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輕松獲勝
(網絡已恢複,回複正常更新,依然是早,中,晚三更!……)

隨著一號競技台上主持的一聲"比賽現在開始"落下,在這一號競技台前觀摩的眾人,都把眼睛睜得了老圓,生怕待會戰斗開始之後,錯過了他們非常想要知道的細節.

比賽一開始,那方大海並沒有直接進攻,而是保持了警惕狀態,默念起了召喚咒語,積蓄起召喚靈力來.

柳星痕雖然對召喚咒語不熟悉,但他卻能夠通過施展金瞳術,觀察對手積蓄召喚靈力的整個過程.

可以說,方大海的所有一切行為動作,都在柳星痕的掌握之中.

眼見方大海的召喚靈力快要積蓄完畢,柳星痕身形沖出,緊接著他的身影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等到他的身形顯身出來時,眾人這才見到柳星痕拳頭,已經揮出,直接命中了方大海的鼻子.

"砰"的一聲響,方大海只感覺到眼前一片血光飛濺,緊接著感覺到頭腦一陣昏眩,整個人的身體,就此如樹葉那般,輕飄飄的飛了出去,直接跌下了競技台.

"我當你有多強呢!竟然如此垃圾,連老子一拳頭都扛不住."柳星痕輕輕搖頭,走到競技台前,看著那暈暈乎乎爬起了身來的方大海,輕蔑的笑道.

笑完,柳星痕的目光,從那從頭到尾,都在關注他的家伙們的身上掠過,冷笑一聲,下了競技台,頭也不回的向競技場的大門口走去.

直到柳星痕的背影消失,眾人這才從驚愕中緩過神來,這小子是速度好快啊!在他身影移動時,竟然連我這達到了靈宗境界的人都無法捕捉到他身影的存在.要是我面對上了他,他使出了如此可怕的速度偷襲,我有幾分把握接住呢?

他們關注的主要人物一走,眾人也沒有心情繼續關注其他競技台上的比賽情況,紛紛在第一時間,拿著記錄格斗影像的記憶魔晶球,離開了現場,回自己的住處,研究起那記錄下的柳星痕與方大海格斗時的影像.

那滿臉是血的趙大海,頭腦清醒之後,這才發現,自己口中的牙齒,掉了一半,心中竟感到有些後悔,之前為什麼要說打得他滿地找牙呢?如果不說,或許他只是一拳把我打下競技台,就不會打落我的牙齒了.

尤氏五兄弟中的老大尤吉凌一臉難看的走了過來,拍了拍方大海的肩膀,說道:"你已經盡力了,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你輸掉了第一場,接下來沒有你什麼事情了,趕緊回血煞幫駐點,讓卓長老幫你把牙齒補上,順便向他稟告今天發生的事情."

"好的,尤大長老."方大海深感無奈的輕歎一口氣,抹掉了臉上的血跡,匆匆離去.

方大海一走,尤氏其他四個兄弟也走了過來,那老三尤吉海說道:"大哥,從剛才那一戰得知,這叫星無痕的小子,似乎並非我們想象中的那般好對付,我們得重新謀劃對付他的新方案才行啊?"

尤吉凌沉默了一會,說道:"當初聽人說起他膽敢挑釁朱貴寅,我們就應該料到他的真實戰力,早已經超出了我們所能想象的范疇.我們不能用衡量普通的戰斗力的標准,來衡量他這個神秘莫測的小子.他表面上的實力是靈王一級,但真是戰力,極有可能超越了這個大境界,至于他的真實戰力強到了什麼地步,這還得用心多觀察幾場,才能確定."

老二尤吉達說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說,咱們先不急著制定應付他的新方案,而是等多觀察幾場之後,在制定新方案也不遲是嗎?"

尤吉凌說道:"他的目標是嚴如玉,自然會一場場的戰斗下去,直到獲得最終的勝利,因此,我們還有的是時間准備."

……

當天下午,柳星痕正在凌云閣四層修煉空間里練習彈琴,摸索領悟控制那琴音之中蘊含著的一股股神秘力量的方法,耳旁傳來了小蘿莉甜美的聲音,"大哥哥,有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帶著百余宮廷侍衛,正在向我們住的這棟小閣樓趕來."

"哦,知道了,謝謝你的提醒,小丫頭."柳星痕回應一聲,停止了彈琴,離開了修煉空間,進了監控室,看了看那向他住的小閣樓趕來的人是誰.

當他見著了畫面上的兩位時,心下感到有些疑惑,大皇子嚴智涵和嚴如玉公主帶著宮廷侍衛,來我這里做什麼呢?莫非,他們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知道了我就是柳星痕?不,不會,我所掌握的可是一流的易容術,除非我自己本人在他人面前露出破綻,否則,沒有人能夠識破我的偽裝.可是,他們確實是來找我了,奇怪,奇怪啊!

看清楚了來人,柳星痕離開了神鼎空間,然後給自己倒上了一杯熱茶,離開了臥房,坐在了廳屋中擺出了一幅很是愜意享受的樣子,邊喝茶,邊等待著了兩位貴客的到來.

嚴如玉和嚴智涵到了小閣樓樓下,讓宮廷侍衛在門前守候,她和哥哥嚴智涵在一個女仆的帶領下,上到了二樓客廳,見到了柳星痕.

進了客廳,嚴如玉讓女仆下去後,認認真真的打量一遍柳星痕,然後自我介紹道:"我就是炎龍帝國公主,我身邊的這位,是炎龍帝國大皇子."

"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拐彎抹角,有什麼事情,就請說吧."柳星痕並沒有因為兩人是帝國公主和皇子而感到心慌,也沒有向兩人行君臣之禮的想法,只是站起身,去給兩位倒茶.

柳星痕把茶端來了之後,放在了茶幾上,向兩人做了個請坐下談的禮貌動作,然後自己先坐了下來,端著茶杯,也不看兩人,自顧喝起茶來.

"這家伙好大的架子啊!見著了公主,皇子,竟然沒有行禮的意思,難道他的身份,並不像我們所見到的這般簡單?"嚴如玉見大皇子臉色有些難看,擔心他因為一時沖動,激怒了眼前人,連忙拉了拉他,小聲在他耳旁說道:"哥,如果你看不慣他的行為舉動,就請先下樓去,我和他談就行."

本來嚴智涵對嚴如玉的事情,並不怎麼關心,他之所以裝出了這幅非常關心的樣子,只因他收了嚴如玉的五千萬,答應了幫她把事情辦妥.

而他動用了很多關系,這才爭取到了以邀請全大陸各國大世家子孫,以及各國皇室子孫參加格斗競技的方式,最終決定他這個妹妹的歸屬.

此刻聽嚴如玉這麼說,嚴智涵連忙點頭應是,臨走時,冷眼瞪了柳星痕一眼之後,匆匆離去.

嚴智涵一走,嚴如玉在柳星痕的對面坐了下來,看著柳星痕,語氣溫和的說道:"你能告訴我,你參加這次格斗競技大賽的目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