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機
"嘉二天早,外千了修煉狀傑中的柳旱痕,忽地聽 飄叫腳步聲緩緩向他住的房間靠近,他連忙停止了修煉,離開了神鼎空間.

"砰砰!"敲門聲響起,柳星痕裝作還沒有睡醒的樣子,去開了門.

門一開,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柳星痕定睛看去,見到是一個面容清秀,臉上掛著了淡淡微笑的女子.站在了門前,當下來了精神.笑著退到一旁,做了個請的動作,說道:"美女有話請進屋說."

那女子也不客氣,甜甜一笑之後,進了屋.

進屋後,女子隨意打量了一眼房間里的情形,見到被子亂糟糟的窩在角落里,枕頭也歪向了一旁,心下已然斷定,眼前的這個家伙,是一個不怎麼勤奮的懶惰家伙.

打量完屋內的情形,女子自我介紹道:"很高興能認識你,我叫羅銀紅,是盧總管的副手."羅銀紅自我介紹完畢,微笑著向柳星痕伸出了手來.

能有摸美女手的機會,柳星痕自然不會放過,當下在第一時間,伸出雙手,把這個美女的手握在了手心,猛力的搖著,邊搖邊說道:"能認識你,我也感到非常高興,不知道你這麼早過來找我有什麼事恤如果有的話,請慢些說,因為我這個人記性不太好,擔心你說快了,我聽了前面,就忘記了後面."

見柳星痕羅哩叭嗦的說了一大堆廢話,而他的那雙手,卻沒有一點想要松開她那只右手的樣子,心里感到非常的惱火,要不是她聽大總管盧嘯揚說他是一個.擁有極品七彩神血的家伙,日後會被她們心中敬若神靈的尊主當作心腹培養,恐怕早就一耳光扇了過去.

柳星痕似乎看穿了羅銀紅的心思.他也懶得管她此刻是什麼心情,自顧捧著她那只手,猛搖一陣子之後,有些不舍的松開,然後笑道:"不好意思,剛才因為實在是太高興,一時盡忘,多握了一會手,還望羅小姐見諒."

"沒事,沒事,你作好了見尊主大人的准備嗎?"柳星痕感到有些不悅的擺擺手,而臉上卻掛著了淡淡的微笑.

柳星痕自然看得出眼前的女子是在強顏歡笑,實際上她在心里,甚至有些厭惡他,由此猜到,那她們口中所說的尊主,對血液質地高的人.重視到了什麼程度.

"什麼狗屁尊主,在老子眼里,就是老子的對手.等見著了那所謂的尊主之後,從他手中騙得那能夠迅速提升老子實力的術法之後,視情況直接翻臉

看著那羅銀紅,沉默片刻,笑著點點頭,說道:"從昨晚起,咱就開始准備了.甜甜的,美美的睡了一晚,今日個精神十足,見著了尊主,應該不至于嚇礙手足無措."

"那就好,請隨我來."羅銀紅隨口應了這句話,快步向門口走去.

"這妞真的是一個難得的美人.只可惜她是敵人,這段時間內.如果有機會的話,就先推到了再說.日後翻臉時,就看她如何選擇,如果選擇了做老子的敵人,那就怪不得我不給機會了."柳星痕猥瑣的摸了一把臉,跟出了門去.

到了門外,羅銀紅讓他稍等.隨後見到她探手從儲物戒指中耳出一枚定位傳送石,接著她似乎非常不情願的伸手拉著了柳星痕的手,說道:"待會傳送時,千萬別亂動.要是出了問題,把你扔在了傳送空間.我可不負責."

"好的.

"柳星痕口中這麼回應,心里卻再說,這是你自願給老子摸手的機會.老子說什麼也不可能放過.松手.那是傻瓜,到了傳送空間,即便是你想松手,老子也絕不准許這種杯具發生.

眼見羅銀紅捏碎傳送石,柳星痕瞬間施術,釋放出無數靈力 化作一縷縷光絲,纏繞在了羅銀紅的手臂上,將她的手臂和他的手,緊緊粘在了一起.

羅銀紅的確有在傳送時,松開他那只手的意思,直接把他放進傳送空間,任由他自生自滅,那知當她察覺到一股詭異的力量將她的手臂和柳星痕的那只手緊緊粘在了一起時.心中頓時感到無比的驚駭,天啦.靈力纏繞,這是什麼技能啊?要是他再多釋放出一些靈力,甚至集將我的整個身體纏繞鎖住.也不知道被他這纏繞的力量鎖住之後,能不能輕松震碎這股鎖力.

就在羅銀紅疑惑的這會,她只聽得一聲"啊"的怪叫聲在她耳旁響起,緊接著感覺到另一只手,纏了過來.把她的整個身體,一把擁進了懷中.

待她緩過神來時,才知道怪叫的是柳星痕,而那抱住了她身體的是柳星痕的另一只手,此時此亥,兩人的身體,正好面對面,胸貼胸,緊緊挨在了一起"…

"這傳送力量好可怕啊,我害怕,真的好害怕."柳星痕怪叫一聲之後,隨口這麼喊出了聲來,而心里卻在偷笑,妞,現在才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嗯,你這對高山頂在老子胸脯上的感覺真的很爽,只可惜.老子此刻分不出手來抓摸兩把.待會等傳送時間一到,傳送光芒散盡之時,一定要如願的嘗嘗抓握住你這對高山的滋味,嘿嘿,,

聽到柳星痕的怪叫聲,羅銀紅以為他真的感到了害怕,才會做出這般讓她感到極度惱火的動作,把她擁進懷中,緊緊抱住"中一時感到極其郁悶,但卻又感到有些好笑.真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一個膽小如鼠的家伙,尊主大人要是知道了他是這麼個沒用的膽小鬼之後,不知道會不會直接把他的血液給抽干,然後換到能夠接納他全部血液之人的體內.從而替代他.

想到這里,羅銀紅似乎忘卻了此刻還在柳星痕的懷抱中,腦子自顧飛速運轉,思考起要怎麼的做,才能騙得他一滴血液,然後在自己身上做實驗,看看自己的身體,是否能夠接納他的血液.

如果成功,那麼她就可以直接在尊主面前把這家伙是一個膽小如鼠的事實說出,然後在尊主面前推薦自己,最終達到替代柳星痕,成為尊主的重點培養對象.

此刻正在用心感受羅銀紅那柔柔的胸脯頂在了他身上的舒服感覺,自然沒有多余的心情去觀察此亥羅銀紅的眼神與表情,也懶得在意她此匆心中再想些什麼.

假如讓他知道,此刻的羅銀紅在打他的主意,意圖達到抽干他的血液.換到自己的體內,達到成為尊主重點培養對象這個目的的話,此匆他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直接將這個對他沒有一點防禦之心的女子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