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溫莎堡的戰爭 兩百零六、溫莎堡的第一次合議
他沒有解釋自己的行動,跟著帕羅林卡走近了大的那座云塔.他這才看清楚云塔的構造.白色的岩石壁里,嵌著碧玉般的紋路.母樹將自己的莖須深深埋進了云塔里,構建成一個個樓層和一道道台階.每一個樓層出都開好了窗口,明亮而美麗.旋轉式的階梯最高處,則是隱藏在云塔尖頂下的樹冠.閔采爾緩步走上台階,欣賞著精靈們宛如藝術的建築,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最高層.那里是一個空曠的房間.房間中放置著一個一人多高的綠色水晶,水晶中央種植著一株小樹.黑精靈艾薇兒正專注地凝望著小樹,緊貼水晶壁的雙手閃爍著淡淡的綠光.

"艾薇兒,大人來了!"帕羅林卡叫了一聲,將她從工作中喚醒了過來.黑精靈望望閔采爾,尖尖的耳朵不經意地顫抖了一下,隨即欠欠身以示致意.她剛想說些什麼,卻見閔采爾擺擺手,走到了水晶邊仔細地望著里面的小樹.

"等凱賓來."他說道,"我有話要問你們."

艾薇兒點點頭,沉默地站在一邊等待著.她眼里的失望和耷拉下來的耳朵將女孩子的心情暴露無遺,可水晶邊的閔采爾卻一副完全沒有注意到的樣子.

沒多久,凱賓就笑嘻嘻地來到了房間里,沖著閔采爾擠擠眼:"呀,本來想讓你們獨處一段時間的,這麼急著叫我來啊!"

"凱賓."閔采爾示意克里斯蒂娜站到門口.他轉過身,認真地對黑精靈說道:"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可以說話的朋友."

"當然!"黑精靈笑笑,"自從在迷霧森林認識以後,我就一直這麼認為."

"可你為什麼要瞞著我!"閔采爾提高了音調,"你要借用我的領地從事什麼計劃!為什麼之前不征詢我的同意?這就是你們精靈對待朋友的態度?"

"小閔……"凱賓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這更讓閔采爾氣憤起來.

"凱賓,我問你!這是我的城堡還是你的城堡?為什麼你肯動用這麼大的資源?我還記得你跟我講過,戰爭古樹這種東西是泰迪熊堅決不肯使用的,即使被拉羅那家追殺到滿森林亂跑,你們也不拿出來建一個能安身的城!至于精靈母樹,我只在吟游詩人的歌曲中聽過,那是你們城鎮的核心,秘密中的秘密!可只是整修溫莎堡,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塞,你就動了老本,連那只泰迪熊也出了大力!現在城市的所有設施,無論是隱蔽成小山,還是開啟城門和防禦系統,都是由艾薇兒掌握吧!你是打算奪走我的城嗎?"

說到興奮處,閔采爾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讓房間里的人們臉色都難看了起來.凱賓沉默了一小會兒,和艾薇兒相互望望,最後歎口氣,低沉著嗓音說道:"小閔,還記得我要求你劃出一塊地,讓我們建新的村子嗎?"

"記得,跟這有關系?"

"更多的精靈……要來這里了……"凱賓的語調有些苦澀,"戰亂越來越大了,北邊所有的種族都被卷了進去,無論是獸人,牛頭人,精靈還是蠻人,都會被征召進貴族們的軍團,然後被送上戰場.已經有好幾個精靈部落在戰火里毀滅了."

他停頓了一下:"北方的精靈長老聯系到了克拉瑞斯大師,希望能遷移到較為平靜的南方,以逃避戰火.有幾個部落因為森林被燒毀,已經被迫提前南下,快要進入魔狼山脈了.小閔,對不起,我們也沒法子……"

"屁!"閔采爾大聲喝道,"你們這些榆木腦袋,以為偷偷摸摸地跑到溫莎堡就安全了?卡薩殿下又不瞎,如果連你們遷入他的領地都注意不到,那他也不用混了!我現在明白了,你們是打算把我這邊建成避難所,是吧!可為什麼不征求我的意見?"

"我們怕讓你為難……"凱賓小聲答道,"畢竟這麼多人……"

"沒啥為難的!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怕我把你們又弄回戰場去了,所以想先賣我個面子,然後談條件!"閔采爾都快笑了出來,"多大點事情!早跟我打個招呼,我在獄雷城時候就找卡薩殿下搞定了!別把你們的弓箭手當寶貝!在巨龍面前,那就是渣!行了,這事我答應了,如果需要軍隊,我會先和你商量,適當表示一下你們的誠意就行了!"

"真的!"凱賓似乎沒料到如此簡單,瞪大了眼睛傻傻地望著閔采爾.

"不過我有條件!"這家伙才慷慨了一把,又露出了狐狸尾巴,"會治療的牧師!我要組建醫療隊!還有,這座城要更加堅固,把你們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來!"

"……"凱賓無語地翻翻白眼,"小閔,難民很窮的!"

"我知道,但總不能白養著吧!"閔采爾聳聳肩,"吃了我的飯,就要干活補償我!外部看起來已經差不多了,但城里面太難看了!我要我的城看起來就很有檔次,尤其是我的府邸,要配得上我的身份!這事交給你了,凱賓!"

開完了條件,閔采爾轉過身,沖艾薇兒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剛才嚇到你了,不好意思!這都是呆賓自以為是鬧的,要怪就怪他吧!"

"不,不是……"艾薇兒搖搖頭,"我……"

"好啦,中午我請客吃飯,艾薇兒也一起來吧!"他笑著伸出手,"就我,你,小帕還有娜娜.這里風景很好,正是野餐合適的地方啊!你願意來嗎?"

"願意!"精靈女孩子欣喜地點點頭,兩支耳朵豎得直直的,"大人,那等我換件衣服!"

"好,就這麼說定了,中午見."閔采爾點點頭,隨即對帕羅林卡說道,"帶我去議事廳,並召集所有的部屬."

------------

閔采爾的第一次合議,在溫莎堡簡陋的議事廳里拉開了序幕.陽光從天頂的沒來得及修複破口處直射了下來,照得廳里亮堂堂的.足以容納上百人的房間里除了一張特大的橡木長桌和二十張椅子,其余的什麼裝飾也沒有.

不過閔采爾很開心地望著自己的班底,熱情的視線灼得被關注的人汗毛倒豎.

他的左手第一位是黑曜火龍帕羅林卡,城堡的執行官.一心向往偉大騎士之路的小母龍神情嚴肅地盯著他,時刻准備著完成領主賦予的使命.

左手第二位是凱賓,第三位是精靈牧師艾薇兒.嚴格來講黑精靈並不算他的部屬,而是盟友.但這支黑精靈部落一直和閔采爾並肩作戰,相互間信任深厚.溫莎堡里就生活著數百名黑精靈,從事著各種各樣的工作.其中的精靈牧師們,是連卡薩殿下都沒有的寶貴戰力.

他的右手第一位則是瓦爾格,來自荊棘花城的遺民.樸實的中年漢子背負著遺族們重返帝國的希望,選擇了閔采爾作為依靠的對象.他們一直沒有背叛自己的諾言.無論在突襲戰中,還是在建設中都竭盡全力.瓦爾格已經收到了荊棘花城長老的回函,遺民們將逐步來到溫莎堡,填補這里戰亂過後人口稀少的村鎮.

右手第二位的是原金花軍的十人長阿漢,閔采爾的老副手.一直追隨著閔采爾的他雖然能力不強,卻是個忠心耿耿有擔當的漢子.由他擔任守備官,按金花軍的標准整備城衛軍,是比較合適的選擇.

再往下則坐著羅翰海馬賊的頭子侯塞.戰役後被伊莎貝拉整編的馬賊們還剩下兩千多,一股腦全跟著閔采爾來到了溫莎堡,而"老刀把子"侯塞力壓競爭者爬到首領的位置,主要因為他第一年紀大了,相對野心會小;第二對不服者依舊心狠手辣;第三……他馬屁拍得不錯.見閔采爾視線掃過,老刀把子咧開缺了幾顆牙的嘴,諂媚地點點頭.可閔采爾知道,一旦他失去對這幫人的控制,下一刻造成混亂的一定就是這些無惡不作的家伙.

"實力還是很弱啊……"他小聲對自己說道.他斜眼看看背後站著的克里斯蒂娜.可惜她被封印後統率力幾乎等于零,不然由她來整合自己的力量,應該是很不錯的選擇.

"說起來,那條青龍也不錯,可惜不可能為我服務的."閔采爾胡思亂想著.第一次會就在領主大人抱著手冥思苦想,其他人大眼瞪小眼中混了過去.偉大的男爵大人肚子餓得發出抗議的咕咕聲,這才想起自己是會議主持人,而不是以往軍議時躲在角落里睡覺的那個小騎士了.

他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牛奶呢?他怎麼沒在這里?為什麼一個牛頭人都沒看到?"

"這個……"瓦爾格猶豫了一會兒,站起身答道:"他們在城內發現了一個地下通道,好像是用來逃走的.那些閑得無聊的牛頭人就下去探險去了……"

"……餓了,休會!"閔采爾猛地站起身,拍拍手結束了這場莫名其妙的合議.這些煩心事等等再想好了,本男爵現在要去野餐!

----------------------

開始清班底……還是很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