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獄雷反亂 一百一十一、遠行的准備
黑龍話一說出口,就發現自己不該問這個.閔采爾這家伙很明顯對這麼高深的曆史完全不懂,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樣.

"還是在我被封印前的時候,這個帝國曾經爆發過一次內戰.帝國皇帝不滿大貴族的權勢,密謀除掉執政的幾個大家族,這就引發了血流成河的戰爭.戰爭的最後,大貴族們聯手驅逐了舊皇,選取了他的旁支血脈坐上了帝位,並初步形成了大貴族聯合執政的政治局面.舊皇的支持者在隨後的十年里被從帝國境內斬盡殺絕,只有很少的人活了下來,藏進了帝國最蠻荒和邊遠的地區."

"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你說這個干嘛?難道他們留下了複國寶藏?"閔采爾不解地問道.

"比寶藏更有趣!"黑龍眼里閃爍著詭異的神情,"他們中的一部分人活了下來,還建立了自己的城市.更有趣的事情是離這里並不遠.在山的那邊,有一個三千多居民的城堡,至今仍懸掛著舊皇的荊棘花旗幟,你可以考慮尋求他們的支持."

"這麼近?"閔采爾有些吃驚,"為什麼附近沒有見過他們的蹤影?就算被放逐不願意回到國內,可也不可能藏得這麼好吧!等等,你說的山,難道是龍墳山?"

"哈哈,你說得不錯,我的小朋友.沒有活人能進入巨龍最後的長眠之地,也沒有人能闖過成千上萬的白骨守衛著的死亡之地.那些舊皇的遺民時時刻刻都要與侵入的亡靈作戰,保護自己最後的小小領地.我想,如果有人能帶著他們離開那隨時可能覆滅的地方,他們一定很高興效忠于這位英雄的."

"可我又怎麼能……"

"你可以."黑龍側頭指指禦座上的長刀,"出發前帶上這破玩意,有大用.你去准備五桶干肉,十桶魔泉酒,再找兩打熊皮把自己包裹嚴實了,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梅里婭也要去!"小女孩的聲音不知何時響起在背後,閔采爾回頭一看,這丫頭正拉著苔絲站在門口,目光無比堅定地望著自己.

"這可不是旅游!"閔采爾搖搖頭,"小孩子就好好呆在村子里玩游戲就好了,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你老爸一定會剮了我!好了,如果那地方有禮物的話,我一定給你帶回來,這總行了吧!"

"不行!我一定要去!不帶我去就不把海克借你!"梅里婭緊蹙著眉,生氣地瞪大了眼睛.不過這句話聽起來很奇怪,閔采爾不禁回頭望望背後的黑龍.那家伙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居然學人一樣聳聳肩,用嘴唇呶呶梅里婭.一個樣式古樸的皮卷赫然緊握在她的小手里,淡淡的魔力氣息隨著廳內的微風悄然四溢.

"你這條龍也失敗到家了,居然跟這麼小的孩子簽訂龍類盟約……"閔采爾鄙視地白了一眼海克,"這也算是四百年前的大魔怪嗎?"

"唉……"黑龍難得郁悶地吐了串煙圈,"以你的智商是沒法理解的,凡人!就算是我海克,也有沒法子的時候."

出行的安排很快就定了下來.在閔采爾的要求下,海藍村的山民們把二十幾張厚厚的獸皮送到了黃昏之森的黑精靈城里,由他們進行處理.三天後一個巨大的皮囊被八只水鹿拉著的大車帶到了舊城堡,趕車的居然是聲稱要冬眠的凱賓,以及一名從未見過的黑精靈牧師.

"這是艾薇兒·影月,最近從裂云堡逃回來的族人."凱賓平靜地回望著閔采爾詫異的眼神,"她是我們最好的牧師,我想很適合這次行動吧."

黑精靈牧師微微欠身,算是和閔采爾打了招呼.她很漂亮,擁有精靈一貫的優雅做派,還有一雙很誘人的長腿——這牧師居然沒穿長袍,而是一身鹿皮大衣.閔采爾掃了她一眼,扯著凱賓走到了沒人地方一頓臭罵:"我不記得需要什麼牧師啊!"

"親愛的朋友,你這就太沒義氣了!"凱賓委屈地搖搖頭.

閔采爾覺得自己聽錯了.這家伙跟我講義氣?

"別以為我們是鄉下人,不知道那些獸皮用來干什麼的!那是作戰龍鞍,幾百年前龍騎兵們乘坐的玩意兒!小閔,你要騎龍出去冒險是吧,這麼刺激的事情怎麼不帶上我?"凱賓聲情並茂地說道,"讓我感受一下乘騎巨龍的感覺!讓我感受先輩在空中作戰的豪情!讓我體味那壯志凌云的爽快!答應我!"

"喂,那個艾薇兒,你們頭兒是不是最近受了什麼刺激?"閔采爾無語了片刻,對一直沉默著的精靈牧師說道.她溫婉地一笑,輕輕搖搖頭.

"不行!"閔采爾斬釘截鐵地拒絕了這種無理的要求.

"二十名弓箭手!"凱賓咬牙切齒.

"五十名弓箭手!你帶隊!"閔采爾還價.

"二十名弓箭手!四名牧師!我帶隊!自備干糧!"凱賓激動得頭發都豎起來了,一雙眼睛紅得跟兔子似的.

這結果還算不錯.閔采爾滿意地點點頭.隊伍里反正已經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人了,再多兩只尖耳朵的家伙也無所謂.

所有的准備工作基本完成的時候,黑龍海克終于拖著龐大的身軀,懶洋洋地爬出來城堡.他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舒展開二十余米寬的翅膀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無精打采地問閔采爾道:"怎麼才弄好,我都快冬眠了……你還組織了送行的隊伍?"

閔采爾望望周圍的人群,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這些都是要去的……"

"什麼!"黑龍的下巴差點掉到了地上,他連忙揉揉自己的眼睛,好好清點了一下人口,"十個人!其中還有兩個牛頭人!"

"事情是這樣的,偉大的海克.梅里婭是老板,所以她肯定是要去的;苔絲是她的仆人,要負責她的起居和飲食;我就不必說了;那兩個尖耳朵的家伙是贊助商;我是騎士,總得帶兩個侍從吧,牛奶力氣大,正適合應付緊急情況;還有這次出去也不是一兩天能回來的,我想既然已經有這麼多人了,不妨再要個廚子,一個清潔工,一個雜工.那邊那個就不用說了,你的老朋友霍曼啊!這麼算下來可不就十個人了."

"很好,讓他們騎你去吧!我回去睡覺了!"黑龍輕蔑地打了個響鼻,轉身准備爬回去.這樣可不好,閔采爾連忙繞到他的頭邊,抓著他的犄角嘰里咕嚕一頓悄悄話,眾人只見黑龍的表情由陰轉陽,最後居然喜笑顏開.他回頭望望這邊,最後義正言辭地說道:"最多四個人!不去拉倒!"

名單很快定下來了.梅里婭是老板,那是一定要去的.贊助商是大爺,也是不能得罪的.最後一個人只好兼職保姆,侍衛,廚子,清潔工,雜工以及其他所有工作.閔采爾好生安撫了一遍失望的人們,和凱賓一起在黑龍背上組裝起龍鞍來.精靈不愧是優秀的工匠,他們先用彈性很好的木材搭建了框架,再用獸皮隔離出三個不同的區域.在龍的脊背處用柔軟的鹿皮精心設計了休息區,供乘騎累了時候休息使用.懸掛式的吊床可以保證即使出現空中翻滾的情況,休息者也能始終保持平衡.在龍的兩肋設計了能固定下半shen的作戰區.弓箭手和魔法師可以穩穩的固定在坐騎上,不會因為特殊的戰斗姿勢而產生不幸墜落的慘劇.第三個區域則是組合式平台,用于安置食物和飲料.五桶干肉被固定在龍的背脊上,可以通過一根可移動式的杠杆,將肉從龍背上直接送到海克嘴巴邊;十桶酒則平衡懸掛在龍肋下,既可以為戰斗區域提供一定的掩護,也可以在必要時候迅速脫落.精靈們還用樹莖制作了吸管,龍和乘客均可以直接從桶里吸食飲料.整個封閉式龍鞍充滿了精靈一貫的華麗和精致風格,尤其在細節處考慮了人性化設計.看上去臃腫的龍鞍被安置好了以後,居然對龍的活動影響不大.于是試飛和調整之後,梅里婭和艾薇兒被關進了休息區,凱賓和閔采爾一左一右地呆在了戰斗區域.黑龍展開雙翅猛地撲騰了幾下,掀起一地落葉和滿天塵土,晃晃悠悠地向南邊的龍墳山飛去.

晚秋的山林景色依然,紅色和黃色的樹葉如同火焰一般燃燒著遠近起伏的山嶺,一直綿延到地平線的盡頭.黑龍飛行得並不快,盡管風已經很涼了,可在獸皮龍鞍里依然不會覺得寒冷.骨子里浪漫和無聊的凱賓很快就唱起了森林民族的歌謠,前面還傳來了梅里婭銀鈴似的笑聲和拍掌聲.

"這些沒有緊張感的家伙,難道我們這次是出來野游的?"閔采爾憤憤吸了一口酒,鼓著腮幫子使勁嚼干肉,"敵人可是龍墳山里的怪物啊!說不定一不留神就會被敵人吃得渣都不剩!喂,海克,離那邊還有多遠?"

黑龍沒有回答,不過極目遠眺的南方,已經隱隱約約地能看見山的影子.灰蒙蒙的背景里,黑乎乎的山體就像擎天柱般連接著云海.絢爛的秋景隨著急速掠過的層層丘陵逐漸過渡向單調的灰白,撲面而來的風里腐臭的氣息也逐漸濃烈起來.凱賓難受得窩進了深深的毛皮里,再也唱不出歌來,梅里婭的笑聲和拍掌聲也聽不到了,風里偶爾能聽到艾薇兒低聲的吟唱,以及毛皮帷幕間投射出來淡淡白光.黑龍似乎覺察了背上這些乘客的異樣,開始減慢飛行速度,向著地面降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