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四章 宰了一只肥羊
到了東城門外十里處的林區,季昌海四下搜尋一遍,覺得四周應該沒有人之後,毫不掩飾,凶相畢露,向柳星痕直言問道:"你可知道,昨晚那狗奴才的住處,為什麼會起火嗎?"

"當然知道,那是你放的一把火."

柳星痕的回答,讓季昌海感到了吃驚,眉頭一揚,哈哈一笑,"原來你什麼都知道了,那麼你為什麼還要隨我來這里呢?"

"本少爺來,只想證實,那個奴才說的話,是否可信."

"就為了證實這一點,你就甘願冒險?"

"本少爺從不做冒險的事情."

"你現在與我在一起,且你又知道了我效忠的是周家,難道你覺得,我會因為害怕柳家的勢力,而對你手下留情?"

"本少爺從不奢望任何人對我手下留情."

"哦,這麼說來,你是有備而來了?"

"對付你這種小人,不必准備."

"初生牛犢不畏虎,能夠在你的身上表現出來,這就足夠讓人感到震驚了,哈哈……"

季昌海哈哈大笑兩聲,囂張無比的說道:"說吧,想要怎麼個死法,老子成全你."

"你覺得你有那個能力嗎?"

"嗯?你嚇唬我?"季昌海一愣,認真對柳星痕探視一番,見他體內確實沒有一絲靈力波動的跡象,心中這才放下心來.

在他看來,對付這樣的弱者,召喚戰獸,那是對他的侮辱.

因此,他沒有召喚戰獸,而是邁開緩慢的步子,向柳星痕逼近了過去.

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柳星痕連腳都沒有移動一下,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只是那雙眼睛,一直緊緊的盯著了他,而臉上,始終保持著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見到柳星痕行為,不像是一個弱者該有的,在他的臉上,他甚至讀懂了這應該是一個強者,面對弱者時該有的不屑與蔑視.

"弱者,我在他的眼中,只是一個弱者嗎?這怎麼可能?錯覺,這一定是這個變了性子的家伙,故意在玩深沉,其目的是想嚇唬我,不敢對他下毒手."

季昌海的腳步越來越快,但他心中的緊張感覺,卻越來越強烈,就連他自己都弄不明白,為什麼曾經殺人無數的他,面對一個體內毫無一絲靈力的弱者,會感到緊張.

終于,他似乎費了很大的力氣,走到了距離柳星痕有約一米的位置,然後迅速揮掌向柳星痕的當胸拍去.

"啪"季昌海如願的拍中了對手,然而,讓他感到震驚的是,對手依然紋絲不動的站在了那里,而他的手臂,則因為碰撞上了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徹底的失去了活動能力.

而他的整個身形,直接被震得向後退出了三米有余.

"這怎麼可能?這不是真的,絕不是真的,一定是幻覺."季昌海不可置信的看著柳星痕一步步向他靠近,宛如見著了面帶溫和笑容的死神在向他逼近,但心中始終無法相信,發生在眼前的這一切,就是真的存在的事實.

愣神片刻,他想到了要召喚戰獸迎敵.

然而,此時此刻想到這些,似乎已經晚了太多,這是因為,他發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被一股非常神奇的力量鎖住,根本不受他駕馭,心下又是一驚,天啦,這愚不可及的家伙,什麼時候變得這般可怕了啊?莫非,柳家的兩個老家伙,就是因為知道了他的這一秘密,才重新把他擺上了正席,對他另眼相看的麼?該死,該死啊!為什麼我會連這樣重要的線索,都會給忽略掉呢?

在離季昌海有兩米時,柳星痕停下了腳步,說道:"如果是對周家人留的遺言,那就免了,想要對那信任你,如同信任他自己一般的老人說點什麼嗎?"

"愚不可及."季昌海閉上眼睛,冷哼一聲.

"你這是在說你自己嗎?哈哈……"柳星痕哈哈大笑兩聲,召喚出了大公雞,命令它把這具活著的尸體處理掉.

一見大公雞憑空出現,季昌海一愣,問道:"這不是你的斗雞嗎?"

"對啊,它是一只品種非常優良的斗雞,而且還是一只擅于偽裝,而且能聽懂我的話,在對手面前演戲的戰獸.告訴你,你眼前的這只看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公雞,其實是一只銀品級的戰獸.你知道了這些,足夠讓你能夠死得瞑目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季昌海的笑聲,比哭還要難聽幾分,但柳星痕並沒有因為他傷心絕望而對他手下留情.

穿越男瀟灑的揮揮手,那只聽話的大公雞,昂起頭來,"喔喔"叫喚一聲,撲扇著翅膀,飛了起來,然後張開小嘴,接著迅速變大,直到一口能將季昌海的整個人包容進去,這才猛然啄下,把他吞了下去.

待大公雞恢複普通模樣時,它張口吐出了一個錢袋,一張失去主人的轉賬金卡以及兩把半月形的匕首.

柳星痕把大公雞吐出的物品,一一收起,檢查了一下錢袋,發現里面有三百多金幣,再查看了一下那張無主的轉賬金卡,發現賬面上的數額有三百萬之多,心下感到一陣驚喜,沒有想到,這老家伙竟然還藏著了這麼大的一筆存款,不錯,不錯啊!既為柳家除掉了禍根,又得到了一筆意外之財,這等的好事,要是天天有,那該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把金卡上的錢,轉到了自己的賬上,把錢袋和匕首,扔進了儲物空間,施術把那張金卡融為粉劑之後,不著一絲痕跡的離開了林區,往回趕去.

……

柳星痕同學到了武龍學院時,已經是學院的午休時間了.

柳星痕在學院門口,被那看門的門房老頭攔了下來,"喂,小子,你是外校來的吧?你難道不知道武龍學院,不准許其他學院的學生隨便出入的嗎?"

說話間,門房老頭也打量完了柳星痕,見到他體內沒有一絲靈力,不由輕輕搖頭,心下道,這般的廢材,絕不可能會有學院收留,可他為什麼要來武龍學院呢?

"這種垃圾學院,你以為老子稀罕來啊?"柳星痕冷哼一聲,擺出了一幅拽樣,高傲的說道:"老子是來找武龍學院的卓絲縈老師的,要是你這不識相的老頭,耽擱了老子的正事,小心你的飯碗不保."

"哦,原來是找卓老師的啊,請,請進吧,現在是午休時間,卓老師應該在她的……"

門房老頭的話,還沒有說完,柳星痕就擺擺手,匆匆離開了.

這是因為,他聽到了一陣悅耳的琴聲,從學院的某一個角落,傳了過來,從而使他知道了卓絲縈的住處,也知道了她現在身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