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十八章 嫁禍
作好的准備工作,柳星痕施金瞳術,對附近四周的環境,再次認真觀察一遍之後,探手從儲物空間里取出了那把眾人為尋它費盡了心機的神器古琴.

古琴離開儲物空間,只是綻放出了微弱的華光,如果不注意往柳星痕所在的位置觀察,根本就無法發現.

把古琴拿在左手中,右手按在了古琴上,催持一股靈力,注入了古琴之中.

下一刻,只聽得"嗡"的一聲響,萬丈華光,瞬間以古琴為中心,向四周空間擴散開來.

沖天的絢麗華光,直將大半個新河幫總部籠罩其中.

正在酣睡中的新河幫總部幫眾以及負責人,也被那從古琴上散發出來的神秘力量驚醒.

搜尋神器的高手們,都是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的能手,這沖天華光,以及華光中蘊含著的寶氣,瞬間吸引了無數強者的目光.

在華光閃現的刹那,他們紛紛動身,直奔華光突現的中心位置奔來.

柳星痕知道只要華光閃現一次就足夠,因此沒有敢大意,畢竟他如今的真實實力,只能與靈師境界的人想抗衡,即便是有戰獸護體,加強自身防禦,也只能是抗住靈王乃至靈宗境界的高手一擊,但一旦遭遇打量高手圍攻,那麼他自知絕無生還的可能.

匆匆收了古琴,施隱身術,逆新河幫趕來的人潮而上,瞬間逃到了新河幫幫眾包圍圈子之外,在一處極為隱蔽的角落里,藏起身形,等待著了一場好戲的上演.

眾新河幫撲了一個空的幫眾們,剛剛碰頭聚集,帶隊的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向率先到達華光閃現位置的幫眾詢問情況,一個個身形快如閃電,身穿夜行衣的高手,掠過長空,在那華光閃現之處附近的屋頂,現出身形,直將那新河幫幫眾圍在了中間.

見此陣勢,新河幫如今的帶隊頭領,意識到了情況不妙,連忙派了手下幫眾去向幫主和長老稟告.

帶隊頭領目掃四周,見那趕來的高手,實力最弱的家伙,連他這個達到了靈王境界的高手無法探出底細,心中感到無比驚駭,天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頭領掃視完全場,正要開口,一個蒼勁有力的洪亮聲音忽然響起,"原來神器已落入新河幫人之手,怪不得我等眾人搜尋遍了整個都城的每一寸土地,都沒有能夠感應到神器存在的.今日要不是那得了神器的無知小兒無意中觸動了神器,咱們這來自大陸各地的高手們,恐怕真的就要空手而回了.神器,此物應屬高手所有,你小小新河幫,不配擁有此物.速速把神器交出來,否則,別怪老夫出手無情."

"說話人可是飄渺宗陳家大護法陳廣耀,陳老前輩?"那說話人對面屋頂上的一個黑衣蒙面人,大聲問道.

做這等殺人劫寶的事情,是沒有人願意讓人知道他的身份的.

眼下這說話的老者,見自己一出口,就被人識破身份,心中頓時感到非常憤怒,大聲怒喝:"無知小輩,胡說八道.此話要是傳入飄渺宗人耳中,你這小兒必將償命如此."

"哈哈哈……"那蒙面人哈哈大笑一聲,罵道:"老匹夫有膽來做這等殺人越貨之事,卻沒有膽量以真面目示人.你這老匹夫的聲音,再怎麼改變音調,都瞞不過老子的耳朵."

"這人是誰?他為什麼非要說破老子的身份呢?他這麼的做,到底有什麼目的呢?"陳廣耀沉默片刻,怒喝道:"你這信口雌黃的小兒,老夫已經記住你的聲音了.現在老夫不跟你計較,等神器到手之後,老夫定叫你知道,得罪老夫的下場,哼……"

"神器擺明了已經落入了新河幫人之手,得了此神器的人,恐怕在就因為驚動了四座近鄰,嚇得魂不守舍,逃走了.為今之計,只有大開殺戒,逼迫新河幫人說出那人的下落行蹤,以及出生來曆,否則的話,想要得到神器,那絕不可能."

"言之有理,只是這等血洗地方勢力幫派的事情,老夫不屑去做.既然這是你的提議,那麼這件事還是由你這狂妄之徒來做為好."

"老匹夫果然奸猾,想趁老子與這些螻蟻動手之際,偷偷離開擒了新河幫幫主問話,不過,老子偏偏不上你的當."

……

"**的都是一幫該死的混蛋,在這里唧唧喳喳個屁,沒事都給老子滾,這里是新河幫,不是你們啰嗦廢話的地方.真要動手,新河幫未必就怕了你們這些自認為很了不起的一幫鳥人."在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斗嘴正起勁之時,新河幫幫眾之中,忽地響起了這一陰陽怪氣的聲音.

這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混紮在了新河幫幫眾之中的柳星痕.

他見這幫家伙,圍而不攻,又不開打,覺得非常無趣,于是突然說出了這一句煽風點火的叫罵言詞.

他說完之後,直接使用隱身術,悄悄離開了那說話的位置,待新河幫的幫眾,從愣神中緩過神來,尋找那說話人時,已然無法知道剛才說話的那人身在何處了.

這趕來圍觀的都是來自大陸各地的高手,雖然說都蒙著了臉面,不願意讓他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但當他們聽到新河幫的人,這般囂張的侮辱他們這些高手時,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子憤怒.

一時間,一道道寶石紅光,金光和銀光閃現,一個個籠罩在了銀光,金光,紅光中的戰獸,從主人的身邊飛出,撲向了站在了地面上的新河幫幫眾.

在這里聚集的新河幫幫眾,都是普通成員,真正的核心力量,只有接到了幫主的緊急調集令,他們才會趕來增援.

隨著一只只白銀級,金品級,鑽石級的戰獸沖下,新河幫的幫眾,頓時就亂了陣型,紛紛破死亡命的向四周逃竄了去,心中在叫罵,是哪個白癡王八蛋剛才喊出的那一聲挑釁的言詞啊?

就在新河幫幫眾被十多只戰獸沖擊得一陣打亂之時,十多道身影,急飄而來.

人未到,新河幫幫主洪亮的聲音,卻傳了過來,"各位貴客遠道而來,身為新河幫之主,有失遠迎之嫌,還望各位海涵.今日之事,必有誤會,還望各位貴客速速收了戰獸,以免徒傷無辜.來日我陶某一定登門拜謝!"

要擱往日,有人膽敢這般欺上門來,他定不會說一句客氣話,就直接動手砍人了.

新河幫幫主陶林松身為靈宗七級高手,見到如此多的靈宗境界的高手齊聚新河幫,心中也為之感到膽寒,隱隱覺得這幫人之所以到來,與那忽然出現在了新河幫總舵地界之內的絢麗華光,必有聯系.

他甚至懷疑,制造這起事件的人,一定就是那真正的神器得主,而他這麼的做,只為嫁禍新河幫,讓眾人把注目的焦點鎖定在新河幫的身上,而使他本人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