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燃燒吧,劍 一百三十二、俘虜
第二更……

--------------------------

"啊?"閔采爾一時間摸不著頭腦.這個一貫行為異于常人的殿下在想什麼呢?沒等他說些什麼,卡薩已經跳起身,揣著黃金印踢踢踏踏地出了門,帶著閔采爾來到了獄雷城外的塔雷王座.這里佇立著風暴暴君塔雷的祭壇,然而卡薩的目的地不是這里,而是後山一個巨大的岩洞.這個岩洞口鋪設了平整的石板路,兩旁擺放著白色石頭的雕像,主題看上去全都是某個男人受到眾多女人歡迎的故事.

"齊格!齊格你給我滾出來!"卡薩沖著洞口喊了兩嗓子,"你又把用于修複駿晟宮的石料偷走了是不是!"

喊聲在洞里回蕩著,直到紫冠藍龍碩大的頭顱緩緩伸出洞穴,遲鈍地瞅瞅面前的兩人.他張開血盆大口訕訕笑了兩聲,在一陣藍光中變成了人形.

"哎呀,伯爵大人,大清早就看到你真是榮幸啊,說道石料,我也是為了藝術創作而已,你不覺得最近我的雕刻技藝有了很大提高?"

"沒收了!"卡薩瞅准了一個精美的雕塑群,"這個擺到我的房間門廊去!"

"堅決不行!大人,這是我的命啊!"

"那把帶回來的兩條龍還給我!我拿去做龍肉宴!"

"那,那比我的命還重要!不給,不給!"

齊格是一條貪心,小氣,好色的龍,還一向把自己放在比所有人高貴的位置上.突然聽他說有另外的龍比他的命還重要,閔采爾不禁好奇起來.齊格的洞穴里暫時關押著兩條被封龍印控制的巨龍:帕羅林卡和朱利安.佛丁的叛亂戰爭結束後,這兩條巨龍作為俘虜跟著返城的大軍回到了獄雷城,被安置在龍穴由齊格看管.

"哈哈,齊格,你監守自盜了是不是?"卡薩開心得大笑起來,"是帕羅林卡還是朱利安,還是兩只都被你通吃了?"

"沒,沒有……"

"不用害羞嘛,男人喜歡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你要喜歡,兩只都給你也行,不過每年必須下至少十個龍蛋出來!"

"這……生不出來……"齊格郁悶地搖搖頭,"大人,你來這里不會就為了戲弄我吧!"

"的確不是."卡薩點點頭,回身指指閔采爾,"你覺得他能簽下龍類盟約嗎?"

閔采爾和齊格同時一愣.閔采爾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紫冠藍龍則認真地打量了一番閔采爾,緩緩搖搖頭.

"如果是您,我想每一條巨龍都會非常樂意.可呆瓜閔的話就很難說了.雖然能感覺到他身上有種龐大的魔力,可那不是魔神血脈的氣息,倒像是另一條龍的感覺.大人您應該沒聽說過一條巨龍和另一條巨龍簽約這種蠢事吧?而且……"齊格猶豫了一會兒,湊近閔采爾仔細嗅嗅,"說起來很怪異,這個呆瓜身上已經有龍類盟約的氣味了,倒像是他被另一個魔神血脈者給簽下了?"

"哦,倒是有這回事.所以我很好奇啊,這種情況下如果要和另一條龍簽訂盟約,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呢?"卡薩酒癮犯了,逃出酒囊一陣豪飲,隨即抹干嘴望著閔采爾,"不管怎麼說,他都是獄雷排名靠前的強者,接下來對林卡家的大戰還需要更多有實力的戰士啊."

卡薩說完話,瀟灑地甩甩頭走進了龍穴.齊格和閔采爾跟在他身後,一路都在想著即將到來的惡戰.閔采爾突然想到一個事情,扯著齊格的耳朵小聲問道:"呆龍,你到底和誰簽訂了盟約?"

"伊莎貝拉啊!你居然不知道?"這次換齊格疑惑了,"龍類盟約簽訂是有順位的.同一血脈魔力最強的人會擁有盟約的優先權,伊莎貝拉那丫頭就是因為還未成年就從老伯爵那邊繼承下盟約才會被稱為'風暴暴君的寵兒’啊!"

"也就是說,卡薩大人現在還沒有自己的龍?"

"呆子,你以為養龍很廉價啊.像獄雷這樣的領地,供養我已經是極限了.不進入龍眠的巨龍每天要吃掉多少東西你算過嗎?而且不光要吃飽喝足,還要裝飾龍穴,出外散心,泡妞等等娛樂活動,這都要錢的!"齊格鄙夷地扁扁嘴,"我又不是那種低等亞種龍,隨便給點吃的就打發了,不好好招待可是會生氣的!"

"……養你真是累贅!難怪以卡薩大人的實力都不簽訂龍類盟約."閔采爾聳聳肩,"還不如多養幾個黑騎士,至少不消耗太多糧食."

"……爬蟲,你在侮辱我嗎!"

"呆龍,說句實話而已,你干嘛這麼生氣!"閔采爾側頭躲過齊格打過來的龍爪,抬手還了他一計肘錘.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走了一路,直到龍穴深處,還相互叫囂著要決一勝負.

"哎呀,你們感情真是好呢!"卡薩笑嘻嘻地拍拍手,"好了,看看我們尊貴的客人吧.齊格你來介紹一下?"

"非常榮幸!"紫冠藍龍微笑著欠欠身,點亮了洞壁上明亮的魔法燈.在龍穴角落堆積的金幣上坐著兩名身材高挑的女性.左邊的女人有著微黑色的肌膚,額頭一對犄角塗染著火焰的顏色,一雙紫眸閃閃發光.她有著極其性感的身材,無論是高聳的*,還是不盈一握的小蠻腰,都足以吸引最挑剔男人的眼光.齊格走到她身邊,拉著她的小手扶她站了起來,帶到卡薩和閔采爾面前說道:"這是朱利安,我的新婚妻子……"

"啪!"齊格的話還沒說完,就在卡薩兩人面前被那女人摔了個大馬趴.她一腳重重踩在藍龍的臉上,使勁地扭動了兩下,紫色的眼眸里跳躍著盛氣凌人的火花.

"小弟,不要以為上一兩次床姐姐就一定要嫁給你呢!亂說話可是會受到懲罰的哦!"

"哈哈,齊格你居然被女人打!"閔采爾忍不住噗呲笑出聲來,他干脆蹲下來饒有興趣地盯著看:這條賤龍以後大概是翻不了身了,嘿嘿.

閔采爾正想譏諷齜牙咧嘴的齊格兩句,卻不料耳畔一陣疾風,一條彈性十足的大腿如風似的掃了過來.他暗吃一驚,連忙向後翻去,雙手牢牢護住臉面.這一擊正是來自朱利安.囂張的女人俯視著半蹲的閔采爾,嘴角微微翹起.

"喲,你這個野小子看起來有些眼熟呢……"

"啊,不久前才見過,天上."閔采爾嬉笑著指指上面,學著當時安格爾伯爵的語調喊道,"帕羅林卡,豪塞急速爬升,朱利安滑翔……大姐,似乎你不像同伴那麼倒黴,逃了一條性命呢!"

這句話似乎嚴重刺激了兩名俘虜的神經.金幣堆上一直坐著的另一名俘虜"嚯"地站了起來,眼神凌厲地掃過閔采爾:"就是你嗎?"

"應該就是他,帕羅林卡.要挾騎士逼你屈服的卑鄙小人!"朱利安憤憤不平說著話,還把手幾乎戳到了卡薩臉上,"不要以為用些無恥的伎倆就能讓高貴的龍族屈服,我們甯願死,也不會跟你們簽訂龍類盟約!"

"哦."卡薩看都沒看發怒的女人們,自顧自地品著小酒.半晌,他才發出愜意地歎息,站起身沖閔采爾招招手:"呆子,走了.還以為找到兩只不錯的,沒想到全是蠢貨.齊格,抱歉啊,你的妻子沒了.回頭以十個金幣的價錢丟給林卡那幫廢物吧."

挑釁的人多了,但對巨龍挑釁的卻從沒有過.朱利安和帕羅林卡都憤怒得睚眦俱裂,恨不得把面前這個混蛋給生吞活剝了.

"區區一個子爵竟然敢……"朱利安幾步沖到卡薩面前,伸手就要去抓他的衣領.然而這次她卻吃了大虧.幾縷柔和的風在龍穴內不經意地掠過,朱利安就像遭了雷擊一般,重重地被彈到了洞壁上.

"朱利安我親愛的!"齊格連忙跑過去扶起她,可她卻仍不罷休,嘶聲沖卡薩吼叫道:"如果不是這些咒文束縛了我……"

她還沒說完,捆綁在手腕的繩索就應聲而斷.卡薩微微一笑,沖她勾勾手指,轉身走出了龍穴.在他的身後,巨龍勃然噴發的憤怒如同海潮般激蕩著整座大山.

"爬蟲,你再度羞辱了我!我一定會讓你明白肆意侮辱我朱利安要付出的代價!"

迎著洞口的微光,身軀龐大的黑曜火龍邁著急促而沉重的步伐闖出了龍穴.龍穴外的平地上,卡薩剛灌下一口美酒,順手把酒囊丟到了閔采爾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