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喧囂的訂婚禮 三十九、特別的培訓
月夜的甯河城顯得格外靜謐.閔采爾就如往常一般坐在紫衣衛軍營的塔樓上,神情恭謹地望著對面以豪快姿態痛飲美酒的卡薩子爵.三天前那場驚心動魄的戰斗就好像夢幻一般,頭腦里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

最後出現的卡薩子爵及時解救了重傷和疲勞的三個人,又帶著他們躲過接二連三侵入黑龍祭壇的尋寶者離開了深深的地下,與等待在附近的黑斯·高彙合.卡薩子爵沒有攜帶長刀紫雷龍皇.他把這刀插回了祭壇上——盡管這遭致了妹妹伊莎貝拉伯爵小姐的極端不滿,並因此把自己關在大篷車里不肯見哥哥直到回去甯河城.不過卡薩的說話倒是很符合閔采爾的看法.

"這寶器不是現在的獄雷所能承受的.沒有實力作為後盾的謀略,只會引來滅頂之災."

"怎麼,你也想來一點?"卡薩掃了一眼直愣愣發呆的閔采爾,隨手將酒囊甩進了他的懷里.清涼的酒水灌進喉嚨帶來的火辣辣感覺讓他連續地咳嗽起來,這種狼狽頓時引起卡薩一陣訕笑.

"這麼說,那以後你都無法使用那招了?"卡薩的聲音懶洋洋的,"活該,誰叫你這呆瓜想蛤蟆吞天去吃幽靈龍.沒有當場炸成碎末已經是命大之極了.逆天而行,難道終究是沒法成功的嗎?嘿,所謂的魔神血脈,難道真是貴族老爺們這些上古亡魂殘渣的特權?"

他自我解嘲似的笑了一陣,聲音也暗淡了下來:"小閔——我就跟著妹妹這麼叫吧——很遺憾,我只能說這個試驗徹底失敗了.往後你不但再無法使用雷獄無走劍,也不能使用任何魔法.你的心髒附近糾結著巨量的異質魔力排斥了一切其他元素的溝通,還會對你的心髒造成額外的負累.單純走武技恐怕也難有大成."

"這是什麼意思?我廢了?"閔采爾腦中如遭雷轟,意識中頓時一片空白.領主,騎士……這些榮耀的強者頭銜就像幻夢一般,刹那間變得粉碎.三年艱辛,終于憑借際遇和苦練獲取的黑騎士頭銜,如今就像諷刺一般.

"你這是什麼樣子!"正當閔采爾感覺生不如死時候,卡薩一聲暴喝響在他的耳邊,"男子漢大丈夫,沒了就沒了!難道還要輕生不成!閔采爾,是英雄的就不怕從頭再來,這條路不通,還有別的路!你頭腦敏捷,思維活躍,做個幕僚也是上好人選.你對我獄雷家也有大功,我現在需要一名影武者.你身形與我相似,就以影武者身份學習政務兵法,以後作為我的分身馳騁沙場,你可願意?"

影武者——顧名思義,就是卡薩子爵的替身,用于防范刺客啦,突襲啦,必須本人前往而又恰好沒法分身的場面啦等等.影武者通常是由最忠誠的騎士擔當,需要智謀更甚于武力.卡薩在沒有接掌家族前,原本是沒有必要設置這一職位,現在算是為閔采爾破例了.

"另外我會繼續尋找恢複你力量的辦法,希望總還是有的,放心吧."

聽了這句話,閔采爾終究拗不過卡薩的好意,應承了影武者的職責.

自從那天應承了卡薩子爵的要求,不久閔采爾就被帶到了一個封閉的大屋子里,過上了眩暈的生活.為了讓平民出身的閔采爾能夠適應影武者的身份,卡薩子爵從獄雷城找來的訓練師對他進行了排山倒海的洗腦工作.一個合格的影武者必須熟知貴族禮儀,徹底了解獄雷的家族史和卡薩子爵本人的經曆.而第一項的貴族禮儀險些就讓閔采爾郁悶得窒息過去.

"只要記下一百八十四種禮儀規則以及三百零七項行為禁忌,就算基本畢業了!"那個怎麼看怎麼奸詐的訓練師沖著閔采爾奸笑連連,分明是一頭找見獵物的老狼,正嘩啦啦地流著口水.禮儀訓練一開始,這家伙立刻就暴露了虐待狂的真面目.閔采爾沒日沒夜的背誦和學習,連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有人監督著是否合乎禮儀規則,一旦沒完成要求,就扣減飯食和減少睡眠時間,實在是慘無人道.那訓練師跟著閔采爾一起熬夜,一起絕食,瞪著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沒日沒夜地檢查學習效果,還亢奮得就像只發qing的貓.快要分不清白天黑夜,整個人都快處于夢游邊緣的閔采爾之後才知道,這家伙已經在獄雷待業了六年,無聊到快要瘋了.

"站姿,站姿!要有氣度,自然挺拔!抬頭挺胸收腹,屁股微微翹起……你這是什麼模樣,我有教你學鴨子嗎?"

"走路不准拖著腳,泥腿子才這麼走路!"

"吃飯要一口口嚼,不准齜牙,不准張開嘴,不准狼吞虎咽,不准左顧右盼,不准說話,不准伸手去拿事務,不准……你竟敢放屁!太粗俗了,太野蠻了!卡薩子爵怎麼會看上你?"

……

閔采爾望著這家伙的眼光由起初的敬畏,慢慢地變得敵視,最後是足以融化鋼鐵的灼熱.一連折騰了一個月後,偶爾發現雙方已經小規模動武的卡薩子爵嚇了一跳,宣布把這兩個瘋子丟進臥室強制休息三天.

不過洗腦的效果還是很明顯,閔采爾的畢業考試上言談高雅,舉止得當,那訓練師滿臉的得意洋洋,就像自己得了大獎一般.貴族禮儀這關算是勉強過了.

接下來的,就是海量的獄雷家族史以及卡薩的生平大事學習.

訓練師每天半夜帶著閔采爾鑽家族藏書館,指定資料命他學習.招數還是一樣:爛熟,白天黑夜的背,直到能脫口而出為止.

閔采爾來了甯河城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對獄雷這個領地有全面的了解.獄雷家族下轄有五個城堡.卡薩子爵和伊莎貝拉伯爵小姐之父——大領主阿魯貝利西伯爵居住的獄雷城,卡薩子爵的甯河城,卡薩叔父佛丁子爵的水龍城,委托舍利男爵治理的費蘭丁堡,還有曼佛雷德子爵的無冬堡.另外獄雷家族是綺羅江流域七貴族議會的成員之一.這個流域議會建立的主要目的是分享水道利益,在選帝侯林卡家和達克佛雷蒙家來回倒,以及在沒有外來壓力時候內訌.為了更好的牆頭草,表面上看起來更忠于林卡家的獄雷家族和更傾向于達克佛雷蒙家的朱諾家族暗地里交換了盟約,朱諾家的次女緹琳伯爵小姐將作為卡薩子爵的未婚妻嫁入獄雷家,以提升兩個家族在貴族議會以及兩大選帝侯中的話語權.

"真是混亂的局勢……"閔采爾只覺得這些又長又臭的貴族名字已經快把自己繞暈了.他趁訓練師不注意,溜到了藏書館的另外一角.這里記載的東西就有意思多了——獄雷的間諜從其他領地弄回來的情報,其中有對卡薩子爵和伊莎貝拉伯爵小姐小姐的重點評價.在閔采爾看來,這種流傳于貴族沙龍間的八卦遠比那些鼓噪的曆史有意義得多.

"野人卡薩!瘋子卡薩!"第一個文卷的標題就嚇了閔采爾一跳.作為一個大貴族,卡薩子爵在記錄上是個荒唐的人──比起參加提供貴族交流的沙龍來說,他情願花大把時間在狩獵,而且狩獵的規模都在千人左右,更是經常和羅翰海草原的野蠻人同住一個帳篷,喝劣質的燒酒,用手抓烤肉——這些都是風liu高貴的領主們所不齒的.

"甯河瘋子的性丑聞!"這卷關于卡薩子爵的故事則更多使用了小說的風格,隱晦的點明了卡薩子爵最親密的部下——菲亞特,笛波斯以及高托亞——這些年輕俊俏的黑騎士神秘的身份:農夫和雇傭兵.卡薩子爵經常和這三個男人一起勾肩搭背地逛小酒館,還整夜睡在軍營里……這分明是有很大的奸情!在文卷的末尾,那筆者還自作主張地替卡薩子爵又加了個稱號:"斷背山君王".

"**的兄妹!"第三卷更是駭人聽聞.卡薩子爵不僅是一個粗俗下流的野人,一個喜歡搞同性戀的同志,居然還跟自己美豔絕倫的妹妹亂搞男女關系!閔采爾就像被雷劈的蛤蟆,嘴巴撐得能放下個拳頭.這一卷的依據就更具有神秘色彩了.據說——這文卷的記錄者分析——卡薩子爵身邊曾經長時間陪伴著各種各樣的美女.他剛到甯河城的時候,無論在哪里見到他,身邊都是群芳爭豔,關于他的緋聞更是絡繹不絕.可沒過多久,伊莎貝拉伯爵小姐突然從獄雷城跑來了甯河,從此公開場合里,卡薩子爵只能在單身,一群男人和自己的妹妹三種情況中選擇.這充分說明了,這兩個兄妹間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卡薩子爵好男風的嗜好,也可能是被伊莎貝拉伯爵小姐逼出來的……

"這真是太離譜了!"閔采爾思維都快短路了.原來一直以為,只有自己這種出身卑賤的人才會瞎搞,沒想到啊沒想到,那熱心提攜下屬,和藹的卡薩殿下居然是個變態,美麗,可愛,調皮,嬌俏的伊莎貝拉殿下居然是戀兄狂!這是什麼世道啊!

精神受到極大沖擊的閔采爾一宿沒有睡著.如果這些都是真的,那卡薩殿下接近自己的目的是……實在太可怕了!

閔采爾決定以後一定要多留心,不要輕易中了圈套.

至于伊莎貝拉伯爵小姐,閔采爾本能地排斥了所有關于她的壞話,那些都是不如她美麗可愛嬌俏的丑女人誹謗這朵獄雷之花的.閔采爾身為伊莎貝拉伯爵小姐的黑騎士,自當捍衛主上的名譽.

回想起曾經和女孩子曖mei的劇情,閔采爾忍不住開懷大笑,心情也變得暢快之極.卻聽身後傳來一陣輕快的腳步,一個甜美的女聲傳入耳中,頓時把他嚇出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