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二章 火辣美少女
柳星痕看好了要接的任務,走到了辦理窗口前,遞上了自己的任務卡片,"美麗的服務員小姐你好,請幫我辦理一下接神殿二層獲取銀品魔獸魔核的任務."

女服務員從事這項工作有多年,還不曾受理過拿著剛剛辦的新卡,就要直接接神殿二層任務的人.

聽完柳星痕的話,女服務員以為自己聽錯了,接過卡片,看著柳星痕,確認道:"你確定是做神殿二層的任務?"

"嗯,沒錯."柳星痕點點頭,笑了一下.

女服務員見柳星痕看起來年紀不大,心中有些擔心他只是因為一時的沖動,而要去神殿二層冒險,連忙向柳星痕介紹道:"小帥哥,神殿一層,只有達到靈士境界的修煉者,才有可能完成任務.至于二層嘛,得靈師境界的修煉者,才有可能完成任務.這個你可得考慮清楚,一旦接了任務,在沒有交任務前,不能再接其他任務.而且,像你這般的新手,即便是達到了靈士境界,危險系數也相當高.我勸你還是先接一層的任務,等適應了任務空間里的環境,對自己情況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後,再接二層任務不遲."

"多謝美女姐姐的提醒.但我的任務目標不改變,請幫我辦理吧,謝謝!"

女服務皺了一下眉頭,聳聳肩,顯得有些無奈,但她還是依照柳星痕的要求,辦理了神殿二層獲取銀品級魔獸魔核的任務.

柳星痕接過儲存了二層任務的卡片,離開了任務大廳,去了神殿中的傳送光柱所在的大廳.

傳送大廳非常的寬廣,傳送光柱,隨處可見.

進出傳送光柱的人,非常的多,使得整個的傳送大廳,看起來都顯得有些擁擠.

柳星痕走到了一個傳送光柱前面,正要進傳送光柱,一縷淡雅的幽香,從他身後傳來.

柳星痕回頭看去,見到是一個身材火辣的少女.

少女金黃色的頭發,如波浪一般卷曲,披在了肩上.

她上身穿著露肩的皮質短褂,皮短褂的領口開得很低,里面的小胸衣,有小部分露了出來,深深誘人的乳溝,能塞進一個雞蛋.

她的腰間,系著一條寬皮帶,皮帶的左邊,掛著一個香袋,右邊紮著一把小匕首.

她下身穿一條皮質短褲,美麗修長的腿,露在了外面.

少女的身後,是兩個身穿青色長衫的年輕人.

左邊那個身上背著了一把劍,右手中提著一個大包袱,左手上拿著了一把女子用的劍.

右邊的那個年輕人身上背著的是一把刀,右手上同樣提著了一個大包袱.

"在任務空間里,有魔獸肉可吃,有乾淨的泉水可飲,等于是生活無憂了.這三個家伙,也不嫌累,竟然帶了這麼多東西."柳星痕的目光,從兩個年輕人的身上掃過,在那身材火辣的少女身上停留了片刻,施金瞳術,將少女全身上下,看了個遍之後,這才有些不舍的移開了目光,走進了傳送光柱.

一踏進傳送光柱,柳星痕只感覺到整個身體,進入了虛空中了那般,腳下空空的,但卻沒有下沉的感覺,只能是察覺到身體在那光柱之中蘊含著的神秘力量的推送下,急速向某個位置,漂移了過去.

這種感覺,只是一閃而過,待光柱消失時,柳星痕心中的不踏實感覺,這才消失.

當目光恢複視線時,進入了柳星痕視線里的是一片茂密的叢林.

剛剛站定身形,柳星痕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緊接著響起了人語聲,"喂,小伙子,要向導嗎?"

"帶去二層的入口,多少錢?"柳星痕看了一眼那跑了過來的中年男子.

"五百金幣."中年男子打量完柳星痕,當下開出了天價.

"你媽的去死!"柳星痕冷哼一聲,懶得再理會那信口開河的中年男子,徑直鑽進了叢林.

中年男子並沒有放棄,也跟著鑽進了叢林,在後面追趕著,"一百金幣,一百金幣怎麼樣?"


見柳星痕沒有停下來和他談的意思,他只得是再次降價了,"五十,五十是最低價."

"滾,再跟著老子,就要了你的命."柳星痕對這種坑人的小人非常反感,見著中年人這副嘴臉,柳星痕突然想起曾經遭遇黑職介所騙過的情形,心中頓時火冒三丈.

"你小子有種,也夠摳門,祝你好運,祝你碰上一層最強的銅品九級魔獸,媽的,呸……"中年男子停下了腳步,罵罵咧咧的沖著柳星痕的背影,吐出了一口涎水,……

柳星痕的背影消失,中年男子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連忙轉身向那走了過來的三人,迎了過去,"美女,帥哥,需要向導嗎?價格優惠,只收三百金."

"三百金是吧,過來,過來!"少女笑著向中年人招手.

中年人以為遇上了一個不懂行的新販子,當下笑嘻嘻的走了過去.

哪知,在他靠近少女的刹那,少女飛起一腳,只把他踹飛出去,跌落到了丈余開外的地上,嘴角溢出了殷紅了的鮮血.

……

柳星痕雖然不曾來過神殿任務空間,但他在外面時,就對神殿任務空間里的情況,進行了了解.

他知道在神殿任務空間里,有好些的傳送點,只要人一進入傳送光柱之中,就能順利的回到神殿中的傳送大廳里.

有了這些傳送點的存在,這對于完成了任務的人來說,那是非常方便的一件事情.

而對于剛進入神殿空間做任務的人來說,那卻是沒有一點用處.

柳星痕接的是神殿二層的任務,待他完成任務之後,也會選擇二層的傳送點回神殿.

因此,他並沒有刻意去記下一層中的傳送點位置.

在一層中活動的魔獸,大多數是鐵品級,極少能遇到銅品級的魔獸.

因此,在一般情況下,剛剛邁入靈士境界的修煉者,在一層中,只要不遇上銅品級的魔獸,那麼他的生命,就沒有受到威脅的可能.

柳星痕如今的真實戰力,只是相當于五級靈士,但他有銀品和金品級別的戰獸護駕,因此,在二層中,即便是遇上了銀品九級的魔獸,他都不會擔心有生命危險.

話雖這麼說,但假如他被一大群銀品九級的魔獸圍困住的話,誰也不敢保證會否有意外發生.

不曾來過神殿任務空間的柳星痕,對這個空間里的方向,並不熟悉,因此,他向前趕路的速度,並不是很快,而且也非常的小心.

他小心並不是因為擔心遇上魔獸,而是在擔心那些暗藏在了一層空間里,專門以獵殺剛剛進入神殿任務空間里的修煉者為目標,奪取他們身上財物的家伙.

在一層中穿行了三天,這一路上,柳星痕遇到的都是鐵品三級到五級的魔獸,他只是派出了金毛猴,就輕松的將那些意圖向他發動襲擊的魔獸殺了個片甲不留.

第四天的晚上,趕了一天路的柳星痕,尋了一片安靜之地,生起了一堆火,把在路上獵殺獲得的魔獸肉塊,從儲物空間里拿出,穿在了一根木棍上,撒上了鹽,架在了火上燒烤.

接下來,他放出了金毛猴,大公雞,戰鷹在附近警戒,自己則進入了神鼎中的凌云閣寶塔的二層,進入了二九玄功的修煉狀態中.

午夜時分,月亮躲進了云層,大地變得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他們算准了今晚的天會特別的黑.

在天黑暗下來之時,十道身影,如鬼魅一般,在林間急速穿梭,直奔柳星痕修煉的位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