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兩個人的戰爭 九十五、謀略
博羅克勒斯被大熊克拉瑞斯遠遠地引向了迷霧森林的深處,用之前凱賓的話講,想要在林海中抓到克拉瑞斯,簡直就跟想用勺子舀干大海一樣.

"好吧,讓我們開始下一項工作!"閔采爾戀戀不舍地離開彈性十足的大腿,拍拍手示意

黑精靈們集中起注意力來,"差不多愛琳娜也該到了,派出哨兵吧!"

遠遠躲藏著的哨兵很快發來了鳴鏑.愛琳娜的鳥兒成群結隊地出現在他的視野里,正向著水鹿之丘蜂擁而來.在鳥兒們的身後,巨龍海格里斯龐大的身影如疾風般滑過濃密的樹冠,愛琳娜的身影在龍的背脊上清晰可見.

只有她一個人.

閔采爾連忙跳起身,帶著滿身的血汙和灰塵飛快地爬上丘陵.原本用圓木搭建的拉羅那軍據點已經被狂風破壞得不成樣子,只留下滿地的木屑和中央深深陷入的大坑.被螺旋形的裂痕切割的大地顯示了剛才博羅克勒斯可怕的魔力,讓黑精靈們多少有些擔憂起克拉瑞斯來.閔采爾笑嘻嘻地打量了一番戰斗的痕跡,滿意地點點頭.

"這樣冒充起來就更像了!"他拄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跳進土坑的中央.他用小刀把身上的外袍割得稀巴爛,又讓黑精靈們使勁往自己身上掛羽箭.很快他就變得像個長滿白毛的刺猬,這讓圍觀的黑精靈們都笑了起來.閔采爾也不理會,對著他們也指指點點.

"你去死在那邊,就是那個柵欄那!仰面朝天掛在上面!對!"

"還有你,趴在坑邊上,臉朝下!什麼,你說無法呼吸?那就憋著!"

"你們把上衣脫了,潑點燃料!把弓折斷兩把丟一旁!你趴他身上,這樣看起來是被我一下打死兩個!"

眾人一陣忙碌,終于按照閔采爾的要求擺好了"激烈戰斗"的殘余.以大坑為中心的殘牆斷壁里橫七豎八地倒著十來個血淋淋的"尸體".這些黑精靈全都衣衫破爛,就好像被風刃切割得遍體鱗傷而死似的.閔采爾則像只紮滿了箭的豪豬,淒慘的趴在大坑中央,流出來的血幾乎把坑底都填滿了.這一副《博羅克勒斯大戰精靈弓箭手》的殘局似乎以兩敗俱傷為結束,所有的生命都終結于水鹿之丘似的,從天上看下來絲毫沒有破綻.

"嘻嘻!"有幸逃脫演員身份的黑精靈們聚在一起嬉笑個不停,不時用腳踩踩假裝尸體的同伴.這種事情在精靈的生活里從來不曾有過,讓他們感覺分外新奇.

"好了,都准備了!"閔采爾鄙視地望著這群不專業的演員,想當年自己假裝被打劫車隊的殘留人員時那是多麼的嫻熟,就連最冷酷的老雇傭兵都被眼前的淒慘震驚得落下眼淚.現在這群半吊子,唉,靠近了肯定立碼穿幫.現在也只有祈禱那個愛琳娜和海格里斯平常都裹著腐朽墮落的生活,不會想到世上還有這種騙局了.

紛雜的鳥群密密麻麻地從水鹿之丘上空飛過,發出淒厲的鳴叫聲在林間往來穿梭著.這些鳥兒圍繞著丘頂戰場的痕跡盤旋了十來圈,忽然狂暴地紮向假裝收尸的黑精靈們.精靈們的白色羽箭如驟雨般射出,被湮魔箭炸得粉碎的血肉和羽毛便紛紛揚揚地灑了下來,這讓長久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精靈們感覺更加憤怒了.

"叛徒愛琳娜!"一名黑精靈仰頭大喊道,"不要用這些可憐的鳥兒送死!趕緊滾出來!"

"如您所願!"話音剛落,海格里斯龐大的身影便卷起一陣陣狂風出現在丘陵的頂端.龍的影子遮蔽了清晨的陽光,讓整個水鹿之丘上都陰沉了下來.巨龍琥珀色的眼睛冰冷地注視著戰場的痕跡,忽然發出一陣憤怒的咆哮;而在龍的背脊上,銀發的愛琳娜碧綠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土坑里"博羅克勒斯"撲倒的身軀,男人身上的每一根白羽,都像鋼針一般深深紮進她的心口,讓她疼痛得幾乎說不出話來.眼前這一幕,分明是博羅克勒斯不甘心被俘虜帶來的羞愧和恥辱,奮力發動了最強大的魔法陣·颶風.這一道道如同被巨大犁頭翻開的痕跡,正是之前颶風肆掠的明證.

"你,居然會死在這里……"愛琳娜的胸口抽痛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悲傷隨即轉化成無盡的怒氣,她望向自己同胞的眼神就像看見了最凶惡的仇人!

"這里所有的人都必須死!"巨龍的咆哮聲中,黑精靈女人尖利的嗓音頓時充滿了整個水鹿之丘,她的長發在激烈的魔力暴風中瘋狂地舞動著,一雙綠色的眼眸綻放出銀色的光芒.回應著愛琳娜憤怒的,是從迷霧森林深處傳來的如潮水般的低沉轟鳴.鳥兒的羽翼就像烏云般鋪天蓋地地遮蔽了天空,凶猛野獸的粗重呼吸此起彼伏,慢慢向著水鹿之丘的方向湧動了過來.

丘陵上的黑精靈們被驚訝和恐懼所包圍著幾乎說不出話來.這就是被稱為百年來最優秀的獸語者?這樣的實力,就連克拉瑞斯大師也從未展示過!這是獸王!

鳥兒們用自己的身軀從龍的脊背到地面搭設起一條長長的階梯.愛琳娜挺拔的身軀邁著優雅的步伐,踩在成千上萬只翅膀上緩緩地走了下來.強大的魔壓讓黑精靈們幾乎無法動彈,他們的喉嚨發出咯咯的響聲,瘦長的身軀如秋風中的落葉般瑟瑟發抖.

"永別了."愛琳娜緩緩抬起手,打算將自己的族人盡數送進地獄,然而一聲模糊的呼喚讓她如雕塑般凍結了起來.

"愛……琳……娜……"那個幾乎聽不清的聲音從土坑的底部傳來,讓銀發的精靈女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閃電般轉過身子,用充滿希望和喜悅的目光凝視著坑底的博羅克勒斯.

"愛……琳娜……救……我!"那個沙啞的嗓音再度響起,對愛琳娜來說,就像遠古神明在她的耳邊敲響了最悅耳的贊美詩!她立刻忘記了敵人還散布在四周,就像靈巧的小鹿一樣邁著歡快而快捷的步伐三步並作兩步躍進了土坑,乖巧地蹲在了"博羅克勒斯"身旁.她綠色的眼眸里滿溢著喜悅的淚水,性感的嘴唇用最大的熱情在男人漫布灰塵的手背上吻了又吻.

"感謝凱斯神,我的殿下!我一直以為您被那幫該死的黑精靈……呀,我在說什麼,嘻嘻!別擔心,我的殿下!很快您就會得到最好的治療,那幫膽敢傷害您的黑精靈也會……"

沒等她把激動的話語全部說完,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忽然閃電般地遞到了愛琳娜的咽喉處.面前蓬亂的頭發下,一張陌生男人的臉孔笑嘻嘻地出現在她眼前,讓她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博羅……殿下?這,這是怎麼回事?"愛琳娜就像化石般僵硬.而那個冒充博羅克勒斯的男人則小心翼翼地站起身,牢牢抓著她右手的脈門,匕首始終不離開咽喉半分.

"不好意思,親愛的愛琳娜閣下,剛才您的痛苦讓我對自己的欺詐行為感覺到無比的羞愧,不過比起您強大的實力來講,我們這些人就像小蟲般柔弱無力,只好用這種卑鄙下流的計謀了."

這個混蛋直接承認了自己的無恥和厚臉皮,讓愛琳娜連罵他都沒什麼力氣了.遍布丘陵的黑精靈都開始詐尸,一具具剛才還死得透了的家伙嬉皮笑臉地爬起身,帶著勝利的喜悅聚攏在閔采爾的周圍.他們望著愛琳娜的目光充滿了敵視和複仇的火焰,如果不是戰斗還沒結束,恐怕早就跳過來痛扁仇敵了.

愛琳娜心底里輕歎口氣,臉上卻如寒冰般堅硬:"雖然不知道你們用了什麼詭計,但是博羅克勒斯殿下是不可能被你們打敗的.海格里斯,不用管我,立刻殺死這里所有的敵人!"最後一句她卻是朝著低空盤旋的青色巨龍嘶喊,然而一擊猛烈的撞擊打在銀發女子的後腦勺,讓她立刻暈厥了過去.閔采爾摸摸頭,郁悶地望著懷里的女人.

"逼我犯戒啊!我還以為一輩子都可以不打女人的!"他把昏迷的愛琳娜遞給旁邊的黑精靈弓箭手,沖著怒氣沖沖的海格里斯大吼道,"臭龍!你現在去告訴博羅克勒斯,叫他把裂云堡的黑精靈奴隸都放了!再拿出一萬枚金幣來換他的女人!時間不多啊,明天我看不到金幣,就把這女人先奸後殺,再奸再殺,脫guang了丟回你們的爛石頭城去!叫你的殿下永遠戴個大綠帽子!"

"吼!"巨龍深吸口氣,對著水鹿之丘發出一道猛烈的氣炮.巨大的撞擊炸斷了滿山的樹木,讓整個小丘都輕微的顫抖起來.黑精靈們不知不覺都聚向了閔采爾的身後,拉滿了長弓警惕地注視著盤旋的巨獸,可閔采爾卻還在沒心沒肺地笑個不停.

"臭龍,你以為這點小伎倆就能叫我害怕嗎?我可是經常和龍角斗的強大騎士啊!你可以去問問你的同族,獄雷的紫冠藍龍齊格,他的左眼是不是被我打得青腫不堪?你捫心自問,你的實力能和強大的黑龍海加爾拉斯·卡維亞·羅拉塔科克媲美嗎?連這條黑龍都臣服在我無敵的力量之下,你,這個小爬蟲難道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閔采爾深吸口氣,猛地開啟了全身的魔獄封雷陣.這次他沒有讓魔力進行轉換,而是強忍著渾身欲裂的疼痛,盡情地釋放著體內如狂潮般的黑暗龍息.那些來自黑龍的混沌魔力伴隨著可怕的龍威從這名看上去尋常的男子每一個毛孔瘋狂的泄出,差點沒讓天上的海格里斯翅膀抽筋掉了下來.

即使見到龍神降臨,也比見到一個丟進大街人群里馬上不見的普通男人釋放出龍威這種事情要來得幾率大些.海格里斯震撼得合不攏嘴,又遲疑著盤旋了一圈,毫不猶豫地向東南方向跑走了.閔采爾這才輕松口氣,立刻關上了這要命的魔法回路,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香蕉你個芭拉,總算把這個蠢貨騙走了!"他抬起顫抖的手想擦擦額頭滾落的汗珠,忽然發現兩只香噴噴的小手搶著湊了過來,在他眼前爭奪起擦汗的權利.那兩個黑精靈女孩子用崇拜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閔采爾,微黑的臉孔浮現起誘人的豔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