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章 收獲銀品戰狼
聽說身後的異常響動聲,柳星痕以最快的速度,喚出了大公雞和戰鷹,命令他們直接去攻擊那向眾人發出了口頭懸賞的家伙,隨後探手在儲物空間里,摸出了一把長劍,身法靈巧的穿梭于蜂擁撲來的戰獸和人群之中,手中長劍,每揮出一劍,都會有一個心髒停止跳動,……

短短一分鍾過後,濃濃的血腥氣息,已然充滿整個工會門前的廣場.

戰獸和人的尸體殘片,隨處可見.

而那下發出了口頭懸賞的家伙,被戰鷹和大公雞,啄了個滿身傷,鮮血早已經染紅了他的衣衫,殺豬般的慘呼聲,在空中回響,……

反應慢的傭兵,眼前這少年,並非自己心中想象的那般弱不經風,而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心中頓時感到了膽寒,真神保佑,好險,幸虧老子的腳步慢了些,要不然,那眾多倒在了地上的尸體中,恐怕就有老子的份了!

"爺,饒命啊,饒命,趕緊把你的寵物給收了吧,行行好,我再也不敢橫行囂張了."那被戰鷹和大公雞上下夾擊,早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防禦的家伙,就此跪在了地上,不顧大公雞和戰鷹的攻擊,向柳星痕磕頭求饒起來.

柳星痕走到了那家伙跟前,冷笑道:"你剛才那囂張的勁頭哪里去了啊?媽的,跟老子玩,你還嫩了點."

話音落下,一揮手,收了戰鷹和大公雞,命令金毛猴沖過去,在那家伙的腦袋上,重敲了一拳頭之後,不再理會他的死活,帶著金毛猴,轉身就要離開.

也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由遠疾進,急速奔來,人未到,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好小子,休得猖狂,拿命來!"

"嗯?竟然又有找死的送上門來,媽的,莫非老子真的是個闖禍的精,一出門,就有麻煩不斷找來."柳星痕皺了一下眉頭,回頭看去,見到是一個身穿灰色長衫的中年人,正在趕來.

柳星痕施展金瞳術,對那趕來的年輕人探視一番,見他只是一個九級靈士境界的家伙,心中頓時感到無比的郁悶,這到底是個什麼世道啊?連九級靈士境界的家伙,都敢這般囂張,動不動張口就要取人性命.

輕呼一口氣,一揮大手,向金毛猴說道:"你去把他解決了,記住,只把他打個半死就行,老子倒要看看,這家伙憑的是什麼在囂張."

"吱吱……"金毛猴興奮的叫喚兩聲,彈身沖了出去,迎向了那九級靈士.

九級靈士見到一道金光襲來,頓時嚇了一大跳,待他看清楚沖來的是一只金毛猴時,心中罵道,媽的,老子還以為遇上了一個擁有金品戰獸的高手了呢,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只普通的金毛猴.

不慌不忙的揮舞手中長刀,意圖一刀將金毛猴劈死.

哪知,在他手中長刀揮出之後,只感覺到自己劈空了,緊接著見到一道金光殘影,當胸襲來.

那金光殘影襲擊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心下頓時感到無比的驚駭,普通的金毛猴,速度怎麼可能快到了如此境地呢?偽裝,難道這金毛猴的普通外表,只是它的偽裝?

下一刻,只聽得"轟"的一聲響,九級靈士的胸膛,宛如遭到百磅重錘敲擊,身形被那一擊之力,給震得向後飄退出了丈余距離,才勉強定住身形,緊接著見到他"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九級靈士抬手抹掉了嘴角的鮮血,當下聚集靈力,召喚起了自己的戰獸.

柳星痕知道,銅品級的戰獸,在市場上都難得一見,更高等級的戰獸,幾乎是人人爭搶的寶.

除了大家族的子孫和有錢有勢的修煉者,能夠通過各種渠道,獲得銀品級以上的戰獸外,普通的傭兵,能夠弄到一只銅品級的戰獸,那都算是萬幸了.

見眼前家伙召喚戰獸,柳星痕並沒有趁機讓金毛猴向他發動襲擊,只因他想看看,這家伙到底能夠召喚出什麼樣品級的戰獸來.

幾秒鍾後,九級靈士身旁,一道銀光閃現,緊接著,柳星痕見到九級靈士身旁,出現了一只籠罩在了銀白色光芒中的戰獸,臉上頓時顯出了一絲驚訝,呵呵,不錯,果然沒有讓老子失望.既然你要把這只戰獸送給老子,那麼老子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銅品級的戰獸與銀品級的戰獸發生沖突,那等于是單方面屠殺.

柳星痕不想見到自己辛苦培養出來的金毛猴受傷,于是他沒有再派金毛猴攻擊,而是直接把它收回,接著一動不動的站在了那里,看著九級靈士,冷笑道:"嗯,不錯嘛,竟然弄了只銀品級的戰狼."

"怎麼,怕了?哈哈……"九級靈士哈哈大笑兩聲,把口中的鮮血,吐了出去,接著說道:"趕緊給本少爺跪下額頭,並乖乖的把你那只銅品級的戰鷹獻上,本少爺饒你不死."

"哈哈……"柳星痕哈哈大笑兩聲,說道:"戰鷹來之不易,有本事就過來抓吧."柳星痕說著,故意喚出了戰鷹,並命令它停歇在了他的肩膀上,不要隨意離開.

九級靈士見到這挑釁的一幕,心下頓時一驚,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啊?莫非他還有殺手锏?事已至此,奪戰鷹要緊,也顧不了那麼許多了.

思索間,九級靈士操控銀品戰狼,向柳星痕發動了攻擊.

銀品戰狼的速度,較之銅品級的戰獸,快上了一倍都不止,要不是柳星痕施展金瞳術的話,根本無法捕捉到銀品戰狼的身形移動的軌跡.

在銀品戰狼靠近的刹那,早已經聽到了柳星痕的傳喚,但並沒有立即顯身出來,只是依附在了柳星痕身上某處的熬盈,釋放出了一道耀眼金光,直將銀品戰狼震飛出去,在空中翻著跟頭,飄向了九級靈士.

"天啦,靈王境界的高手,竟然惹上了靈王境界的高手."見到金光閃現,銀品戰狼倒飛回來,九級靈士頓時傻眼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見到的就是真實.

銀品戰狼"啪"的一聲,摔落到地上的刹那,柳星痕的身形,已然靠近,隨後見到他右手一揮,一道無形的氣浪,攜帶著一股股極強的封印力量,撲湧開來,直將那處于了極度虛弱狀態中的銀品戰狼的魂魄封印.

接下來,柳星痕迅速施術,強行將銀品戰狼識海中的契約烙印抹掉.

感覺到銀品戰狼與他的契約聯系就此斷掉之後,那從愣神狀態緩過神來的九級靈士感到了絕望,完了,完了,我的銀品戰狼完了,媽的,真該死,為了奪取一只銅品戰鷹,結果損失了銀品戰狼,不該,不該啊!不,不對,契約是通過契約神典的力量生效的,這家伙怎麼能夠無視契約神典的力量,直接將契約給抹去呢?天啦,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竟然遇上了會這等奇術的變態家伙,……