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溫莎堡的戰爭 兩百零七、這里居然有海盜?
每個人都想做人生的贏家.

對以前的閔采爾來講,能騎著雄峻的夢魘獸,身披威風的騎士鎧,有小小的城堡和一兩處莊園,門上掛著自己的家族紋章,再娶個嬌美的妻子,那這輩子就沒白活了.

可他現在悠閑地躺在海邊的樹蔭下,周圍環繞著三位各具風情的大美女,背景是如小山般雄壯的溫莎堡,卻完全沒有夢想成真的快意.

帕羅林卡這家伙根本就沒有半點浪漫的自覺,居然在野餐會上翻出一厚疊賬單遞給自己,聲稱因為溫莎堡的工作已經欠了一屁股債,想不到辦法就要拿一兩處莊園去抵債了.

"別的我不管!我的龍穴必須要堆滿金幣!里面還要有那種古董啊,神器啊什麼的!"小母龍義正言辭地說道,"被姐姐和齊格笑話了好久了,哪有巨龍窮成這樣的!不維持人形吃飯就要被餓死,連個龍穴都沒有天天都要睡人類的房間,連衣服和奢侈品都沒有!大人,你覺得這合適嗎?"

"所以你就自作主張在城堡里做了個龍穴?還把我的金幣全都拿去墊床了?"閔采爾有種無力感.他現在知道剛見面的時候帕羅林卡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了.

"我只用了一半而已!"帕羅林卡振振有詞,"只鋪了一層!要堆起來的話只夠當枕頭!再說了,艾薇兒她們雖然沒談錢,可精靈也要吃飯啊!采購水果,各種各樣的種子,還有漂亮衣服,樂器,家具,可用的木材,合適的石頭用于噴水池,花園,房屋……大人你還要藝術性,能突出你的地位和威勢……錢根本就不夠用!"

受到極大打擊的閔采爾偷偷望望艾薇兒,黑精靈不好意思地垂下頭,算是默認了帕羅林卡的說法.新任的男爵郁悶地翻著賬單和資金申請,腦子里一鍋粥,完全不知道這些缺額該從哪里來.

"呃……卡薩殿下想必比我更痛苦……"他忽然冒出這麼個想法,"他要養八條龍啊,難怪一年之後就要擴張.不管有沒有大義,不去打佛雷蒙人,獄雷自己就能把自己吃窮了……"

"得想法子撈錢啊!"閔采爾閉著眼,抱著頭躺在野餐墊上冥思苦想.他最擅長的就是搶劫,可東方和北方都是友軍,南方是大山,西邊是神恩海,搶誰啊!收稅?剛打完仗,整個男爵領才三萬人!連種子都要等自己提供呢!

"沒法混了……領主也不好當啊……早知道就去科林斯那邊,至少給座金山,不用為錢發愁……"悄悄說著抱怨的話,閔采爾難過得想滿地打滾.可周圍三個大美女正滿懷期待的看著自己呢,哪能在她們面前出丑啊!

"很為難嗎,大人?"艾薇兒小聲說道,"要不,我去和凱賓商量一下,我們族里還有些飾品能換些錢……"

沒等她說完,一根溫熱的手指已經堵住了她的小嘴.閔采爾微笑著,很有男人味的搖搖頭:"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用女人私房錢的那還叫男人嗎?一點點小錢,我一定會找到辦法的,艾薇兒你就等著看吧."

"是,是的!"精靈女孩有些感動,眼圈紅紅的,"我一直都相信沒有大人解決不了的事情!"

"哈哈,那是!"閔采爾頓時高興了起來.自己可是創造奇跡的男人啊!怎麼可能會被金錢為難呢!

望著神采飛揚的單純家伙,帕羅林卡眼睛瞪得圓圓的,嘴巴里小聲嘀咕道:"又在哄人開心!騙子大人,我倒要看看你用什麼法子能變出錢來!"

"咦,那邊是什麼?好多的船……"一直沉默不語的克里斯蒂娜忽然間發出了小小的驚呼.在神恩海那邊,正午的陽光下出現了數以百計的船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大大小小的船駛近了過來,在距離海岸不遠的地方下了錨.閔采爾等人這才看清來人的面目.如樹林般林立的船桅上懸掛著黑色的骷髏旗,上千的海盜正放下小船,朝著海岸邊拼命地劃來.

"這里怎麼會有海盜?"帕羅林卡"嚯"地站起身,對蜂擁而來的人群怒目而視,"大人,讓我去收拾他們!"

"身為總管居然不知道對方來曆,要扣工資啊!把你龍穴的金幣都交出來!"閔采爾趁火打劫.

"那大人你自己去打."小母龍立刻掉轉身准備回家.區區上千人的攻擊,還不放在這對搭檔了良久的家伙們眼里,閔采爾和帕羅林卡甚至還有心情相互調笑一下.克里斯蒂娜的臉色卻變得嚴肅起來,目不轉睛地凝望著船帆背後的方向.

"大人,不對勁."她認真說道,"那邊船上有非常強大的魔壓.這些海盜里藏著魔法師,或者類似的東西."

女孩子話還沒說完,海盜船後忽然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輝.緊接著一個大火球呼嘯著越過他們的頭頂,拖著長長的尾焰飛向溫莎堡,發出震耳欲聾的巨大爆炸聲.

"爆裂火球!我的大神,我的城堡啊!"望著被炸得石屑亂飛的城牆,閔采爾心疼地高喊道,望著海盜們的眼神大大的不善,"克里斯蒂娜,你帶艾薇兒先回去!我要大開殺戒啊!走吧,帕羅林卡!"

"是的,大人!"黑曜火龍火氣更大.膽敢搶劫我辛辛苦苦的建造的龍穴?爬蟲們,是嫌命長了吧!

----------------------------------------------------

"溫莎堡."遠離海岸的某座島嶼上,某個貴族摸樣的男子輕輕摘下單鏡片,放在面前的紅木盒子里."實在是很理想的地點.在獄雷領的最南,想要調集軍隊到來所需的時間最長;外海有大大小小十八座島嶼,海情複雜,能提供非常好的藏身之所;位置也不錯,從這里逆水進入綺羅江,襲擾水路商運,足以讓以商業著稱的獄雷城陷入麻煩."

他看看海圖,拿起面前的茶杯啜了一口,微笑著望著坐在對面的女子:"琪兒大人,我倒是很意外您會出現在這里.雖然我不喜歡暴發戶的獄雷人,可科林斯人比獄雷人更討厭啊.作為總有一天會刀兵相見的敵人,您能給我個合適的理由,讓我相信您合作的誠意嗎?"

"這不關科林斯的事情!"青龍琪兒冷冷地回答道,"我和溫莎堡的領主有私仇.就這麼簡單."

"私仇?"年紀不過二十出頭的年輕貴族笑了起來,交疊著手指墊在下巴處,"真是很好的理由呢!聽說你在羅翰海的戰事里丟了自己的盟約者,就是這個溫莎堡男爵干的嗎?"

"轟!"幾乎是一瞬間,他面前厚重的木桌就被切割成了無數的碎塊,"啪啪"地散落了一地.琪兒的目光里燃燒著怒火,手掌里兀自激烈旋轉著看得見的風刃.

"下次就不是桌子了,閣下."小龍女聲音還是冷冷的,可微微顫動的語調卻將她的心情不經意地泄露了出來."我選你做臨時的盟友,不是為了聽這些廢話的."

"很好."年輕貴族絲毫不在意地翹起了二郎腿,"非常好.那麼和我談談這個閔采爾.獄雷最大的問題,就在于我們對他的實力太不了解了.到現在為止,我的父親還以為金百合的失敗是因為大公爵太大意,我可不想犯那種錯誤.琪兒大人,你和獄雷人交過手,那個閔采爾究竟是怎樣的人?"

"那是個無恥,混蛋,卑鄙的騙子!"青龍想起自己受過的待遇,直恨得牙癢癢.她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深吸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將羅翰海戰爭和獄雷城談判的事情一一道來,只是隱去了克里斯蒂娜的存在.對面年輕的貴族認真地聽著,臉色慢慢變得不那麼輕松起來.最後,他陷入了一小會兒沉思,再度展開海圖仔細地看了起來.

"如果你說的沒錯,那今天的試探就有些草率了."他想想,又恢複了溫和的笑臉,"不過無所謂,那些不值錢的海盜死了就死了吧.雪莉是絕不可能被抓住的."

他又想想,拍拍手叫來侍從:"請維克多主教,沙龍團長到我的會議廳,情況恐怕有些變化."

"這麼說,你願意接受暫時的結盟了,佛雷蒙人?"青龍琪兒嘴角微微翹起,譏諷地望著他.年輕的貴族不以為意,站起身對著她伸出手,彬彬有禮地在她手背上一吻:"佛雷蒙人太難聽了,您可以叫我亞曆山大,親愛的盟友.請和我一起見見這里的朋友們,我想,短時間里,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

唔……

話說,求一下推薦讓我爬上去兩個位置吧,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