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溫莎堡的戰爭 兩百零三、交鋒
"我抗議!請立刻讓他離開!"郎古子爵"嚯"地站起身,憤怒地指著閔采爾,"我們沒法和這個無禮的人商談!"

科林斯人接連兩天吃癟的事情,在場的獄雷官員們全都知道了.此刻看到囂張的科林斯人失態,眾人心里都是一陣暗爽.一直負責接待的獄雷官員歐迪站起身,微笑著向郎古子爵致意道:"您的要求恕難從命.這位大人是溫莎堡的閔采爾男爵,伯爵大人的心腹,是獄雷人敬仰的高尚貴族.如果您要換掉他,我想談判根本就沒法進行了."

趁沒人注意自己,閔采爾很欠揍地沖郎古扁扁嘴,露出個愛莫能助的微笑.郎古子爵頓時一肚子火,重重地坐回了椅子上.他沉默了一小會,沖范男爵看看.幾份厚厚的羊皮紙契約很快就送到了獄雷人面前,科林斯人甚至連簡單的開場白都省了.

"這是我們草擬的條件,"郎古沉著臉,對接過羊皮卷的閔采爾說道,"可能的話煩請盡快確認,我們的時間並不充裕."

議事廳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只剩下羊皮卷動的沙沙聲.閔采爾仔細閱讀著科林斯人的文件,沒看到一半就已經怒了.

第一條,就是要求獄雷人讓出羅翰海.

這顯然不能接受.

閔采爾一向認為,這塊地方是自己和伊莎貝拉一起打下來的,是象征著和女孩子愛情的浪漫之地!唔,等有一天,自己娶了伊莎貝拉.新婚的兩個人手牽著手來到那片寂靜的小湖旁,坐在自己修築的小城上.放眼望去,夜空中星河流光溢彩,迎面溫柔的夜風拂面,懷里美人如玉,面對著周圍綿延起伏的群山呢喃細語,那是多麼美的事情啊!如果把羅翰海讓給科林斯人……好吧,先得偷偷摸摸地入境,接著像賊一樣溜到小湖旁,望著自己建造的城堡已經是別人的了,悲憤一把,然後伊莎貝拉問,是誰把城堡交給科林斯人的啊……這怎麼回答!這怎麼回答!難道那時候再腆著臉說,"呃,我也是被逼的"這種騙不過自己的謊話?

閔采爾抬起眼,看看對面冷著臉等待答複的郎古,深深吸了口氣.

"談判嘛,就是漫天要價,著地還錢.閔采爾,不要太激動,可以談嘛!又沒說一定要把羅翰海讓出去!成熟點!"

他閉上眼睛,竭力讓胸口翻騰的氣浪平複下來,接著又往下看去.

"伊莎貝拉……咦?"下面的文字出現了熟悉的字眼,閔采爾大訝,順著名字向下讀去,"伊莎貝拉伯爵小姐作為洛薩伯爵——科林斯大公爵的弟弟——的新娘嫁到北天王城?"

"這是哪個王八蛋想出來的!敢跟老子搶女人!"閔采爾只覺得一股抑制不住的憤怒游走全身,回到獄雷許久不用的魔獄封雷陣"喀拉拉"的打開了封印,讓澎湃的魔力在血脈里游走了起來.他再度深吸口氣,強行壓制著奔走的魔力,放下了才展開一半的盟約之書.

"看來貴官已經看完了?"郎古皺皺眉,"那麼我們可以正式開始談判了?"

閔采爾望望他,心頭的不快頓時集中到這個倒黴的家伙身上.他閉上眼,用最溫柔的聲音對郎古說道:"我覺得,現在還不是談判的時候."

"哦?"科林斯人一怔,隨即輕笑了起來,"那麼貴官認為什麼時候合適呢?"

"大概在科林斯的紋章旗插在獄雷城上以後吧."閔采爾睜開眼,腦子里已經有了計較,"反正要用打的,不如打到獄雷屈服再談好了.何必拿割讓羅翰海來談條件呢?"

"割讓?"郎古子爵搖搖頭,"貴官似乎理解有誤.羅翰海從來就不是獄雷的,這塊領地在形式上臣屬金百合領,是希爾德布里特大公的領地.而眾所周知,我們的大公爵和金百合領有姻親關系.既然丈人不在了,女婿代為保管他的遺產天經地義.哦,就像你們合並朱諾領一樣."

他停頓了一下:"既然是兩家同盟,貴官總得拿出些誠意來.我們只要一片荒蕪的羅翰海,已經想當寬容了.否則大軍一出,你們還是得乖乖退出那塊地方."

閔采爾越聽越怒,忍不住反唇相譏道:"不知道之前我們兩方在羅翰海的戰斗是誰贏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郎古面不改色,"我軍也只是小銼,外加念在貴我雙方一向和平,今後還有可能成為並肩作戰的盟友,這才退卻.如果真想拿下那塊不毛之地,四方軍將如怒海瀾濤般淹沒那里,那時候獄雷就後悔莫及了."

"呵呵!"閔采爾怒極反笑.這還是獄雷打了勝仗,連他們大將都給抓了回來當女仆.不知道這時候把克里斯蒂娜帶過來讓這幫二杆子瞧瞧,在他們面前使喚一下赫赫有名的風之軍統帥,他們的表情會是怎樣的.他無不惡意地想著,可心里也清楚:這太刺激對方了,對自己想留下的克里斯蒂娜也沒半點好處.

"既然說到誠意,"閔采爾眼珠子一轉,"能和最強之龍的科林斯結盟,區區羅翰海又算得了什麼?該讓,絕對該讓,不讓不足以表明我獄雷的誠心啊!"

這話一出口,頓時惹得廳內大嘩.獄雷官員們幾乎要跳起來一把掐著這個混蛋的脖子,把他丟出城牆去.科林斯人卻有些驚訝,沒想到第一個難題這麼快就有答案了.可閔采爾微微一笑,又接下去說道.

"我聽說科林斯大公爵一向豪爽,對臣屬寬容而厚恩,對朋友有情有義,經常幫助那些有困難的盟友保管領地和財產,還在北天王城熱情地為他們建府邸."

這話說得有些諷刺.新大公執政一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掃滅了出于北方群山的中小貴族,把一倍于原科林斯領的疆域納入了囊中.然而他沒有苛待這些失去領地的貴族.只要放棄反抗,願意臣服科林斯,就能得到北天王城中豪華的宅邸,和重新回到戰場的機會.這也是科林斯人吸收敵對力量特別快的原因之一.郎古不但不以為意,反而對閔采爾的說辭略微得意,擺出副"就是如此"的樣子.

"如果我沒記錯,大公爵對自己的朋友還有個非常好的做法."閔采爾繼續說道,"聽說只要朋友送禮,大公爵一定會三倍返還,從無違反過?"

"沒錯!"這也是科林斯人的得意之事.科林斯領盛產黃金,據說領內流淌的蒼月水是龍神的血管.只要用手掬起河沙,就會滾落閃閃的金子.大公爵就是依靠著取之不盡的黃金籠絡著盟友,並訂下了三倍返還禮物價值的家規.在科林斯人看來,這才是冠絕天下的王侯氣概!

"果然如此!"閔采爾大喜過望,"如此就拜謝了.不知大公爵是以哪塊領地回賜獄雷?我們也好盡早安排前去接受."

科林斯人頓時啞了.獄雷的官員們喜笑顏開,紛紛附和閔采爾道:"原來大公爵是一番美意,我等怎麼能拒絕呢?想必使者早就帶來了大公爵的指示,就不要藏著了,趕緊讓我們高興一下吧!"

郎古子爵一時語塞,尷尬地往往自己的搭檔.范男爵同樣苦著臉,一副有苦難言的模樣.他張張嘴,重重咳了一聲:"雖然進一返三是慣例,可我科林斯目前正忙于備戰,一時間也抽不出人來執行此事……我看交割羅翰海一事就先免了吧!"

"這麼說,你們不要羅翰海了?"閔采爾追問道.

"不要了!"郎古恨恨地盯著閔采爾,咬牙切齒地說道,"獄雷留著吧!"

"啊,真的很遺憾啊!"閔采爾聳聳肩,"我們獄雷地方小,本來想著能換來三倍大的領地,想必我的封地又可以變大了,在座的各位吃飯也能加餐肉……唉,實在可惜."

"嘿,貴官說笑了."郎古扭曲著臉笑道,"那麼想必伊莎貝拉伯爵小姐嫁給洛薩伯爵一事貴方是認可的了.美麗的伯爵小姐嫁到我們科林斯,而我們可愛的海蒂公主嫁給尊敬的卡薩伯爵,一定會讓兩家的關系更加緊密……"

"問候你女性全家!"閔采爾肚子里大罵道.這個科林斯人哪壺不開提哪壺,件件事都往自己的心頭紮刀子.伊莎貝拉是絕對不能給的,給了自己腦袋上的顏色就太難看了.閔采爾一心實現領主的夢想,可不想鬧到最後帽子綠油油的.他想了一會兒,一時沒想到拒絕的理由,便扯了個頭痛的理由草草休會了.科林斯人雖然不情願,可閔采爾已經一溜煙跑掉了,他們在抗議了一番後只好留待明天繼續.

--------------------------

有事提前更了……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