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兩個人的戰爭 九十六、逆轉
"呃,這是……"

"原來閔采爾大人是這麼厲害的英雄啊!我們之前都太失禮了!"一個女孩子搶著說道,這句話引起了在場二十幾個黑精靈的共鳴,紛紛用閃著星星的眼眸激動萬分地凝望著閔采爾,好像要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崇敬與膜拜.

"我怎麼有種很爽的感覺!這就是受人愛戴的感覺嗎?"一種油然而生的戰栗在閔采爾全身流淌著,他陶醉地回望著周圍的精靈們,小心肝兒不爭氣地咚咚跳個不停.

"其實也沒什麼了,龍不過是一條大蜥蜴而已,哈哈,哈哈哈哈!"閔采爾站起身,摸著後腦勺豪快地大笑起來,"這種東西很容易收拾的,哈哈!對了,愛琳娜呢?你們都圍在我旁邊誰在照看俘虜?"

"……"眾人面面相覷.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先前已經散亂逃走的鳥獸忽然又聚攏在水鹿之丘的附近了.距離閔采爾五米多的地方,愛琳娜面色陰沉地望著這邊雀躍的人群,手里反握著寒光閃閃的匕首.一只凶猛的黑豹發出含混的咆哮,正虎視眈眈地望著這邊.

"喂,你們這些笨蛋,這麼放她起來,剛才我們不是白忙活了?"閔采爾郁悶地望著這些二百五精靈.卻不料四十幾只水汪汪的眼睛一致滿懷著信心地望著自己,二十多個聲音充滿了希望和力量,對著閔采爾大聲說道:"沒關系,有閔采爾大人在這里,連龍都不能奈何我們,更別提區區一個叛徒了!"

"日,我問候你們這幫尖耳朵怪物全家!"閔采爾無奈地歎口氣,清清嗓子沖著那邊喊話道:"喂,愛琳娜!你知道抗拒是沒有用的!現在連海格里斯也不在了,你一個人以為能對付我們這麼多人嗎?"

隨著閔采爾的話語,精靈弓箭手們慢慢張開了長弓,十幾只羽箭寒光閃閃地箭頭一起指向對面銀發女子的各處要害.愛琳娜慘笑一聲,抬起匕首橫在自己的脖頸處.

"我不會被你們抓住的!與其再遭遇那種被囚禁的滋味,我甯願死!"

她綠色的眼眸最後望了一眼遠方的天空,忽然驚訝地瞪大了眼睛:"……殿下!博羅克勒斯殿下!"

水鹿之丘的東南方,就像有巨獸在林間穿行著,高大的樹木發出喀拉拉的折斷聲哀鳴著轟然倒下.爆裂的風刃不時發出可怕的轟鳴射向天際,在森林里灑下一片片木屑和塵土.沒過一會兒,一頭巨大的熊氣喘籲籲地爬上了丘陵,呼哧呼哧地跑過閔采爾等人身邊,又一頭紮進北方的茂密森林去了.

"喂,那個好像是泰迪熊吧?"閔采爾忽然湧起一股不詳的預感.周圍的黑精靈群眾紛紛確認了那個肥碩的屁股確實屬于迷霧森林的守護者克拉瑞斯,並且紛紛表示大師忽然出現在這里,一定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這個非常重大的意義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一個在腰間捆綁著兩塊大芭蕉,身上纏滿了蔓藤和樹葉,充滿了人猿泰山氣概的瘦高男子正紅著眼,追在大熊後面飛快地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揮出鋒利的氣刃.

"我問候你這臭屁熊祖宗十八代!泰迪你個混蛋,往哪里跑不好,非要把博羅克勒斯給我引回這個山頭來?"閔采爾上手在胸口合十,心里暗暗默念著被氣昏了腦袋的博羅克勒斯不要注意到山頭上自己這些善良的旁觀者,可願望和現實往往會背離得相當厲害.愛琳娜發出一陣喜悅的歡呼,帶著滿臉晶瑩的淚珠猛地紮進了那個半裸男的懷抱哭得稀里嘩啦.

"哦,真是很感人的場面,我們這些礙眼的就不要在這里了."閔采爾訕笑著聳聳肩,轉身打算躲回樹林去.他忽然發現剛才圍繞著自己的二十多號人早就消失得一干二淨,下巴差點掉到了地上.

"我小看這些尖耳朵的混蛋了!"閔采爾低聲罵了一句,躡手躡腳地向一處斷牆後摸去.男子的背後忽然刮起一陣大風,一個碩大的龍頭悠然地從他肩部伸了出來,用戲謔的目光望著閔采爾苦笑的臉.

"中大獎了!"博羅克勒斯,愛琳娜加海格里斯,閔采爾不覺得今天會黑到這個地步.他認命似的長歎口氣,舉起雙手轉過身來.

"算你狠,拉羅那家的蠢兒子!要殺要剮隨你便吧!"

"真是……有趣."博羅克勒斯陰冷的目光上下掃視著面前不正經的對手,"獄雷的小子,現在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哦,很抱歉,你可以叫我閔采爾,階級是黑騎士,主君伊莎貝拉伯爵小姐,我親愛的博羅克勒斯殿下,其他的話就恕我不方便開口了."閔采爾聳聳肩,擺出一副無賴模樣.

愛琳娜從海格里斯背上取下一件長袍,替博羅克勒斯取下亂七八糟的樹枝後換上,有溫柔地替他梳理著散亂的長發.在完成了這一系列工作後,銀發女子小聲在博羅克勒斯耳邊說起長串的話語,不時抿起嘴露出調皮的笑容.博羅克勒斯一直陰沉著的面孔慢慢舒展了開來,終于點點頭,發出一陣爽快的大笑.

"閔采爾,你對自己的計謀很有自信吧!可惜啊,你所有的掙紮都是徒勞的."他微笑著說道,"稍微等等吧,我想看到你的臉從得意變成絕望的那種表情,這樣待會兒殺起你來才更加的痛快!"

"靠,真變態!"閔采爾頂了一句.然而仿佛印證著博羅克勒斯的話,剛才借著影遁離開的黑精靈們帶著受傷的同伴,又驚惶地退回水鹿之丘來了.那兩個黑精靈女孩子嘴唇顫抖個不停,兩雙小手惶急地抓住閔采爾的胳膊,讓他望向丘陵的下方.

滿地折斷的數目從里,披著厚重鎧甲的重裝步兵如同鋼鐵的城牆一般冒出頭來,將整個水鹿之丘包圍在其中.如林的長槍閃著冰冷的殺意,直直指向包圍圈中的黑精靈弓箭手們.鐵鎖審判團的狂信徒就像螞蟻一樣源源不斷地湧向這邊,不時發出一陣陣瘋狂的祈禱和詛咒聲.一個肥碩的屁股忽然出現在閔采爾的視野里.那只惹禍的臭熊似乎也被驅逐了回來,正後退著向閔采爾這邊靠近.望著這個肥頭大耳的家伙.閔采爾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憤憤不平地走過去,照准熊的屁股猛地踢了一腳.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事情.鐵鎖審判團的信徒們中間還凌迫著大群面色驚慌的黑精靈婦孺,就像驅趕著羊群似的把她們帶到了水鹿之丘的空地上.閔采爾赫然發現前去誘敵的凱賓滿身是血的躺倒在一只水鹿的身上,而照顧他的女性中間,伊莎貝拉平靜的臉孔如同驚雷一般轟得他回不過神來.

"閔采爾,開心吧!"博羅克勒斯再度開口道,"你以為自己的計謀很巧妙吧,可在愛琳娜無處不在的鳥兒們眼里,不過是一場鬧劇!在你們歡欣鼓舞于自己的小小陰謀得逞時,愛琳娜卻引導著我的軍隊在森林狩獵著你的同伙.不過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至少你給我留下了屈辱的記憶,讓我博羅克勒斯永遠都會記住,輕視自己的敵人會遇到多大的危險.你幾乎有機會殺死我,還有被你們叫做叛徒的愛琳娜,可惜了."

"至于伊莎貝拉,我已經不放在心上了.聽說你們獄雷號稱不會在戰場上拋棄一個士兵,我看不過是無恥的謊言.如果她在這里,也許你們還有一搏的機會,可惜了."

他傲然站起身,攬著愛琳娜踩著鳥兒組成的階梯站到了海格里斯的背上.

"當然,我是慷慨而仁慈的拉羅那家新一代領主.如果你能……"他指指環繞著丘陵的軍隊,"你能打倒他們全部,我會給你一個公平決斗的機會."

"不需要!"一個清越的女聲在黑精靈俘虜們中間響起.一直保持著沉默的伊莎貝拉緩緩推開試圖阻止她的黑精靈女性,漫步來到場地的中央.

"獄雷三百年來,從受封伯爵的那天開始就和自己的騎士立下了血誓:我獄雷存在一日,就視獄雷的騎士們如領主的親子,無論爵位高下,也不論貧窮富貴!只要獄雷的血脈還在戰場,就一定會和自己的騎士同生共死!"她傲然回望著天空中飛舞的巨龍,用最飽滿的熱情呼喊道,"獄雷家的女兒不是拉羅那家勾心斗角的蠢兒子,哪怕死在這里,我也有我要守護的誓言!"

朝陽的光輝中,閔采爾眼里的女孩子就像降落人間的女神那樣耀眼奪目.她如絲的長發在凌厲的風里飛舞著,綻放出如同黃金一樣的燦爛光輝.

-------------------------

第四更……睡覺了……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