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燃燒吧,劍 一百三十八、巨獸蠢動(下)
晚上有事,提前第四更……四求推薦和收藏……

------------------------------------------

安格爾說完話,恭敬地等待著大公爵的回答.整個殿堂里一片甯靜,只有人們粗重的呼吸聲此起彼伏.半晌,希爾德布里特大公爵才輕笑了起來,隨即這輕笑聲又化為了爽朗的大笑.大公爵的姿態頓時移去了貴族們的疑惑,他們的嘴角微微翹起,緊接著彙作了席卷廳堂的哄堂大笑,就像安格爾伯爵說出了世界上最可笑的話語一樣.這場狂笑持續了好一會兒,才在大公爵的示意下平靜了下來.希爾德布里特大公走下了禦座的台階,站在安格爾面前認真地說道:"我親愛的伯爵,我想這小小挫折對你的影響遠超我的想象."

他轉身走到殿堂中央,對著無數期待的眼睛朗聲說道:"我研究過獄雷的戰法,那不過是小聰明,是打悶棍的小賊把戲,唯一出乎意料的事情是達克佛雷蒙家居然為了拖住我的北伐,將來自皇家的無效共鳴徽章借給了獄雷.可那又怎樣!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還會被他們再度得逞嗎?無效共鳴徽章也不是無限實用的,之前發生在皇城的戰斗充分說明了這點.如果獄雷的巨龍膽敢再度出現,我們就采用車輪戰纏住他們,同時我們的大軍將在地面發動鋪天蓋地的攻擊,請問這種局勢下,獄雷還有獲勝的機會嗎?"

大公爵的話立刻換來了熱烈的掌聲,他微微頷首,舉起手壓下部下的熱情:"獄雷的戰略意圖只有一個,把我們拖入持久戰,讓我們長久的陷在爛泥潭里,為他的主子達克佛雷蒙家爭取時間.他的一切挑釁都是以此為目的,這也是一條豺狗唯一的力量.這點雕蟲小技又怎能瞞過強大的獅子!不需要對攻,不需要糾纏,我們只需要前進!前進!以不可抵擋之勢碾碎所有阻擋王旗的雜碎!我們的目光要放在皇城隕星的大決戰,那里才是我們征途的終點!"

掌聲再度響起,狂熱的呼喊聲回響在金百合宮殿的穹頂.希爾德布里特再度抬起手示意眾人安靜.他轉過頭,憐憫地望望垂首而立的安格爾.

"我親愛的伯爵,看來你有些疲勞了,原本我還打算讓你擔任先鋒洗刷之前的屈辱呢.這次你就作為總運輸官保證大軍的軍需吧."他停頓了一下,轉身看看伯納德,"郝森伯爵,就由你先出兵吧!一個月以後我要看見金百合的旗幟淹沒可憐的獄雷,插在他們每一座殘破的城堡上."

"謹遵赦令!"大喜過望的伯納德連忙越眾而出,單膝跪倒在大公爵面前.希爾德布里特滿意地點點頭,背著手回到了禦座前.他沉吟了片刻,隨即緩緩說道:"安格爾的顧慮也不是不值一提,既然求勝,就要完美!拉羅那家的博羅克勒斯!"

"屬下在!"有著鷹鉤鼻子的瘦高男子從隊列尾部站了出來,沖著大公爵單膝跪下.

"海因斯家的路德維希!"

"屬下在!"一頭白發的中年男人和博羅克勒斯並排跪倒.

"伯克家的奧爾加!"

"屬下在!"一名年輕的華服男子一陣風似的跑了出來.

"就由你們擔任大軍側翼的守備."大公爵的聲音在殿堂里震響,"對功績卓著者,我不吝重賞!期待你們的表現能帶給我驚奇."

"吾等必戮力進取,以報大公!"三人立刻大聲回應.希爾德布里特大公爵滿意地點點頭,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在殿堂眾人視線不及的位置,博羅克勒斯的雙眼深處閃過一絲難以覺察的精光.

南封獄的林卡家就像一頭恐怖的巨獸,盡管他還在活動四肢,磨礪銳爪,可蠢動的身軀卻讓四周的鄰居們立刻感到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的戰栗.林卡家北伐道路上的獄雷首當其沖.不同版本的謠言以驚人的速度蔓延在整個領地,各種渠道送回主城的情報全都指向一個目標:林卡家即將進攻獄雷.

不久前才安定下來的領地又開始輕微地躁動起來.人人都在望著獄雷城,期待著駿晟宮的主君能在關鍵時刻拿出挽救家族的辦法.獄雷的貴族們整日整夜的守候在駿晟宮的附近,隨時等待著卡薩伯爵的召喚.沒有人認為獄雷會選擇降服,現在需要考慮的是怎樣作戰.這種沉重的氣氛影響到了每一個忠于獄雷的人,不少貴族甚至提前寫下了遺囑,做好了拼死一戰的准備.只要卡薩一聲令下,每一個能拿起武器的獄雷士兵都會追隨他們的殿下,和強大的林卡家拼個你死我活.

然而卡薩卻依舊悠哉游哉地過著自己的日子.他既不征召返鄉的農夫,也不召集將領進行軍事會議,更不派遣兵力支援鄰近林卡家的水龍城.這些日子里見到卡薩最多的就是城里的酒館,城外的鄉村,還有山里打獵的人們.卡薩盡情地和酒館里的人們暢飲,和豐收的農夫們一起跳著冬日祭典的舞蹈,還帶著朱衣衛在大雪覆蓋的山林里獵熊,就像林卡家的即將到來的侵攻不過是一個幻夢一樣.沒人知道這個年輕的伯爵在想什麼,也沒人知道等待獄雷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結局.

然而在寂靜的水面下,暗流正激烈地湧動著.獄雷城內的緹琳·朱諾書桌上堆積著小山般的文卷,恬靜的女子正以驚人的速度審閱著每一份問卷傳回的消息;獅子王城內的某間雜貨鋪,羅蘭正和數名衣著普通的男子緊張地討論著什麼;水龍城開始秘密疏散居民,擺出了一副堅壁清野的態勢,老將加曼沉默地面對著一封匿名的書信,半晌才加蓋上自己的大印,交到前往獄雷城的使節手中;更遙遠的地方,云城龍飛的霍普伯爵輕捋著胡須,反複翻看著來自女兒的書信.

一支小小的隊伍行走在前往林卡家邊境的雪原里.為首的年輕男子緊緊裹著自己的披風,不停地抱怨著該死的天氣和討厭的風雪.和他並排行進的黑精靈男子不時反駁著他話語里的錯漏,順便表達自己對這家伙的鄙視和不屑.他們身後是懷抱著大旗,偶爾嚷嚷著肚子餓的牛頭人.牛頭人旁邊行進著一名中年騎士,這種惡劣的天氣似乎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他只是半眯著眼坐在駿馬上,不緊不慢地跟著前面的兩人,還不時因為他們的話語發出一陣低笑.大旗後面則是一輛普通的馬車.五名年輕的黑精靈女子沉默地坐在車里,忍受著難耐的平靜.坐在車門口的一名女子將車簾掀開一條小縫,眼光熱烈地盯著隊伍最前面的男子,目光里充滿了敬仰和崇拜;她對面的女孩子則眼光有些複雜地望著女伴的犄角和臉孔,可每當女伴回首時,她都會報以溫婉的微笑.接下來的兩輛馬車里是二十名黑精靈弓箭手,最後是三百人之多的騎兵隊.

"喂,小閔,你確認我們要這麼做嗎?"黑精靈男子凱賓第九次提起了這個問題.走在他旁邊的閔采爾白了他一眼,甕聲甕氣地說道:"我現在覺得你比女人還啰嗦!說起來,我倒是想問問你泰迪熊那混球跑哪里去了?為什麼不在這次出征的隊伍里?"

"你說克拉瑞斯大師?"凱賓想了一會兒,"他好像說天氣太冷了,要留在獄雷城過冬.另外他還說梅里婭比我們有良心,總記得帶好吃的給他,而跟著我們除了西北風就沒什麼意思了."

"靠,這頭沒情義的熊!回去一定要把它做成地毯!"閔采爾咒罵了一句,回頭沖著牛頭人大喊道,"牛奶,把旗幟舉高點,那不是你用來擋風的毯子!"

"俺又不傻!這荒山野地的舉給誰看啊!"這種無聊的舉動惹得牛頭人一陣鄙視.不過他還是挺起胸,讓旗幟在朔風里獵獵舞動了起來.旗面上少女的祈禱形象生活地展現著,讓閔采爾不禁想起出發前拉著自己跑到風暴神殿的伊莎貝拉來.

"呆子,跟著我做!"女孩子放開閔采爾的手,微紅著臉跪倒在風暴之君塔雷的神像前,"偉大的無所不能的君王,請聆聽您謙卑的子女靈魂的祈禱.請庇佑獄雷的騎士們,以勇敢的心面對強大的敵人;請庇佑我的兄長,讓他將您的榮光散布在整個大地;還請你庇佑我,讓我的心願能成為現實.在這場戰爭結束的時候,讓我愛的人們回到我的身邊."

她停頓了一下,用更小的聲音輕聲說道:"如果您還有時間的話,請您看一眼我身後的呆瓜.他又蠢又笨,喜歡招惹女孩子,還老惹我生氣,不過……"閔采爾支起了耳朵,不過接下里的話實在太小,他什麼也沒聽到.半晌,伊莎貝拉才笑著站起身,把一枚金幣重重拍在他手里.

"好啦,這是我借給你的!如果賴著不還,我是會很生氣的哦!"女孩子認真地說道,"活著回來,小閔!"

------------------------------------

下卷預告:南封獄的霸主吹響了爭霸的號角,可怕的威壓籠罩著整個獄雷.不甘屈服的人們拼命尋找著勝利的契機,在強敵面前賭上了性命和榮譽.拼死殺入金百合領的閔采爾,死守水龍城的老將加曼,竭力狙擊金花軍先鋒的伊莎貝拉,絞盡腦汁逼迫對手的提琳,傳遞著至關重要情報的羅蘭……當所有人都在為了生存和夢想戰斗時,卡薩卻保持著沉默.偉大的雷神啊,屬于獄雷的戰機會到來嗎?敬請關注:《疾風驟雨》之卷.獄雷,我們為你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