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三章 惡魔行徑
柳星痕讓家將把那家伙的尸體處理掉,然後命令他們不要把從那人口中得到的任何消息,透露出去之後,回了自己的住處,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關起門來,修煉起了二九玄功.

二天一早,柳星痕停止了修煉,去了一趟煉獸閣,見到那邪魔老頭渾身是血,但他的身上,卻看不到一道傷口,柳星痕見此,心中感到非常的疑惑,難道在這神鼎空間里,那種具有神奇修複力量的細胞,較之外面,更加活躍,修複能力更強麼?

邪魔老頭見柳星痕來了,連忙叫嚷道:"喂,臭小子,你這般虐待老人,是會遭天打雷劈的,趕緊把老子放了吧."

"本來,老子有法子直接把你變成老子的奴仆,到那時,就能直接以契約主人的身份,強迫你回答老子的問題,只不過,這樣做了之後,等于是浪費了老子的一個契約名額.因為像你這般沒有培養價值的老頭子,對于老子來說,就是一堆活著垃圾.你當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那具有靈性的活體細胞,是從哪里弄來的嗎?"

柳星痕微笑著搖搖頭,說道:"那種具有神奇修複力量的細胞,其實是一種菌類生物,而且只有寄生在了人體之中,才能存活.老子讓我的契約戰獸啃食你的肉,目的就是讓它們把這種菌類細胞吸收,融進它們的身體.如今的你,對于老子來說,不過是一塊能夠長肉的材料而已."

"你這可惡的惡魔,你不得好死,你一定會不得好死,老子被你氣死了!"聽罷柳星痕的話,邪魔老頭頓時氣結,就此昏倒過去.

邪魔老頭氣憤的,並不是因為柳星痕知道了那種神奇菌類生物,必須在活體的獸類身體之中才能生存這個秘密,而是因為柳星痕說他是廢物,不夠資格成為他的契約仆人,只把他當作是一塊能夠長肉的材料.

柳星痕之所以忽然知道了這些,是因為在他到了煉獸閣之後,發現那啃食了邪魔老頭血肉的戰獸,體內也出現了那種神奇的菌類,只是它們的體內,較之邪魔老頭的體內生存的菌類數量,要稀少很多.

知道了這些,心里覺得只要繼續拿這邪魔老頭的血肉喂養它們一段時間,它們的肌體的再生能力,就會變得與眼前的邪魔老頭這般變態,被刀劍劃出的傷口,能夠以肉眼所見的速度,自行愈合了.

雖然覺得這麼的對待一個身體已經徹底變異的老頭,有些殘忍,但為了自己的戰獸能夠較之他人的戰獸更強,更變態,他覺得非這樣做不可.

在這一刻,他甚至產生了將這個邪魔老頭圈養起來,專門為他日後契約的戰獸提供這種菌類食物來源的想法.

邪魔老頭要是知道柳星痕心里的邪惡計劃,一定會後悔脫人生,後悔自己無意中獲得了這種遠古變異菌類生靈,把自己改造成了這種變態的身體,甚至後悔打這個可怕的惡魔的主意,……

在柳星痕的眼中,這個邪魔老頭,原本就是一個將死之人,能夠在他死之前,為他做點貢獻,那是他的造化,是他的福氣,……

柳星痕同學瀟灑的揮揮手,示意那幾個食肉戰獸繼續後,退出了神鼎空間.

緩緩睜開眼睛,見到懂辛楣那美麗的身影,在院子里活動,他忍不住,施金瞳術,遠距離觀察了一陣子之後,心里覺得這麼的做,的確是有些有不道德,這才不甘心的收了金瞳術,使變得急促的呼吸,緩和了下來之後,出了門去.

"昨晚院子中有異常響動,你聽到了沒?"柳星痕一出門,美婦人懂辛楣向他問道.

"昨晚我睡得很沉,什麼都沒有聽到."柳星痕為了避免懂辛楣擔心,沒有說實話.

"哦,或許是我因為聽了父親的話之後,才變得神經過敏了吧."懂辛楣微微一笑,把劍遞到了柳星痕的面前,"你不是說想要隨我學劍術的嗎?怎麼最近沒有見你提起這件事了啊?"

"當時只是一時興起,才這麼說的,舞刀弄劍,我看不太適合我.如果您會彈琴的話,我倒是樂意隨您學."柳星痕擔心隨懂辛楣學習劍術,露出了他原本懂得使劍的破綻,讓懂辛楣對他產生懷疑.

"原來你彈琴感興趣啊!"懂辛楣感到有些驚訝,當下笑著說道:"我認識武龍學院的一位老師,她的琴技非常好,如果你願意,我給你寫封推薦信,你隨時可以拿著推薦信去武龍學院找她."

"是位美女老師?"

"當然."

"我不相信."

"為什麼不信?"

"我所見到的女人中,還沒有哪一個比您漂亮."

"你這孩子……"懂辛楣笑著皺起了眉頭,把劍收了起來,然後說道:"確定去學琴嗎?"

"不用像其他學生那般,非得住校,或許我會考慮考慮."

"她是我的一個學妹,也是小的時候常在一起玩的好友,如今是武龍學院的劍技老師.彈琴,只是她的業余愛好.而你學琴,只是隨她學.因此,算不得是學院的學生,當然有足夠的自由空間了."

"好吧,那你幫我寫封推薦信,我上學院去瞧瞧她."穿越男嘴上在這麼說,心里卻在說,老子的目的,不是上學院找美女老師學琴,而是瞧美女去的,或許有些美女,早已經厭倦了這個世界的打打殺殺,對琴技好的高手,也會另眼相看,那老子的xing福日子,應該很快就到來了吧,嘿嘿,……

看著懂辛楣寫完推薦信,接過之後,過去與懂辛楣親密的擁抱了一下,表示真誠的謝意之後,拿著推薦信,興匆匆的離開了柳家,往都城最大的學院之一,武龍學院趕去.

出了柳家大院,柳星痕離開了柳家大院門前的那條街道,那不管是在家族中,還是在外面遇上了他,從不會理會他的季昌海,迎面向他走了過來,臉上堆滿了溫和的笑容.

給人的感覺,他似乎是在這里專程等他過來,而他那張笑臉,給人的感覺,很假,也很虛偽.

距離柳星痕有約兩米,季昌海率先說道:"十三少早啊,你這是要去哪里啊?咱們之前有些誤會,能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談談嗎?"

柳星痕知道,即便是他把自己得到的有關季昌海的一切,告訴了柳泰航,他都未必相信這就是事實,只因他信任季昌海,就如同相信自己一般.

在他看來,這個季昌海不除,對于柳家來說,那無疑是一枚定時炸彈,一旦等他掌握了柳家的真正核心機密,那麼他就隨時都有爆發的危險.

雖然,他對柳家沒有一點歸屬感,但這柳家畢竟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的落腳點,他不想因為任何人,而毀掉了他在這里的窩,以及生活在了這個窩中,真心對他好的那麼幾個人.

因此,對于季昌海的邀請,柳星痕沒有拒絕,反而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並隨他一道,往東城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