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一章 邪魔老頭(下)
眾位潛伏在四周的高手,原本對尋找神器,沒有一點線索,經周家家主這一提點,他們似乎有了一絲線索,他們除了記住了"星痕"這個名字之外,還知道了一個必須前往的地方,那就是注冊任務卡片的工會.

其實,周家家主周海林知道四周有人潛伏,這才與兩個外姓長老合謀,演了一曲戲,故意將自己得到的情報信息,透露給了這些人知道,其目的不外乎是讓這些人替他周家人找出更多的線索.

周家渡眼線,遍布整個都城,每一個地區有什麼大事發生,都瞞不過周家人的眼線.

周家家主非常自信,即便是這些人先了他周家人一步,找到了那神器擁有者,他們也有十足的把握把神器弄到手,而他們最怕的是沒有任何線索.

……

周凝君與柳星痕斗雞,輸掉了一千萬的事情,很快傳到了周家家主周海林的耳中.

周海林無法相信這是事實,把周凝君叫到了面前,問道:"我要你親口告訴我,你與柳家十三少賭錢,輸掉了一千萬,這是真的嗎?"

"是的,父親,原本以為那廢材不可能培養出好的斗雞的,只是為了贏他一千萬,不曾想,他那只斗雞非常頑強,硬是斗得了個滿身是血,都不放棄,最終他那只斗雞,以微弱的優勢取勝,贏走了我一千萬."

"你為什麼想到要與他賭呢?"

"當時那小王八蛋非常囂張,在斗雞場叫嚷,找人與他斗.但硬是沒有一個人膽敢站出來與他挑戰.再後來,世忠侄兒與他發生了沖突.為了避免在斗雞場發生戰斗,攪亂了正常秩序,給家族帶來損失.于是,我出門阻止了紛爭,並答應了與他斗一場."

"你可調查過,為什麼其他人都不敢與他賭斗雞?"

"當時只覺得他們不願意與他賭,估計是怕他賴帳來著,後來才知道,那斗雞的家伙們,曾經在姚錦貴的斗雞場,見到了柳星痕的斗雞發威的全過程,知道自己培養的斗雞,的確是無法戰勝他的斗雞,這才沒有應他."

"在沒有弄清楚對手信息的情況下,竟然與對手賭這麼大,你啊你,真的是愚不可及啊!"周海林深感無奈的長歎一口氣.

"我原本想狠狠宰他柳家一把的,不曾想出了紕漏,該怎麼罰,你就罰吧,我毫無怨言.不過,我不會咽下這口氣."

"你還想與他賭?"

"我與他已經約好,下周在武龍斗雞場再次一較高下."

"嗯,這是一次難得的挽回損失的機會,你要好好把握,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把那一千萬給贏回來."

"我已經暗中聯系上了周家在柳家的臥底,命令他今晚動手,把那王八蛋養的雞,毒死大半,只留下幾只瘦弱的斗雞.相信到那時,沒有斗雞的他,就再無勝我們的可能."

"好嘛,這等小事,你看著安排吧.記住,一千萬不是小數目,一定得想方設法弄回來."

"是,父親."周凝君點點頭,轉身離去.

……

當天晚上,柳星痕吃過晚飯,與懂辛楣隨意聊了一會,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回了自己的房間.

進屋後,柳星痕進入了神鼎空間,把那邪魔老頭從儲物空間里拖了出來,扔進煉獸閣,注入靈力,將邪魔老頭受損的幾處要害部分封住,保持那器官的正常功能運轉,用鐵索把邪魔老頭捆綁得如粽子那般,然後才解開了邪魔老頭的魂魄封印.

魂魄封印解開,邪魔老頭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了地上,而那坐在了眼前的就是自己意圖奪他錢財的少年,心神為之一震,天啦,真沒有想到,我邪魔至尊,竟然會有被人活捉的一天.

沉默片刻,邪魔老頭掙紮著坐起身來,看著柳星痕,怒喝道:"你這小兒,趕緊把老子放了,否則,要是等老子逃離了這里之後,定叫你生不如死."

柳星痕皺起眉頭,邪惡的笑了一下,一揮手,大公雞瞬間來到了煉獸閣,高高的昂起腦袋,走到了邪魔老頭的面前,狠狠地在邪魔老頭的臉頰上,啄了一口,順便把那啄下的一塊肉,給吞了下去.

"你這該死的邪惡大公雞,給老子滾開,滾開."邪魔老頭沖著大公雞怒喝,大公雞根本不聽他的,反而再次在他的臉上,啄了幾口,頓時疼得那邪魔老頭哇哇大叫起來,"你這小王八蛋,有本事就殺了我."

"老子沒有本事殺你,但有本事折磨你."柳星痕讓大公雞停止了啄他的臉,拿出一個仙桃,邊悠閑的啃食著,邊問道:"說吧,你體內的那些與你的肌體細胞,已經融為了一體的極具靈性的活體細胞,是從哪里得到的?"

"這個嘛,假如你把老子放了,老子就告訴你."

"你沒有感覺到你體內的五髒六腑,已經散成了碎片嗎?"

"那又如何,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老子一樣能夠將它們修複如初."

"只可惜,你落在了老子的手中,不說出老子想要的事情,你這輩子別想有重見天日的機會,而且,你每天都會遭受到你想都無法想到的痛苦.比如,大公雞在你身上啄肉吃,再比如,讓無數蜘蛛在你身上啃咬,如果還不怕的,那就讓狼每天要你幾口,等你的傷口愈合之後,再咬幾口.反正老子有的是時間陪你玩."

"你這小王八蛋不是人,是一個十足的惡魔."

"我是不是惡魔不重要,重要的是惹上了我的人,想要找我麻煩的人,都不會過得很好."柳星痕陰笑一聲,語氣平和的說道:"說吧,那活體細胞是從哪里弄到的?"

"我死也不會說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邪魔老頭冷哼一聲,閉上眼睛,不再理會柳星痕.

"你想死,沒有那麼容易."柳星痕拍拍手,站起身來,回頭把巨型蛛王,戰鷹,戰虎,銀狐,獵豹和雌獅等吃肉類戰獸,全都召進了煉獸閣,向它們命令道:"老子現在要去修煉了,這個頑固的家伙,就交給你們伺候了.他的肉,再生能力很強,而且吃過之後,相信對你們非常有益處,但切記,不能把他給弄死了."

下達完命令,柳星痕向那嚇得渾身顫抖的邪魔老頭揮揮手,說道:"老頭,你慢慢享受骨肉分離的痛苦,咱們呆會見,哈哈……"

柳星痕說罷,哈哈大笑著,離開了煉獸閣,進了凌云閣寶塔三層,修煉起了二九玄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