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冷小蝶
月網轉討身來.打算起身的冷小蝶,具到柳星痕猛撲了嚇 時嚇得驚呆了.

就在她愣神的這會,柳星痕毫不費勁的把她撲倒在了地上,把她緊緊的壓在了身下,而他撲下的動作,又是極有分寸的,恰好是他的腦袋,正好准確無誤的埋在了她那挺起的雙峰之間

冷小蝶被撲到之後,想要發怒,但當她意識到那撲在了她身上的柳星痕,就那麼保持著了那個撲下來的動作,一動不動的撲在了她身上,心下猛地一驚,這是怎備回事啊?難道是我剛才那一拳頭用力過猛.真的把他給打昏了嗎?

柳星痕同學喜昏的本事那可是一流,此時此刻,連呼吸都沒有了,但他卻在那雙峰處的鼻孔,正在極力的搜集著從冷小蝶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清香,心神也在這一刻,爽得飛上了天

置身事外的五人,見此情形,都以為柳星痕的確是被冷小蝶那重重的一拳頭給打昏了,紛紛迅速靠近過來,把柳星痕扶起坐在了那里,柳鶯鶯伸手在柳星痕的鼻孔下探了探,見到他的呼吸非常微弱,心下感到有些焦急了,扭頭看著冷小蝶,言語中帶著一絲怒意,說道:"你網才那一拳頭,用上了全力吧?"

眾人見冷小蝶默不作聲,都當作她默認了.

"表哥雖然有點色,喜歡占點小便宜,但絕沒有傷害大家的意思.他見著了我們被人追殺,冒著生命危險,滿身是血的趕來援助,足以知道他絕非是那種忘恩負義,不顧朋友生死的人.剛才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你那般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用盡全力去攻擊他,這種行為,就有些過了!感謝你之前對我的照顧,從此玄起,我杜婉婷沒有你這個朋友."

杜婉婷冷哼一聲,流著眼淚,跪在柳星痕身旁,雙手捧著他的臉,傷心的說道:"表哥,你不能有事,絕不能有事.你說過,要幫我找回哥哥的.你答應過我的."

"沒事,他只是呼吸弱了點,不會有生命危險,沒事的."柳鶯鶯輕呼一口氣,拍拍杜婉婷的肩膀,小聲安慰.

冷熾妍,炮新惠,周影瓊三人,則站在了一旁,默不作聲 都似乎略有所思,心下道,這個世界中,大多數的男人都不會把女人放在心上,更不會為了救女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今日的情形,可以說是危險至極,以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與那追殺我們的家伙對抗,但他還是毅然選擇了返回.他這份膽量,這份真誠的執念,的確值得人尊重與敬佩!他雖然喜歡占點小便宜,但卻並沒有玩過火,給人的感覺,他似乎在向人開玩笑,似乎在以他獨特的方式,向人表達他的愛慕之心.這相比那些大勢強搶民女的紈绔,玩過之後,隨之扔掉的行為,真的是高尚了很多"…

約半分鍾後,緊閉著了雙眼的柳星痕,覺得繼續裝下去,沒有任何意義,于是他裝出了一幅從重度昏迷中醒來的樣子,坐直身子,揉揉眼睛,掃視一樣眾人,問道:"怎麼了,你們大家這是怎麼了?我沒事.一拳頭要不了我的命."

柳星痕輕輕拍了拍杜婉婷的臉蛋,以示安慰,回頭看著臉色非常難看的冷小蝶,笑道:"冷小蝶美女,不要板著臉嘛,咱才才的確是有意扶你起來,既然你不願意讓咱碰,以後咱絕不再碰你.

但咱們還是朋友,有什麼需要啥的,只要開口,咱不會猶豫,呵呵," 裝出一副憨直的樣子,傻笑一陣,抬手摸了摸後腦勺,回頭膘了一眼眾人那破衣爛衫的乞丐模樣,展顏笑道:"你們的任務完成了沒有啊?如果完成了,趕緊離開神殿任務空間.這里現如今比起以往.似乎更加危險許多期甲危險的不是魔卓,而是那貪念大重的

聽到柳星痕的關心之言,眾人心里感到不是滋味,特別是那給了柳星痕一拳的冷小蝶,心里隱隱感到有些痛,只因她在心里,其實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柳星痕的,只是為了在她人面前表現出清高,不願意與柳星痕這樣無恥的小色狼為伍,這才對他動粗的.

"或許,他真的不會再對我動手動腳了,我應該感到高興才是,但我心里,似乎比以前更加難受,這是為什麼呢?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奇怪的家伙?不,不可能!"看著柳星痕,冷小蝶心中感到非常吾奈,也有些郁悶,她好想把柳星痕拉到一旁,與他單獨聊聊,但她並沒有這麼做.

柳星痕見眾人都沉默,心了感到有些別扭,連忙笑道:"大家怎麼不說話啊?我真的沒事了,再說了,咱是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把這麼點小事放在心上呢.大家也不要因為剛才發生的一點點小事而耿耿如懷.如果你們大家沒有完成任務,趕緊把你們要做的任務給我說說,咱給你們指點指點,要怎麼做,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任務."

杜婉婷輕呼一口氣,挽起柳星痕的胳膊,說道:"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就是在尋找傳回神殿任務傳送大廳的光柱時,遭到了那幫蒙面人的圍攻,這才一路逃命到此.表哥,謝謝你送給了我那個神奇的果子.我吃下果子之後,除了感覺到身體的疲勞完全消失之後,也見到自己的皮膚,比以前變得好了很多."

"嗯,看出來了,你現在看起來,的確是比以前可愛多了."柳星痕笑著回應,回頭從儲物空間拿出了六套他換洗的衣服,說道:"你們這身衣服,破爛不堪,連那有些不該露的位置,都露出來了.你趕緊把咱的衣服給她們送過去,讓她們穿著外面,遮遮羞."

柳星痕說著,把六套衣服,塞進了杜婉婷的手中,快步向前走出幾步,轉過身來,向六人說道:"左邊兩里處就有一個傳送回神殿任務傳送大廳的光柱,我還想在這空間里溜溜,就不陪你們玩了,再見!"

話說完,柳星痕同學瀟灑的揮揮手,轉身鑽進了密林中,一溜煙不見了蹤影.

看著柳星痕離去的背影,以及那瀟灑揮手的動作,周影瓊似乎覺得有些熟悉,在這一玄,她的腦海中,猛地想起了曾經在這個任務空間,與那個救了她一命的少年,分別時的情形.

想著,想著,她的心神為之顫抖起來,他,是他,怎麼會是他,為什麼會是他呢?不,不是,他們兩人,只是揮手表示再見的動作巧合的相似罷了,而他們的長相,卻相去了天淵,他不可能是他,絕不是!

"為什麼我感覺到他原本在我身邊的,現在怎麼的就察覺到他離我越來越遠了呢?是我的神經錯亂了嗎?不,這只不過是我在胡思亂想,他如果真的喜歡我,應該不會因為我反常的舉動而怪我的,絕不會!"柳星痕的離去,冷小蝶心里感到有些難受,在這一刻,她默默的流下了幾滴淚水.

其她四人,柳鶯鶯是杯具男的姐姐,沒有那麼多想法,只有心中有那麼一點點擔心而已. 至于杜婉婷的心情,與柳鶯鶯差不多,也有些擔心他的安危.

姚新惠和冷熾妍,與柳星痕接觸較少,雖然兩人都上過柳星痕的當,讓他占過便宜,但兩人此時此刻,沒有一點恨他的意思,也沒有多余的關心,在它們看來,此刻與柳星痕的分別,就如萍水相逢,然後就此分別,毫無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