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周家的臥底
柳星痕收了銀品戰狼,正待離開,遠方忽地傳來一聲厲喝:"大膽狂徒,我列家的人,你也敢打,找死!"

聲音落下,一個身穿銀灰色長袍的老者,飄身來到了九級靈士身旁,抬手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看著他點點頭,然後冷眼看著柳星痕,說道:"銀品戰狼交出來,老夫饒你不死."

柳星痕施展金瞳術,探出了老者是一級靈王境界的實力,心中大感意外,真沒有想到,在這里還能遇到列家的高手.列家與柳家,是生死對頭,老子雖然對柳家沒有什麼好感,但我這副身體里流的血液,始終是柳家的,而柳家極有可能是老子在這個世界強勢崛起的根基.既然是敵人,而他們又送上了門來找死,老子沒有理由放下屠刀.

柳星痕輕蔑的笑了笑,毫無顧忌的說道:"我以為來的是什麼人呢?沒有想到竟然是一條只會汪汪叫喚的老狗."

"你小子找死!"老者怒喝一聲,召喚出了一只銅品九級戰虎,控制著他,撲向了柳星痕.

"銅品戰虎嗎?老子收了."柳星痕詭異的一笑,身形飛速掠出,一巴掌拍在了戰虎的腦袋上,緊接著老者發現自己竟然與戰虎之間,失去了聯系,心中大駭,這怎麼可能?

驚駭之余,老者意欲再次召喚一只戰獸對敵,他身旁的列家少爺連忙喊道:"三長老,咱們不是他的對手,這家伙擅使奇術,能夠直接抹去戰獸的契約烙印.而他本身又是靈王境界的實力,金品以下的戰獸,根本傷不得他分毫."

"什麼,直接抹去戰獸契約烙印,這怎麼可能?"老者活了多年,還不曾聽說過有人能夠做到直接抹去契約烙印,現在這種詭異的事情,就發生在了他的身上,他不感到震驚,那才是叫意外.

聽完列家少爺的話,老者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唯恐發生意外,自己回去無法向列家人交代,當下抓起列家少爺,帶著他,飛奔而去.

見兩人不戰而退,柳星痕看著列家一老一少的背影,哈哈大笑起來,"都城鼎鼎大名的列家人,也不過如此嘛,一個個竟然都是膽小鬼,還沒有開戰,就做了逃兵,哈哈……"

在場的傭兵們,見這少年連列家人都不放在眼里,心中感到了膽寒,這少年是什麼人啊?

柳星痕笑完,正待離開,工會所在方向站著的一個老者,向他喊道:"小兄弟,請留步."

"怎麼?你也想打老子的主意?"柳星痕不屑的冷哼一聲.

"不,不,小兄弟誤會了."老者笑著擺擺手,加快了腳步,走到了柳星痕的跟前,說道:"我只是想與你做比交易."

"說來聽聽."一聽老者說要與他交易,柳星痕頓時對老者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你剛才收了列家的銀品戰狼和銅品戰虎,假如日後你的身邊,出現了這兩只戰獸,列家人一定能夠輕松認出.到那時,將會給你帶來無盡的麻煩.我的建議是,你趕緊把這兩只戰獸脫手賣掉,黑窩讓別人去背,你覺得如何?"

"你願意背這個黑窩?"

"老朽自然背不起這個黑窩,但老朽卻非常的需要你收來的兩只戰獸."

"這種戰獸非常難得,一只價格低于了十萬,老子可是不會賣的."柳星痕故意開出了一個天價,其目的是想讓那老者知難而退,免去了他對自己的糾纏.

"年輕人,不要信口開河."

"對不起,老子沒有閑工夫與你閑扯.老子正好還差幾只像樣的戰獸保駕,所以,你現在就是出一百萬,老子也不賣."

話說完,懶得在理會那老者,徑直離開.

看著柳星痕離開後,老者並不著急,只是在第一時間,寫了一張字條,然後召喚出了一只飛鴿,把字條放進了飛鴿腿上的竹筒中之後,放飛了鴿子.

……


這老者名叫羅翔宇,是周家花重金收買的一個潛伏在了工會的高手.

他潛伏的目的,是搜集入工會的各路高手的信息,並將這些信息,轉達給周家,獲得豐厚的報酬.

在他看來,眼前的柳星痕,就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人物,于是他將自己在一刻前觀察到的一切,以飛鴿傳書的方式,發往了周家.

周家家主周海林接到羅翔宇的飛鴿傳書,臉上不由顯出了一臉愁容,心下想道,能直接抹去戰獸的契約烙印,天啦,這少年所掌握的技能,也太逆天了點吧!這樣的一個人,如果不能為我周家使用,絕不能讓他存活于世.

沉思片刻,周海林傳來了一個家將,命他在第一時間,趕去工會,向羅翔宇了解有關少年的一切情況,然後讓他帶周家暗部高手,滿城搜尋少年的行蹤.

……

整個神殿任務場,有十層空間.

在一般情況下,只有達到了靈士境界的人,才膽敢進入神殿任務場做任務.

接了一個任務,只有當當前任務完成之後,才能返回神殿任務大廳接另外的任務.

除此特別的規定之外,在神殿任務場上,還會有隨機的任務可以接,那就得看個人的運氣與機遇了.

能接到這種場內任務的幾率,幾乎是百萬分之一.

每次離開任務場,想要再次進去的話,都得再次從一層進入,這也就是說,假如一個人接的是到三層獲得任務物品,但接任務的人,依然得從一層進入,尋找二層的入口,然後在在二層尋找到三層的入口.

因此,時常進入神殿空間做任務的人,對路線較為熟悉的話,就能順利的找到通往其他層次的入口所在.

神殿任務空間,非常神秘,沒有人知道這個任務空間是什麼時候存在的,也沒有人能夠知道通過了十層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是因為,整個靈武大陸所有巔峰強者的最好的任務記錄,是進入了神殿任務空間的第六層,但他們卻沒有敢直接深入,那個入口處周邊徘徊.

至于為什麼會這樣,這個只有那進入了六層的強者才能清楚的知道,其他人,對此卻是一無所知.

眾人猜測,那個空間里有令大陸巔峰強者感到恐懼的強大生命存在,……

做神殿任務,除了在任務過程中,能夠獲得各類戰獸,以及品質好的戰利品外,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隨著在任務場中殺死的各類怪物數量的增加,個人的契約寶典也能夠逐步的升級,從而使契約神殿增加契約數額.

類似相同的接神殿任務的大廳,在靈武大陸上的各國的大型城市,都有任務受理點.

因此,一旦進入了神殿任務空間,在做任務的過程中,遇到其他國家的修煉高手,那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情.

柳星痕拿著剛剛辦理好的任務卡片,走進了神殿任務大廳,在光幕前,隨便看了看,覺得以自己目前的戰力,應該能夠完成神殿二層的任務.

柳星痕並不知道所擁有的神鼎,能夠通過做任務進行升級,而他又對加官進爵,沒有一點興趣,因此,他現在想要進神殿任務空間看看的唯一目標,是以做任務為由,去神殿空間抓品級高的魔獸,或搜尋奇珍靈草,作為煉獸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