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巨龍飛舞的蒼空 三百二十六、安德烈斯家的熊伯爵
帶著泣樣的使命,閏采爾很快就踏卜了北卜的征:波琳給他的建議是必須擊敗威逼亞述山脈的卡拉達曼爾,造成大軍來援的



"你最好了解一下這個對手她如此說道."據說他的軍隊里只有一條巨龍,卻逼得擁有兩條巨龍的赫洛拉狼狽而逃,實力絕對不可小覷小閏,絕對不要小覷敵人. .

小覷敵人嗎?哼哼."閏采爾不經意地笑了起來.按照地圖上所示,直接前往亞述山脈必然經過卡拉達曼爾的軍隊駐紮地.所以要繞一大個.圈子.然而閏采爾卻不想這麼做.

,王琺比北

"小帕,我們去見見那個卡拉達曼爾吧!"他俯下身對黑耀火龍說道."百聞不如一見,親自去試試對手的實力才能做出最准確的判斷吧?"

"那樣好嗎?小母龍猶豫了一會兒,"不按照堤琳殿下的安排,"

"切,你膽子越來越小了!"閏采爾對帕羅林卡的建議呲之以鼻,"真神教的教宗都被我殺死了,那個安德烈斯人難道比手握創世之書的教宗還強嗎?"

"那要是堤琳殿下責備你,別把我也拉下水!朱利安姐姐很凶的!"帕羅林卡變相同意了他的說法,"可是,敵人的營地在哪里啊?"

"直接去亞述山脈好了!到了那邊,就算我們找不到敵人在哪里,敵人也會自動找上門來的.不獵殺落單的龍類盟約者.難道要等他和大部隊彙合嗎,哈哈?"

"真是被大人你給打敗了."小母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想想狩獵的敵人想打一頭蠢笨的豬.結果卻發現豬皮下藏著頭猛虎的樣子,實在是很令人期待呢!

亞述山脈的密林深處,閱采爾最想見到的卡拉達曼爾卻整天窩在營帳里.用熊皮縫制的大帳春光流露,翻飛的大被下不時可見肌肉虯結的身軀重重沖撞著香汗淋漓的雪白**.男子粗重的呼吸和女子甜膩到極點的嚶嚀混合在一起,嚇得周圍的守衛們自動躲到了聽不見的地方.鐵青著臉假裝什麼都沒發生.

"艾麗蜜絲,你是獄雷的間諜是不?動得這麼用力干嘛,想在敵人打過來的時候讓老子腰直不起來嗎.哈哈!"卡拉達曼爾戮力以戳.一邊爽快地發出低沉的吼叫.他身下的女人胸口頓時就是一陣波濤洶湧.白花花的直晃眼.她散亂的額發因為汗水而緊緊貼在腦門上.露出當中一根小小的黑色犄角來.名為艾麗蜜絲的女人真實身份是卡拉達曼爾的盟約者,一條摩天黑龍.

這樣的交歡持續了足足小半天.安德烈斯的大將才心滿意足地掀起門簾,**著上半身走了出來.這是個久經沙場的猛將.一米九的身軀雖然有些瘦削,可肌肉卻十分結實.大大小小的傷疤密密麻麻地分布在黝黑的肌膚上.看上去格外紮眼,不過伯爵卻常常在部下面前誇耀"這才是男子漢的勳章".在他的身後,艾麗蜜絲媚眼如絲,臉上兀自帶著兩片春意的紅霞.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情意十足地軋在卡拉達曼爾身上小手不時偷偷掐在男人軟肉上.

"戰爭,女人和酒,才是人生三大快事啊!艾麗蜜絲,叫人拿酒來!今天該去干死獄雷那對狗男女了!"伯爵大聲喝道,生怕周圍的人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摩天黑龍白了他一眼.順手拿起帳外擺放的大酒壇丟到他懷里,望著他如同鯨吸般痛飲了一翻,輕輕發出小小的歎息.

"大人,你也該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就是因為你老是這樣,才會遲遲得不到貴族們的認可.族人們也有些抱怨了,為什麼像我們這樣勇猛善戰的騎士會在這種荒山踩嶺呆著,那個只會拍馬屁的達沃爾卻拿到了征服黃金原野的榮譽?人人都在說,大人你太率直了,說話又難聽,所以大公爵一直都看你不順眼.我也想過了,這次作戰完結後.我們還是帶些禮物去拜訪一下大公爵殿下,"

"艾麗蜜絲,艾麗蜜絲,什麼時候你學會插手這些事情了!"這些話讓伯爵大為惱怒,一雙眼睛瞪的銅鈴大,惡狠狠地瞅著自己的盟約者."我們達曼爾家從來不做諂媚的事情!以前不,今後也不!"

"那你就看著封地一點點的減少.跟著你的兄弟就算有功勞也沒有半點封賞,還要被那些混蛋在大公面前說你的壞話嗎?看看,就是因為討厭你亂說話,所以才會總把你丟在前線!人人都在說,大公爵是存心想讓你戰死.好去掉個礙眼的討厭鬼!你呢.除了喝酒打仗還知道什麼二到激動處.女人忍不住漲紅了臉.兩行清淚順著臉頰下來.這番話似乎讓周圍的士兵們起了共鳴,不少人都低下了腦袋.無言地望著地面.是啊.堂堂五百年的名門,連帝國還沒建立之前就威震北疆的"巨集,達曼爾家,什麼時候淪落到這個地步了!被安德烈斯的貴族圈子排擠,像狗一樣勞碌奔波在最前線,就連損失也得自己想辦法補充.大公爵是不是真的要達曼爾家的命?

艾麗蜜絲的眼淚頓時讓卡拉達曼爾慌張了起來,他裝模作樣地吼了兩聲.試圖讓她平靜下來,然而女人越哭越凶,一點沒有停下來的樣子.男人尷尬地撓撓頭,偷偷瞅瞅周圍,好像沒人在看他.

"呃,"好啦,艾麗蜜絲.我知道你是為我好"等,等打贏了這仗.我,我答應你,"為了兄弟們去見大公爵和那些馬屁精.就算要我低頭,我,我也絕對不發脾氣!"

"真的!"女人明亮的眼睛認真的盯著他,讓男人不好意思了起來.

"不,不要甥嗦!我答應的事情,什麼時候反悔過?"

"這才是我的大人,嘻嘻."艾麗蜜絲破涕為笑.輕輕湊其去抱著他的腰,將臉埋在他寬闊的胸膛."我就知道,大人你最棒了."

這個舉動讓伯爵哈哈大笑了起來.先前沉悶的氣氛一掃而空.他粗魯的摸摸女人的腦袋,沖著背著身站得老遠的侍從們吼道:"集合我們的人!該是去找獄雷人的時候了!"

此起彼伏的應諾聲響起在整個山林.騎著大熊的騎士們高聲呼喝著走出了紮營地,聚集在各自的紋章旗下.在亞述山脈的另一端,就是收拾著殘兵的赫洛拉和梅爾塞台絲營的.只需要一個沖鋒,就能再次打垮這對頑強的男女.然而雙足飛龍的尖叫聲忽然響起在卡拉達曼爾的頭頂,一名斥候高舉著旗幟急匆匆地來到了營地的上空,扯著嗓子對伯爵大喊道:"獄雷的援軍來了,是龍類盟約者!不過只有一個!"

"哦?"伯爵咧咧嘴,"那先吃個餐前點心吧!艾麗蜜絲,我們去干掉他!"

女人沒理會躍躍欲試的伯爵.轉身對雙足飛龍斥候喊道:"召集瑙魯酒隊和山地火酒隊,跟隨我們去獵殺敵人!拿出敵人是大公爵級別的必死決心.掩護大人作戰!"

"是的,大人!"那斥候點點頭.轉身又飛上了天空,吹響了雄渾而悠長的號角.沒多大一會兒,多達二十只雙足飛龍展開翅膀騰起在叢抹上.分成兩隊盤旋在營地上空.

望著滿臉得意的艾麗穿絲,卡拉達曼爾忍不住長歎一聲,郁悶地瞅著自己的盟約者:"又要以多打少嗎?達曼爾的家名會哭的"

"那我可不管!我可不想大人你再受傷了!那些取不下來的勳章老是落著我,難受死了!"母龍甩出了一個完全上不了台面的理由,笑嘻嘻地回了一句.下一刻,摩天黑龍長鳴著直沖云霄,展開強健的雙翼朝著敵人的所在飛了過去,兩隊雙足飛龍緊密地護衛著她,繪有酒杯的紋章旗迎著山頂的狂風獵獵舞動著.

在亞述山脈的上空,閃采爾和帕羅林卡還在慢悠悠地飛行著.不時挑釁似地釋放出一陣龍威,讓深山里的鳥兒驚恐得滿天亂飛.這樣的舉動很快得到了回應,遠遠的山數上.數十個黑影漸漸出現在視線所及的地方,讓魔獄封雷陣震顫的龍威隨著黑影的移動變得越來越強烈.讓閏采爾感覺自己就像被蛇盯著的青蛙一樣.

"好強的對手!"溫莎堡的子爵忍不住贊歎道,"除了林卡大公,敵人中間有這麼強魔息的還是第一個呢!"

"那麼大人,要逃嗎?"小母龍歪歪頭.調皮地眨眨眼.這番話頓時惹得閃采爾哈哈大笑,長刀紫雷龍皇已然滑落在手心里.

"要是直接宰掉他,安德烈斯人就命乖乖回到龍吼要塞吧!帕羅林卡.我們就拿他開刀吧,讓他知道獄雷人的厲害!"

"龍類盟約,開啟!"閏采爾高喊一聲,紫雷龍皇隨心意分解成了千百塊雷電的碎屑.又重新在他的掌心里聚集起來,凝成了一個小小的雷球.他的右手出旋轉著混沌的龍焱之力.吸引著周圍的光線,讓那里看起來就如同迷霧一般.冉采爾緩慢地合起手掌,對著可以看見輪廓的敵人微笑著說道:"先打個招呼!毀滅吧,雷炎!",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柑凶叭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