使得他們能分享和放大龍族的力量,徹底壓制了其他魔法分支的發展.但我在四百多年前就已經發現,這實際上反而是諸神給予凡人的枷鎖.盡管魔神血脈者擁有的魔力接近于神,可卻始終無法踏入神的領域,就是因為龍類盟約給凡人和巨龍的力量加上了一道約束.就像通往神之路的大門裝上了堅固無比的鎖.只要打開了這道鎖,那些力量已經處于頂端的人或者巨龍.就會有機會踏入神之領域."

他停頓了一下,讓閱采爾能稍微理解一下自己話語的意思:"我發現了這個秘密,只需要破壞初始盟約,把對魔力的狂皓從人世間徹底抹去.大門就會重新開啟.這需要三個條件:第一.根除簽訂初始契約者的後裔,也就是帝國的黃金皇族,現在他們只剩下三個可憐的小家伙.殺起來容易得很

"梅麗婭!"閃采爾立刻想到了隕星皇城的小女皇,注意力全部被集中到了埃德加的話語上.

"第二,毀掉篆刻有初始盟約的神器.

你所知道的龍神武裝,實際上就是記載著初始盟約各個部分的器物.而最重要的就是法王7審判,對巨龍具有奇效的可怕武器.現在好像是被卡薩拿在手里吧".

這個閏采爾有印象.在落日丘陵的最後一戰里,法王?審判粉碎了龍王海格拉斯的致命一擊,還將他短暫封印了起來,凡弄林卡大公希爾德布里特失去了姚老的機後卡維肯隨談起過那白金的小圓盤.

只要是龍,對卡薩而言就沒有任何威脅.這就是卡薩基本處于無敵的原因之一.想到這里,閱采爾不禁輕歎了口氣,心里的負擔放下了大半.就算埃德加實力恢複成四百年前又如何?只要卡薩出手,他就只有逃命的份!

想到這里,閏采爾忍不住快意地大笑了起來,讓埃德加不快地皺起局.

"你放棄吧,埃德加,身為巨龍居然把算盤打到了卡薩大人的頭上.這也太荒謬了.告訴你,就算全封獄的巨龍集合在一起.也不是卡薩大人的對手,所有試圖對他不利的龍都只有被砍腦袋的份!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你也想到了."埃德加撇撇嘴,"那麼我需要你幫助的原因.你大概也明白了吧

"當然閏采爾譏諷地白了他一眼,"既然巨龍無法對他出手,那麼找個普通人去做就行了.像我這樣實力高超,又是他親信愛將.還是他未來妹夫的男人,絕對是最合適的人選,成功幾率比其他人高多了.不過埃德加你也太小瞧我閏采爾了!我是那種會背叛主君的混賬嗎?告莽你,是卡薩一手提拔的我,給我機會從一個被人瞧不起的山賊爬到了現在的位置!他還不顧身份的差別把妹妹許配給我!這種恩遇,你怎麼會以為我會為了一個看不見的大餅就出賣他?呸!"

"這不算什麼,我親愛的小閏."埃德加不怒反笑,坐起身來慢悠悠地指教著他,"他只不過是你的墊腳石,我的朋友.你瞧,我經曆過那麼多歲月,著見過至親的好友因為女人而反目,忠誠的部下為了領地和榮譽殺戮自己的主君,同胞的兄弟在利益面前變成了殊死的仇人.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你瞧瞧,卡薩雖然對你不錯,可他能給你的.最多就是一大塊領地,一個親妹妹,當你強大得讓他害怕的時候,他就會忘記自己曾經的寬容,想方設法除掉你.而如果你除掉了他,你就是這世上最強大的王者了!伊莎貝拉也許是沒了,可其他家族的美女任你挑選,難道一片森林還趕不上一片樹葉?卡薩才是你的障礙,是他封死了你的上升空間,只耍他還活著.你一輩子不過是他的鷹犬和走狗,一輩子都要活在他的陰影之下!你能容忍嗎?你能承受嗎?. "不要說了!"閱采爾幾乎是怒吼了出來.黑色的地獄之火從他的身上猛烈地噴湧了出來,黑珍珠似的龍鱗刹那間將他覆蓋在了其中.半龍化的閏采爾雙眼燃燒著憤怒的火焰,如鉤的利爪折射著銀色的夜光.綻放出殺氣騰騰的色彩.閱采爾像一頭凶惡的猛獸般緊盯著銀龍,一字一句地從牙縫里擠出低沉的話語來:"埃德加,你幫助我熟悉了龍焱之力,讓我的力量能更上一層.還指導我學會了使用精巧的計謀.對此我一直是很感激你的,也正因為這樣,我把你當做我的朋友,願意為了你去做一些事情.我真心信賴著你,相信你對海克的了解而說出的話一定是事實,這才答應你設下封魔陣,但這結果,,埃德加,當你出賣我的那刻起,想必你已經對我的反應有了心理准備.不論是為了梅麗婭,卡薩和伊莎,還是為了我自弓.你都必須付出代價!現在就為自己的愚行懺悔吧!"

話音未落,雷炎的暗紅色光輝在夜空中轉瞬即逝,將飛起的銀龍淹沒在紅寶石般的光輝里.巨龍的身軀抵擋不住這滿溢著力量的一擊.如敗絮般分散了開來,紛紛揚揚地散落在空寂的冥想世界里.然而埃德加的笑聲卻沒有隨著軀體的消散而敗亡,依舊在深邃的天空中回

著.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閏!非常好,那麼以後再見了.不過,出去以後要小心哦,我給你准備了一份有趣的禮物."

空間里猛地震顫了一下,埃德加的氣息隨即徹底消失了.閏采爾睜開眼,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中蘇菲公主的寢宮里,孤零零地坐在設置了魔法陣的大衣櫥里.他的對面只剩下一小撮銀白色的粉末,埃德加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而冥想世界的戰斗似乎也對現實產生了影響,暴怒的雷炎不光燒掉了埃德加,連閃采爾的衣服也連帶著一起玩完了.男人順手扯下一件還算完好的裙子綁在腰上,呆呆地思考了一會兒.一時間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

"哈啾,好冷,"看來得趕緊換衣服了."閏采爾想到這里,推開櫃門走了出去,卻忽然發現外面兩個人影正如風般纏斗在蘇菲的寢宮里.手持著黑色魔刃的,是吸收了閏采爾部分龍焱之力的小公主蘇菲,而和她對戰的卻是手持風之刃的克里斯蒂娜.不知怎麼跑到這里的娜娜從眼角里瞅見了閏采爾半裸的模樣,忍不住尖聲叫了起來.

"大人,你怎麼會在這里!還,還穿著蘇菲殿下的衣服!埃德加說你對小公主有企圖原來是真的!"

"呃閃采爾頭痛欲裂,忽然有種想用頭撞牆的沖動,"***埃德加,你贏了!"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