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兩個人的戰爭 九十四、冒充
精靈們的巧手早就做好了與博羅克勒斯身上相同款式的外袍,不過既然現在有了真貨,也不必再費勁了.閔采爾披上繡有雙頭鷹的長袍,戴上博羅克勒斯飾有羽毛的帽子,然後提起裝滿紅色燃料的桶,從頭到腳一頓亂潑,又讓精靈們在自己身上插滿折掉箭頭的羽箭.

十來個精靈把熟睡的熊和博羅克勒斯搬到了丘陵邊隱密的地方,又用獸語術叫來另一頭體形相差無幾的大熊.頭頂上,海格里斯巨大的身影正背著陽光朝這邊盤旋過來,很快就能看到丘頂的情形了.

"叫那兩個妹子用美人計!"閔采爾小聲對旁邊的弓手說道.那人臉孔一紅,欠身退了下去,一支鳴鏑很快拉著長長的尾音飛上云霄,遠遠地掉進了迷霧森林里.這奇異的聲響果然吸引了巨龍海格里斯,他龐大的身形優雅地越過水鹿之丘的頂部,閔采爾假扮的博羅克勒斯正伸手在虛空里指指點點,對面那頭熊就被黑精靈操縱得狼狽逃竄,似乎毫無抵抗之力的樣子.海格里斯滿意地點點頭,盤旋著飛向鳴鏑掉落的地方,打算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距離水鹿之丘不遠處是長羽潭,一個溪流彙聚的清澈小湖.那聲音似乎就消失在這附近的林間.海格里斯緩慢地轉動著碩大的頭顱,掃視著可能存在的情況.他的眼睛忽然一亮,水潭里不知何時出現了兩名身材火辣的黑精靈女孩子,正嬉笑著相互推攘著.他們錦緞般光滑的皮膚在飛濺的水珠里晶瑩剔透,顯得格外誘人;年輕女孩子的陽光氣息撲面而來,讓海格里斯不禁吞咽了下口水.他低頭望望爪子里的囚籠,如果說下面兩個女孩子是錦緞,這里面的三個囚徒就像破布般讓人沒有胃口.

"換換吧!"巨龍想了一會兒,在距離水潭邊不遠處降下身形,把囚籠厭惡地丟在了一邊.一陣明亮的青光里,海格里斯變成了一個身高兩米的彪形大漢,一把扯掉上衣喜笑顏開地往水潭跑去.藏在水潭附近的黑精靈弓箭手立刻發出暗號,數名身披樹枝的黑精靈手腳麻利的打開囚籠將同族背了出來.這些人向著水潭方向發出尖利的鷹嘯聲,引得樹林里群鳥一陣亂飛.

"好了,閔采爾大人的計謀成功了!"水潭里的黑精靈女孩子露出欣慰的微笑,相互間臉孔紅紅的對視著.這個看上去沒點正經的家伙說得果然沒錯:龍最抵擋不住亮晶晶的寶石和漂亮可愛的美女誘惑了!她們嬉笑著從水里站起來,小鹿般躍向岸邊,卻不料那條色色的龍已經跑出樹林,光著身子張開雙臂等待著她們.這讓她們立刻變了顏色.

"黑精靈小妞果然很棒!"水邊的獵物就像臉上羞怯的表情就像青澀的花朵,飽滿的胸脯和纖長的腿卻如同成熟的果實,這種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女人海格里斯已經很多年沒見過了!他激動得微微顫抖著,一雙眼睛幾乎挪不開了.卻不料水鹿之丘那邊忽然傳來一聲震天的咆哮,緊接著博羅克勒斯的慘叫聲劃破長空,讓森林都震動了起來.

"這不可能!"海格里斯臉色大變,剛才的戰況還是盟約的持有者占盡上風,可不過幾分鍾時間似乎局勢就逆轉了?龍人的心里頓時激烈的交戰起來.眼前這麼鮮嫩的美食放棄實在太可惜了啊!可萬一自己來不及救護博羅克勒斯,也是糟糕之極的事情.

"要女人,還是要主人?這真是個艱難的選擇!"海格里斯望著因為恐懼抱做一團的黑精靈女孩子,雙手顫抖著幾乎把持不住.不過對方很快替他做出了選擇,連珠似的羽箭破空而來,在他面前接二連三的爆裂開去.那兩個女孩子如同驚恐的兔子一般急匆匆地躥上了岸邊,向森林深處逃去.要抓住她們恐怕還要花個幾分鍾,這樣萬一博羅克勒斯出事可就不好辦了……

"該死的黑精靈!"海格里斯強壓住熊熊燃燒的欲火,朝著天空噴吐出煩躁的悶氣.他大喝一聲變回了原型,展開巨大的羽翼朝著水鹿之丘飛去.林中空地的情景讓青色巨龍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渾身是血的博羅克勒斯頹然趴倒在地,被五六個精靈弓箭手用箭指著.那頭之前還到處逃跑的熊正悠然的坐在一旁,往嘴里不停地塞著水果.

"為什麼不用龍類盟約?"海格里斯不覺有些詫異,他狐疑著在空中盤旋了一圈,深吸口氣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爬蟲!交出博羅克勒斯!否則等待你們只有一死!"

一名黑精靈微笑著站出來,拔出獵人常用的細劍猛地戳在倒地的人體大腿上,一股血箭頓時噴得老高,灑得地上到處都是.

"用愛琳娜來換!"那精靈說道,"你沒有別的選擇!"

"可惡!"龍深深地吸了口氣,打算噴吐出銳利的風刃,卻不料那家伙又一劍干脆地插在博羅克勒斯屁股上.這次噴湧出來的血更多了,幾乎將他浸泡在了其中.海格里斯憤怒而無奈地盤旋了一周又一周,終于下定決心,向著裂云堡方向飛走了.

那名剛才還趾高氣揚的黑精靈立刻像散了架似的向地面倒去,他的同伴連忙扶起他,帶著他來到假裝博羅克勒斯的閔采爾身邊.

"大人,計劃都成功了!那條龍回去找叛徒愛琳娜去了!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閔采爾依舊趴在地上不肯動彈.黑精靈們疑惑地扳起他的臉,卻見男人一臉委屈的模樣,鼻涕和眼淚都快把臉上的顏料沖乾淨了.

"是哪個烏龜王八蛋干的!"他郁悶地吼叫道,"不會對准血袋刺嗎?我的屁股都快被捅穿了!"

"大,大人,我是對准血袋刺的……"那精靈大吃一驚,連忙掀起袍子,綁在大腿和屁股的血袋果然都已經漏光了,可他剛才實在太過緊張,一劍直接刺穿了血袋,深深紮進了閔采爾的肉里.

"抱,抱歉大人……我……"

"……叫你妹子回頭給我療傷!還外帶陪吃陪睡!"閔采爾沉著臉爬起身來,望著遠去的巨龍背影沉思了一會兒.他回頭瞅瞅還在睡夢中的泰迪熊和光屁股男,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昨晚這熊說能拖住鷹鉤鼻子多長時間的?三十次爪子?現在過去多久了?"

"二十九次爪子,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可以想象博羅克勒斯醒來時發現自己赤裸身軀的時候會有多麼的憤怒.閔采爾思考了一會兒,叫人弄來一片巨大的樹葉,用紅色的醒目大字寫著:"逃命吧!"

"拿這葉子掛在那光屁股男胸口,大師醒來後第一眼就能看到."閔采爾說完話,一把扯下血淋淋的外袍,沖著圍攏過來的黑精靈們拍拍手:"好了,現在趕緊逃吧!我們要遠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在水鹿之丘下面閔采爾專門安排挖了個大洞,還在洞口覆蓋了雜七雜八的樹.如果不仔細看,是不會覺察這堆灌木後還有足以藏下二十多人的地穴的.這會兒閔采爾帶著所有的黑精靈們都躲在了洞里.兩名之前誘敵的精靈女孩子細心地替他包紮著大腿和屁股上的傷口,一邊溫柔地替他按摩著肩膀.二十多個男人則被趕在洞口望風,省得閔采爾大爺覺得礙眼.被救出來的黑精靈囚徒受到了僅次于閔采爾的優待,她們被毛毯包裹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在洞穴的最深處沉睡著.

一個爪子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水鹿之丘頂上忽然間陷入了沉默里.一連串沉重的腳步慌慌張張地在閔采爾等人頭上響起,遠遠的消失在丘陵的另一邊了,而隨後則是某個男人如受傷的餓狼一般淒厲的長嚎,無堅不摧的狂風刹那間席卷了整個丘陵,洞穴外千年的大樹就像脆弱的牙簽般被輕易折斷,這讓黑精靈們臉孔都變得慘白起來.

"哦,這家伙原來還挺厲害的."閔采爾抬眼望望瘋狂的外界,拉過身後臉色慘白的黑精靈妹子結實的大腿把頭枕了上去."習慣了就好了,想當年我也是被雷天天劈著成長的.這點小風,比起伊莎貝拉伯爵小姐的落雷只能算小兒科了!"

洞里的黑精靈們立刻拿看怪物的眼神望著這個平躺的家伙.他深深地吸了口氣,愜意地閉上眼睛:"泰迪熊這次爽到了!哈哈,不過我們還要做好准備哦!愛琳娜很快就會趕到了,大概六十爪子左右的時間吧!如果博羅克勒斯還趕不回來的,我們這次的作戰就有希望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