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枕戈待旦 兩百五十七、不情願的應戰
"伊莎!看來成功了,你已經成功喚醒了雷龍之魄,剩下的只要戰勝她就行了!"閔采爾仰望著龐大的紫冠藍龍,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會在後面支持你的,加油!"

伊莎貝拉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雷龍之魄分明就是被這個混蛋給氣醒的,他居然一推推個乾淨!

"才懶得理你!你自己去解決!"女孩子眼珠滴溜溜一轉,抱著手站得離他遠遠的,"她要找的是你體內的黑龍大叔哦,快叫他出來解釋一下嘛!"

解釋個鬼……海克變了只蛋窩在不歸海,也不知道醒來了沒有;孟德斯鳩現在更是不存在了,只有一條貪吃的小龍埃德加!就算抓到這條憤怒的母龍面前,她認不認得出來還是問題!更糟糕的是,黑龍的龍炎在自己體內,現在已經徹底和自己融為了一體,靠龍息辨識同伴的巨龍們又怎麼會聽信一個人類的辯解呢?

再說這時候也不是逞英雄的正確時機.目前最關鍵的,是讓伊莎貝拉得到雷龍之魄的魔力,好完成那個所謂的風暴暴君的試煉才對!想到這里,閔采爾立刻縮手縮腳地躲在了詫異的女孩子背後,嚴肅地低聲說道:"伊莎,這不是看熱鬧的時候!我們的目的是馴服這條龍啊!戰勝她,試煉不就完成了?"

"轟雷!"沒等閔采爾說完,狂暴的雷霆已經從天而降,幾乎撕裂了整個空間.閔采爾大駭,才要放出自己的防禦盾,卻見伊莎貝拉的右手食指如穿花般輕巧地畫動著,在虛空里留下一個接一個明亮的符文.

"輕靈的,絢爛的,虛幻的,華美的,隨我的心意舞動的雷之精,風之魂,云之羽翼,雨之淚滴,聚攏,陣列,綻放,結實,凡要破壞這事物的,必不能過!"

歌唱般的吟誦縈繞在薄霧中,半透明的藍紫色魔法障壁以伊莎貝拉的指尖為中心迅速地擴散開去,將兩個人緊密地保護在其中.從天而降的雷霆才一接觸到這面障壁就迅速地被分散了開去,如雨水如海般很快消失不見了.

"這麼厲害!"閔采爾大驚.剛才那一擊他也能接得下來,可自問做不到如此輕松.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伊莎貝拉閉關這一年里果然長進了不少,至少這防禦盾一年前的她是肯定做不出來的.

"這是奧薇麗婭教給我的啊,"伊莎貝拉得意地挺挺胸,"因為同質魔力的關系,對抗雷電系法術有特別好的效果!哼哼,笨小閔,這次別想在我面前逞英雄了!"

她轉過身,左手叉著腰,右手直直地指著紫冠藍龍的腦袋高聲宣布道:"奧薇麗婭阿姨,雖然很感謝你教會了我這麼多知識,可為了獄雷的未來,我一定要戰勝你!"

充滿了霸氣的宣言回蕩在空曠的空間里,讓紫冠藍龍稍微停下了動作.她詫異地望望擋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又望望背後拼命鼓掌的閔采爾,彎下身好奇地問了一句:"那個滿臉猥瑣的家伙……他是你的男人?"

這個充滿了八卦氣息的詢問立刻打破了伊莎貝拉的氣場,讓她慌亂地紅著臉辯解起來:"哪,哪有!只是個惹禍精部下罷了!"

"部下?"紫冠藍龍眯起眼,看看站在後面的閔采爾,"真的只是部下嗎?"

"啊?絕,絕對是部下!不是什麼男人啊之類的!吶,你看他多聽話!小閔,把手遞過來!"

"……"閔采爾郁悶地望著面前失措的女孩子.沒那麼誇張吧,就算在別人面前不想被說,也不這樣啊!對面那條紫冠藍龍似乎也很無語的樣子,閔采爾忽然惡作劇心起,一把抓著伊莎貝拉的手把她拖進了懷里,飛快地親了她一下.

"我就是她的男人!有意見嗎,阿姨~"望著滿臉緋紅的俏麗女孩子,閔采爾也忘記了自己正在雷龍之魄的試煉里,很有成就感的哈哈大笑了起來.這種挑釁似地動作頓時惹惱了高高在上的藍龍,她深吸口氣,目光變得極度不善.

"海克你這個王八蛋!居然當著老娘的面調戲小姑娘,你是嫌命長了嗎!"奧薇莉亞的咆哮震動著云天,渾身綻放著絢爛奪目的藍紫色光華,"以前也是,現在也是!今天不讓你知道老娘的厲害,老娘就是他喵的猴子生的!"

紫冠藍龍的身影漸漸地模糊了下去,半透明的龍魄化為了一道耀眼的光華,整個全灌進了伊莎貝拉的身體里.刹那間,明亮的雷光之柱拔地而起,歡快的雷精發出密集如萬千鳥群鳴啼的唧唧聲飛舞在整個空間里.

"呃……這個……"挑釁對象不加選擇果然會帶來致命性的後果.以往閔采爾"虎軀一震",激發出體內沉睡的黑龍之力虐殺敵人無往不利,卻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一刻,伊莎貝拉被雷龍之魄奧薇莉亞附體,殺意騰騰的瞳孔甚至顯示著,此時的主宰是那條把自己認成海克的暴怒母龍!

"現在,覺悟吧!"伊莎貝拉,不,應該是奧薇莉亞輕輕撥開男人僵硬的雙臂,眼神里充滿了輕蔑和嘲諷.那雙綿軟的小手搭在了閔采爾的胸口,陡然間一發力,將他遠遠地擊飛了出去.

"半龍化!"龍王之焱飛速地覆蓋上閔采爾的身軀,第一時間吞噬了旋轉在胸口的雷電,緊接著如半透明的鎧甲覆蓋在他的身軀上.黑珍珠似的龍鱗上燃燒著地獄的火焰,膨脹開的龍爪隨即伸長抓住了地面,讓他一個翻身穩定在了地面上.

"喂!阿姨,你不要太過分!"閔采爾有些惱了,沖著薄霧後朦朧的身影大聲喝道,"我不是海克,你倆的仇怨也已經是四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呼"的一聲,奧薇莉亞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他的頭頂.和閔采爾的半龍化完全不同,此刻女孩子的身形已經被藍紫色的半透明盔甲給包裹了起來.她的左手持著遮蔽半身的巨大盾牌,盾牌中央突起著巨龍頭骨的圖案;她的右手里則緊握著宛如巨大新月的狹長彎刀,刀刃上游走著粗如拇指的游離雷光.紫冠藍龍頭顱樣式的頭盔將她的臉龐藏在其中,只露出一雙精光閃閃的眼睛;如藍寶石般閃亮的龍鱗密集地組成了厚重而堅實的鎧甲,連一絲肌膚都看不見;那雙小鹿般纖長的雙腿則被長長的裙鎧所遮蔽著,每一片裙鎧上都折射著璀璨如鑽石的閃光.

"這沒天理的……為什麼我半龍化就這麼難看!"這華麗到極致的裝扮先聲奪人,對比起閔采爾半龍的形態實在是美到了極點.閔采爾震驚之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他話還沒說完,長刀已經拉著雷弧重重斬擊了下來,灼燒得黑龍的左臂一陣焦臭.

"吼~"閔采爾痛得咆哮了一聲,向後疾退而去,躲閃著緊緊追躡在身前的奧薇莉亞.雷刃幻化成萬千道光弧死死糾纏著黑色的人體,激起頻度極高的落雷轟擊著狼狽逃竄的男人.閔采爾逃無可逃,胸中戰意逐漸炙熱了起來.

"瘋女人!不要以為我怕你!"他怒吼一聲,回轉身重重轟在龍首大盾上.黑色的魔力潮水般湧出,龍焱之力切割一切結界的特性立刻顯現,銳利的龍爪摧枯拉朽地撕裂了那面魔力之盾.奧薇莉亞就像早就預見到這點一樣,身形早就挪了出來,鬼魅般出現在閔采爾的側面,雷刃橫掃斬在了閔采爾的脊背上.

"皇龍雷擊斬!"七道雷光橫空而過,灼眼的亮紫色光輝中,黑色的龍鱗如雨般飛濺,隨即在空中化為了飛灰.閔采爾悶哼一聲,滾倒在地面上,硬是憑著一股韌性翻過身,左手一張,紫雷龍皇隨即滑出了龍印,交到了右手里.背後的傷火燒般的疼痛,靈魂里的暴虐和凶殘隨著流淌的血漸漸吞噬著他的意識,讓他情不自禁地發出傷獸般的低號.

"哼!沒想到你居然這副丑態!"奧薇麗婭輕蔑地掃了他一眼,"強大的無所不能的海加爾拉斯·卡維亞·羅拉塔科克,北方天穹的霸王,吞噬星辰者,居然只剩下獸性?你的言靈術呢?毀滅一切的龍焱呢?還有,那把劍為什麼在你的手里?你打算用我的力量來對付我嗎?"

"雷獄無走劍·鏡!"閔采爾沒有理她,左手龍爪一揮,散布出若隱若現的巨大魔力圓環,將奧薇麗婭套在了其中.雷電的魔力就像溪流的水般緩緩地流動了起來,朝著閔采爾的身邊彙聚了過去,最終消失在紫雷龍皇的刀鋒里.閔采爾抬起眼,冰冷地望了一眼俯身在伊莎貝拉身上的紫冠藍龍,嘴唇無聲地翕動了一下.

"斷."

------------------

熱烈慶祝點擊超過5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