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龍墳之謎 三十八、龍墳之終章
閔采爾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周圍三個水晶雕塑變得死氣沉沉,再沒有一絲魔力的感覺.而禁錮黑龍海加爾拉斯·卡維亞·羅拉塔科克的離心機已經炸裂出無數的石塊,散布在滿地都是.名為紫雷龍皇的長劍正靜靜地躺在這堆石頭中間.

"海克?"閔采爾輕聲呼喚了兩句.

沒人回答.

腦中寄居的臭蜥蜴就像憑空蒸發一般,再也不出現了.而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閔采爾捧著發痛的腦袋什麼都想不起來.自己被孟德斯鳩追趕到了離心機這里,然後被他偷襲……至于再往後發生了什麼,總是模模糊糊的.閔采爾搖搖腦袋,忽然發現身邊的地面上深深地刻著幾個大字.

"以後會再見……我靠!"閔采爾只覺得渾身一陣寒戰.這種要命的聚會還是不要再來比較好.想著之前恐怖的一幕,自己居然腦子壞掉差點丟了性命,閔采爾深吸口氣,對著深黑的洞穴大吼道:"海克你不要再來了!我跟你斷交了!!"

"算了,管他的,反正紫雷龍皇到手了!少主的目的也達到了!"閔采爾喜滋滋地跑去撿起那把長劍,雙手舉起揮舞了幾下.不料心口忽然一陣急劇跳動,那長劍如同蘇醒一般,劍身頓時竄出無數條雷光,又彙成一條雷蛇游走在鋒刃上.這雷蛇忽然脫離了劍身,騰身飛躍到閔采爾的手心,一頭鑽了進去.這一驚非同小可,閔采爾拼命一甩手,又將劍掉在了地上.

"出鬼了!這地方詭異得很,什麼妖魔鬼怪都喜歡往別人身上鑽……"男子暗自嘀咕道,站起來離那把劍遠遠的.他抬起手上下看了一圈,似乎沒有什麼傷痕.又拍拍腦袋,也沒什麼奇怪的聲音在唧唧歪歪.那之前竄入體內的雷光又是什麼呢?

"回家問問師傅吧."既然身體沒有什麼異狀,閔采爾倒是放得很開.他好容易平複了心情,這才想起被孟德斯鳩抓來的伊莎貝拉和霍曼.

女孩子依舊昏迷不醒著.窈窕的身軀被離心機爆裂生成的碎石灰燼覆蓋著,薄薄的一層.不過灰霾下,她的容顏依舊那麼嬌豔可愛.

不知怎麼的閔采爾忽然想到了之前兩人跌在一起的旖ni情景,心跳頓時加速到如同奔馬.

"這時候偷偷親下少主,應該沒人發現吧……"他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就像中箭的蛤蟆一樣跳了起來,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除了自己沒有其他活動的人了.

伊莎貝拉伯爵小姐依然甯靜地睡著,而法師霍曼則連光頭都埋在他那寬大的袍子下面,像個死尸般一動不動.

"好吧,機不可失!是男人就拿出勇氣來!"閔采爾暗地給自己鼓勁,側著身子湊近伊莎貝拉.他凝視了她片刻,緩慢而又堅定的在她身側蹲下,

"就一下!"他伸出右手托住女孩子的脖頸,左手小心翼翼地摟住對方圓潤的腰肢,輕輕將伊莎貝拉擁進懷里.一股熱流頓時從小腹湧起直到腦中,閔采爾激動得輕微顫抖,幾乎抱不住懷里溫軟的軀體.盡管因為脫了力,女孩子的嘴唇有些烏青,可那飽滿的唇形,和微微露出的可愛門牙,實在讓人忍不住地想輕輕咬噬憐愛一番.

閔采爾通紅著臉,慢慢湊近女孩子的唇,忽然聽到一旁傳來幾聲輕笑.霍曼這壞家伙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正張大著一雙邪惡的小眼睛,掛著一臉壞笑盯著自己.

……

"呃,我可以解釋……"閔采爾只覺得汗如雨下,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少主這麼長時間沒醒過來,我擔心她會窒息,所以……所以想人工呼吸!"

"這理由不錯!請繼續吧!"霍曼奸笑.

"不,不用了吧!既然你醒了,一定有法子讓少主恢複過來的,我,我就不獻丑了."

"咳咳,我倒是有個好主意!"霍曼從腰間拿出個袋子,"一個昏睡術!可以保證這小妞兩小時內不會醒過來!你想要干什麼都行!不過我有個條件,嘿嘿."他做了個羞赧的表情,"我只想觀摩一下,看看堂堂獄雷的伯爵小姐,風暴暴君的寵兒這方面和其他女人是不是一樣!小閔,你可別想歪了,我這是本著研究的態度,批判地觀察人類之間正常的行為……"

"什麼人類之間正常的行為?"沒等霍曼的話說完,閔采爾懷里忽然傳出一個悅耳的聲音.男子低頭望去,伊莎貝拉正瞪大著烏溜溜的眼睛望著自己的臉孔,

"閔采爾……"

"少,少主,我不是有意的!"

"……你的臉好紅!"女孩子忽然展顏一笑,撲面而來的窒息感讓閔采爾渾身都僵硬起來.他傻傻地盯著懷里如花的容顏,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閔采爾,扶我起來!"

伊莎貝拉竭力撐起身子,扶著閔采爾的肩膀站了起來.她掃視了一下周圍,內心滿是疑惑.

"那個怪物呢?"

法師搖搖頭,坐起身來開始給自己灌藥水.于是回答這問題的對象理所應當的變成了閔采爾.可他也不知道怎麼描述.難道說是自己打敗了龍人,毀掉了法瑞爾禁錮黑龍的離心機?

閔采爾有些慌亂,突然想起伊莎貝拉這次要尋找的寶物,連忙走近掉落地上的紫雷龍皇,大聲喊道:"少主,這就是您要找的劍吧!"

伊莎貝拉認真地打量著閔采爾,直到瞧得他渾身不自在.半晌,女孩子才輕輕一笑,走過來從地上拾起那把長劍,忽然發現閔采爾躲得遠遠的,還舉起手臂擋住臉孔,不由大為奇怪.

"你在做什麼?"伊莎貝拉問道,順手橫舉起劍,"在害怕這個?"

"上面有惡魔,會發出古怪的雷光……你怎麼沒事?"閔采爾也同樣驚訝,他從伊莎貝拉手里接過長劍,之前冒出的雷光果然沒有出現,也沒有什麼異常的東西會往別人身體上鑽.這真是太奇怪了.望著閔采爾一臉的莫名其妙,女孩子不禁啞然失笑,沒好氣地拿劍柄敲敲他的頭.

"所謂附魔,才會在武器上承載雷光啊,火焰啊什麼的.這是把儀仗劍呢,是上古封獄帝國皇帝權威的象征之一,紫冠藍龍之王的信物.這麼重要的東西,可不是隨便拿來砍人用的,更不會附上你說的那些無聊魔力."

"那……我們辛辛苦苦跑來找這玩意有什麼用呢?"閔采爾有些寒意.獄雷雖然強大,可比起獅子王城的林卡家卻不過是很小的一塊.這樣地位的貴族尋求上古皇帝的儀仗,難道是……

"想造反!"閔采爾把這句話生生吞進了肚子里.他擦擦額頭的冷汗,偷眼望向正摩挲著長劍的女孩子.伊莎貝拉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樣子,依舊自顧自地說著話."這樣就好了……阿蠻還有刀子也不算白白犧牲……唉……"女孩子垂著頭,沉默了一會兒.她從外袍扯下長長的一段,將紫雷龍皇捆好掛在背後.

"霍曼."伊莎貝拉伯爵小姐又恢複了往日的颯爽,"還有力氣嗎?"

"咳咳,我尊敬的主人,恐怕有點問題.啟用回城術的藥材全在之前弄丟了."

"那只有走回去了."女孩子輕笑了起來,"走吧,我們先把阿蠻和刀子那邊,帶他們一起回家."

"少主果然是個重情義的人."閔采爾有些感動.他蹣跚著走近霍曼,將他的左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相互攙扶著走到伊莎貝拉身後.

"少主,都准備好了.出發吧!阿蠻和刀子在等著我們呢!"閔采爾如此說道.話音剛落,空氣中忽然響起了連串清脆的銀鈴聲.黑暗的空氣中產生了巨大的異變,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撞擊在閔采爾的胸口,沒等他反應過來,便被擊飛了開去,重重撞在洞窟石壁上.巨大的疼痛讓胸口火辣辣地痛,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霍曼更徹底,干脆直接暈了過去.黑暗里,只聽到伊莎貝拉伯爵小姐憤怒的呵斥,和連續閃起的雷光.可經曆久戰的女孩子又豈是養精蓄銳敵人的對手?沒幾下功夫,女孩子就重重地倒飛出來,摔在閔采爾腳旁半天撐不起身子.

"看來只有我出手了!雷獄無走劍……斷!"閔采爾護主心切,三兩步滾到伊莎貝拉身前,抽出紫雷龍皇雙手握住.卻不料原本應該逐一啟動的魔獄封雷陣竟然完全沒了反應,身體里空蕩蕩的,別說之前一直循環不息的魔力,連正常的力量似乎都沒了!這下異變陡升,沒等閔采爾反應過來,那道看不見的力量再度撞擊在他的胸口,整個人都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風刃!你們是什麼人!"伊莎貝拉伯爵小姐高聲喝問道.卻見黑暗里,兩個渾身裹在黑袍里的高大身影如同幽靈般滑了出來.這些不速之客身高足有兩米,除了臉上戴著鬼神卡拉索斯猙獰的面具,全身都藏在寬大的黑袍下.

"交出紫雷龍皇."金屬般鏗鏘的話語從一個黑袍人胸腔處發了出來.他絲毫不理會伊莎貝拉宛如燃燒著火焰的凝視,輕輕一擊拋起女孩子瘦小的身軀,衣袖一卷裹走了她懷里緊緊抱著的長刀.

重傷之後接二連三地遭到風刃襲擊的伊莎貝拉頓時暈厥了過去.其余人也好不了多少.霍曼直接趴倒在地不作聲了,也不知道是真的暈了,還是在裝死.

"你們到底是誰!"閔采爾憤怒地喊了起來,"就算要死,也讓我們死個明白啊!"

這句話基本像被無視了.兩名黑袍人對視了一眼,帶著紫雷龍皇並肩滑進了黑暗的甬道里,似乎不屑與對手多交談一句.這兩人似乎並無殺意,像是純粹的為了紫雷龍皇這把古劍而來.死亡威脅不再,閔采爾忍不住對這種搶奪別人勞動成果的行為大動肝火,沖著兩人的背影大罵道:"就算打劫也要留個路費啊!我們辛苦這麼久,東西還被你們搶!有沒有這麼不講理的!"

仿佛戲弄閔采爾一樣,黑暗里"啪"的一聲丟出個布袋,打開一開里面還有兩三個金幣.難道這就是路費?捉弄人也不帶這麼玩的啊!

"我要干你娘親耶!兩個龜兒子王八蛋!"閔采爾扯起嗓子,沖著黑漆漆的通道怒吼道.

男子的聲音在空蕩蕩的隧道里激蕩著.那兩個黑影就像是回應著閔采爾呼喚,如黑色大鳥一般迅疾地倒飛而出,袍角兜著風發出激烈地響聲,飛舞在陰森森的洞穴里就好像降臨的死神.閔采爾頓時臉色大變,卻見那兩個黑衣人飛過自己頭頂,重重地撞在了身後的洞壁上,頹然倒在地上.

"哪位!"先前金屬音調的黑袍者鬼魅似的彈起身,發問的同時雙手連續揮動,激起連串風之刃呼嘯著擊向入口的地方.他的同伴幾乎是同時沖了上來,也是一樣動作.數以十計的風刃相互撞擊疊加,隨著兩個黑袍者的手部動作加快而越來越猛烈,終于彙成了一道激烈的龍卷,向著入口處沖擊過去.真空的刀刃無情地刮削在洞壁上,連堅硬的黑曜石也留下一道道深幽的切痕,然而通道處卻全然沒有反應,就像不存在任何東西一樣.兩名黑袍者相互對視一下,忽然一起躍身而起,隨著最為猛烈的數道風刃之後沖進了甬道,黑暗中頓時傳來連串金鐵的撞擊聲音.閔采爾正瞧得熱鬧,那兩個黑袍者再度被人給扔了回來.這次卻狼狽了許多,實力較弱的一人一頭撞在洞窟頂上,直接暈了過去;而他的同伴則背靠著洞壁,呼吸沉重之極.

洞窟的入口處,同樣全身套著黑袍的第三人悠閑地踱了出來,背著手饒有興趣地望著自己的對手.

"這是……你把他怎麼樣了?"

"留下劍,你們可以一起回去."

"那不可能!"金屬般的語音再度響起,黑袍人全身衣衫如同充滿了氣的皮囊,激烈地鼓動起來.沒等他發出招數,第三人的身影忽然變得模糊起來,一道劍光刹那間跨越了兩人之間足足十米的距離,在黑袍人的肋下綻放出宛如雷霆的耀眼弧線.黑袍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如折斷的木偶一般翻倒在地上.

"這是雷獄無走劍·斷!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閔采爾就像被雷劈中的蛤蟆,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

那第三人信步走到兩名昏迷的對手旁,抬手'嗤嗤’兩聲,將他們的首級斬成了飛灰.隨即又轉過身,面具下的雙眼凝望著閔采爾.

"師,師傅!你怎麼在這里?"閔采爾結結巴巴,豆大的汗珠自額頭滾滾而下,"你要殺我們滅口嗎?是要殺我們滅口嗎?"

神秘師傅卻沒有回答.他撿起紫雷龍皇,順手丟給了閔采爾,自己卻走近伊莎貝拉身邊,伸出右手輕輕抱起女孩子.

"師,師傅,她是甯河城的伯爵小姐哦,你,你不能傷害她的!"閔采爾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忽然間,神秘師傅懷里的女孩子嚶嚀一聲醒了過來.感覺自己在陌生人的懷里,女孩子似乎有些抗拒,隨即卻"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雙手緊緊摟住了他的脖頸.

"臭哥哥,壞哥哥!人家差點見不到你了……"

"哥哥?師傅……是卡薩殿下!"閔采爾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巴差點脫臼掉到了地上.教自己雷獄無走劍的,居然是獄雷的繼承人,甯河城主的卡薩子爵!

-------------------

求推薦打榜,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