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溫莎堡的戰爭 兩百零五、華麗的溫莎堡
溫莎堡,坐落在獄雷南邊的城堡,也是整個帝國最南邊的領地之一.

城堡的西面緊靠狹窄的神恩海.這里布滿了小島,以群島上到處可見的魔神神殿遺跡而聞名.據說在很久遠的年代,這片區域是神聖的地帶,供奉著帝國大部分的魔神.不過現在卻被兼職海盜的小貴族們給占據了.

據說溫莎堡以前的主人也是靠海吃飯,因為劫持了商船隊惹怒了卡薩,整個家族被獄雷的大軍連根拔起,現在已經不知所蹤了.

城堡的東面和北面是獄雷的領土,最近的無冬堡里這里也有兩天以上的路程.

南面則是連綿的封獄山脈.這條橫貫千里的大山將北方的帝國和南方的聖塞琉古王國強行分了開來,陸路除了天使之城外再沒別的路好走了.沒人傻到去翻這些常年堆滿積雪的山頭.至于海路,出了神恩海以後的永冬洋到處漂浮著冰山,想要在這些漂移的大冰塊中找到正確的路,無論對塞琉古王國,還是帝國來講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再說了,帝國的海軍從來都是渣一樣的存在.有巨龍的天然聯盟,還造那些一點就燒成火球的東西才是腦殘.

"地理位置還不錯!"閔采爾很感慨地對並騎而行的克里斯蒂娜說道,"卡薩老大還是比較關照我的,知道我本錢薄,讓我躲在後方先種種田.唔,等一年後,我養出了精銳的軍隊,再跟隨老大的戰旗北伐建立功勳,打下大大的疆土,那時候,嘿嘿,僅僅想象一下都覺得興奮啊!"

"嗯."克里斯蒂娜點點頭.被封印後,這個昔日風之軍的統帥除了認真做好家務,就是盡職盡責的保鏢,對以前戰事和魔力修煉的事情一團糊塗.閔采爾還曾存了借用科林斯家經驗,訓練出可媲美那支可怕騎兵的軍隊的念頭,在幾次旁敲側擊後終于徹底放棄了.

"不知道我的城堡會是什麼樣子啊……"閔采爾開始遐想起來.自己的第一座城堡,會有很多云塔嗎?是像獄雷城一樣厚重的要塞式堡壘,還是云城龍飛那樣充滿了藝術感的建築.

想到這里,他心里燃起了火,忍不住催促著坐騎在大道上疾奔了起來.距離溫莎堡已經不遠了,只要跑上面前的丘陵,就能望見佇立在海邊的美麗城堡!

"娜娜,快跑!來看我們的城堡!"沖上山頭的一瞬間,閔采爾終于忍不住長笑了起來,飽含著熱情和希望的視線激動地尋找著城堡的蹤跡.

"咦?為什麼沒看到?"

低矮的丘陵下,是一塊小小的平地.平地的盡頭就是波光粼粼的神恩海,隱約可以見到幾葉小舟在水面上穿行.而帕羅林卡來函中提到的那個"海邊雄偉而美麗的城"根本不知道在哪里.

"娜娜,我們是不是搞錯了地方?"閔采爾疑惑地望望女孩子,"可過來的時候沒注意到有岔路啊?"

"嗯……會不會是在那里?"她指指山下,海邊的某處地方搭建了棧橋,兩艘小船正停泊在那里.棧橋的另一頭連接著一條小路.在離開海邊不遠,就被茂密的樹林給遮擋住了.這片樹林呈環狀包裹在一座突兀的小山周圍,邊緣處站立著幾個人影,克里斯蒂娜指的就是那里.他們似乎也看到了小丘上的閔采爾,為首的家伙立刻舉起了"少女祈禱"的紋章旗,沖著這邊起勁地搖了起來.

"大人!"帕羅林卡的叫聲從小山頂上隨風傳了過來.小母龍就像變戲法似地出現在山頂,展開雙翼飛快地沖了過來.刺眼的光芒里,她收起了巨龍的身軀,變成了女孩子重重撲進閔采爾懷里,把他很干脆地撞下了馬.

"大人……"她緊緊地摟著閔采爾脖頸,把他壓在地面上半天不肯起來,雙眼水汪汪地滿溢著思念.

"喂,呆龍……"閔采爾心里一軟,臉上卻裝著很生氣,"娜娜在旁邊看著呢!快讓我起來!"

"嗯,嗯."小母龍點點頭,直起身對著克里斯蒂娜擺擺手,"娜娜,好久沒見了.混蛋大人沒欺負你吧?"

"啊?沒,沒有啦."克里斯蒂娜似乎回憶起了某些事,臉變得紅紅的,還很曖mei地白了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眼.才打算坐起來的閔采爾立刻又被帕羅林卡給按倒了下去,她俏麗的臉孔還露出了惡狠狠的表情.

"難怪這麼久都不來!大人,你說該怎麼辦吧!"

"冤枉……沒有啊……"閔采爾腦筋急轉,想找個合適的解釋.他正想說話,卻見一旁又探出了個熟悉的腦袋.

"喲,呆瓜閔."黑精靈凱賓不知什麼時候蹲在了一邊,嬉笑著盯著他,"要親熱還是在房間比較好,這里視野太開闊."

"你……"帕羅林卡又好氣又好笑.跨坐在閔采爾小腹的姿態確實不好看,還偏偏是自己壓著他的肩膀.這個混蛋典型的人來瘋,看著一堆人過來居然就哼哼唧唧起來,一臉很爽的樣子.

"被你氣死了!"女孩子不好意思地站起身,順手拉起了閔采爾,"答應你的事情都辦好了!要好好地獎勵我!"

"哪里辦好了?"說起這個閔采爾頓時想起之前的疑惑,"我的城堡呢?"

"嘿嘿!"自閔采爾認識帕羅林卡以來,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惡作劇的神情.她望望凱賓,黑精靈隨即拿出個小小的號角,對著海邊那座小山"烏嘟嘟"地吹了起來.

接下來的那一幕就猶如夢幻.

悠長的號角聲里,山丘發出沉悶的轟鳴聲,緩慢變化的樣子就像從沉睡中蘇醒過來的巨龍.山巔旋轉,十余米高的兩座云塔喀拉拉地升了起來,就像巨龍優雅地脖頸;山腰坍縮,綠色潮水般退卻,顯露出白色的城堡外壁來;城牆上每隔三十米種植著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沙啞的歎息聲隨著風回蕩在云天之間.城牆下,環繞的樹林向兩側移動著,露出林後玉帶般的護城河.河的對面是高達十余米的城堡大門,門扇上一左一右雕刻著巨龍的圖案,龍嘴里銜著金屬的門齒.連接護城河兩岸的是一道堅固而寬闊的石橋,兩側還種上了行道樹,枝葉被修剪得整整齊齊的.

這樣的變化持續了半刻鍾,最終展現在閔采爾面前的是一座樣式古樸的,有這一大一小兩座云塔的中型城堡.數百名騎兵湧出了城堡大門,分成兩列從門口一直排到了閔采爾等人駐足的山丘下.荊棘花城的瓦爾格和守備官阿漢縱馬急奔到閔采爾的面前,翻身單膝跪倒在他面前.

"歡迎大人回家!"他們的聲音洪亮而清晰,可聲音里的激動卻怎麼也掩蓋不了.這種興奮迅速地傳播了開去,佇立在山下的騎兵們一起拔出長劍,敲擊著胸甲發出整齊的震響.

---------------------------

閔采爾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入了城堡.城堡里各處還在熱火朝天地忙碌著.盡管外面看上去已經很不錯了,可內部依然殘留著戰火留下的痕跡.先前來到這邊的士兵們都被臨時征發為了工人,而騎士們則被迫當上了工頭.才一進城,帕羅林卡就讓瓦爾格和阿漢繼續修城,自己則陪著閔采爾和克里斯蒂娜朝內堡走去.

"時間太短了."小母龍感歎地說道,"而且周圍也沒有多少人可以征用.這里剛打完仗,真正臣服于我們還得有段時間.不過幸虧了凱賓大人,他帶來了很多奇異的種子.牆上是蔓藤虎,可以幫助加固牆壁,上面生出的倒刺還能防止敵人爬牆.還有大含羞草,大人你看到的山,就是這些含羞草偽裝出來的.而有需要的時候,只要適當刺激,它們就會縮起來,露出城堡的真實面目."

她又指指城上的大樹:"那邊有四棵戰爭古樹.因為城堡上沒有重型防禦武器,所以凱賓找克拉瑞斯大師要來了那個,在黑精靈的控制下,可以向城下投擲巨石.不過等我們的防禦設施都建完,這些是要還給大師的."

"呸!那個死熊!不還!"閔采爾想起被熊虐待的日子,決定想個法子私吞掉這好用的玩意兒.他想了想,指指內城的云塔:"那個平時是怎麼隱蔽起來的?"

"那是精靈母樹."帕羅林卡笑著解釋道,"是很有趣的大樹呢!城里種植的所有植物都可以在那棵大樹里進行控制,還能用它的觸須搬運周圍的重物.小的那座云塔就是精靈母樹建造起來的,而大的云塔還正在制作呢.嗯,我也出了大力哦,這些設計都是我和凱賓做的,建築用的石頭也都是我搬回來的!"

女孩子越說越得意,可閔采爾卻漸漸地高興不起來了.他望著郁郁蔥蔥,充滿了自然美感的城堡,不禁長歎了口氣.

"……對了大人,要不要去見見艾薇兒?她在精靈母樹頂上呢!城堡的防禦設施全都是由她控制的哦!"

"好."男子點點頭.可他似乎並不著急,而是叫住了一旁經過的精靈妹子,柔聲對她說道:"請告訴凱賓,我在云塔等他,有急事."

---------------------------------

依舊暴雨如注,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