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 借匕首一用
沾送的過程.非常之快.轉瞬即逝. ……

身處在了美妙境界中的柳星痕,並沒有察覺到時間的過去,且在那傳送石的光芒完全消失,他和羅銀紅兩人都已經到了目的地,他都沒有一點松開羅銀紅的意思.

羅銀紅見到了目的地,柳星痕依然緊抱著了她,沒有一點松手的意思,心中雖然感到無比的憤怒.但為了能夠達成心願,羅銀紅直接把這股子惱怒之意,壓在了心底,用非常溫柔的聲音和語氣,說道:"喂,膽小鬼,我們到了."

"哦,哦,到了嗎?"柳星痕仍舊沒有松手,裝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樣子,左瞧一眼,右看一眼,然後猛的一松手,快速向後退出幾步 看著羅銀紅,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才真的是把我給嚇壞了.這才不顧一切,把你抱住的.還望諒解."

"無妨,無妨."羅銀紅擺擺手.指了指前面的林區,說道:"穿過這片林區,就是尊主大人的住處了.尊主大人最討厭的就是膽鬼.看你這副受驚了的樣子,就知道你的小心肝已經快到嚇破的邊緣了.咱們就在一旁歇歇,等你的心境恢複平靜之後,在去見尊主不遲." 見著滿目的紅霧,柳星痕就知道了這里是血谷,甚至猜到,羅銀紅她們口中所說的尊主,就是那位有著女人身體,卻是男人聲音的變態家伙.

"原來這血谷的變態老妖婆是精英盟的首腦人物.那變態家伙體內沒有靈魂.似乎就是一具受人遠程操控的活尸.以她那靈皇九級的實力,那靈皇境界的家伙們.絕沒有敬她若神靈的可能.由此推斷,目前完全掌控血谷的變態老妖婆,極有可能是那真正尊主的替身之一.而且這些,那在血谷中生活的家伙們,心里都非常清楚."

想到這里,柳星痕的心中,不由盛到有些緊張了.

聽完羅銀紅的話,柳星痕笑著點點頭,就此非常配合的在一旁的一塊大石頭上坐了下來,抬起右手,輕輕拍起了自己的胸脯,好使那的確是變得有些緊張了的心境平靜下來.

見柳星痕這般模樣,羅銀紅皺起眉頭,輕輕搖搖頭,在柳星痕的左邊.緊挨著他坐了下來,用她那溫柔的右手,輕輕幫著他拍著後背,"你是有著極品七彩神血的人,可不能這麼膽日後等你成為了尊主大人的左膀右臂時,可別忘記了我這麼個小人物暗中幫過你."

"不會,不會,我怎麼也不會忘記你的這份體貼之恩情."柳星痕說著,也不客氣,那只左手,趁機繞過羅銀紅的身體,摟在了她的腰間.隨後扭頭看著她,笑道:"如果你能成為我的女人,日後我要是真的成為了尊主大人的左膀右臂,我一定設法把你調到我的身邊,跟隨我左右."

"該死,真該死,怎麼就攀上了這麼個色鬼呢!本姑娘的身體,還沒有人敢碰,今日個"竟然被這混蛋占盡了便宜,本姑娘還得強顏歡笑.怕惹怒了他,這叫什麼事嘛!"

在柳星痕的手,扶上她的腰身時.羅銀紅只覺一股怒意湧上心頭,回頭想起自己還得想辦法取他一點血液做實驗,只得是將那股子怒意強壓了下來,強裝出了一副笑臉,說道:"等見過尊主大人之後,待尊主大人決定留下你時,如果你需要,本姑娘一定如你所願.只不過,現在真的不行.這片林區里隨時都有人闖來,讓人看見對你我都不好."

她嬌聲柔氣的說著這些話,伸出的左手.輕輕抓著了柳星痕那只扶在了她腰間的左手,隨後用力扳了開來,迅速起身,遠離了柳星痕.

"你說的可是真的?"柳星痕從羅銀紅的舉動以及說話時的眼神,猜到了她對自己所說所做.都不過是虛假的言詞.但他並沒有當即揭穿.而是裝作根本沒有察覺的樣子問道.

"當然."羅銀紅抿抿嘴,故意催持一絲靈力與臉頰上,使自己的那張臉變得紅暈之後,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柔聲道:"我聽說七彩神血能夠解百毒,治百病,我真的想看看七彩神血是什麼樣子,你現在能擠出一滴,讓我看看嗎?"

當然,羅銀紅口中所說的七彩神血能夠解百毒,治百病的話語,是胡亂編出來的,但柳星痕的血液,能夠解百毒,治百病,這倒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不過,柳星痕對自己的身體情況非常清楚了解,也知道自己的血液.有著非常神奇的功能,而他這幅身體.是經過他在煉妖爐中熔煉過之後,才產生的這幅變態身軀.

至于羅銀紅所說的話,柳星痕那是一點都不相信,甚至在這一方,使得他突然明白,眼前這個女子那般忍耐自己的侵犯,只為獲得他的一滴血液.

雖然他不知道羅銀紅似乎非常迫切的想要得到一滴他的血液,但他還是決定拿一滴血液,換一次大大占便宜的機會.

于是,他愣了愣神,裝出一副非常為難的樣子,說道:"我的血液.想要取得,真的非常不容易,得我在非常,非常輕松舒服,感覺到無比溫馨滿足的情況下,才能通過施術的手段強行逼出.我這說的耳是大實話,不信的話,把你那藏在了某一隱秘處的匕首借我一用."

一聽這話,羅銀紅頓時一驚,我的這把綁在了大腿上的匕首,為的是預防手中的儲物戒指被奪,好讓敵人以為我在無利器可用時,意圖對我施暴而准備的,我不曾撩起長裙,他怎麼知道我身上的隱秘處有一把匕首呢?莫非,他有特殊能力,能夠直接透視人的衣服?

愣神片刻,羅銀紅疑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隱秘處藏了一把匕首的呢?"

"呃,這個,,這個.就是你剛才緊挨著我坐下的時候,你的大腿隔著裙衫,蹭了一下我的大腿,這才使我感知到你的那個,隱秘處藏了一把匕首."

柳星痕是通過施展金瞳術在對羅銀紅的身體進行全方個掃描,欣賞她那誘人豐滿的身體時,發現她的大腿上綁著了一把匕首.

他此玄所說的這句話,絕對是一句謊話.但羅銀紅的確是緊挨著柳星痕坐過,這是真的事實.

因此,羅銀紅也無法判斷出柳星痕說出的這是句假話.

"這家伙的神經好敏感啊!就那麼碰了他一下子,他就感覺到了我的腿上綁有利器.看來,我的確是小看了這家伙的能力了.他為什麼不讓我從儲物戒指中取匕首,而要以這種方式暗示我,讓我知道,他其實是一個非常小心謹慎的人呢?"羅銀紅輕呼一口氣,探手從儲物戒指中.摸出了一把匕首,遞到了柳星痕的面前,"給,匕首,但願你的表演.能有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